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二十章 出師不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 出師不利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你覺得我們勝算怎麼樣?」就在眾人嚴正以待、等著接下來的生死大戰的時候,日向日足突然對水木.網

「呃?」還沒徹底恢復水木只是在布置一點結界和陷阱,在赤砂之蠍砂鐵之術的影響下,能夠起多大的作用還真是個大問號,不過也算聊勝於無吧。正中規中矩布置戰術的水木,完全沒想到日向日足會在這個時候向水木發問。

「勝算的話,比剛才要好一點……」水木小心翼翼的說道,和日向日足這種角色打交道,謹慎一點總有好處。

百機操演這種東西,確實太厲害了,數量優勢雖然被很多高手看不上,但是在力量強大到無視數量之前,確實是無解的難題。更何況赤砂之蠍的傀儡,絕大部分都是威力強大的人傀儡。

「你的戰術能力相當出色,要不是你,我們堅持不到現在……」每一個身經百戰的忍者都不是白痴,尤其是日向家主這樣見多識廣的大人物。「你還有什麼好的方法么?」

「現在是沒什麼辦法了。」水木搖搖頭說道,「底牌都已經翻開了,想必對手也差不多到了極限了,就看最後誰堅持的住了。」

日向日足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似乎認可了水木的說法,迪達拉和赤砂之蠍雖然強大,但是到底還沒有脫離忍者和忍術的範疇,勉強說的話,倒是再生核這種東西脫離了*凡胎。不過到底也算是正統的傀儡師一脈,沒有脫離一般人的認知。

相反,反而是剛才地爆天星那巨大的威力和根本就無法忽視的大動靜讓人無法忽視,那種恐怖的景象,即使是流傳下來的傳說都不多見。

「剛才那種威力巨大的術,你還能用嗎?」哪怕是想表現的不是很在意,但是日向日足還是忍不住問道。

「沒有了,那種東西怎麼可能由那麼多?」果然是沖著輪迴眼來的,不過現在再用也沒什麼效果了,敵人不可能栽倒在同一個坑裡兩次。而且,要是現在用的話,到底是誰先被輪迴眼碾成渣滓,還真說不準,迪達拉和赤砂之蠍有在地爆天星之下保住性命的本事,自己這邊可不行,輪迴眼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一般人都是沾著就死。

聽到水木的回答,日向日足一陣失望,雖然不知道水木拿出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要是還有那種威力巨大的術的話,自己這邊的人也會安心不少,敵人也會多一些顧忌。同時,日向日足也有私心的,那就是想親眼看看,並證實自己的猜測,那個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輪迴眼。

接下來的時間,已經不允許大家多做準備了,只見白色的巨鳥迅速的接近,然後在不遠的天空中徘徊,繞著木葉一行六人,觀察著可能的破綻。

「怎麼辦,傀儡師的戰鬥距離也是很遠的……」六個人中,可能只有夕日紅的狀態最好,基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同時戰鬥的消耗也遠不如其它人打,哪怕是手鞠,用了好幾次大威力忍術,狀況都比夕日紅要差。

而夕日紅的問題也讓大家很頭疼,遠距離的攻擊,投擲忍具之類的東西,實在是沒多大用處,你很難想象什麼千本、苦無、手裡劍之類的東西會對赤砂之蠍這種級別的忍者產生作用。至於大威力遠距離攻擊型忍術,不提會不會用,哪怕真的有這個實力,現在還有查克拉來用大威力忍術么?恐怕現在要用大威力的忍術,就只有放出尾獸發煉空彈了。指望目前狀態下的我愛羅去抓天上騎著巨鳥的赤砂之蠍和迪達拉,實在是太勉強了,至於手鞠的風遁,現在的威力到是勉強夠了,不過以她的查克拉量,還能不能用都是個問題。

