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零二章 奉獻精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奉獻精神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水木的說辭倒也不算是狡辯,本來藥劑這種東西用不用全在自己,也不會有人強迫三代。更何況又不是水木給的三代藥劑。追究水木的責任就有點不講道理了。不過,有時候事情扯上政治,就不是講不講道理的問題了……

聽了水木的話,兩位顧問也沒什麼特別的表示,看來也不是不知道事情的經過。

『只是隨口問問么?也不像是要追究責任的樣子……』

其它人也沒有糾纏於這一點的意思。倒是志村團藏開口問道:「那種藥劑是你製作的吧?很不錯的東西……」

聽到團藏的話,兩位顧問皺了皺眉頭,而下面的一些忍者也面露不豫之色。藥劑雖然效果強大,但是可怕的副作用大家都看在眼裡,想必不會作為忍者的常備忍具,而能夠大範圍起到作用的,也只有把忍者性命都當做工具來衡量的木葉之暗——「根」組織了,也就是說,只有團藏才是最適合擁有這種藥劑的人。

『這是看中了我的東西了?』

對此水木雖有點不樂意,但是當初拿出這個東西的時候自己就想過有這麼一天。不過……

『想要多的也沒有,製作太困難了,想學,先給智商充值,再把查克拉控制力練習到能施展螺旋丸再來吧……』

不說別的,要水木給別人講解什麼基因工程,什麼轉錄逆轉錄,沒個幾年學習,那也是一般人能了解的?以忍界這種粗方式的研究方式,除了大蛇丸和藥師兜,也許還要加上綱手,還有哪個能搞懂這些玩意?其他人搞的什麼研究,涉及到本質的都非常少,最多搞搞嫁接、移植之類的就算高端了,然後就在大量樣本及低得可憐的成功率之間揮霍,最多靠查克拉這種大殺器做點還算靠譜的事情。這種狀況,叫水木怎麼把藥劑交出去?難道把奈良鹿丸和春野櫻交給自己集中教授個一年半載,說不定能勉強教會他們,不過這想想都不可能。也就是說自己以後啥也不幹,天天給村子做藥劑?這可不是水木希望的。

更重要的是,水木才是深知藥劑真正效果的人,如果真的讓團藏發現了其「全能」二字的真正含義,可就真的糟糕了。志村團藏可不會有水木這種繼承自前世的道德觀,最後說不定用強都會將藥劑掌控在手。

激發細胞全能型這種東西,雖然副作用大的驚人,但是不要忘了,團藏可是有初代千手柱間細胞的,兩者結合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只有天知道了。是生化危機大戰穢土轉生?還是無數千手柱間複製體對撼無數白絕?水木就是稍微一想就不寒而慄,有如此力量的志村團藏,還會等到三年後「曉」組織來滅世?自己說不定就會產生可以推平忍界的錯覺,然後戰爭提前發生……

在水木看來,木葉武鬥派領袖志村團藏的氣量,這都是十分可能的事情,以木葉至上為首要綱領的團藏來說,讓木葉統一忍界這種誘惑,是絕對不可能放棄的。

『所以,等會如果問到山寨人柱力的事情,一定要小心應對,說不得今天又要瞎忽悠了。』水木暗暗打定主意,現在的事情已經夠麻煩了,在自己有實力走上前台正面博弈之前,最好不要讓秩序崩潰的太厲害。

志村團藏的問話,一時讓場面有些沉悶,水木正在思考怎麼措辭回答,一邊的水戶門炎說道:「副作用這麼大的禁藥算什麼不錯?製作方法根本就不應該流傳出來,應該作為禁術封存?」

『這是把自己當砧板上的肉了?還流傳、禁術、封存?我什麼時候答應獻給村子了?』

看來上次的聚魂法陣給的太慷慨,給了別人自己好說話的錯覺。

『聚魂法陣只是一個過度性的半成品,而且交給木葉更多是為了取信村子證明法陣有效,然後救活月光疾風,完成心中的執念罷了……』

既然如此,水木也不得不強行出頭拒絕了:「藥劑的製作方法極為麻煩,目前僅僅只能在實驗室少量製作,產量極為稀少,而且成本極為高昂,受限制的條件太多了……」

水木的話讓兩位顧問和團藏都面色一沉。

『看來還是三代猿飛日斬好說話埃』

水木心中一嘆,然後接著說道:「而且最大的麻煩還不是這些,而是對製作人員的要求太高了……」

團藏打斷水木的話問道:「能有多高呢?村子里水準之上的忍者還有很多,不僅僅是你平時遇到的那些,還有各種專業人員,要知道木葉的醫療忍者是最強大的。」

水木也不廢話,伸出右手向上攤開,然後運轉查克拉,只見手心查克拉聚集,很快由藍邊紅,呈現出火焰燃燒狀。不一會,火焰的顏色逐漸加深,漸漸變深藍變亮,最後呈現出亮眼的藍白色。

兩位顧問和團藏的臉色也越來越不好看,如果說只是火屬性性質變化,很多人都做的到,不過像水木這樣用到這種程度的,一看就不一般,那種火焰中散發出的危險感覺,根本就無法掩飾。

不過還沒完,接下來,手心的火焰一分為二,化作兩隻紅藍白三色相間的火鳥,互相撲騰打鬥糾纏在一起,那種惟妙惟肖的動作,如果不是沒有聲音,甚至都會給人兩隻鳥都是活著的錯覺。

不理會眾人驚訝的表情,水木躬身說道:「如果有能夠做到這樣事情的人,請把它交給我,他們會有很大可能學會藥劑的製作方法……」

「這種程度也只是有可能?」轉寢小春狐疑的盯著水木問道。對水木這種有前科的人,實在是不敢過多相信,自己更願意相信是水木不願意交出藥劑製作方法的託辭。

「是的,」本來就是事實,水木說的也很坦然,「這只是能力上勉強達到,還有很多前置的知識要學,沒有一定的理論學習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