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三十四章 姍姍來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 姍姍來遲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除去帶有世界意志眷顧的命運之子——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的話,還活著的人中,能夠在忍者才能上超過宇智波鼬和旗木卡卡西的人,遍數整個忍界,數量都屈指可數,能夠相提並論的都沒幾個。

旗木卡卡西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不過受限於宇智波帶土的寫輪眼,其結果到底是好還是壞還很難說。但是能夠在微薄的查克拉量的限制下,能夠有現在的實力,絕對和其天賦和努力是分不開的。

而宇智波鼬,那就更加的可怕了,良好的出生,出眾的天賦,精心的教導,不懈的努力以及堅強的意志。一般忍者哪怕只是佔了一樣就已經可以成為難得的強者了。

宇智波鼬在滅族之前,遠比漩渦鳴人和其弟弟宇智波佐助更像命運之子。而背負著振興家族希望的鼬也沒有讓人失望,年紀輕輕就已經成為實力恐怖的強者。連當時身為暗部隊長的旗木卡卡西都嘆為觀止。

而數年之後,藉由萬花筒寫輪眼對實力的巨大增幅,宇智波鼬已經變成了一個幾乎沒有弱點的超級強者,尤其是其幻術能力,簡直讓人防不勝防。除了已經死了的宇智波止水,實在是很難再找到一個比宇智波鼬更強的幻術忍者了。

而這一次宇智波鼬和旗木卡卡西對戰,目前看來,宇智波鼬的實力穩穩佔據優勢。在徹底掌握帶土的寫輪眼之前,旗木卡卡西離走向更高層次的強者的道路上,還有不少的障礙在等著他。

而事情的發展其實也很正常,以旗木卡卡西的查克拉量,還需要維持寫輪眼的情況下,和宇智波鼬來使用忍術對決,根本就占不到便宜,只會白白的消耗查克拉和力氣罷了。

見到一發水龍彈之術就這麼簡單的被抵擋,旗木卡卡西也明白了宇智波鼬厲害的不僅僅是寫輪眼,其天賦和堅持不懈的努力才是成就如此實力的關鍵。不得已,卡卡西操起手中的苦無,快速接近宇智波鼬,開始了忍者最基本的近身格鬥。這種考驗忍者綜合才能的戰鬥方式,其實對卡卡西來說,是有利的。兩個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是論戰鬥經驗的話,還是更年長,並且經歷過忍界大戰洗禮的卡卡西,擁有更加讓人信服的實力。而且雙方都開著寫輪眼,某種程度上,其實也削弱了宇智波鼬的拿手好戲——幻術的發揮。而且,別看宇智波鼬現在實力強大,一臉滄桑的面容上都顯現出了明顯的法力紋,但是事實上,宇智波鼬只有不過十七歲的年紀,還只是一個剛剛勉強能算是成年人的時候。和正處在身體巔峰期的旗木卡卡西進行這種體能和精力的消耗戰,其實是相當不利的。

而且,從剛剛開始,宇智波鼬就一直試圖對旗木卡卡西使用月讀來快速結束戰鬥,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

月讀,作為萬花筒寫輪眼獨有的瞳術,不能直接造成**的傷害,但是會給中了幻術月讀的人嚴重的精神創傷。而且使用的限制條件還不少。一定要是近距離釋放,還要和對方對視,才能夠將對手拉入自己所創造的月讀空間中,在這個完全由自己控制的精神空間中,自己可以隨意的給對手精神傷害。

『難道說,月讀的弱點已經暴露了嗎?』

宇智波鼬憂心忡忡的應付著旗木卡卡西連綿不絕的進攻,卻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來施展月讀,對手總是在關鍵的時候,刻意的避開了視線。

而和宇智波鼬激戰的旗木卡卡西,卻清楚的感覺到了對手略微有點急躁的情緒。

『看來水木說的果然沒錯,宇智波鼬的寫輪眼另有玄虛,自己原來想簡單的依靠寫輪眼來對抗寫輪眼的心思,果然是異想天開……』

原本只是因為水木的提醒,出於小心謹慎的心思,刻意的避開了近距離的對視,沒想到卻切實的收到了不錯的效果。

而就在兩人激戰正酣的時候,一團濃霧卻從湖面緩緩的升起,慢慢的向四周瀰漫,漸漸的將在場的眾人,全都包裹在了其中。

「霧隱之術?這是誰用的?」

……

稍早些的時候,當干柿鬼鮫被出其不意的一擊打得沉入水下之後,邁特凱和干柿鬼鮫的對決也直接進入白熱化。和旗木卡卡西處於劣勢不同,邁特凱倒是非常擅長對付干柿鬼鮫這種類型的忍者。