「現在沒有辦法,傀儡師的查克拉絲線雖然可以放出很遠,不過,如果那個傀儡師真這麼做的話,一定會死得很慘。」雖然心中十分憂慮,但是對夕日紅的這個問題,日向日足倒沒有放在心上,傀儡師的查克拉絲線越長,對日向日足來說就越好打擊,沒了傀儡師操縱的傀儡,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現在的狀況確實比剛才好多了,至少還有能夠對戰的可能。」水木也適時的說到。不久之前那鋪天蓋地的傀儡,簡直讓人絕望。

「我們能夠幫上什麼忙么?」手鞠和我愛羅現在的狀況,已經不適合在第一線戰鬥了,體力幾乎消耗殆盡,查克拉也岌岌可危,尤其是我愛羅,在這麼下去的話,一尾守鶴又要不安定了。要是待會敵人除了赤砂之蠍,還要多一個尾獸,那大家可就真的死定了。

「保護好你們自己……」日向日足也知道這兩個砂忍暫時是指望不上了。日向科勉強還有一點體力,水木倒是靠著這一路的逃亡,全能藥劑的作用漸漸的發揮作用,再加上這段時間醫療忍術的作用,除了還略微有點感覺不順之外,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不過就是身體虧空的特別厲害。

『這次不知道會不會有副作用大爆發,要是像波之國那樣暈倒,可能就沒人就得了自己了……』

上次是打贏了,勝利在握,還有同伴幫助自己,這一次一個個都自顧不暇了,說不定全都得死在這,真到了那個時候,誰還會管一個倒地不起的傷員?

「難道其它人就這麼丟手裡劍和苦無打鳥么?」不說對一隻傀儡甩苦無有沒有效果,以大鳥在空中那種靈活度,水木就覺得完全不會有什麼作用,哪怕綁上爆炸符也差不多,畢竟不是真正的活物,不怕那麼一點點傷害。即使水木再像上次一樣用查克拉絲線偷襲都做不到,迪達拉和赤砂之蠍都吃了一次虧,可不會再上一次當了,這種偷襲的行為也就出其不意之下可能會有點效果,當暴露之後,在赤砂之蠍這種傀儡師面前玩這種小手段,那純粹就是班門弄斧。

聽到水木的問題,沒一個人能夠做出解答,目前就能能靠著日向日足用八卦空掌來進行唯一的一點點主動打擊了,但是靠這種起手動作明顯,速度不快的術,打中的幾率實在是太小了,還是得另想辦法。

不過還不等這邊想出什麼對策,對面赤砂之蠍就開始主動出招了。不遠處的天空中,只見一個傀儡被放出來,而那種特徵明顯的面容,轉瞬間就震驚到了下面的人。

「怎麼可能?」手鞠一見到三代風影的人傀儡,已經嚇得面無人色,而一向面無表情的我愛羅也不禁動容。

對此情況還不太了解的日向科問道:「有什麼不對嗎?那個傀儡……」

「不是什麼對不對的問題,那個是三代風影的人傀儡……」

「人傀儡?」作為日向族人,日向科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不過,畢竟三代風影失蹤都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誰也不會把一個傀儡和許多年前的一個失蹤人員聯想到一起。

「果然,和三代風影長得很相似。」日向日足地點頭確認道,「那個傀儡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嗎?就是你們說的人傀儡?」

手鞠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愣愣的看著天上的人傀儡答道:「人傀儡,是赤砂之蠍發明的,用活人的身體做成的傀儡,能夠保留其查克拉、忍術甚至是血繼限界,是傳說中禁忌的傀儡術……」

「你是說那個傀儡的身體是活人改造的?」日向日足驚訝的問道,「還有你確定說的是血繼限界?」

「是的。」手鞠苦澀的答道,「曾經作為號稱最強風影的三代,在失蹤之後,甚至都沒人懷疑他會死掉,沒想到居然會被製作成人傀儡。」

「還真是不可思議的傀儡術呢。」水木也由衷的讚歎道,比起自己那舉步維艱,只能弄出一些沒啥大用,還後患無窮的半成品比起來,赤砂之蠍的天賦無疑讓水木羨慕不已,血繼限界這玩意說來就來,還沒什麼副作用。「不過為了三代風影的失蹤,還打了第三次忍戰,這個蠍也算是厲害人物了,一手引導了忍界格局埃」

