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三十章 總有想湊熱鬧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 總有想湊熱鬧的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對醫院這種地方,水木其實是不太想過來的。主要是曾經在這裡也待過一段不短的時間了,沒有對這裡產生一絲一毫的眷念不說,甚至對這裡還感到有點厭倦。來這裡的,多半不是為了什麼好事,親朋好友的生並受傷,總會來這裡走一遭。對於忍者這種戰鬥職業來說,救治不及而死亡也並不罕見,在這住了一個多月,水木就見到過幾次這種事情。所以,呆在這裡總不會是讓人覺得開心的一件事。

和小椿吃了點早餐,閑逛了一會,水木就一個人來到醫院。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熟人需要探視,既然去了一趟,也不好意思不去看一看。不過,首先還是正是要緊。

水木順著醫院的樓梯,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頂樓,正要推開上天台的門,外面一個聲音就傳過來:「誰在那邊?」

「不要緊張,卡卡西,是我……」水木推門走了出去,「我就知道你會躲在這個地方看書,還真讓我給猜對了。」

喜歡一個人躲在無人的角落,看著暢銷書《親熱天堂》的旗木卡卡西,為了打發時間,也為了方便暗中保護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待在天台、頂層陽台、屋頂等這種地方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見到是熟人,旗木卡卡西也沒有避諱,依然捧著書繼續看著,一邊說道:「這麼早就過來有什麼事情么?」

「關於昨天的話題,有點事情想和你談談……」水木開門見山的說道,「原本不是應該由我來操心的問題,不過,有些問題可能涉及到村子的問題,也有可能牽涉到我,就不得不來問一下你的意見了……」

「嗯?」見到話題如此嚴肅,卡卡西也難得的收起了手中的《親熱天堂》,抬頭對著水木說道,「也不用這麼客氣,畢竟,在當老師這一點上,你的經驗可能比我還豐富,有什麼事情,也不用顧忌什麼,可以隨便聊聊……」

如果將忍者學校的經歷也算上的話,水木也確實算得上是「經驗豐富」了。

水木走上前,和卡卡西並排倚靠在欄杆邊上,看著下面進進出出的人流,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對寫輪眼,你了解多少?」

「寫輪眼?」沒想到水木一開始就說這種話題的卡卡西也有點驚訝,「應該還算了解吧,畢竟用了這麼多年……」

「卡卡西,正因為你擁有寫輪眼,才忽略了很多事情……」水木轉過頭對著卡卡西嚴肅的說道,「木葉的兩大瞳術家族,宇智波和白眼,一直並稱為最強血繼限界,但是你有好好考慮過為什麼嗎?」

「威力強大,實用性強,無法抵禦……」更多的,卡卡西就說不上來了。

「唉,」水木搖搖頭說道,「消耗也很大吧,要是沒有這個寫輪眼,你是不是會更輕鬆?」

宇智波帶土的寫輪眼雖然強大,但是對旗木卡卡西的負擔那也是非常的大,在波之國,和桃地再不斬的一場忍術對決,就把卡卡西的查克拉消耗乾淨,甚至還暈了過去,這種查克拉量的積累的持續作戰能力,對一個強大的上忍來說,實在是有點不夠。

寫輪眼的巨大消耗,這種眾所周知的事情,卡卡西也無法反駁。

「那麼你認為這種程度的寫輪眼,有什麼資格被稱為最強的血繼限界?」

沒有提升到萬花筒級別的寫輪眼,哪怕是三勾玉的,對待一般的忍者確實是足夠強大了,但是,忍界別的不多,就是各種稀奇古怪的秘術和血繼限界數不勝數,威力比目前寫輪眼暴露出來的能力更加強大的都不是一個兩個。

