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三十一章 掌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掌控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說還有什麼事是佐助的逆鱗的話,那麼被滅族的痛苦和對宇智波鼬的仇恨是絕對是排在最前面的。被戳中傷疤的佐助心中狂怒不已,但是對根本不知道身在何處的敵人毫無辦法,只能徒勞的耗費著查克拉糾纏於幻術之中,即使有寫輪眼看穿幻術,但是不時夾雜的真實攻擊不得不讓他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刻也不敢疏忽。

「情況大大不妙,」佐助心中焦急不已,對自己託大一個人出擊的決定後悔不已。前有我愛羅、洛克李讓人忌憚,還有一個據說更加天才的日向寧次。這次隨便碰到一個人居然就讓自己狼狽不堪,看來自己還是小瞧了中忍考試,外面的高手太多了,「希望小櫻和鳴人趕緊發現不對過來支援,目前只有靠小櫻的頭腦和鳴人的怪物般的體力來救命了。」雖然要靠兩個不靠譜的隊友來幫忙對驕傲的佐助來說實在是不甘心,但是目前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隱身幕後的水木影分身也正在盤算著查克拉使用狀況,思考著是否還要繼續糾纏宇智波佐助。

「數據也測試的差不多了,受到教育的佐助想必也不會再來追擊了。嗯?那邊是?」正在思考的水木突然發現又有闖入者,「是那兩個草忍?是注意到這邊的動靜想要過來坐收漁翁之利?不過正好,將你們留在這裡,不用再另外創造機會了。」

另一邊,香磷正陷入大危機中,身為草忍外來戶,從來沒有受過系統忍者培訓的教育,僅靠著天賦混飯吃的少女實力實在是慘不忍睹,面對死亡森林中連一般忍者都退避三舍的巨獸,小身板的反抗能力幾乎沒有,而這一次可就沒有佐助來英雄救美了。這種難得的刷好感度的誘拐機會,水木自然不會錯過,不求香磷一見鍾情以身相許什麼的,水木也自認沒那個魅力,只需要日後她不要隨隨便便就投靠大蛇丸,能夠在選擇的時候多考慮一下自己這邊的這條路就行了。

於是趁著香磷緊張摔倒閉目等死的機會,水木出現了,處理這種傻大個水木經驗豐富得很,簡直就是手到擒來一般的輕鬆。封縛法陣讓其動彈不得,麻醉藥劑將其放倒,封印捲軸將其收起來,至於帶回去是作為實驗素材還是殺了吃肉,以後再說。

處理好巨獸,水木轉身走近香磷,撿起地上的眼鏡遞了過去。

「你還能站起來么?」

「可以的。」香磷慌慌張張的,急忙站了起來,接過水木遞過來的眼鏡戴好,忐忑的看著水木。

「地之捲軸?沒想到會交給你來保管。」水木看了一眼說道。

「考官先生,我們要被趕出去了嗎?是不是我們已經喪失考試資格了?」

「咦,你怎麼知道我是考官而不是參加考試的學生?」水木頗為驚訝的問道。

「你的查克拉和第一場的考官一模一樣,就是坐在門邊監考最為嚴厲的那個,所以我特別關注了一下。雖然和現在的樣子差別很大。」

「最嚴厲?」這是如何說起,完全不知道緣由的水木奇怪道。看來香磷的天賦能力已經極為優秀了,就是戰鬥不怎麼在行。

「只有考官先生一個人是從頭到尾都在記錄作弊的考生,然後大家都被趕出去了。」香磷小心翼翼的說道。

聽到這話水木才醒悟過來,一切都是誤會啊,不成想自己無意中當了一回惡人。

「那你為什麼覺得我會把你們趕走?」對這一點極為疑惑的水木問道。

「考官先生不是早就來了么?一直在觀察我們,現在就要判我們不合格了吧?結果到最後我還是沒派上什麼用常」說著的香磷感覺極為失望。

看來又是誤會了,水木不得不解釋道:「首先,我不是來判你們出局的,這一點你不用擔心。」

「真的嗎,那太好了。」意外的好消息讓香磷很高興。

「其次,我希望你對見過我這件事保密,我這次行為是不被允許的,所以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

「好的,我會保密的。」

「最後,如果說你以後離開草忍村,或者說無處可去,希望你能來找我,我很看好你的才能,很需要你來幫我的忙。」對於目的水木完全沒有隱瞞,查克拉感知極為驚人的少女甚至能分辨出語言的真假,那麼掩飾就毫無必要了。