要不是這一次席捲整個世界的忍戰,宇智波帶土的事情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誰也說不準,世界的命運都會隨之偏轉。

「血繼限界礙…」日向日足望著天上那和記憶中三代風影相似的面容,不由得下定決心。

『無論如何,自己絕對不能死在這裡,白眼的不能從自己手上留出在外,不然就成了家族的罪人了……』

如果要赤砂之蠍對在場六人的身體的優劣做比一個比較,那麼,日向日足無疑是最讓人滿意的一個,尤其是血繼限界——白眼,和寫輪眼齊名的傳說中的瞳術,簡直讓人垂涎三次,而且身為日向家族的族長,是沒有籠中鳥這種咒印的,這也就意味著,假如日向日足死在這裡,就沒有任何方法來阻止赤砂之蠍通過人傀儡的技術獲得白眼了。

不過這種有心無力的狀態,也確實讓人心焦。雖然戰鬥一觸即發,但是大家都知道,下面短短的時間內就是決定生死的時刻了。

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的赤砂之蠍,並沒有將三代風影的人傀儡直接下來貼身肉搏,如果在這種情況下,讓木葉眾人真的找到機會,有日向日足切斷了查克拉絲線,從而破壞三代風影的人傀儡,那可就是真的虧大了。尾獸抓捕任務什麼的對赤砂之蠍來說,無關緊要,到是三代風影這樣的優秀人傀儡,可就相當難找了。

所以,什麼全身的利刃等等這些基本的機關陷阱,就沒有什麼大用了。赤砂之蠍首先用的,就是千手操武,只見傀儡手臂上的符咒一陣閃動,瞬間就召喚出了一大片的鋼鐵手臂,迅速的向著下面的眾人壓了過來,漫天的手臂落下,也就只有速度最快,情報掌握的最全面,對赤砂之蠍的招數了解的一清二楚的水木及時的躲了過去,其它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只來得及勉強勉強躲過要害就已經是相當難得了,而這裡面,靈活性最差,速度最慢的我愛羅最慘,直接被割傷了數次。不僅是我愛羅,其它人也多多少少受了點傷,不過都沒有被擊中要害部位罷了。

不過,赤砂之蠍的千手操武,傷害不是靠的鋼鐵手臂,而是靠的巨量的毒霧。只見毒氣機關啟動,一大片毒煙在五個人都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就迅速的將眾人籠罩了。

而幾乎所有的手段都用盡的水木,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其他人陷入險境而毫無辦法。有些忍術就是這麼無奈,不是你知道了就能對付得了了,簡單的、能夠流傳下來並經久不衰的,才是最讓人頭疼了,而赤砂之蠍一個人就佔了兩項,人海戰術和用毒。

正當水木心急如焚的看著毒物中五人不得脫身,而只能甩忍具來干擾一下,讓蠍不至於那麼快有下一步動作而已。

「回天……」就在水木心越來越沉的時候,終於一陣劇烈的查克拉氣旋波動,攪碎的一大片束縛眾人行動的手臂。回天強大的威力帶動的氣流,甚至讓濃郁的毒霧都變得消散了一點。

隨著日向日足的發力,趁此機會,夕日紅率先突出重圍,隨後就是日向日足帶著日向科也脫離了毒霧,最後則是手鞠背著似乎狀況很不好的我愛羅沖了出來。

「趕緊使用藥劑。」對這種毒素的強大威力,水木是非常忌憚的。三年後的醫療忍術大成的春野櫻都對赤砂之蠍的毒藥感到十分棘手。以水木製作的全能藥劑來解救,到底會有多少效果,還不好說,而且還有那可怕的副作用,不能用太多。

『最麻煩的是我愛羅,要是死了一了百了就不好了。而更糟的是沒死,昏迷過後讓守鶴跑出來,那能不能活命就要看運氣和守鶴的心情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