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二十九章 人心思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人心思變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對於木葉村現在的秩序,其實總的來說還是向好的,不過,已經很多年沒有經歷過戰亂的木葉,這段時間的爭鬥所造成的混亂,持續一段時間也是必然的。明面上雖然在白天的時候和往常相比也差別不大,只不過或明或暗的巡邏忍者多了不少,

而在這種村中首腦位置空缺,人心也沒有徹底安定下來的時候,各種小道消息的流傳就不可避免了。

就像現在這樣,一大清早,水木就在街邊的小販的閑聊的聲中,至少聽到了五個以上關於誰來繼承五代目火影的版本,不止是綱手和自來也,甚至連猿飛阿斯瑪和名氣非常大的旗木卡卡西都有希望,倒是實力不俗的邁特凱沒什麼緋聞傳出,可能大家也覺得不太靠譜,打心裡就不願意接受一個擁有搞笑藝人風格的人當上火影吧。

穿過大街小巷的水木,靜靜的走在路上,看著早起的人們忙忙碌碌,在這個特殊的時刻,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忍者的力量不僅僅只是用來戰鬥,作為一種建設和生產的能力,也是相當的不錯。而為什麼忍者村這種半雇傭兵形式的組織會一直以這種狀態生存下來,就不得不提到各大國和忍者村的關係了。每個忍者村,其實都在刻意忽略,甚至是壓制忍者的力量用於民生的途徑。作為一個單純的軍事組織,接受大名的節制,總的來說,兩者維持著一定程度上的均勢,互相忌憚、而又互相依靠。假如像木葉這樣的忍者村開始用忍術力量來用於民生,絕對會極其快速的壯大自身的力量。如果這樣的話,集軍事、民用與一身的木葉,就會變成一個完全能夠自給自足的忍者村,那樣的話,就完全沒有依靠火之國的必要了,而各大國的大名又怎麼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

為什麼原著中猿飛阿斯瑪年輕時會和父親三代目猿飛日斬不和,繼而出走,並加入了保護大名的守護忍,其實就是這種觀念相左的結果。大名和火影,在許多人眼裡,就是一個國家的兩個極端,大義與力量的爭奪和平衡,假如不能統一的話,發生矛盾是必然的。

「那邊那個小哥,要不要過來聊聊?」一大早就起床出來閑逛的水木,其實也只是心事太多,睡不著罷。沒想到這麼早居然還會碰到熟人。

「這不是御手洗紅豆特別上忍嗎?」打招呼的居然是御手洗紅豆,水木也實在沒想這麼早會碰到這個人,怎麼都不覺得她這種人會是喜歡早起。「找我有什麼事嗎?」

御手洗紅豆果然是個自來熟的人,可能還外加一點缺心眼。雖然也在任務中碰過幾次面,不過似乎完全感覺不到水木不想和她打交道的意思。

「這不是剛做完任務嘛,一回村就聽說紅受了傷,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御手洗紅豆絲毫不覺得尷尬的說道。

「我也是重傷員,昨天剛去的醫院,暫時不想回去。」水木趕緊拒絕,即使要去,也不想和她一起去。

「別這麼絕情嗎嘛,好歹也是一起做任務的戰友。」

很明顯不會看氣氛的人,不好打交道,也不怪水木不想接近她,實在和自己相性不和,很多時候根本就不能好好說話。

「抱歉,我有約了……」雖然沒什麼事,不過和御手洗紅豆在一起,哪裡比得過和小椿在一起開心。

「真的嗎?」御手洗紅豆狐疑的問道,「那算了,我還有點事情要問你,以後再說吧……」

話音未落,一個救命的聲音傳了過來:「水木,久等了……」正是準備去給水木送早餐的小椿到了。

「看吧,我有事,抱歉不能一起去了……」水木不由得慶幸的對御手洗紅豆說道。

關於御手洗紅豆,雖然她是個大大咧咧的人,有時候不會察言觀色,但並不是一個傻子,相反,極為敏銳的直覺有時候卻能夠注意到很多別人都不會在意的關鍵點。上一次近距離接觸,差一點就暴露了身上帶有大蛇丸咒印這件事。要不是水木機敏,可能真的就露陷了。身上帶有秘密的人和御手洗紅豆這種靠天賦和直覺過日子的人,最好不要太接近比較好。

……

目送著御手洗紅豆風塵僕僕的離去,水木笑著對小椿說道:「剛才多謝你了,沒想到你也學壞了呢,都會一本正經的說謊了。」

「這不是看你為難么,反正估計也不會有人拆穿。」未婚夫妻兩人之間的事情誰管的著?

