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二十四章 拼祖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拼祖宗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太大意了。」水木懊惱的想道,「穿越者的優越感迷糊了自己的雙眼。身體有查克拉和沒有查克拉差別實在是太大了。兩者使用全能藥劑的表現完全不是一回事。看看培養液中一個個奇形怪狀的生物,自己早就應該發現的埃」

任何生物,不管在哪個世界,從低級進化到高級的道路,一般都是大同小異的。生物胚胎成長過程中各個階段的模樣大體揭示了這一過程。

如果說原來水木的細胞樣本培養出的類似爬行類性狀還情有可原的話,那麼現在得樣子就有點不可思議了,四肢明顯長出了類似利爪的形狀,抽象化的頭部那裂嘴尖牙的猙獰樣子就太奇怪了。再看看由再不斬、白、佐助和鳴人的血液培養出來的東西,如果說去除長長的尾巴,也算是有頭有臉,四肢健全的人形的話,那這兩份明顯明顯帶有水生生物魚類或者兩棲類鰓狀組織、那邊還有一個居然長出細細的鱗片又是怎麼回事?還有這邊幾個,頭上雙角也就算了,面部額頭明顯帶有裂痕,那應該是第三隻眼睛的前兆吧,也許這些都會隨著時間推移慢慢退化被掩蓋,但是就現在表現出來的樣子就已經讓人不寒而慄了。

這些樣本的來源都是一個個早就活性不高的血液或者頭髮細胞,本身毫無精神力,只能產生極其弱小的查克拉甚至根本就沒有查克拉,所以全能藥劑的作用就表現的淋漓盡致。如果說鳴人和佐助的基因表現出雙角和第三隻眼還只是由大筒木一族的遺傳的話,那再不斬和白的問題就嚴重了,是由於忍者查克拉的使用漸漸產生變化,還是後天改造導致?甚至本身這個世界智慧生物的代表——人類的基因遺傳歷史自身就有極為重大的隱情?那還真是說不清楚了。

看看自己的頭髮培養出的那個樣怪物,如果不加以干預,過不了多久,變成一個人形猛獸是十有八九的事情。而原著中水木咒印爆發二段變身是就是一個猛虎形狀,這恐怕不僅僅是咒印和藥劑的作用了。

想想音忍四人眾加君麻呂咒印之力二段變身的模樣,長角,長尾巴長爪子,甚至是變蜘蛛。要是身體沒有足夠的潛力供咒印發揮,也就難怪咒印的死亡率那麼高了,因為根本就沒多少人承受的起。哪怕只是劣等變異的仙人模式,也不是一般忍者能扛得住的。沒有一個好祖宗遺傳給自己一副潛力巨大的基因,這種高端力量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覬覦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全能藥劑的用法就完全不同了,僅僅當做治療藥劑實在是大材小用了,那也太浪費了。」水木不由得想道,「不應該就這麼放任野蠻生長,如果加入適當查克拉誘導,說不定會誕生出一些意外驚喜的也說不準~」

這些沒有靈魂,沒有精神力,基本不可能自己提煉出查克拉的肉塊,雖然還活著,但是幾乎不可能誕生出血繼限界之類的什麼東西了,這種好事絕對不會那麼簡單的,要真可以,團藏早就克隆出了寫輪眼大軍了,哪輪的到水木?哪怕他們都有這種潛力,但是沒有合適大的查克拉激發,也如天邊浮雲一樣可望不可及。

「還需要進一步得實驗來獲得數據,這些都需要時間來完善實用的方法。」分出一部分樣本,水木適當注入了一點查克拉和培養液,然後就都收了起來。

「太晚了,早點睡吧,看來要儘快建立實驗室了~」身體不佳的水木整理完畢后就上床睡覺了,不一會就進入了夢鄉。

……

第二天一大早,小椿就早早的送來了早餐,一起吃完后就推著輪椅帶著水木出去散步去了。晚春的上午天氣還是很舒適的,天氣晴好的日子出去晒晒太陽,對水木這種病床上躺了好久的人實在是再愜意不過了。

