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二十七章 還人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還人情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木葉村一間普通的花店中,水木端坐在被花朵掩蓋了大部分的櫃檯後面,聚精會神的仔細研究著手頭的資料,不時也用手邊的筆在紙上寫寫畫畫,忙碌的模樣使得不少原本想進來光顧生意的客人望而卻步。

水木原本只是想在小椿打點好一切之前臨時客串一把店員,但是招募店員的工作卻遲遲沒有進展,自己在這幾天已經變成了附近小有名氣花店老闆,弄得水木糾結不以。

「我是不是上當了?」水木後來才反應過來,小椿給自己下了個套,「這幾個月發生了太多事情,小椿心裡的不安全感一時難以消除,用這種方法找點兩個人一起做的事,增加兩個人的共同生活時間么?還在擔憂自己不顧一切去追隨大蛇丸?」

少女心實在是太難懂了,不過這樣也好,有更多時間多看看,多學習,而且跟一些人接觸說不定也有意外收穫。

端坐良久的水木正準備舒活筋骨的時候,卻發現有一個人正在打量自己的花店。

「水木老師,怎麼是你?這個花店是你開的?」只見這人正是一頭金髮的靚麗少女山中井野。

「是井野埃這個花店是我家的。不過我沒記錯的話,井野你家也是開花店的,這麼快就來刺探競爭對手的商業機密了?」

「才不是,一個花店有什麼商業機密?」井野連忙否認道,「只是聽說這裡新開了一家店,就過來看看。沒想到是水木老師開的。」

「其實說起來這個花店是我的未婚妻開的,我只是代為照料。」水木一下就把事情給泄露了,「其實我倒是覺得開個烤肉店會不會更好,畢竟木葉還有不少像丁次那樣的大胃王,養活幾家店都不成問題。不過自己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料理水平和配方,不太好弄。」

「所以就改花店了?」

「是啊,畢竟這方面未婚妻比較感興趣,而且也還算精通。不過我就不行了,完全搞不懂。」

「看擺設就知道你是外行了,水木老師,」井野促狹的說笑道:「雖然看起來還像那麼一回事,但是很多搭配都搞錯了,你這麼開花店可是要虧慘了。」

「誒,不會吧,看起來都差不多的樣子,怎麼會搞錯?」對此毫無天賦的水木實在搞不清顏色相同,樣子也極為相似的兩朵花為什麼不是一個種類。

從小就和花打交道的井野實在不能容忍水木這種對鮮花敷衍和糟踐的行為,花了不少時間將看不順眼的地方重新整理了一下。

「井野,不用麻煩了,」看著忙碌的山中井野,水木說道,「等會小椿就會來了,讓她來整理好了。」

「小椿就是老師的未婚妻?是什麼樣的人?就要結婚了?」

「不行嗎?好歹我也是成熟的大人了。你還是多關心下你的佐助吧,聽說春野櫻和佐助朝夕相對,感情進展神速啊,畢竟是近水樓台,我看井野你的希望不大了。」

「胡說,我才不會輸給寬額頭小櫻。」

「誰知道呢?不過井野,下忍都不用做任務的嗎?怎麼這麼閑?」

「剛做完任務,才回來,正在休假中。」井野解釋道:「水木老師不也無所事事么?」

「我比較特殊,不過過不了多久就會很忙了。」

下忍和帶隊老師都集中回村,看來中忍考試沒幾天了。

「井野,今天謝謝你了。」水木不由得感嘆,這些花花草草的還是女孩子比較上心,「這束花就當做謝禮送給你了。」

「水木老師,」山中井野沒有接,「這個是出席葬禮才用這種~」

「不是吧?」水木尷尬的訕笑,「那換這個吧。」

「這是結婚求愛用的,水木老師,你這是騷擾喔。」

最後還是井野自己選了一支帶走了,是玫瑰?月季?還是什麼其它種類,總之算是糊弄過去了。

「山中家族的秘術啊,真是想要呢,說不定正好能解決自己的煩惱。」

水木也知道要把一個家族的傳承秘術弄到手幾乎不可能。不過山城青葉貌似得到過一點點傳授,他是怎麼搞到手的?關係還真是亂埃

這麼想著的水木還沒下一步動作,突然就化為一道查克拉煙霧消失不見。而緊接著又一個人影出現,居然又是水木。

「時間又到了嗎,看來還是不行,必須要另想辦法。」

其實剛才一直看店的只是一道水木的影分身。對於這種二代火影創造的傳奇忍術,在水木看來,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分身的記憶和經驗會傳導給本體這一奇怪的特性了。為了搞清楚這一點,水木利用封印術結合影分身之術,倒是大大提高了使用的靈活性,分配查克拉更方便了,抗擊打能力也更強,可是實驗了這幾天,依然沒有突破使用時間的桎梏,只要查克拉消耗完畢,就會消失這一點實在不太方便,如果能開發出更好的分身術就好了。

