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二十六章 人格邊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人格邊界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藥劑到底是什麼?會不會十分危險?」小椿實在是覺得這個東西太危險了。

「危險當然是有的,對普通人來說就是要命的毒藥,但是對忍者來說,只要使用不過量,其實危險性並不是很大。不濫用的話,還是比較安全的。」

經過水木的反覆勸說,小椿總算是決定幫忙。

「太好了,小椿,謝謝你。」水木也很高興,有了可靠的幫手,一切都從容多了。

「嗯,水木,你做這些實驗,村子會不會不高興?」

「不高興是肯定的,實驗室畢竟不是那什麼和諧友愛的地方,總少不了一些血腥和不適的。所以我才在人跡罕至的地下基地做這些埃只要不讓村子看到就行了。」水木解釋道,「反正又不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都是我自己開發的,沒關係的。不過最好私底下做比較好。」忍者這種職業,接觸的陰暗面遠比想象中的多。水木又沒有傷及無辜,更沒有做什麼殘忍的人體試驗,可能比村子里團藏做的那些事情都要文明多了。

接下來,水木仔細的交代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項和需要小椿幫忙的東西,再重新布置了一下地下基地,然後設置了一些陷阱和幻術結界來遮蔽入口,兩人就離開了。

回到後山的小木屋,兩人稍作停留,整理好東西后就準備回村子了。

一路上,小椿幾次三番欲言又止,水木不由得問道:「有什麼想說的嗎?馬上就到家了。」

「那些奇怪的生物到底是哪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呵呵,你還是忍不住問了呢,」水木笑道,「只有一個是我的頭髮培養的,其它的都是任務中其他忍者流出的血,被我收集起來后弄出來的。」完全沒有隱瞞的意思,水木全都告訴小椿了。

「可是,那些都是活的嗎,我們做這些是不是不太好。」

「那些原本都只是一灘血,怎麼可能會是活的?原本的主人活的好好的,我只是把別人不要得東西廢物利用一下罷了。」

「是嘛,沒事就最好了。」

「雖然這麼安慰小椿,但是實情如何,只有自己知道了。」水木不由得一陣無奈。

沒錯,那些東西都談不上什麼活不活的,只是一堆帶有活性的肉塊罷了,它們沒有思維,沒有精神,沒有靈魂,更沒有自我認知,連完整的生命都談不上,離開藥劑和培養液馬上就會完蛋。但是,這些東西中不可能一直如此,尤其是最早培養的自己頭髮細胞的克隆體,不久就會大致接近完整成型,該有的器官和組織也快齊全了,然後不久會長出完善的大腦,會思考,會學習,會成長,他們不可能永遠呆在營養液中,而到了那個時候,自己還能將他們當做用過及棄的工具么?玩弄智慧生命絕對不是自己可以接受的事情。

這些已經不是忍者層面的問題了。做人需要底線,當底線被突破,也就不可能再有任何底線了。在這個並不和平的世界,能夠在戰亂與殺伐中堅持原則的都是心智極為堅毅的人,只有這樣才能保持住自我,從而不走向墮落的深淵。

堅持自我,不忘初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現實世界時時刻刻都在影響著每一個人。而環境,人際關係,道德,律法與人生觀,世界觀等等構成每一個人的人格邊界,既是束縛,也是保護。當人突破這一層束縛,也就喪失了方向。沒有任何束縛的意志再也無法擺脫來自無限自由的誘惑,只能一步步失去原本的人格,走向毀滅。就好比宇智波鼬,對弟弟的愛一直維繫著自己最後的底線。而大蛇丸卻在無限的求知慾中將一切都打的粉碎而毫不留情。

而在水木看來,不奪取無辜的人的生命是十分重要的底線,首先要確認它是人的生命,再根據自己的道德觀來衡量是否無辜。

目前來看那些肉塊按自己的認知來說,毫無疑問還不是完整的生物,也就根本上談不上是不是一個人了。可是當他們有一天符合自己對人類的定義了,自己還能下得了手毫無顧忌的利用與揮霍他們的性命么?哪怕自己是他們的造物主,在自己看來這也是不可原諒的罪惡。

所以哪怕現在自己能信誓旦旦的給小椿以安慰,但是關於這些實驗體的用法和未來的處置也要好好想一想了。

「小椿,這種綠色的藥劑你也可以在花園裡試試,育種,壓條,嫁接等等都可以使用,應該可以提高苗圃的效率和產量,還有這種銀色藥劑,也可以配合使用看看效果,按照我教你的那種分類對比的方法,記錄下數據和效果就行了,隔一段時間把那些再給我看看。」

