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二十八章 每個人的不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 每個人的不同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隨著全能藥劑在任務中,一次次驚艷的表現,哪怕不考慮激活細胞全能性這種目前還未暴露的能力,只作為一種強效的戰時恢復藥劑,已經是難得的好東西了。要不是有幾乎肉眼可見、眾所周知的副作用,會消耗細胞生命力從而導致減壽的話,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出手搶奪了。以水木目前的地位,這種極具戰略價值的東西,還沒那個資格獨佔。

不過,就像水木前天在眾人面前說的那樣,能隱瞞自然最好,實在不行的話,透露一點又能怎樣?照樣沒人做得出來,連查克拉控制這一關都過不了,還談什麼細胞層面的操作?目前看來也就等綱手回來後有資格和水木探討一下這方面的話題了,即使是以春野櫻現在的水準,也都還差了點。

所以,哪怕失去現在所有的東西,水木自己也有信心再掙回來。只要自己和小椿沒事,其它的其實都可以選擇性的放棄的。等自己的研究成果開始能夠反哺並大幅提高自己的實力的時候,事情就好辦了。

……

雖然前世的很多記憶,已經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遠去,不過記憶中成年後,像現在這樣有人做飯吃的日子也確實沒有多少。小椿做得飯很好吃,準確的說,是和水木相處了這麼久,早就熟悉了水木的口味,一直都在做水木喜歡吃的東西。壽司,特別是什錦壽司,一直是水木的最愛,其它的燉肉、咖喱什麼的,雖然以前也不討厭,不過現在變得愛吃了,其實更多的是前世的偏好。

兩世為人,水木也曾經想過,為什麼會是水木,而不是穿越成為其它人。如果說要猜測一下的話,水木覺得多半是性格與精神的契合吧。區別就是一個生於和平年代,久經世故而磨平了稜角;一個生於戰亂,迷失在對力量的渴望中不能自拔,期望與現實的差距,放大其性格的陰暗面,嫉妒、自卑、自大、狂妄、自作聰明,卻對身邊的人和事漠視而不關心。

不過,生在這個瘋狂的世界,哪怕是相對和平的木葉,也不能保證每一個人的精神意志都那麼強大,就好比現在的水木,如果沒有這強大無比的上帝視角、以及作為穿越者的優越感,表現到底會不會比水木更好,還真難說。

水木穿越的這幾個月中,早就沒有了將其他人當做智商低下的任務NPC的想法,這個充滿人傑的世界,自己並不特別。了解得越多,就越對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們充滿敬畏。他們才是這個世界的弄潮兒,而自己,現在還達不到那個程度。

不過,有一點比原水木好的就是,前世巨大的信息量造就的人生觀,在一定程度上指引著水木找到自己真正在意的東西。望了一眼正在廚房收拾的未婚妻,水木心頭就一陣寧靜。

『人,果然是社會性的生物,需要相互存在、依靠和理解才能生存下去。』

在水木看來,每個降生在這個世界的人,都帶著與生俱來的枷鎖努力的生活在這個世界。

『如果你是鎖住我生命不至於脫軌的枷鎖的話,那還真是幸運埃』

自從穿越以來,當每天早晨睜眼,第一件浮上心頭的事情就是怎麼應對已經沒有幾年的滅世危機的時候,那種巨大的壓力,還根本無法跟別人訴說的時候,實在是太讓人難受了,這可不是幻想的虛假世界玩養成遊戲,而是自己和尚枰真正面對的危機。指望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在蝴蝶效應的作用下,到底未來會發生什麼變故,水木已經不敢想象了,只能夠通過記憶中的情報和現在的狀況作出一些大致的推測,什麼先知先覺的情報優勢,除了對大的方向還有把握之外,其它已經多半指望不上了。