一連數天,水木幾乎都在和影分身之術和封印術打交道,通靈術也順便研究一下,但是時日尚短,成果寥寥無幾。而木葉村漸漸多了不少陌生人,一些帶著護額的其它村子的忍者也多了起來。直到有一天,木葉的動員令下達了。看了看天上鳴叫的飛鳥,水木其實不太想去。但是自己好歹也是參與中忍考試任務的人,而且悠閑了這麼久,身體也好的差不多了,去看看也好。

打定主意的水木,也久違的來到火影辦公室。

一路上也有一些相熟的忍者互相打招呼,水木到了后就找了個靠後的地方打醬油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水木實在提不起勁,就只有三代不說個沒完,然後三個帶隊上忍上場推薦新人,再然後伊魯卡登場抬杠,最後兩派爭論的戲碼,真是沒勁啊,下面是不是該三代和稀泥,搞個預備考試了?

「真想回去埃」水木不禁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突然旁邊的出雲捅了捅自己的胳膊。

「幹嘛?」水木回過神來問道。突然發現不對,「怎麼都在看這邊?」

「咳咳,」三代問道,「水木,身體還沒好嗎?」

「這劇本怎麼不對?」水木鎮定地答道:「已經沒事了。」

「那就好,對於預備考試你有什麼意見嗎?」

「沒有,全憑三代大人吩咐。」話說剛才你們說了啥,有我什麼事?

「既然沒有意見,那麼大家下去準備把。」

隨後眾人魚貫而出,而水木真想找個人問問什麼狀況。

正當水木不明所以時,後面伊魯卡跟上來說道:「水木,謝謝你答應幫我。」

「我答應什麼了?」水木有一種麻煩上身的預感。

「你去測試哪一個?佐助?鳴人?還是小櫻?」

難道說伊魯卡自己一人還覺得不夠,還要拉上我來出力?難怪都看著我。還真會給我找麻煩。

「就選春野櫻吧,這個合適。」水木認命的選了個最輕鬆的。漩渦鳴人不考慮,要麼一招幻術把鳴人放倒,要麼被群毆,怎麼看都起不到什麼作用。佐助就算了,跟陰沉小鬼相性不和,對上寫輪眼太麻煩。目前春野櫻還是個軟柿子,不趁機捏一捏以後沒多少機會欺負了。

「小櫻嘛,也好,水木你大病初癒,其他人就交給我吧。這次麻煩你了,就當你還我上次的人情吧。」

「伊魯卡,我的人情可不便宜啊,為這種小事就用掉可以嗎?那你可吃虧了。」

「怎麼會?不是挺好的么?」

「既然你這麼說的話我也不能敷衍了事了,要好好準備一下呢。」

「是水木你負責小櫻測試?」卡卡西突然出現了,「我突然對我的部下的未來感到憂心了。」

「放心吧,卡卡西,你也要對他們有信心嘛,不然推薦他們幹嘛?」

「話是這麼說,我自然是相信他們的。我擔心的不是他們,我擔心的是你。」

「別把我說的好像壞蛋一樣嘛,你就好好看著就行了。是吧,伊魯卡?」

「別太過分就行了,畢竟都還只是新晉下忍,水木。」伊魯卡建議道。

「放心,我有分寸的。」

看著水木那種發現新玩具一樣的笑容,卡卡西不禁為小櫻擔心不已。

對於這次預備考試被伊魯卡臨時拉過來湊數,其實都不是什麼大事,不過確實是一個測試自己這幾天研究成果的好機會,對象是春野櫻這種目前上不得檯面的對手也正好合適。

「不過,中規中矩的實力測試實在是太無趣了。春野櫻的弱點實在是太明顯了,不利用一下都不好意思。」

「只要不玩脫,卡卡西應該不會怪我的吧,反正交給他頭疼就行了。就這麼辦。」

打定主意的水木咬破手指,飛快的結櫻隨著通靈術符文瀰漫,一個身影出現了。

「看起來已經比較穩定了,看看第一次登場的表現吧,雖然還不太完整,只能當做臨時手段,但已經是目前最可行的方法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