「喔?似乎你知道不少別人不知道的事情礙…」旗木卡卡西饒有興趣的聽著水木說的話。

「只要想知道,總會有辦法的,忍者不就為這種事情存在的么?」

「說的也是。」對這個旗木卡卡西倒是認同的,「忍者確實不能按常理來判斷……」

「總之,你要小心寫輪眼,你的,還有別人的……」

「別人的?」卡卡西皺著眉頭問道,「是佐助?還是宇智波鼬?佐助現在還不成氣候,那就是宇智波鼬么?」

對這個天分和勤奮都不缺的可怕的後輩,卡卡西也是非常的在意,尤其是昨天,實力強大的日向日足帶領著一隻實力不俗的隊伍,直接被赤砂之蠍和迪達拉逼得放棄了任務。對外面的高手卡卡西也是非常的忌憚。

「你是不是得到了什麼消息?」雖然自認為不會比宇智波鼬差多少,不過要是真的在情報上有偏差的話,應對失措可就麻煩大了。

水木搖搖頭說道:「只是稍微提醒你,寫輪眼能對抗寫輪眼是不錯,不過那也是在瞳術的等級相差不大的情況下的……」

「嗯,這一點我也是有所察覺了……」

最近一段時間,卡卡西也是覺得自己左眼的寫輪眼有了一些變化,但是由於沒有和寫輪眼相匹配的身體,也沒有巨大的查克拉來供應寫輪眼的消耗,所以根本就不明白這種變化到底是什麼。

「有所察覺?」

水木詫異的看了看卡卡西,似乎不是在說謊的樣子,原本還以為三年後才會憑著天資開啟萬花筒寫輪眼,看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是在這幾年的積累三年後爆發,還是說,許多年前的帶土就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只是卡卡西直到現在才勉強適應,並開始逐漸激活?』

水木的疑問可能暫時是沒有答案了,不過,能夠以非宇智波之身,沒有移植初代千手柱間的細胞,而能夠操控萬花筒寫輪眼,這份天資,也確實驚才絕艷了,難怪有人會推測,沒有寫輪眼的話,卡卡西說不定會更強……

「你心裡有數就好,這幾天可能會不太平,你要小心,要是自來也大人不在的話,就要靠你們這些上忍來保護村子了……」

「你似乎有一些了不得的情報來源啊,宇智波鼬真有可能會回來么?」

「如果真的要入侵村子的話,宇智波鼬這種熟悉村子的人,不被派回來的可能性並不大……」

「有點道理。」旗木卡卡西勉強認可了水木的說法。

正在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傳來。

「他說的沒錯,卡卡西。」

緊接著一頭白髮的自來也出現了。

「自來也大人……」

水木和卡卡西連忙打招呼,強者是值得尊重的,更何況是自來也這種有可能成為火影的大人物。

自來也擺擺手然後對水木說道:「雖然不知道你從哪裡知道了一些東西,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你說的倒沒有錯,我隨時可能會離開村子去把綱手找回來,火影五代目不能空缺太久……」

「已經確定了么?五代目不是自來也大人?」旗木卡卡西略有點遺憾得問道。

「綱手比我要合適。」自來也吩咐道,「鳴人我可能會帶走就近保護,但是假如我不在,敵人趁機襲擊村子的話,就需要你們來保護了,卡卡西……」

「我明白了……」卡卡西點頭表示明白。

就在這時,下面的病房中,突然傳出來了漩渦鳴人大喊大叫的聲音。

「一直都這麼吵么?」水木扭頭對卡卡西問道。

「差不多吧。」卡卡西也頭疼的說道,「團隊精神最近有點崩壞了,只要閑下來,就會變成這個樣子……」

看來還是前兩天和我愛羅大戰的後遺症,兩個小傢伙在醫院都不消停,一個想顯擺吸引注意力,一個略有點私心作祟,能不打起來就不錯了。

「卡卡西,這邊暫時交給你照看了,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望著自來也直接跳下天台,然後離去的背影,水木對卡卡西說道:「自來也大人去喝酒去了吧?下面要辛苦你了。」

「這個嘛,照看自己的學生也是應該的……」正事說完了,卡卡西再次掏出了《親熱天堂》。

見到話題進行不下去了,水木也不說什麼麻煩事了,反正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傷還沒好,在醫院裡住著,暫時也不會出什麼事,等擊退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的襲擊再說。

