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二十二章 既往不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既往不咎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如果非要給水木這幾天的生活一個形容的話,一句「生活不能自理」應該就可以概括其中所有的的酸甜苦辣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渴了有人倒水,累了有人捶腿,舒服的生活實在是羨煞旁人。吃喝拉撒,前兩字當得起神仙日子了,但是忍者畢竟不是真的神仙,吃喝完了總要「拉」和「撒」吧,短短數天,水木就感覺一輩子的「尷尬」和「節操」就已經丟的一乾二淨,哪怕照顧自己的是未婚妻也一樣。箇中滋味,不親自試過一遍還真是不好對外人說清楚。

「記憶和經驗看來還真不是一回事啊,哪怕是奪舍同化都是不一樣的。」

就好比前身水木的忍者經驗,雖然自己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可是,一個旱鴨子讀一萬遍游泳手冊就能學會游泳么?怎麼看都是不可能的。

如果只是動漫之類的娛樂之作,怎麼都行,只要有趣就行了。可是真實世界,無論什麼事情都要講究合理的自洽。一個白領搖身一變成為戰鬥天才,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隨便便辦到的事情,普通人還是先老老實實刷經驗值、鍛煉技能熟練度吧,生死之間實在容不下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何況這個時代的命運之子還不是自己。

英雄捨己救人之前想不起雷鋒和邱少雲,水木和別人戰鬥時也沒空特意關注原水木的戰鬥經驗,既沒有什麼初上戰場的戰戰兢兢,也不像殺人如麻的老兵一樣有久經戰陣的感覺,一切就只是靠著趨利避害的慾望,慢慢調動身體的戰鬥本能和經驗,漸漸的才能融會貫通。多下水撲騰才能實驗游泳手冊的技能,漸漸學會游泳。多戰鬥才能驗證記憶中的各種戰鬥方式,然後化為己用。

「身體與意識的隔閡,果然要靠實踐與時間推移才能漸漸消除,這個容不得半點馬虎埃」水木不禁感嘆想到。

「小椿,你說我要不要換分職業算了?」一邊吃著小椿遞來的橘子,水木突然語出驚人。

「啥?」千繪椿搞懵了。

「你看,忍者是一份多麼危險的職業啊,這一次就差點回不來了。就說這次受傷吧,還不知道要花多少錢才能徹底恢復,這幾天各種補身體的葯,還有這麼多水果,大魚大肉的,要花多少錢?就憑那麼點酬勞都不夠塞牙縫的。」

「沒關係的,我這有錢,可以給你用。」

「你那能有多少?就看你這幾天天天請假來醫院照顧我,工資都被扣的差不多了吧,那怎麼夠?」

「我這還有不少錢。」小椿猶豫著坦白說道,「我都存了好多了,準備結婚後用的。」

水木聽了不禁一陣無語,這位的人妻技能已經點滿,就等轉職了。

「總花你的錢不太好,」水木接著說道,「最近好像演電影當藝人非常賺錢的,直接當明星好像太急了,要不我們一起去當搞笑藝人表演魔術之類吧,你看你和我做一個搞笑組合,應該是不錯的,用忍術騙騙普通人實在是太簡單了,等積累了足夠經驗就去演電影賺大錢,怎麼樣?」

「可是~可是~」小椿一臉不情願,卻不知道如何反駁,「還是不要吧,要不我們開一個花店,我對種植一些東西還是很有經驗的~」

「賣東西啊,倒是條門路,」水木早就不知道想到哪去了,「你說要不要和伊魯卡商量一下,發動忍者學校的學生們都來買東西,嗯?不太妥當,會被家長投訴的,要不然增加一些訓練科目,專門從我這裡批發材料?苦無射木頭有什麼難度?改成射花怎麼樣,這個難多了,就這麼辦,騙村子的經費要比騙學生家長簡單多了,伊魯卡要是不同意,我們可以給他分紅,就給他二分紅利,再加點人情,想必可以說的通了。小椿,這個可以做~」

「可是~」早就被水木的妄想驚的一愣一愣的小椿反駁道,「要是被發現了是不是不太好?」

正準備繼續蠱惑的水木還沒來得說話,突然聽到門口傳來一陣咳嗽聲。

「三代大人,您怎麼來了?」水木不由得尷尬的打招呼,騙經費行動還沒開始目前看來就要胎死腹中,小椿怎麼不把門關上啊,太不小心了吧。

「三代大人~」小椿連忙起身招呼。

「不用緊張,聽說水木傷勢好轉,就順便過來看看,」三代和善的說道,「不過貌似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吶。」

