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十七章 危險的預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 危險的預感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呃,」卡卡西一愣,對水木的說辭有點驚訝,「沒想到你這麼看好小櫻,不過暫時我也找不到更好的人手了~」

「看樣子中忍考試后,大家都會很忙,有時間的話,我會幫忙的~」

今天過後,木葉將會大不一樣,現在說什麼承諾都太早了,一直到綱手繼任五代目火影的這段時間,將是木葉最為麻煩的階段了,根本就沒什麼時間做多餘的事情,等綱手回來,春野櫻也就有大腿可抱,不用在自己這顆歪脖子樹上弔死了。

看到水木沒有把話說死,卡卡西也就不在糾結了:「這樣啊,那就多謝你了。」

「嗯,不客氣,還是看看讓你花費大量心血的宇智波佐助,目前到了什麼程度吧。」

卡卡西自信的說道:「如果那個砂忍還是選拔賽的水準,就不用太過憂慮。」

說著看了一眼躍躍欲試,正準備入場的宇智波佐助。

「卡卡西,你太樂觀了,」水木不得不提醒道,「你來得太晚可能不清楚,砂忍勘九郎棄權了,那三個砂隱村的下忍表現很異常。」

「嗯?怎麼回事?」卡卡西問道。

「那個我愛羅很危險,非常危險,那種感覺不僅僅是對下忍,而且他的兩個隊友態度很成問題,比起懼怕木葉忍者,更怕我愛羅,你明白我說的意思了吧?那三個下忍不僅僅只是用來混淆視聽的煙霧彈……」

對於心懷鬼胎的砂忍來說,這種狀況擺明了有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什麼樣的危險感覺?」卡卡西追問道。

「第一場比賽你沒到,漩渦鳴人的九尾查克拉又泄露了~」

「哦,剛知道,這樣啊,難怪會贏……等等,你不會說的是這個意思吧?」卡卡西突然反應過來,驚訝的問道。

水木沒有回答,看了看下面早就迫不及待進場的我愛羅說道:「你明白我的意思,為什麼這場比賽推遲了這麼久還要進行,而不是判佐助棄權……如果猜測是真的,我們的麻煩真的大了~」

「如果真像你所說是人柱力的話,」卡卡西擔憂的說道,「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準備封印班也來不及了~」

「希望一切都是杞人憂天吧~」水木言不由衷的說道。

『唯一幸運的是,大蛇丸對砂忍並不信任,先一步殺死了四代風影,少了一個大敵。』

「幸好自來也大人現在還在村子里,」卡卡西說道,「哪怕是最壞的狀況,也不至於無計可施。」

說完,卡卡西對著佐助吩咐道:「佐助,小心一點……」

宇智波佐助自信的一笑:「知道了,我會贏的1說著跳下了看台。

水木搖搖頭,剛剛學會雷屬性查克拉刺激身體的手段,實力大進的佐助非常有自信面對任何下忍,哪怕曾經給自己難堪的洛克李也一樣,更何況還學會了千鳥這種強力忍術,驕傲到自負的他才不會將中忍考試放在眼裡。

而佐助的態度也把卡卡西下半句話堵回肚子里:「原本還準備讓他狀況不對就趕緊認輸放棄的~」

面對苦笑的卡卡西,水木說道:「也許狀況沒那麼糟糕,人柱力是難對付,但是那是指尾獸化的人柱力,我愛羅明顯不像是控制力那麼好的樣子,人類形態的人柱力還不是那麼恐怖~」

「希望像你說的那麼理想就好了。」

正在說話的兩個人身邊,突然冒出邁特凱的身影。

「我一生的勁敵卡卡西喲,來了這麼久,是不是該跟我打個招呼了?故意無視我,是不是為了在決鬥前給我進行心理攻擊?」

看著這對一輩子的好基友,水木也一陣頭疼:「你們聊,我先去後面看看。」說著走向了後面的休息室。

還在走廊通道,水木就看見了的日向日足離開的身影。

『看來日向寧次就在那裡,進去看看也好~』

來到房間門口,水木敲了敲開著的門。

聲音吸引了裡面寧次的注意力,轉過頭來:「水木老師?」

「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水木走進來笑著說道,以前在死亡森林的時候,兩人也相處過不斷的一段時間了,算是比較熟悉的。

「讓您見笑了。」

「傷勢怎麼樣?要不要幫忙,我的醫療忍術也是可以糊弄一下外行人的~」

「讓您擔心了,剛才已經有醫療忍者治療過了~」

「那就好~」水木說道,「今年的中忍考試意外太多了,你出局實在是太可惜了。」

「讓大家失望了。」寧次略有點羞赧的說道。

「失望倒也談不上,畢竟漩渦鳴人也不算是弱者,只是比較遺憾罷了。」

「水木老師,」寧次似乎有些事情想問,「你覺得我是天才嗎?」

聽到寧次的問題,水木笑了。

『你都不是天才,其他人哪敢用這個形容詞?』

「這麼說吧,木葉目前的下忍,在達到上忍之前,沒有一個是你的對手。」

「可是,為什麼我會輸給漩渦鳴人?」

「那是另有緣由的,鳴人太過特殊,並不完全是正常實力的範疇,你以後會知道的。」九尾的能力太過逆天了,而且這畢竟只是中忍考試,擂台比武限制還是挺多的,如果生死對決,根本就不會給鳴人爆種的機會。

在水木看來,寧次的態度已經好多了,可能是知道當年的真相,心態有所改變吧,雖然對木葉和日向的做法不以為然,不過這是他們的生存方式,水木也不想多說什麼,不過一個難得的璞玉糾結於什麼命運之類的無聊話題實在是太浪費了,有這份閑工夫,還不如跟著自己研究哲學比較靠譜。

『不過這樣也好,雖然沒有掙脫籠中鳥的束縛,也不再是屈從於所謂命運而自怨自艾的可憐蟲了。』

「好了,不多聊了,我還有事,你好好休息吧。」

目送水木出去,日向寧次也是一陣疑惑,水木的一身戎裝實在太違和了,忍具包鼓鼓囊囊,數把風魔手裡劍毫不掩飾的露了出來,完全不像是普通巡邏的忍者,更像是要奔赴戰場的樣子。

一瞬間,寧次有了不好的預感。

另一邊,剛走出房間的水木,卻看見拿著傷葯在門口遲疑的日向雛田。

「水木老師~」害羞的雛田趕緊向水木打招呼。

「進去吧,寧次正在等著你~」這倒不是水木胡說,對白眼來說,要知道門外的雛田太簡單了。

不再理會這一切,水木走過一個轉角處的時候突然說道:「東西都準備好了吧?」

「當然。」一個身影走了出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