「我下去看看夕日紅和月光疾風,說不定等會還有事,有空再來聊聊吧,關於佐助,你要想想辦法,就這麼下去肯定不行的……」

人心這種東西的巨大力量,卡卡西也懂,不過就是不好處理罷了。

「等大家傷好了我們一起去喝一杯?好好聊聊?」單身一人的卡卡西倒是個有錢人,現在最操心的就是摯友宇智波帶土的族人和老師四代目波風水門的兒子了,以卡卡西的性格,不上心都不行。

「也好,我先走了……」說著水木推門離開了。

『話還沒有說完,不過也不差了,急事說的差不多了,下面的事情一時半會也解決不了。』

……

水木最先到達的是月光疾風的病房,水木推門進去的時候,裡面除了一個早上執勤的工作人員和躺著的月光疾風,一個人都沒有。

徑直來到月光疾風病床邊,看了看其氣色,除了長久不見陽光的蒼白臉色,原本的發色早就看不出來了,滿頭的銀絲是如此的顯眼,其它到是沒有什麼特別的,身體狀態到是很平穩。

「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嗎?」水木對著執勤的工作人員問道。

「每天都是差不多的樣子,沒有好轉的跡象,不過也沒有惡化,這也算得上是好消息了吧。」

聽到回答,水木心裡也是嘆了一口氣,能夠保住性命已經算是極為難得了,但是身體的生命力過分透支這種棘手的問題,水木自己暫時都沒有決絕,對這種狀況也實在是束手無策。看樣子只能等綱手回來再看看情況了。

既然幫不上忙,水木也不在多待了,轉身離去然後來到了夕日紅的病房外。

『咦,這麼早裡面就有客人了?』

聽到裡面有說話的聲音,水木敲了敲門。

「請進。」

水木推門進去,果然就看見了猿飛阿斯瑪的身影。不過,水木掃視了病房,除了昏迷不醒的夕日紅,再也找不到第三個人了。

『這貨不會是對著昏迷不醒的夕日紅在自言自語吧,還真有這種人礙…』

見到水木古怪的視線,阿斯瑪大概也知道暴露了,不由露出了尷尬的神色。

「怎麼這麼早就來了?」水木倒是主動的引出了話題。

「馬上就要出村做任務了,趁著還有點時間,就過來看看……」阿斯瑪答道。

「任務,出村?」水木不由得眉頭一皺,這種時候,將精英戰力放出去,不是明智的選擇,至少等到綱手回來再來考慮這種事情吧。

「要出去多久?」

「原本這種任務不該外傳,不過你也算是有關的當事人,知道也無妨……」阿斯瑪掏出一根煙,正準備點上,似乎是想起來是在醫院裡面,而且還是在夕日紅的病房,馬上又收了回去,「土之國岩影村的交涉書發過來了……」

「關於迪達拉的?怎麼這麼快?」

「誰知道?我們跟岩影村算不上敵人,但是關係也好不到哪裡去,關鍵是岩隱村和砂隱村關係很不好……」

很不好已經是很客氣的說法了,兩大忍者村簡直就是死敵。更麻煩的是,木葉現在不是四處樹敵的時候,但是為了安撫剛剛才屈服的砂隱村,必須要好好處理,不然同盟協議墨跡未乾,就要分道揚鑣了。

「情況和嚴重嗎?」老實說,雖然水木也擔憂過俘虜迪達拉帶來的麻煩,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快發生問題,可能對岩隱村來說,迪達拉一直都是重點觀察的對象,一被木葉捕獲的消息傳出,就立刻過來交涉了把。

「一般吧,不過這種緊張的時刻,會發生什麼誰都說不準。」

說到這裡,水木就不再多問任務的細節了,阿斯瑪已經透露的夠多了。

就在這時,外面又響起了敲門聲,緊接著,夕日紅帶領的第八班的三個學生推門走了進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