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一十二章 克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克制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日向日足雖說是一族之長,但絕對不是沒有戰鬥經驗的理論派。經過數次忍界戰爭,哪怕是日向這樣戒律森嚴的家族,族長也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弱者。為什麼日向日足曾經一度考慮讓年幼的花火取代雛田的地位?因為性格不夠強勢、反而略顯懦弱的雛田,實力甚至比不過年幼好幾歲的花火。

這次決定獨自面對赤砂之蠍,絕對是日向日足多年戰鬥經驗的準確判斷,不過還是低估的蠍的實力和難纏程度。

『說到底,還是毒太麻煩了……』

毒藥這種東西非常難纏,尤其是用毒高手,都有獨門研究出來的秘葯,沒有樣本,哪怕是如綱手那樣的醫療忍者,都不一定能及時的研究出解毒劑。

嚴格說來,萬能的解毒劑其實是不存在的,好的解毒劑最多適用的范為比較廣罷了。像全能藥劑,能夠加速細胞分裂,極速提高新陳代謝,會使有機毒藥加速分解。同時超快的新陳代謝也使得大部分無法處理的毒藥被快速的排出體外,所以對大部分毒藥都相當有效。而原著中春野櫻救治勘九郎,對付赤砂之蠍配置的解毒劑,明顯就是一種專用解毒劑,對蠍配置的毒藥,解毒效果相當好。不過對其它的可能就效果寥廖了。

目前束手束腳的戰鬥,除非有解毒劑,否則,是很難放開手腳對其攻擊的。緋流琥的強大,不僅僅是因為其攻防兩端的強大,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彌補傀儡師本體脆弱的弱點。正是這個,蠍才會讓緋流琥成為自己的標準座駕、盔甲兼武器。

當日向日足再一次用回天抵擋住了緋流琥的針八波和義手千本的攻擊的之後,短時間內消耗了大量查克拉的日向日足也感到吃不消。

『不打破那個烏龜殼,我根本就拿這個傢伙沒有辦法……』

雖然堅定的認為柔拳是世界上最好的攻擊方式,但是日向日足也不得不無奈的承認,確實有時候柔拳不如暴力直接的剛拳、甚至是一個高級忍術好用。

在緋流琥狀態下,赤砂之蠍的實力其實也沒有完全發揮,弱點是被彌補了,但是攻擊方式其實還是和普通的傀儡師沒什麼差別,除了暗器、機關以及陷阱之外,就是用毒了。人傀儡、三代風影的砂鐵之術、本體傀儡帶來的各種優勢、以及配合再生核使用的大殺器——百機操演,都沒能發揮出來。讓赤砂之蠍完全發揮出來的話,木葉這邊的六個人,估計沒有一個能倖免。沒有一個三年後春野櫻那樣的人物,解毒、正面對戰、超強破壞力、醫療忍術樣樣在行,再加上千代的幫忙彌補了體術和經驗上的劣勢,木葉一方根本就不應該將目標定位在擊敗上,只要擊退就是大成功。畢竟隊伍的配置實在太差了。

就在日向日足盼著另一邊趕緊支援的時候,突然一聲凄厲的慘叫傳了過來。

『這是?好像不是我們這邊的人,得手了嗎?這麼快?』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日向日足不由得一喜,手上得動作和腳底的步伐也沉穩了許多。

『再堅持一會就好……』

另一邊,被我愛羅的砂墊接住的水木剛一落地,離得最近的日向科趕緊衝過來,將附近還零星存在的爆炸黏土一一擊落,將暫時喪失戰鬥力的水木護在身後。

「感覺怎麼樣?」日向科一邊警戒一邊問道,「傷勢如何?」

「死不了,待我恢復一會就問題不大了。」

剛才這一連串的衝擊,就只有最後那一下傷的最重,其它的看著可怕,其實都是些皮肉外傷,對水木來說算不得什麼。

但是剛剛近距離的爆炸,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這一次可沒有我愛羅的砂子幫忙,除了一層查克拉盾,根本就沒有任何防備,完完全全的吃了一波爆炸。護住要害的水木沒有性命之虞,但是全身的外傷就多了,更為麻煩的是,爆炸帶來的衝擊波,使得水木胸腹之間的內臟都被嚴重震傷。這個可就不是什麼外傷可以比的,不好好處置的話,搞不好會像月光疾風一樣留下後遺症的。