超快的速度,威力強大的直接體術攻擊,再加上擁有豐富的戰鬥經驗的邁特凱,對付干柿鬼鮫這種靈活性稍差的忍術型忍者,還是相當有心得的。不是說干柿鬼鮫的體術和速度不行,其實對比一般忍者的話,也已經是極為優秀了。只不過對陣邁特凱這種幾乎將體術和速度幾乎發揮到極致的高手來說,實在是相差太遠了。

被邁特凱擊倒沉入水下的干柿鬼鮫,第一時間就明白了自己所面對的忍者類型,而且恰恰是自己比較討厭的速度兼力量型的體術忍者。以前對付其它忍者的大部分經驗,很多都已近排不上用場了。這種情況下,怎麼揚長避短就成為克敵制勝的關鍵了。

「水遁——水牢之術。」

干柿鬼鮫十分清楚,以自己的忍術特點,如果陷入邁特凱的節奏之中的話,多半會陷入自己辛苦釋放的忍術,卻根本打不中敵人的尷尬境地。而且自己絕不能露出絲毫破綻,不然的話,就會在邁特凱超快的速度下,被毫不猶豫的針對,從而陷入只能被動挨打的麻煩困境之中。

而水牢之術,不僅是一個強大的能夠困住敵人的陷阱式水遁忍術,同時也能夠用水球來包裹住自己來防禦敵人的攻擊。

而在這種全方位的防禦忍術的幫助下,干柿鬼鮫總算是喘了一口氣,開始利用自己超級巨大的查克拉量,來釋放威力巨大的忍術,來反過來壓制邁特凱。

『揚長避短,發揮自己的優勢才是克敵制勝的關鍵啊,對面的那個裝扮得可笑,實力卻不差的忍者,你到底要如何應該呢?』

剛剛一擊得手的邁特凱,正為難的看著被巨大的水球包裹的干柿鬼鮫卻一籌莫展。將敵人打倒的邁特凱正準備乘勝追擊,以便快速的取得更大的戰果。結果卻事與願違,對被水牢之術包裹的敵人暫時無能為力不說。甚至還被干柿鬼鮫種類繁多,而且威力巨大的忍術騷擾得頭疼不已。

『敵人不好對付埃』

雖然已近不是第一次面對「曉」組織的成員了,不過這一次,邁特凱依然被干柿鬼鮫那恐怖的大威力忍術,和其幾乎無窮無盡的查克拉嚇的出了一身冷汗。要是不是在木葉村中本土作戰,邁特凱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放棄和其正面對攻的想法。

「水遁——水鮫彈之術。」

只見一隻全身都是由水做成的大鯊魚衝天而起,然後迅速的向邁特凱襲擊而去。而還沒等邁特凱完全躲過水鮫彈的襲擊,緊接著一大片區域內的水面逐漸的浮現出了一大片干柿鬼鮫的水分身。

這還不算完,只見干柿鬼鮫雙手結櫻

「水遁,霧隱之術。」

接著以干柿鬼鮫為中心,一大片的濃霧浮現,然後迅速的蔓延開來。

『這麼下去可不是辦法,看來旗木卡卡西還算好,不過邁特凱對干柿鬼鮫暫時沒有什麼太好的方法倒是真的。』

而且本應該到達現場開始對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進行碾壓,然後趕走這兩個人的自來也,明明就在不遠的地方,卻遲遲沒有出現,也是讓水木覺得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按理說,旗木卡卡西應該將情報告訴的自來也關於敵人前來襲擊的一些基礎信息,而且,水木自己也傳遞了不少的情報了。