「小椿,去忍者學校那邊走走吧。」

「好,要去看伊魯卡嗎?」

「順便去看看也好。」

水木和小椿一路慢吞吞的邊走邊逛,花了好長時間終於來到了忍者學校。

「好久沒來了,小椿你有多久沒來過了?」

「不記得了。看,那邊是不是伊魯卡?」

只見伊魯卡正帶著學生在上戶外訓練課。

「也只有他才能那麼不厭其煩的做這種事情了。」水木笑著對小椿說道。

「伊魯卡看到你了,正在打招呼,要不要過去看看?」

「嗯。」水木推開輪椅,慢慢的站了起來。

「水木,身體還沒好,我扶你過去吧。」

「不用了,這麼點活動量還是能堅持的。」在伊魯卡和學生面前露出無力的模樣實在是太遜了。

還沒走近,就聽見伊魯卡欠扁的說道:「大家看到那邊面色蒼白水木老師了吧,上次任務就身受重傷喔,所以說想當忍者可不是簡單的事情啊,要不然就會像水木老師一樣。」

「伊魯卡喲,你把我當反面教材,問過我了嗎?」水木不爽的說道,「敗壞我的形象,我可是要收錢的。」

「抱歉,水木,一不小心就~,實在是習慣了。」

旁邊的木葉丸卻十分感興趣的問道:「水木老師,任務是不是很危險,給我們講講吧,是不是很酷?」

木葉丸的話引得旁邊的學生一陣起鬨。

「對大家說這個還太早,你們先要好好練習,以後才有實力當上忍者,為村子去完成各種任務。好了,現在大家自由練習,然後休息一會。」

「嗨。」學生們遺憾的一鬨而散。

「水木,這個時間來忍者學校是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就是過來隨便看看,好久沒來了呢。」水木一臉輕鬆的說道,「你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變。」

「也沒多久啊,能變什麼?昨天不是見過么?」

「我是說你當老師教育學生的樣子。」

「是嘛,哈哈,其實我也不知道做的好不好。」水木笑道,「不過自從鳴人他們畢業了,我也好久沒見過他們了,也不知道他們過得好不好,帶隊老師有沒有好好教導呢?」

「唉,」水木嘆了一口氣,「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他們都已經是優秀的忍者了,也許比伊魯卡你還要強了也說不定。」

「怎麼會,哈哈。」伊魯卡以為水木在說笑,「你見過他們?」

「嗯,有一次任務中聽說過。」水木沒有說就是上一次任務見過。要是讓伊魯卡知道連水木都差點死掉的高級任務,鳴人這種下忍也參與其中,不知道他的小心臟受不受得了。

「是嘛,鳴人那傢伙不知道有沒有給別人添麻煩。」伊魯卡不好意思的說道。

「雖然是個愛惡作劇的小孩子,但也是合格忍者了,不久之後你應該可以見到他們了吧。」

「那真是太好了。」

「伊魯卡,我就不打擾你教學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看得也差不多了,水木準備告辭。

轉身走出忍者學校大門的水木,看了一眼和學生玩得不亦樂乎的伊魯卡,然後坐上輪椅和千繪椿走了。

「看著這幫小鬼,幾乎就看到了他們的未來了。」水木就如賢者般看到了這個等級森嚴的世界的殘酷,「血統決定潛力,天賦決定成長速度,毅力決定成長高度,資源決定秩序與階級,只有智慧才能從根本上改變命運。」有時候,水木也寧願希望少知道一點,當個混吃等死的普通人算了。可是自己作為世界運轉的意外,本身所糾纏的因果就已經讓自己躲都躲不開了,何況自己也並不是那麼甘於平淡的一類人。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總要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小椿,先找個地方吃午飯,然後早點回去吧,快到中午了,有點熱。」、

「天氣熱就早點回去吧,午飯我來做,外面吃飯有點貴埃」

「也好,家裡還有不少菜,隨便弄點吃的就行了。」

回到家后,水木和小椿吃完午飯,正在休息時,小椿突然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水木,上次說的開花店的事情,你覺得怎麼樣?」

「嗯?怎麼突然說起這個?」

「前些時候我在後山的小木屋那開了一個苗圃。」

「那個我知道啊,反正是你的地方,怎麼了?」

「我種了一些鮮花,快要開花了,我就想先開個店,等到時候正好賣給需要的人。」

「那很好啊,怎麼了?」

「我怕你會反對。」小椿長舒一口氣道,「我已經看好了一些店鋪,要不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好,」水木答應道,「可是你還有工作,我也對這個不太懂,誰來打理這個花店?」

「有時間就自己照看,沒時間的話,請一個店員吧。」

「那好吧,約好業主了嗎?什麼時候去看?」

「三天後。」

「那到時候一起去吧。」水木同意了,反正到時候忍者爭鬥頻繁,受傷和死亡是家常便飯,開個花店應該不愁賣。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