「你就這麼討厭和她打交道?」

「你希望我和她打好關係?」對小椿的問題,水木沒有直接回答,而且情商略有點殘疾的水木也隱隱約約這個問題似乎有坑。

小椿輕笑著搖搖頭:「我不是說這個意思,而是覺的你現在和人交往,似乎總有點先入為主的偏見……」

「嗯?」雖然水木從來沒有和小椿說過這個話題,不過,仔細想想確實如此,繼承前世的記憶后,和人交往之前,總會按照記憶中的印象,給人貼上一些非常主觀的標籤,比如鳴人,比如佐助,比如御手洗紅豆,還有很多很多,但是其實這一世水木並沒有和他們交往太深,但是水木自己一直都帶著有色眼鏡在看待他們。不管是好還是壞。

但是,每個人的特點,並不是和記憶中完全一樣的,就比如旗木卡卡西,接觸多了以後,才會了解,這確實是個重感情的人,但是很多人情世故的細節的處理,甚至都還不如前世略有點廢宅屬性的自己來得靠譜。海野伊魯卡的忍者才能也不是那麼的差,能夠當上忍者學校的老師,確實是有兩把刷子的。還有志村團藏,這個人在木葉村中雖然名聲不顯,但是給人的印象其實並不是那麼壞,很多忍者都不喜歡和「根」部打交道,甚至不想見到志村團藏,但是內心深處,其實也並沒有否定團藏的所作所為。

說穿了,在木葉忍者心中,志村團藏的行為,還是局限在木葉利益的框架之類的。在水木看來,團藏所犯的最大錯誤,不在於私心作祟,團藏還沒有那麼壞到將對火影位置的渴望凌駕於木葉之上的程度,即使是有這種慾望,也只是為了讓火影之位來證明自己對木夷感情並不輸於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團藏最大的錯誤,就是試圖以自己的方式來改變木葉,甚至改變這個忍界,為此而過分高估了自己的作用和能力,說到底,就是典型的實力與智慧匹配不了志村團藏那宏大的願望,手段和心智不足以完成自己的夢想,也不顧是不是切合實際就盲目執行,典型的好心辦壞事的極致,最終迷失在了自己的妄想中。

『菩薩都不是,就不要發大宏源當地藏王;沒有命運之子的氣量,就不要隨隨便便妄圖當救世主。』

從一開始,水木就不覺得團藏有什麼值得好研究的,這個人的特點水木自認還是了解得一清二楚的。但是沒有經過仔細的接觸,會不會有理解上的偏差還不好說,不過也確實不好接觸,別天神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麻煩了,萬花筒寫輪眼的特殊瞳術,很多都是以前世的神名來命名的,什麼天照、月讀、須佐能乎、伊耶那岐、伊耶那美、別天神等等,其實都是神靈的名字,在這種超凡力量顯化的世界,絕大部分和神相關的忍術名字,都不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在搞明白別天神到底能不能抵禦之前,水木是絕對不會和志村團藏私底下單獨接觸的。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的道理,水木還是懂的,辛苦算計,被別人直接掀底牌翻盤的機會,絕對不能給。

