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五十九章 進退兩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 進退兩難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水木剛說完,就看見一名單手撫摸月光疾風額頭的中年大叔站了起來,面帶疤痕,金色的馬尾辮,正是山中井野的父親山中亥一。

「情況怎麼樣?」三代問道。

「不太好。」山中亥一搖搖頭說道,「身體受到巨大創傷,已經進入自我保護的狀態了,如果硬要讀取情報的話,只能暴力入侵,對大腦的傷害難以估量,以現在的情況,估計只有死路一條了。」

情況已經很清楚了,如果想要更多的情報,就必須扼殺月光疾風最後一絲活命的機會。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深吸了一口氣。

『上次要面對這種情況的時候,是日向日差選擇了自我犧牲吧~』

掃視了一下周圍的等著自己決斷的目光,三代沉聲說道:「盡全力救治,水木~」

「請您吩咐~」聽到三代點自己的名,水木急忙答應。

「你製作的藥劑特性,你最熟悉,配合急救班,有什麼要求,直接吩咐醫院處置。」

「是,我明白了。」

最終三代還是選擇了保住月光疾風的性命,畢竟為一個虛無縹緲、還不知道有什麼價值的情報,殺死一個同胞,這種事情有違三代的理念。

做出決定后,三代對身邊暗部吩咐道:「緊急召集村子的所有上忍和特別上忍,到我辦公室開會~」

哪怕沒有什麼關鍵情報,但是村子目前狀況不妙的態勢還是很明顯的。作為忍界佔據最多資源的霸主,如果喪失了壓服其他覬覦者的威懾力,被群起而攻之的可能就大大提高了,佔據火影之位數十年的猿飛日斬,對目前的情況心知肚明,必須要做出相應的對策來應付了。

隨著三代火影的離開,水木也正式接過了臨時醫療忍者一職。

目前月光疾風的狀況實在是棘手,身體已經快支撐不住了,但是太過急切的使用醫療忍術的話,又會大量透支其所剩不多的生命力。

「減小醫療忍術使用的頻次,只有在情況極度惡化的時候使用,營養藥劑要跟上。」水木對負責的醫療忍者建議道。

「可是,如果停下來,傷者就堅持不住了。」

「聽我的沒錯,本來還有救,你這麼搞,等不到天黑他就要死了。」水木堅持道:「尤其是四肢和其他不重要部位的傷勢,別管他,保證重要器官的運轉正常就行了。出了什麼狀況,我負責。」

猶豫了一下,水木的吩咐還是被很好的執行了下去。

作為一個半吊子醫療忍者,雖然醫療忍術用的馬馬虎虎,但是對生理與醫學原理一知半解的水木來說,勉強能提提意見就不錯了,接下來的事情,按照慣例來執行就行了。

「要是綱手公主在就好了。」一旁一個醫療忍者嘟囔著說道。

「別停下心肺復甦按摩,保持身體溫度穩定。」水木說道:「綱手大人在當然不錯,但是你們也要發揮自己的作用,醫療部總不能只依靠一個人。」

三忍的出走,確實對木葉的傷害太大了,不說別的,高人一等醫療水準,直接下降了一大截。連掌仙術這種醫療忍者常規忍術居然都成了稀罕貨色,偌大的醫院根本就沒幾個人會,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一直忙碌到深夜,水木才離開醫院,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水木感到四周一道道視線在自己身上徘徊。

『警戒又加強了埃』

遠遠的,望見火影辦公室的燈光還亮著。想了想,水木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來到火影辦公室前,水木敲了敲門。

「誰在外面?」

「是我,水木前來報告。」

「進來吧。」

推門進去的水木驚訝的發現,團藏居然也在。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關於月光疾風的事情。」水木答道:「目前已經妥善安置了,暫時脫離了最危險的時刻,但是,生命力的損耗就實在沒有辦法了。下面的事情,已經不是我能解決的,甚至已經不是醫療忍術能夠解決的了。」

一旁的團藏聽了,向三代開口道:「我早就說過了,應該儘早將情報弄到手,才好從容布置。你要是下不了手,我來做~」

三代沒有回答,而是對水木吩咐道:「你先下去吧,今天的事情不要外傳。」

「我明白。」水木又不傻,才不會將這種要人命的消息四處傳播。

拖著疲憊的身軀,水木回到家的時候,發現未婚妻小椿居然還在。

「你怎麼來了,都這麼晚了。」水木頓時覺得有點慚愧,早知道有人在家等自己就早點回來好了。

「沒關係,看見你回來就放心了。」

「又不是我受傷,只不過去幫忙,怎麼會有事?」水木笑著說道。

「嗯,」小椿憂慮的說道,「是不是又要開戰了?最近總覺得氣氛不太好。」短時間內,村子大量的忍者奔赴各地,幾乎每個人都在高負荷的運轉,不時的忍者重傷的消息也在提醒著人們,戰爭不遠了。

對於年幼時經過上一次忍界大戰的這一代人來說,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早已經是沉封已久不願再提起的往事,尤其是像水木這種戰爭孤兒來說,對戰爭的抗拒是深入人心的。

感受到小椿心中的不安,水木將未婚妻擁入懷中,安慰的說道:「沒事的,我會保護你的。」

沒有否認未婚妻提出的問題,想必聰慧的小椿也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在外面水木不會這麼表態,不過在家裡,讓小椿知道一點,早點準備也好,免得在不到一個月後的襲擊中受到傷害。

……

第二天一大早,水木強忍著睡意,早早的就起床了。春野櫻還等著呢,自己慵懶成性也就算了,不能因此破壞別人的夢想埃

睡眼惺忪的水木打開門,卻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

「是你?有什麼事嗎?」來的人居然是卯月夕顏。

「我是來向你道謝的,」卯月夕顏躬身說道:「上一次任務,疾風就受你照顧,這一次更是全賴你保住一條性命。」

「你太客氣了,波之國那是任務使然,算不上什麼恩惠。這一次能不能活下來,還說不準。」眼前團藏的那一關就不好過,哪怕三代不同意,團藏也有可能會私自下手,如果不能在短時間恢復意識的話,可能就真的危險了。

『如果月光疾風沒有戰死,反而因為自己的緣故,被村子的同胞殺死,那才是更殘酷的事情吧。慰靈碑上,又要多一個悲哀的靈魂了嗎?』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