「好。」小椿高興的接過藥劑,「有這種東西,就可以多種點花賣錢了,也許能培育出受人歡迎的新品種也說不定。」對喜歡的事情小椿還是相當有熱情的。

「注意安全就好,別弄丟了,這些東西不僅珍貴,而且危險,被一些不懷好意的人拿到就麻煩了。」

「知道了,我會好好保管的。」小椿鄭重的說道。

「咦,這不是水木嗎?」正在說話的兩人後面突然一個懶散的聲音傳來,「看樣子身體已經沒事了嗎,你的命可真大,那個鬼樣子都沒死掉。」

「卡卡西?」水木也很驚訝,這麼巧?

「水木老師,看你一臉菜色?是不是又做了什麼壞事被打了?」大聲咧咧的不用問就是漩渦鳴人了。

一旁的春野櫻有禮貌的打招呼,而傲慢的佐助卻只是點頭示意就完了。

「小櫻,真是有禮貌的好孩子埃佐助貌似也很有長進呢。」水木微笑著回禮道,「聽說你們完成了超難的任務呢,真是厲害啊,卡卡西。」

「不要無視我啊,我也很厲害,打敗了了超級厲害的敵人埃」

「咦,鳴人君,你也在埃」水木一臉抱歉的說道,「實在不好意思,你太矮了,剛才沒看見你。」

「你這混蛋,絕對是故意的,看我不給你點厲害瞧瞧。」鳴人說著就要上來動手了。

「住手,鳴人。」卡卡西急忙阻止,「水木老師剛剛在任務中重傷,不能動手的。」

「是嗎?」漩渦鳴人一臉不信,「就他?這種壞蛋也會那麼好心做任務受傷?」

「現在的下忍教育真是失敗啊,對為木葉立過功勛的前輩一點尊重都沒有。看來三代大人要頭疼了,應該好好考慮一下對新畢業忍者的道德培養了,想必這些都是十分有必要,應該回忍者學校再教育一下。」

「回忍者學校?」鳴人下了一大跳,「應該不會吧?三代應該不會這麼不講人情吧。」

不再理會鳴人,水木邊走邊對卡卡西說道:「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沒有干擾的話,應該早就可以完成吧。」

「在波之國處理其它事情浪費了一些時間,再說也是個好機會,大戰過後留給下忍的修鍊機會也不錯。」

「所以說當帶隊老師也真是傷腦筋呢,尤其是一幫問題少年。」

「還好吧,」卡卡西倒是無所謂,「看樣子你恢復的不錯,疾風和青葉也沒什麼問題了吧。」

「嗯,他們早就沒事了,都很忙,沒空像我這樣閑逛。」

「很忙?也是呢,都這個時間了。」

「應該說你回來的正是時候,沒多少時間準備了。」水木向後示意的一下,「要參加嗎?」

三個下忍不明所以,卡卡西倒是明白的。

「嗯,去試試也好,說不定會有驚喜的。」

一邊說著話的眾人已經不自覺的走進了村子。

「那我就先走了,再見。」卡卡西幾人忙著去交任務。

「嗯,再見。」大病初癒的身體,忙了一整天,也累得不行,早點回去休息比較好。

「水木,那個上忍是?」小椿沒有認出旗木卡卡西。

「木葉上忍旗木卡卡西,非常厲害也非常有名的忍者。」水木沒有仔細說,「以他的實力,未來能當上火影也說不定。」

「這麼厲害?」小椿不禁咂舌,「沒想到其貌不揚的陰沉傢伙是厲害到這種程度的忍者。」

其貌不揚?水木不禁嘆了口氣,氣質崩壞不能怪面罩,卡卡西白瞎了一張帥臉。

「不說這些了,我們早點回去吧,明天你就不用請假了,我已經不需要時時刻刻照顧了。」

小椿同意了,「好,那你小心。」

回到水木家中,難得時間充裕,兩人一起盡心做了一頓大餐,作為一天忙碌的犒賞。

吃飽飯的水木難得陪著小椿一起收拾碗筷。

「小椿,雖然說全都交給你了,但是姑且問一下,」水木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由得問起身邊的未婚妻,「花店的店員想好了請誰來幫忙沒?」

「誒?」小椿似乎完全不記得有這回事,一臉無辜的表情。

「唉,看來高估你了。」幹練女強人只是曇花一現么?弱氣妹子背後居然還隱藏著迷糊娘屬性。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