小椿就只剩下尷尬的訕笑了。水木不得不硬著頭皮說道:「想必您是聽錯了,我一直在吃東西,什麼都沒說埃」

「是嘛,呵呵。」三代也沒計較什麼,接著說道,「上次任務我聽伊比喜和青葉說了,村子情報失誤,讓你們辛苦了。」

「您多慮的,忍者就是為這種事情而生的,消除意外然後完成任務就是我們的職責。」

「嗯,」三代對這種說法不置可否,「村子不會苛待同村的忍者的,這一次你們吃了大虧,消耗很大,特別是你,水木,你有什麼需要村子幫忙的嗎?」

「暫時也沒有什麼要緊的,」水木謙虛道,「不過最近的研究,對封印術和通靈方面的研究陷入瓶頸了,不知道村子有沒有這方面的技巧?」

「通靈獸方面問題不大,雖然通靈獸都是許多家族的不傳之秘,但是應用方式其實都是大同小異,也沒什麼特別的,村子會給你一些這方面的資料。」

「那真是太感謝了。」

「封印術就比較麻煩了,除了一些禁術,普通封印術其實已經流傳開來了,剩下一些封印陣和結界術的資料,一般要求極高,都是要多人同時施展,這些你需要嗎?」

「要的要的,三代大人,不需要多高深的,一般的基礎資料就行了。」

「那好,以後一併給你送過來,這些都不是什麼十分緊要的東西,希望對你有用。村子里的幫助也只能做到這了。」

「您太客氣了,已經幫了大忙了,對此感激不荊」

「好了,我先走了,你也要快點好起來,村子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

「我知道了,您慢走。」

隨著三代離開,水木也鬆了一口氣。

「小椿,下次一定要鎖好門。」

「嗯。」

三代火影的到訪就像一個小插曲,也算是讓水木體會了一把受寵若驚的感覺。對水木來說,最大的收穫不是什麼忍術資料之類的東西,最重要的是三代表明了村子的態度——既往不咎。這也算是可以宣告這幾個月洗白大作戰的最終勝利了,陣營的確認是一件大事,即使以後再出什麼蛾子,比如說以後和大蛇丸和藥師兜反目,對面散播自己是間諜之類的不利謠言,村子也不會隨便相信敵人的說辭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或明或暗的調查與監視。也算是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小椿,頭髮太長了,給我剪頭髮。」

「好。」

「給我來個狂亂貴公子髮型,再大的風也吹不亂的那種~」

「那是什麼?」小椿徹底更不上水木的腦洞了。

「算了,齊肩直發,前面碎發小劉海。」

「知道了。」

「等會我還要吃巧克力火鍋,多加冰淇淋。」

「那個我不會做。」

「那就換個大碗海鮮烏冬面吧,不要洋蔥和香菜,多放大蒜。」

「砰」的一聲響突然出現,接著查克拉煙霧瀰漫,一個魁梧人影出現了。

「混蛋,忍者都是這麼沒禮貌的東西么?沒看見都鎖好門了,還弄出這麼大動靜突然闖進來。」水木心裡不爽,「我倒是誰這麼不識相,打擾兩口子說悄悄話。」

等到煙霧散去,卻是森乃伊比喜出現了。望著那張滿是嚇人刀疤的臉,水木的一腔怒火也磕磣的咽了回去。

「這不是伊比喜隊長么?這麼突然的出現有何貴幹?」

「任務完結,我已經不是隊長了。」伊比喜倒是一本正經的說道,「關於接下來中忍考試的安排,由於你的意外重傷,原先的任務有所調整,你所有的巡邏和保衛任務取消,改為第一場筆試考場的協助考官,第二考場死亡森林機動候補。第三場要等第二場一個月之後,想必你也好的差不多了,暫定你為明面上的會場保衛部隊成員,協助旗木卡卡西,具體事務到時候再說,安排在這裡,你看看。」

水木接過任務單,掃了一眼說道:「這不就是讓我在第一場和第二場偷懶么,沒想到伊比喜你臉這麼嚇人,倒是個好人啊,哈哈,多謝了。」

「這個不是讓你偷懶。」森乃伊比喜眉毛抖了抖,「算了,反正也就是那麼回事,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說完伊比喜打開門走了。

「這幫傢伙,進來時沒禮貌,走了還不關門,實在是太沒道德了,你說是吧,小椿。」

「應該不會吧。」

「算了,不過小椿,髮型剪歪了~」等出院了,還是去拜託洗剪吹吧。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