意外的邀請讓香磷極為震驚,作為草忍收留的孤兒,雖然有不錯的血脈特長,但是戰鬥能力孱弱的她一直都被當做累贅嫌棄,而且經常被粗暴的對待。所以水木口中毫不掩飾的欣賞讓香磷極為震動。

「可是,我是草忍村的忍者,而且村子一直養育我長大,所以~」說著香磷又猶豫道,「而且我真的能幫上什麼忙嗎?」

「對於這一點你不用懷疑,我既然這麼說肯定調查過你。」水木確信的說道,「而且也不是現在要你做決定,只是希望未來有一天有機會的話考慮一下我說的話。對了,如果哪一天你決定來找我,就撕碎這個捲軸,我就會知道了。」說著水木遞過捲軸。

香磷接過來后道:「我會好好考慮的。麻煩你了。」

「好了,我要做的事情也完成了,這就走了。」達到了目的,水木也就準備離開了,「對了,最後提醒你,這次中忍考試極為特殊,規格之外的強者太多了,如果是在往年,你們可能還有機會,但是今年嘛,最好早做打算!另外,雖然說原則上不能中途退出,但是如果實在事不可為,打開你手中的捲軸,也可以退出考試。」

「我知道了,謝謝考官先生。」香磷極為感激的鞠躬道。

「我不叫考官先生,我的名字是水木。」說完香磷眼前的人影就消失不見。

「還不是三年後的那個強氣御姐,目前只是個到處受氣的弱氣小妹。差別真大埃」

另一處戰場,影分身不僅遊刃有餘的圍困著佐助,還有餘力將兩個草忍困在陷阱中進退兩難。自己都沒有露面就將三個人耍的團團轉。

幻陣之中,佐助還在苦苦支撐,等待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的支援。

「咦,幻術強度有所減弱,是對方查克拉支持不住了嗎?還是戰鬥的波動又吸引另外的強敵?不管怎麼說都是個好跡象。」突然的變故引起了佐助的警覺,「是鳴人和小櫻嗎?不太像,鳴人的戰鬥方式可不是這麼悄無聲息的樣子。可惡,幻術結界遮蔽了感知,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況了。」

與此同時,兩個草忍已經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先後昏死過去。

「差不多了,該走了。嗯?怎麼又有人過來了,還是在這麼近的位置?這怎麼可能?警戒線怎麼沒有反應?」水木正在驚訝,突然無數影分身衝出來,投出如雨點般落下的苦無,將一大片幻影清理乾淨。來人正是漩渦鳴人。佐助見到隊友來援,也沒有錯過機會。

「火遁,龍火之術。」

數條火焰飛射,清理出一條通道,佐助急忙順著火焰的軌跡飛奔,朝鳴人匯合。

「佐助,怎麼這麼慢,不是去打水?怎麼就打起來了,也不去叫我?」大嗓門的鳴人對佐助不顧隊友自己單幹非常不滿。

「別廢話了,趕緊離開。」還沒脫離危險,佐助還不敢大意,「你是怎麼來這裡的?」

「是小櫻帶路走過來的。路上彎彎繞繞真難找。」

「佐助君,這邊這邊。」不遠處出現了打招呼的春野櫻。

「一起走,趕緊離開這裡。」佐助急忙吩咐道。

「為什麼要逃走?」躍躍欲試的鳴人道,「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敵人,正好搶過來看看是不是天之捲軸埃」

「大笨蛋,在別人準備好的陷阱中戰鬥,實在太蠢了,先撤退。而且這裡動靜這麼大,難保會不會吸引更,到時候被包圍就不妙了。」

雖然不情願,但是鳴人還是跟著佐助一起離開了,借著影分身抵擋的機會,由春野櫻開路,宇智波佐助和鳴人有驚無險的遠離了戰常

「還真是令人驚訝的天賦啊,才這麼幾天的功夫,就能將結界和封印陣法理解到這種程度,能夠在這麼複雜的狀況中進退自如,該說自己太蠢還是對方太逆天?」水木對於春野櫻的天賦實在是羨慕不已,「不愧是能繼承綱手衣缽的人才,木葉十二忍都是這種受到世界意志眷顧的天才氨。

看到一切都塵埃落定,水木也準備離開了,不過剛轉過身,伴隨著一道凌厲的殺意,一個人影擋在面前。

「你到底是什麼人呢?」對面看了一眼水木額頭的護額,「我可不記得草忍參加中忍考試的考生有你這一號人物。」

「真不走運,是大蛇丸,看來鬧的太大,把這個危險人物也吸引過來了。」水木一陣哀嘆。

「不管你是誰,對我看好的獵物隨便出手,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