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二十三章 這個世界沒有巧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這個世界沒有巧合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自從三代火影來過病房后,水木就覺得日子實在是太滿意了。要是大蛇丸安安心心宅在地下搞研究,水木恨不得送上門去幫忙研究下長生術都不要緊。什麼佩恩吶,帶土吶,宇智波斑什麼的都別去搶著當救世主這份坑死人不償命的職業就好了,這救世主當就當唄,就不會關起門來自己過癮就算了?反正這個世界的人們也沒有求著你來救,只要不打攪他人,不要說救世主,你要去當神仙創世神都沒人管。

那句話是怎麼說來著,「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水木也沒聽說忍界出過什麼著名的哲學家之類的賢者,更沒有孔子孟子之類的聖人,這個世界的忍者怎麼都一個個有了力量就跟打了雞血一樣火急火燎的去「兼濟天下」?也不管別人樂意不樂意。

扯遠了,水木回頭瞥了一眼。

「小椿,那個火鍋是咱家的,別忘了帶走。伊魯卡,那邊那把椅子看起來不錯,也幫忙帶走吧。」

「水木,椅子不是我們帶來的,還有你手裡那個花瓶也是病房的,還有,」小椿尷尬的說道,「那條毛毯也不是我們的,你看是不是~」

「你記錯了,小椿,這都是我家的,放心吧。伊魯卡,牆上那副畫也不錯,看了這麼多天覺得挺順眼的,也打包帶走。應該值幾個錢吧。」

在一旁的醫療忍者防賊一樣的眼神中,終於收拾清楚的水木出院了。其實早幾天就沒什麼事情了,除了全身沒勁需要經常坐輪椅外,估計再過幾天就可以做恢復鍛煉了。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病房被水木和小椿布置成了一個大書房、室兼廚房。出院要收拾的東西太多了,不得已才叫伊魯卡過來忙了一上午才打理清楚。

「小椿,過些時我們買個大房子吧,這種公寓實在是太小了,以後兩個人怎麼生活?看看那些大家族,都是幾進幾齣的大宅院,裡面還有小樹林和小池塘,多好埃」

「可是,水木,我們買不起啊,太貴了。」小椿一臉為難。

「伊魯卡喲,這些年你應該攢了不少錢吧,反正你沒有女朋友,接下來幾年應該開銷不大,借給我吧,反正你也沒地方用。」水木不由自主就將主意打到了伊魯卡身上。

「我拒絕。」伊魯卡毫不猶豫的回絕,「就算是一個人我也是要花錢的,不能白白借給你,誰知道你還不還?」

「小氣,這麼多年的朋友居然抵不過區區銅臭味,這個世界實在是太腐朽了。」

「腐朽的是你的腦子吧,這種情況才想起來我們是朋友?平時幹嘛去了。」

小椿急忙來打圓場,「水木,不要了吧,大宅院我們幾個加在一起也買不起的。」

「是這樣嗎?那算了,小椿,要不我們用變身術去借高利貸吧,以後也找不到我們頭上。嗯,變成伊魯卡正好,掛在他賬上,反正他有錢。」

「當著我的面說這話好么?水木?」伊魯卡額頭青筋直跳,咬牙切實的說道。

「唉,早知道就找三代大人要一棟房子就好了。」絲毫沒有搭理伊魯卡的意思,水木思維跳脫的說道,「小椿,要不我們開始收禮金吧,反正婚期快到了,先把錢收了再說,這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埃」

「不行的,水木,到時候要回禮的。」

「小椿,你就是太老實了,管他什麼回禮,裝作不知道好了,誰還會好意思找我這個重傷號要錢?還要不要臉了?」

水木正在一邊收拾,一邊正在和小椿、伊魯卡暢想發財大計。這時卻有人來拜訪了。

「你們兩怎麼來了?」來人正是山城青葉和月光疾風。

「三代吩咐我們給你送來的東西,你收一下。」一大堆捲軸被放在地上。

「這麼多,都沒地方放了,要不你們先給我整理一下房間吧。」正好兩個免費勞力,不用白不用。

一個多月沒人住的房間,經過五個人的打掃和收拾,終於在晚飯前收拾好了。

「都這麼晚了,就不留你們吃飯了,辛苦你們了,謝謝。」

「就這麼完了?都不留下吃飯的?」三人一臉懵相。

水木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沒錢嘛,都經濟危機了,還要臉幹嘛?