「下面就該乘勝追擊了,暫時不用管我。」水木對日向科說道:「等我緩口氣再來幫忙……」

「知道了,你小心。」日向科點點頭說道,看見水木沒有危險了,然後就向著迪達拉墜落的地方追去。如此良機,不一鼓作氣確立優勢就太可惜了。

目送著日向科離開的水木,不一會就感覺到了姍姍來遲的我愛羅和手鞠一左一右護衛著自己,防止可能的襲擊。

「木葉忍者都這麼暴力嗎?你還是中忍吧……」對於水木這種完全迥異與平時性格的作戰方式,手鞠在看過迪達拉的實力和戰鬥風格之後,勉強也能理解水木這麼急著速戰速決的原因,「實力出乎意料的強大,要是知道木葉的中忍都有你這麼強,哪裡還會有砂忍和木葉的衝突……」

水木搖搖頭說道:「說的也不算完全正確,不過有一點你說對了,砂忍一開始就沒有勝算。」

「要不是受了大蛇丸欺騙……」

不等手鞠說完,我愛羅卻出乎意料的插話了:「即使那樣,也是一樣沒有勝算。」

木葉體量的壓倒性優勢是一方面,忍者的素質也絲毫不遜色於砂忍,中忍考試中碰到的洛克李、宇智波佐助、還有昨天的漩渦鳴人都讓自己印象深刻,沒想到今天名不見經傳的中忍水木都讓人眼前一亮,實力與氣量,哪怕是在精英化培養的砂忍中,也是難得一見的人才了。

我愛羅的話頓時讓手鞠無言以對,臉色不由得一黯。

「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戰局正激烈,還不到閑聊的時候,「夕日紅上忍不見蹤影,想必是在暗處等待時機,手鞠,等會你照看一下日向科……」

以柔拳的威力,零星的攻擊其實傷不了日向科,關鍵就怕再來一次大範圍的黏土爆炸,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回天的,以分家的資質,在咒印的束縛下,能夠自行練成回天的也就一個日向寧次,總不能指望每一個人都是那種程度的天才。

聽到水木的吩咐,手鞠點頭表示明白。

接下來水木對我愛羅說道:「你需要注意那邊那個傀儡師,那個人很危險……」

想了想,整理了一下措辭的水木問道:「作為一尾守鶴的人柱力,目前有什麼強攻手段嗎?突刺能力強大的那種……」

原著動畫中倒是提到過,有一種和守鶴之盾相匹配的守鶴之矛。對於這種攻擊強大的忍術,水木並不確認是否存在、或者說這個年紀的我愛羅到底會不會。

作為一名穿越者,水木曾經對很多劇情及人物的真實性做過調查,比如水木自己,漫畫中開場給漩渦鳴人獻了一血后,就再也沒出現過。但是動畫中水木後來又出現了,這種差異曾經一度讓自己十分疑惑。就好比鞍馬八雲,這個叫鞍馬的小家族確實是存在的,但是從來沒有聽說有一個叫八雲的女孩子。也許有,只是被藏起來了。但是另一件事就無法解釋了,森乃伊比喜沒有任何兄弟,那麼原著動畫中伊比喜那個叫痛手、後來放棄了當忍者的人就完全不存在。所以有時候,對一些似是而非的情報,水木都需要核實一下,以免顯得自己怪異而露出破綻。

「嗯?」水木的問題讓我愛羅想了一下然後答道,「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個,砂子的攻擊並不強大,除了運用其靈活多變的特性,更多的就是查克拉和戰術的比拼了,也許存在你說的那種忍術,但是我並沒有聽說過……」

我愛羅的回答讓水木一陣失望。

『看來守鶴之矛目前並不存在,那麼,該怎麼辦?』

迪達拉這邊的作戰達成,下一步就必須面對更加棘手的赤砂之蠍了。

和原著中三年後春野櫻加千代激戰赤砂之蠍不同,這一次這邊最難對付的恰恰是三年後春野櫻輕鬆解決的緋流琥。

實力強大的赤砂之蠍,為什麼這麼喜歡用緋流琥?攻守兩端的完美與強大,尤其是防守,才是其最大的特色。別看春野櫻一拳就輕而易舉的打碎了緋流琥,可是三年後師從綱手從而學到「怪力」春野櫻,這世上能有幾個人、或者說有幾樣東西能擋住她的拳頭?

