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二十九章 山寨人柱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山寨人柱力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天色將晚,水木才結束任務回到家中。除了消耗了不少查克拉之外,也並未讓水木感覺到多麼勞累,畢竟實力差距太明顯了。

「小椿,接下來一段時間會很忙,晚上你就不用特意來做飯等我了,花店那邊你也多去看看。」

「好。不過最近我也很忙,有不少檢查結界的任務要處理。」

「忙不過來就招人吧,實在不行在村子那裡發布一個看店的任務。」

「你有錢發布任務?」

「吃飯,不提傷心事,幸好快到月底了,要發工資了。」

……

吃過晚飯,兩人收拾好屋子,水木拿出通靈捲軸,放出裡面的木頭傀儡。

「小椿,像上次那樣,我來控制查克拉,你來封櫻」

說著水木一點傀儡額頭,瞬間木頭傀儡變成一個身高不過腰部,渾身布滿符文的半人半獸模樣的生物,稚嫩的臉上帶著虎紋,雙手雙腳生有利爪,身形略微向前佝僂。

「感覺怎麼樣?」水木對著怪人發問了。

「平時活動已經沒有問題了,但是戰鬥消耗有點大,哪怕是剛才那種強度並不大的戰鬥。」怪人居然也回答了,還是那種尖細而稚嫩的腔調。

「如果不考慮維持結界的消耗,能夠短時派上用場嗎?」

「不能指望太多,擊敗春野櫻這種層次的力量毫無意義。」

「那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自體查克拉的生成量大得遠超想象,越是激烈的戰鬥,身體產生的查克拉就越驚人。劇烈的活動刺激了身體快速的透支,使得原本就不多的壽命更加的短。」

「大概能支撐多久?」

「不好說,看戰鬥的次數和強度了。」

「這樣埃」聽到回答水木也覺得有些棘手。

對面的怪人,其實就是水木的頭髮為原型的培養出來的克隆體。為了解決這些克隆體的控制問題,順便還解決自己的道德困境,水木突發奇想的參考人柱力做出了對面的那個東西。其中原理其實很簡單,用自己影分身的查克拉控制和封印術上的造詣,將一個蘊含自己極大查克拉量的影分身封印在了克隆體之中。

在自己原本的設想中,尾獸也不過是秉承人類負面意志而生的查克拉集合體,而影分身也是承載了自己意志的查克拉集合體,兩者即使在力量對比上天差地遠,但是形成的原理似乎很類似。而人柱力的選擇,還有比影分身和自體克隆這一對更加合適的組合的么?

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於是對面的傢伙就誕生了。

和人柱力不同,人柱力是人的意志為主,尾獸意志被封櫻而水木的作品正好相反,肉體只不過是空空如也的軀殼,水木只需要將封印留一個後門,帶有自己意志的影分身泄露一點查克拉,就順理成章的佔領了這個身體。順利的水木都難以置信。原本有可能在身體的成長過程中誕生的意識可能再也沒有成型的機會了,也算是了結了一樁心事。

看著對方思路清晰,對答如流,一點也沒有異樣。水木也覺得算是取得初步成果了。不過,關於最麻煩的壽命問題,那就比較棘手了,不要說對面的克隆體,就連自己本身都有一樣的問題。按理說,任何生物的細胞分裂次數都是有限的,隨著細胞分裂,遺傳信息末端不斷磨損,細胞也隨之逐漸老化。以水木的頭髮這種成年體的細胞,再用藥劑激活全能性發展成一個獨立的生物,想必細胞中的壽命也要用的差不多了。

忍者這種生物本身就不長壽,想想查克拉提取法,力量來源於肉體與精神,適當的使用倒沒什麼,但是忍者需要經常戰鬥,難免會過度壓榨身體的力量,而一旦過分使用,減壽就成為家常便飯了,像水木經歷的波之國那種程度的任務要是再來兩次,不短命才是見鬼了。在水木看來,忍者大部分的修鍊和戰鬥方式,其實都是徹頭徹尾的魔道,透支身體是家常便飯,各種實驗簡直堪比瘋子科學家和生化危機。不過大環境如此,朝不保夕的情況下預支未來壽命求活路也就不足為奇了。也難怪絕大部分忍者一過巔峰期就迅速衰老了,完全沒有傳說中武俠仙俠中實力越強越長生的跡象。要不是有千手柱間細胞這種規格之外的存在來給一幫反派續命,忍界歷史早就不一樣了。

「就這樣吧,先交換信息,然後再補充查克拉,你要盡量調動肉體的力量,減小消耗,目前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沒有源源不斷的查克拉源,只能用這種笨辦法了。」水木決定道,「小椿,開始。」