看著三人出門要走了,水木才突然出聲道:「對了,青葉,你說要請我吃一個月的早餐,就按照豪華酒店的頂級套餐價錢給我折現吧,最近實在太忙,沒空埃」說完就關上門,一點也不給山城青葉狡辯的機會。

「水木,你是不是太過分了?」小椿擔憂的說道。

「放心吧,別管他們,我們先吃飯吧,忙了一天,肚子都餓了。」

「那你要吃什麼?」

「雜錦壽司。」

「好,這個你好久沒吃了,還以為你口味變了呢,我最拿手做這個了。」

……

夜深了,小椿早就回去了。水木看了會三代火影送過來的資料,然後躺在床上準備睡覺,卻怎麼也睡不著。

無所事事的水木乾脆起床來,拿出封物捲軸,看看裡面情況如何,雖然身體狀況不佳,但是勉強用用查克拉消耗不大的封印術還是可以的。

望著培養液中的一團團奇形怪狀的肉塊,水木眉頭越皺越緊,仔細的檢查著這些樣本,甚至最後都拿出了自己一時興起用頭髮培養出的怪物。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水木身體顫抖著,這不是身體虛弱體力不支,驚訝、憤怒、激動、喜悅甚至是畏懼難以辨明。

「看來我犯了一個大錯,」這麼想著的水木拿出一管綠色藥劑,仔細端詳著,「原來只是想著解決身體隱患開發出的過渡性的藥劑,重要性都排在逆生長藥劑甚至分裂藥劑之後,沒想到居然會是這麼恐怖的東西,更麻煩的是讓我看到另一個更恐怖的可能性。」

綠色藥劑,是以激活細胞全能性的蛋白為根本開發出來的藥劑,原本水木只是當一種臨時強效恢復藥劑、治療藥劑為目的研製的,某種程度來說,也算是了不得的東西了。一直以來水木都把它當做戰鬥中兩敗俱傷拚命的底牌,反正只要不用太過量,只要活下來,以這個世界的超凡力量為依託,總能治好比較輕微的後遺症,補充生命力的方式也不是一種兩種。

但是,從根本上,水木的判斷就出了差錯。全能藥劑這個名字還真沒有叫錯,能激活細胞中潛藏的可能性。只要還是活物,在實際應用中可能有很大缺陷,但是理論上確實可以做到滴血重生。而水木忽略的一個重大問題就是,生物的遺傳基因鏈並不是全都是顯性的,其中有不少性狀在生物一生中可能都被顯性性狀給掩蓋了,更嚴重的是,許許多多生物自遠祖時期就存在的遺傳信息,大多都已經退化或者以隱藏的方式不顯於人前,但是不代表他們不存在。全能藥劑可不會分辨這些是顯性還是隱性,只要藥效足夠,一概激活。

所以按照道理來講,使用這種藥劑的風險就遠遠比想象中大,哪怕就是一個小傷口,塗抹一點全能藥劑,治好傷后,有很大可能會出現局部皮膚變得粗糙甚至長出毛髮之類的返祖現象。

原先水木用小生物實驗時其實也出現了大面積的返祖現象,但是當時沒有注意,本身蟲子之類的就不討喜,誰會耐心觀察物種是不是發生了種屬的根本性偏轉?反正都長的差不多,在一堆正常不正常的蟲子中,被忽略實在是太正常了。何況蟲子之類的本身變異就快,基因的複雜程度和高等生物蘊含的信息完全沒法比,隱性性狀遠不如高等動物多。所以當時沒有發現這個大問題,一直到現在才露出端倪。

但是這就有一個悖論了,既然高等動物理論上的變異和返祖概率遠遠比低等生物多,那麼為什麼山城青葉和月光疾風都沒事?甚至自己用了那麼多,理論上即使不被透支死掉,返祖變異也應該將自己折磨的欲生欲死了。可是自己去了一趟醫院,回來就該幹嘛就幹嘛了,屁事沒有。

其實這就怪水木自己了,自己笑話忍界原住民目光短淺,自己卻也犯了燈下黑的毛玻這個關鍵點就是查克拉。前世沒有這種神奇的東西,所以自己雖然會活學活用,但是當前世知識和查克拉發生聯動反應的時候自己就下意識忽略了。查克拉,身體與意識結合的產物,絕對不是說說而已。作為這個世界無所不能的映射工具,本身是會反饋給身體的。雷屬性會刺激身體活性化,如卡卡西、佐助。火屬性一般慾望強烈,不是能夠沉得下心、耐得住性子的老實人,如水木自己、宇智波斑、自來也。土屬性敦厚堅韌,如土隱。水屬性身體柔韌靈活快速,如白,再不斬。風屬性鋒芒畢露,如漩渦鳴人,阿斯瑪。這些都是典型的例子。實質上,查克拉就像包含身體信息的無意識導向裝置,極大程度上防止了身體偏差的產生,有效的扼制了全能藥劑不合目前身體狀態的變異。

「所以說,一切都不是意外,巧合在某種意義上說是不存在的,山城青葉、月光疾風和自己並不是世界眷顧的幸運兒。」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