而這一次水木這邊六個人,一個能夠輕鬆打破緋流琥的都沒有。日向日足和日向科就不說了,柔拳不是干這個的。我愛羅和手鞠,還是在大範圍戰場發揮威力比較好。至於夕日紅,還是老老實實玩拿手的幻術就行了。唯一有這個能力的反而是水木,不過……

『沒查克拉了,一個月之前招呼了大蛇丸,一個月之後的昨天在我愛羅、一尾守鶴和御手洗紅豆身上用得一乾二淨。那麼現在該怎麼辦?難道要用查克拉手術刀試試?』

對於查克拉手術刀的威力,水木也是非常清楚的,尤其是因為意外而導致醫療忍術威力大增的情況下,說不定真的有效。

『如何讓赤砂之蠍站著別動,讓自己砍幾刀試試?這是個問題礙…』

以目前水木的狀況,接近赤砂之蠍簡直就是找死。

「你去幫忙對付那個傀儡師,機關陷阱什麼的,你的砂子最好用,日向族長那種應對方法,遲早被耗死,等會還要柔拳來一錘定音,不能把體力浪費在這裡……」

「不先把這邊了結再一起去幫忙嗎?」

「你太小瞧那個少年了……」水木否定了我愛羅的提案。

『開玩笑,要是逼得迪達拉真的拚命就完了,一個自爆,在場估計除了赤砂之蠍,都要死光了。』

水木時刻都在提醒自己,作戰的目標是擊退,不是擊殺,實力不足,暫時不能要求太多。面對「曉」的藝術二人組,這邊還是務實一點比較好。

「好吧,那這裡可能就照看不過來了。」我愛羅同意了水木的安排。

「那就好,不過你要記住,敵人的目標是你,所以你要注意保護自己,還有……」水木鄭重的提醒道,「有時候,這也是可以利用的地方,待會聰明點……」

習慣了獨自一個人的我愛羅,雖然天賦不差,但是一直以來靠的都是用實力碾壓對手,這一次對面的赤砂之蠍,可不是以往遇到的弱雞。怎麼和別人協同作戰,可不是一見容易的事情。要不是生死攸關,水木也不會這麼多廢話,現在每一份戰力都非常珍貴。

……

看著在我愛羅的幫助之下,日向日足總算搬回了一點局勢,水木也不得不感嘆,忍者間的剋制有時候就是這麼嚴重。只要赤砂之蠍出了緋流琥,日向日足和對手打個有來有往不成問題,不過現在,還需要目前實力遠不如自己的我愛羅幫忙,才能夠喘一口氣。

『砂子這種東西真是方便啊,哪怕髒了一點。要不要用水試試?』

查克拉屬性為火的水木,不指望靠水屬性練出什麼血繼限界,只要能像我愛羅砂子一樣用著方便就行了。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實在是沒那個時間。

正在水木一邊給自己治療傷勢,一邊觀察著赤砂之蠍那邊的戰況的時候,迪達拉已經陷入了苦戰。最先對發動攻擊的正是一旁伺機而動的夕日紅。

雖然夕日紅是幻術忍者,但是不要以為她的忍術和體術就差了,其實這是大部分女性忍者的弱點,相對弱小的體質,導致查克拉量嚴重不足。所以不得不磨鍊查克拉控制力,往更加有效率的幻術、醫療忍術甚至封印術方面發展。水木的未婚妻千繪椿和春野櫻都是這一類型。夕日紅也不例外,只是對比相當優秀的幻術實力,體術和忍術不佳罷了,認真說來,這兩項其實也沒差到哪去,要不然也當不上上忍。

而迪達拉就在從天上摔下來,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就被數枚飛射而來的苦無扎中。雖然避過了要害,但如此眾多的傷勢,也已經讓迪達拉感覺到有點招架不住了。

『不能再陷入敵人的攻擊節奏了。』

打定主意的迪達拉迅速結印:「土遁——土龍隱之術。」

很快,迪達拉就深深地潛入地下,準備躲過這一波攻擊再說。在地下移動了一段距離,當感覺到差不多的迪達拉再次出現在地面的時候,還沒來得及招呼巨鳥飛天,就被趕來的日向科逮個正著。

「在白眼面前用這種拙劣的方法逃跑?真是愚蠢……」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