……

中忍考試當天,火影辦公室,一大票負責監考的中忍上忍聚集一堂,水木也依然習慣性的躲在最後面打瞌睡,不過這一次也許時間不多了,三代這一次倒沒有嗦,草草說了幾句就宣布考試開始。一群忍者轉眼就全散了。

第一場考試的主考官森乃伊比喜領著一群中忍去了筆試考常

其實這幾天水木也不是沒想過見見其它考生什麼的,不過要是碰到大蛇丸就不好了。只得老老實實待在任務大廳做點文書工作,倒也清閑自在。

對於會在考試中會和大蛇丸和藥師兜碰面,水木倒是沒有什麼擔心,眾目睽睽之下,想必他們那種大人物也不會在意自己這種小蝦米,只要不私底下和他們碰面就行了。

坐在靠門邊的考官位置上,水木不禁搖頭,貌似是原著中沒有考官的位置吧,看著前面滿臉油彩的勘九郎,這也太巧了吧,勘九郎是不是就是在目前自己這個位置上玩了一把傀儡戲,冒充考官帶自己出去抄答案的吧?現在有了自己這個真考官,這貨怎麼才能通過考試?要真的因為自己的原因導致後面劇情大變樣可就傷腦筋了。

「算了,不想了,反正也就是那麼回事,幕後大蛇丸目的不變,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問題。」這麼想著的水木放眼看了看,「那個就是大蛇丸?偽裝不錯,不仔細看都毫無存在感。普普通通的藥師兜,帶上眼鏡確實是間諜的料。那邊那個是香磷?出眾的查克拉量導致的一頭鮮艷的紅髮,這是漩渦一族的標誌吧。不過漩渦鳴人是怎麼回事?波風水門的遺傳基因這麼強大,直接壓過了漩渦玖辛奈的遺傳信息,留給漩渦鳴人一頭金髮,看來波風水門雖然號稱平民忍者,血統也不簡單埃」

伊比喜還在台上講解著筆試規則,而水木卻對熟悉一切不感興趣,反正跟自己關係不大,監考什麼的其它考官總會搞定的。

待伊比喜交代清楚后,水木就自顧自的拿起筆在記錄板上演算起通靈術和逆通靈的坐標及查克拉感知方位計算公式。

「還是這個比較重要,搞清楚這個,不指望能發明出什麼飛雷神之術之類的超級空間忍術,只要能弄出方便趕路,隱蔽來往實驗室和村子的方法就行了。至於中忍考試,隨你們怎麼玩。」

水木不上心不要緊,在紙上寫寫畫畫的動作把前面一堆準備作弊的考生嚇了一大跳。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考生作弊被趕出考場,而水木這樣一刻不停寫著什麼東西的樣子就更是嚇得一票考生肝顫。

突然,正在埋頭苦幹的水木感到身邊一陣查克拉波動。

「嗯?」水木不爽的抬起頭,「雖然我已經大開方便之門了,你們也不能太囂張吧?」

絲毫沒覺得自己已經給了考生太多壓力的水木感知了一下。「是勘九郎?」水木看了看鐘,「已經這個點了啊,難怪沉不住氣了,不過玩傀儡戲似乎也來不及了吧?」

來了興趣的水木停下手上的事,饒有興趣的看著勘九郎,直接嚇得勘九郎收斂了動作。

「真好奇不玩傀儡戲的話,接下來你們怎麼作弊呢?」想著的水木還扭頭看了一眼手鞠,「除了漩渦鳴人,現在就這兩個人是白卷了,想必我愛羅是沒興趣給你們遞答案的。又是金髮美女啊,模樣身材都不錯,就是髮型不對胃口,就不給你們開後門了,你們自求多福吧1

十分鐘后筆試結束了,被水木詭異的微笑嚇得不敢動彈的勘九郎和手鞠不得不寄希望於第十道題,在伊比喜的拷問式的煎熬中,靠著漩渦鳴人的爆發,順利通過的考試,只不過白卷通過的人又增加了兩個罷了。

「總算是結束了,我也算是自由了。」水木走出考場,就準備回去了。

「水木,你不是第二場死亡森林的機動候補么?」有第二場任務的山城青葉問道。

「你都說了是候補嘛,你這個正選不出狀況?哪有我候補的事?」水木反駁道,「你到底是想我有事還是沒事?」

駁得山城青葉啞口無言的水木悠閑的回家去了。

「現在輪到我隱身幕後渾水摸魚了,不知道那些後手能不能有所收穫呢?」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