『難道說還有什麼自己想象之外的變故發生了嗎?』

水木心中雖然疑惑,不過這邊的戰局也到了極為關鍵的時刻,反正現場也只是一個山寨人柱力分身,而且這個存在已經暴露,價值也大大降低了,雖然隨便折損還是讓人心疼,不過,該出手的時候,還是要出手的。

打定主意的水木,也就不再猶豫了。隨著心念的轉動,聚集的查克拉不斷的蔓延,早就布置好的結界開始啟動。

『霧隱之術?一邊看不見然後來用水遁玩射擊練習有什麼意思,現在大家都看不見了,一起來玩捉迷藏遊戲吧……』

隨著結界啟動,一股比剛才幹柿鬼鮫的霧隱之術更加濃厚的迷霧隨著查克拉的蔓延,迅速的瀰漫開來,直到將上面打得若火如荼的兩邊全給籠罩住了才結束。

「鼬,小心點,對面還有隱藏的幫手……」見到突如其來的變故,干柿鬼鮫也趕緊提醒宇智波鼬,「剛才第二股霧隱之術不是我放的……」

雖然脾氣暴躁且嗜殺,但是干柿鬼鮫到是和宇智波鼬還是挺談得來的,可能兩人都有屠戮族人的類似經歷吧,在「曉」組織中,都是難得的比較和睦的一組了。

「知道了,你小心,這不是簡單的霧隱之術,而是混合著幻術效果的結界術,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可以撤退……」

「明白,不過難得的一個有趣的對手,就這麼離開,還真是不甘心呢……」對於剛才被邁特凱揍了一頓的經歷,心高氣傲的干柿鬼鮫也是相當在意,被這種裝束怪裡怪氣,一點也沒有強者特質的傢伙一度打得沒有還手之力,不好好打一場,實在不符合干柿鬼鮫的性格。

「既然你們那邊開始認真了,那麼我也不能不表示一下了……」這麼說著的干柿鬼鮫抽出背上背著的武器……

「鮫吉—飛鏈斬。」只見原本已經顯得十分巨大的武器鮫肌,突然的發生了變化,其刀柄在查克拉的灌注之下,迅速的變形伸長,直到伸長到將近十餘米的時候,開始變得像鎖鏈一樣彎彎曲曲,而其彎曲的刀身,順著干柿鬼鮫的斬擊,配合著一群水分身,開始朝著邁特凱碾壓而來。

如此手段,簡直將干柿鬼鮫查克拉量巨大的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同時其武器鮫肌的巨大威力,也被運用得恰到好處。在現階段狀況下的邁特凱,不開啟八門遁甲,確實遠遠不是干柿鬼鮫的對手。

……

就在旗木卡卡西和邁特凱分別對上了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的時候,水木戀戀不忘的自來也這次到沒有因為喝酒而誤事。而是被兩個詭異的人給截住了。

「你們是什麼人?」自來也滿面寒霜的看著眼前那一襲黑底紅雲的御神袍,心中暗自惱怒不已,不過是遲了一步,沒想到就被敵人給擋住了,而且明明需要保護的漩渦鳴人,現在幾乎處在無人看守的狀態,要是「曉」組織再有一個什麼高手混進來,那可就危險了。而現在也只能寄希望於志村團藏會來幫一把手多加照看一下了。

「三忍之一的自來也,我們其實也不想和您交手,不過有些原因,不得不前來,還請您在此多停留一段時間。」

聽到這樣的回話,自來也就不再遲疑了,其實剛才的問題就沒有必要,只是例行公事的問一下罷了,看見這兩個人的裝束,就知道明顯和赤砂之蠍與迪達拉是同一個組織。事情明顯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解決的問題了。

存了速戰速決的心思的自來也迅速的咬破手指,然後結印,用出了通靈術,隨著查克拉煙霧的爆發,一隻巨大的癩蛤蟆出現在木葉村中。

與此同時,正在木葉醫院的頂樓感知著遠處的戰局變化的水木,被突然出現的巨大通靈獸嚇了一大跳。

『怎麼會?不是旗木卡卡西的那邊,還有敵人,那可真是糟糕了……』

能夠讓自來也都不得不謹慎對待的強敵,還能夠讓木葉一方、加上自己都毫無所覺的,也就那麼幾個人了。

『看來自己想錯了,矢倉死亡之前,「曉」組織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