尤其是最近幾天,中忍考試,大蛇丸的木葉崩潰計劃就讓自己絞盡腦汁,和迪達拉和赤砂之蠍的遭遇戰,剩下的半條命又丟了大半。這種近在咫尺的危機感,讓前世的只不過勉強算是一個見多識廣、學會了很多沒用知識的普通白領,實在是無所適從。偶爾,水木也會想過,不讓我好過的話,乾脆弄出一堆一次性輪迴眼,直接將世界炸成碎片,或者製作一個超級致命的病毒或者細菌,搞個瘟疫滅亡全世界,一起死翹翹好了。不過,這種想法,大多數時候也只是心情不好的抱怨罷了。

『這個世界還有小椿在,沖著這一點,也值得自己好好努力一把……』

況且,這些日子,和如此多的人打交道,這番交情,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輕易抹殺的。

「在想什麼呢?」收拾好一切的小椿對發獃的水木問道。

「沒什麼,都收拾好了?」被驚醒的水木答道。

「嗯,時間還早,等會要做什麼?」

「出去隨便走走吧,感覺好久沒有一起出去逛逛了。」

「你糊塗了吧?」小椿抿嘴笑道,「現在村子晚上可是宵禁狀態,估計現在都快關門了,上哪逛?」

「對哦……」水木以撫額頭,尷尬的說道,「看來沒地方去,那就在家帶著吧……」

「這樣也好埃」小椿說道,「你又不喜歡看小說與看電視。最近一段時間更是完全不看了。」

「看膩了吧。」深受前世信息爆炸,海量知識的洗禮,更是看了不計其數的作品,怎麼會對忍界這種低劣的物語故事和無聊的影視作品感興趣?要不是為了從中獲得一些額外的消息,水木根本碰都不會碰。

「正好啊,可以好好說會話。」小椿拿起放在桌子上一本不知道講什麼的書,一邊隨意的翻了翻,一邊說道,「我們的婚期只有一個多月了吧,水木,該怎麼安排。」

「嗯,確實是這樣,不過實在不是個好時候啊1村子里都在默默的舔傷口恢復元氣的時候,很多人都沉浸在喪失親人的悲痛之中,現在大操大辦舉辦婚禮,實在是不太合適。

「還是推遲吧。」小椿遺憾的說道。

「不要急。」水木搖搖頭,「還是等五代目火影確認之後,再來看看情況。」

「好吧。」小椿點頭答應道。目前也只能這個樣子,走一步看一步,而且主要是水木這邊懸而未決的事情還有不少,都需要好好解決。其中等綱手回來就是重中之重,等綱手繼任五代目之後,很多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當然了,會不會是另一個巨大麻煩的開始,到時候再看。

……

就在水木和未婚妻千繪椿在享受難得的悠閑時光的時候。木葉村一個隱秘的暗室中,兩位顧問看著被束縛在病床上,查克拉都被封印的迪達拉皺著眉頭。

「也就是說,沒有生命危險了?」轉寢小春問道。

「是的,」一名穿著制服的醫療忍者回道,「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昏迷不醒只是受傷太重導致的後遺症,最遲三天,就會醒過來。」

「情況就是這樣。」水戶門炎對著身後懶散的倚靠在門邊的身影問道,「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而另一個待在密室中的大人物,正是回村不久的自來也。

「看到他的裝束就差不多搞清楚了……」自來也對著水戶門炎答道,「果然是他們,看來這個組織已經正式開始活動了。」

雖然已經被火燒、爆炸折騰得破破爛爛的黑底紅雲御神袍早就失去了原先的模樣,不過大致還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

「自來也,你也知道,這個人身份有點特殊,我們無法使用容易招來爭端的手段來拷問情報。」

作為三代目土影的弟子,哪怕是叛忍,對其讀心也是一件比較忌諱的事情,擺在明面上的忍者組織,一般不會對這種級別的忍者隨便讀心,除非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準備開戰。而且不是說你不承認就沒事了,忍界手段千千萬萬,能夠看出精神是否有問題,有沒有被入侵和讀心的手段都不是一種兩種。