「水木,你怎麼發獃了?」見到水木被自己的話問得沉默了半天,小椿不由得提醒道。

「沒事,小椿,剛才想起了一點事情……」水木歉然的答道,「你剛剛說的對,最近確實有點問題。」

對人的認知產生偏差的話,有可能會對自己的判斷造成干擾。就好比接下來很可能會有深入交往的日向日足……

「我也只是隨口那麼一說,只是覺得以前你和別人交往都感覺很勉強,和伊魯卡在一起好像也不是很情願的樣子。」

這話說的,就差說自己以前有點虛偽了。不過,這種事也只有親近的小椿才發現的了,也只有她才會對自己這麼說。

看著一臉尷尬的水木,小椿笑著道:「不過最近一段時間變了不少,感覺比以前要好多了,就好像我們小時候的樣子。就是心事越來越多了,而且也搗鼓出了一大堆奇怪的東西。」

「你覺得好就行,不過以前真感覺有那麼差?」這麼樣的水木是怎麼騙到未婚妻的?水木實在有點好奇。看來都是同病相憐的人,果然情商也不咋地。

「我也說不上來,不過,總覺得放心不下的樣子。」

「好吧,不說這個,今天還是很閑的,要不要到處看看?」說太多以前的事情,不是什麼好現象,回憶殺什麼的,還是能避則避。

「剛才的御手洗紅豆特別上忍,感覺似乎是找你有事……」沒有回應水木的期待,小椿卻提起另外的事情。

「我知道……」要說御手洗紅豆為什麼恰好在這?也許只是巧合,不過更多的可能是直覺發現了什麼,想跟自己確認一下。咒印這種東西,有著劣化版仙人查克拉的共鳴,像御手洗紅豆這種直覺敏銳的人,真的能發現什麼,也不奇怪。不過真要是被問起的話,水木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要求御手洗紅豆來保守秘密吧,兩人的交情還沒到這一步。認真來講,曾經作為大蛇丸的弟子,御手洗紅豆其實和志村團藏也是有一定牽連的。在綱手回來之前,水木是絕對不會自找麻煩,和志村團藏扯上任何關係的。沒有一個強勢的火影鎮住場面,志村團藏的權利現在大到沒邊了。

見到水木了解,小椿也不在多言,對水木的分寸,小椿還是了解的,尤其是這幾個月,一度看到水木背著村子做的那些實驗也是擔心不已,不過看到水木也沒做什麼太出格的事情,也就放心了。

「去醫院去探望一下還是有必要的,不過現在太早了,等會去吧……」去太早了大家都在休息,晚點去正好。

而且去醫院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去和旗木卡卡西好好談談。

昨天晚上水木也是仔細合計了一下,隨著大蛇丸傷的更重,那麼就必然等不到宇智波佐助的身體了,必須馬上準備轉生,而哪怕大蛇丸強行忍耐,派出狀況不佳的音忍四人眾來誘拐佐助,但是在輝夜君麻呂已經死了的情況下,到底能不能讓佐助順利叛逃都說不準,而且現在的時間點,和原著也有點微妙的偏差,現在綱手還沒有回來,而傷得更重的大蛇丸到底會不會再如原著一樣找綱手治療,三忍到底會不會在短冊街會面,綱手的恐血症會不會順利解決,這些都已經是懸而未決的狀態了。

『宇智波佐助,不能就這麼放著不管,假如沒有順利的叛逃去了大蛇丸那裡的話,那麼佐助就必須要有另外的方法來解決其實力增長遠遠比不上鳴人這個問題。要不然,佐助心靈的扭曲就越來越嚴重,一個徹底爆炸失控的佐助,要比叛逃的佐助危害要大得多。寫輪眼這種東西,實在是不好揣測礙…』

未來的不確定性需要水木一一謹慎的對待是一方面,還有一個近在咫尺的問題需要解決,那就是即將襲來的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這兩個人將會在自來也帶著鳴人外出的時候潛入木葉,試圖帶走九尾人柱力——漩渦鳴人,不過最後沒有成功,但是也用月讀將旗木卡卡西打成重傷,不了解萬花筒寫輪眼威力的卡卡西,一個照面,就吃了大虧。床好久,還要綱手回來才治好。

而現在,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的襲擊,目前水木並沒有找到半途而廢的理由,哪怕赤砂之蠍戰敗,迪達拉被俘虜也一樣。不如說木葉會更加危險,大大高估木葉戰力的「曉」,會不會派出更多的成員來協助抓捕九尾人柱力,這種可能性還真是不能忽略。而在這種情況下,假如自來也這個戰力在也就罷了,如果不在的話,總不能指望志村團藏來暴露寫輪眼和木遁來力挽狂瀾,最終還是要靠最大的戰力旗木卡卡西、邁特凱和和猿飛阿斯瑪來支撐了,所以,有些事情,必須早點跟他們談談。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