至於身體上的拷問,雖然效率低了一點,至少比較常規且不會讓人誤會木葉覬覦土影的嫡傳秘術。

水戶門炎說道:「我們需要你的情報來準確的判斷態勢,畢竟我們木葉也有人柱力,而且還是最強大的九尾。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連大蛇丸都曾經是那個組織的一員的話,我們木葉也遲早會被找上門來的。」

「這個組織很神秘,我至今也沒有得到太多的準確消息。」自來也無奈的答道,「只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個神秘組織的正式成員並不是太多,不過,絕大部分都是S級別以上的叛忍,實力異常的強大,大蛇丸也只是其中的一員罷了,而且,據說還有一個木葉叛忍現在正在組織中……」

「宇智波鼬?」轉寢小春試探著問道。

「也只有他了。」水戶門炎答道。除了已經脫離「曉」組織的大蛇丸,木葉離村在外的木葉叛忍,目前來看,也只有宇智波鼬有這個實力和資格。

自來也確認的點點頭:「對於這個傳說中的天才後輩,我並不了解,不過據說大蛇丸曾經和宇智波鼬起過衝突,似乎大蛇丸敗了,所以才脫離了組織,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說完,自來也自嘲的一笑:「真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啊,沒想到現在的後輩都這麼厲害了,看來我們都老了。」

「已經強大到這種程度了么?宇智波鼬。」轉寢小春驚訝的問道,「不愧是宇智波家族的天才,可惜了。」

「自來也,你真的不願意接任火影之位么?」水戶門炎略有點不滿的問道,「你感慨自己老了,可還有些人不服老呢……」

話外音諷刺的就是權力慾望太重的志村團藏,要不是團藏最近實在太過分,激起了很多人的不滿,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也不會公然和團藏爭執。

「我還是算了吧,不是當火影的料。」自來也連忙擺擺手,「還是交給綱手來做吧。他比較適合干這個。」

「好吧。」水戶門炎只得妥協的說道,「不過你準備什麼時候去吧綱手找回來?有她的消息了么?」

「大致有點眉目了,再過幾天去吧,等一個好機會……」

「也好,這幾天村子防禦空虛,連去砂忍的談判隊伍都被逼得退回了木葉,現在村子還離不開你。」

直到最後,兩位顧問也沒有提及木葉的隊伍是怎麼在面對絕對得劣勢之下堅持到救援的。日向日足語焉不詳的任務報告書,使得眾人還沒有徹底的明白其中問題的嚴重性。理所當然的認為目前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有些問題,還是交給綱手回來后,以火影的名義,名正言順的處理比較好。

……

寂靜的夜晚,日向日足還在書房中翻閱著可能有幾十年甚至上百年都無人問津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流傳下來的資料,由於年代久遠,日向日足甚至還找到了一些流傳的神話故事和神怪異志之類的書來對照著看。

當帶有針對性的目的看著這些東西的時候,從這些半真半假的記錄中,日向日足也漸漸發現了一些規律。

『卯之女神么?正體不明,還真是讓人在意的身份埃輪迴眼,仙人之眼?查克拉之祖?那麼白眼來自於哪裡?傳說中的轉生眼又是怎麼的到的?』

雖然從這些資料中,也得到了不少的情報,但是由此卻帶來了更多的疑惑和不解。千年的時間,有一大半的時間都是在戰亂中度過,使得記錄大多殘缺不全了,於是很多消息就無法準確的核實了。

正在日向日足頭昏腦漲的在翻看資料的時候,書房的門被敲響了。

「誰在外面?」

「是我。」門外傳來了花火的聲音,接著門被順勢推開,「父親大人,不早了,該去休息了。」

「知道了,你姐姐呢。」

「在這呢……」

話音未落,怯生生的雛田從一邊現出身來。

「來得正好,」日向日足說道,「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做。」

強勢的日向家主直接給雛田安排了任務。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