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三十八章 謹小慎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謹小慎微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水木面帶憂色,一邊刻畫著封印陣,一邊看著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還在那較勁。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什麼人來打攪他們。不過,隨著戰鬥與喧鬧聲漸漸遠離,水木心中的不安卻越來越嚴重了。

突然,一陣劇烈的疼痛感襲來,直接就將水木原本還算穩定的思緒攪成一鍋粥,而被打擊得愣住的水木也停下了動作,握在手裡的苦無也「當」一聲掉在地上。

「怎麼了,水木老師?」突然之間的變故,讓佐助和鳴人都嚇了一跳。

水木沒有回答兩個人的問題,而是搖搖晃晃的起身,背身靠在欄杆上仔細的整理著剛才湧上心頭的記憶。

『已經死了么,第一個山寨人柱力。宇智波鼬?被天照焚燒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真是痛苦不堪的回憶礙…』

對於派出山寨人柱力分身去插手宇智波鼬這種級別的爭鬥的時候,水木就有預感,很可能回不來了。不過如此被天照乾淨利落的燒個半死,然後自爆身亡,除了剛開始起到點干擾作用,幾乎都沒派上用常

『硬實力有差距,還是不行啊,眾多的手段被絕對的力量直接碾壓了……』

如此慘敗,也由不得水木不服氣,雖說是山寨人柱力分身,其實本體去了,哪怕狀態完好,估計也不會做的好上多少。關鍵是自己少了能夠登堂入室、進入強者門檻的手段。再這麼下去的話,也就只能達到夕日紅那個水準,欺負一下伊魯卡、惠比壽這種程度的忍者了。

『仙人模式,就是進入這個世界高端戰力的入場券,一定要儘快學會。』

而且,仙人模式,也是對水木目前身體狀況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仙人模式下巨大的恢復能力,會在一定程度上梳理身體中的隱患與暗傷,雖然不能直接增加生命力,但是也能給自己多爭取一點時間。

「水木老師,需要我們去叫醫生來么?」漩渦鳴人問道。一旁的宇智波佐助也一臉擔憂的望著這邊。幾天之前,在打到我愛羅之後,面對大蛇丸的突然襲擊,水木的封印術和結界術給了佐助十分深刻的印象,而即使是那一次,也沒見到水木如此緊張過,布置的結界明顯比上次的還要複雜得多。

佐助可不同於鳴人的粗神經,水木的表現,完全是即將遇到可怕強敵之前的謹慎,那種撲面而來的壓力,絕對不輸給大蛇丸帶來的危機感。

「不用了,鳴人。」水木搖搖頭,「這裡面所有的人,幾乎沒一個醫療忍術超過我的。」

「真的?」鳴人狐疑的望著水木,似乎對明顯帶有自吹自擂嫌疑的水木並不是十分相信。

「鳴人,別亂說。」佐助制止了鳴人接下去的話。「水木老師,你不要緊了吧?」

「嗯,沒事了。」消化完山寨人柱力那衝擊性的體驗的記憶,水木總算是恢復了常態。

見到水木沒什麼大礙,佐助也放下了心,真有強敵,靠著佐助和鳴人兩個人,還是不夠看的。

「有什麼我們能夠幫忙的么?」

「嗯,還真有,」水木想了一會然後說道,「鳴人,你坐在那邊那個陣紋上,開始提煉查克拉,灌注到下面那個法陣裡面;佐助,你來保護鳴人,注意,在我讓鳴人離開那個法陣之前,不要讓任何人靠近。聽好,我說的是任何人……」怕佐助沒聽懂,水木再次強調道。

「明白了。」宇智波佐助鄭重的點點頭。

「喂,水木老師,為什麼不給我一些戰鬥任務,就坐在那裡?我才不要笨蛋佐助來保護。」

「鳴人……」水木對著耍著小性子的鳴人說道,「我實話跟你說了吧,如果這一步你沒有做好的話,過不了多久,我們可能都要死了……」

給結界灌注必要的查克拉,水木勉強也可以做到,不過,面對接下來的戰鬥,水木才是主要戰力,一心多用的結果,絕對說不上有多好。正好有鳴人這個幫手,事先幫幫忙,也省了水木不少事情。

聽到水木說的這麼嚴重,大大咧咧的漩渦鳴人也被嚇到了:「都要死?不會吧?」第一次經歷死亡的時候,是在波之國,白的死亡給了鳴人第一次衝擊,頭一次認識到忍者不僅僅是一場遊戲。再就是中忍考試,戰亂帶來的死亡,連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都沒有躲過。

這一次,再次面對死亡這個嚴肅的話題的時候,連鳴人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

「我知道了,水木老師……」

「保持好節奏,不要急躁,按平時的方法,慢慢來就行了。」水木吩咐道,「在我叫你停下之前,不要擔心外面的事情,我會保護你們的。」

讓兩個下忍準備好,水木也做好最後的準備之後,剩下的事情就是等著敵人上門了。

『不知道是哪個人來,能夠做這種暗度陳倉的事情的,除了宇智波帶土,就只有絕了。』

就在水木等著的時候,遠處和自來也的通靈獸蛤蟆廣對峙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橙紅色武神的巨大身影,手握巨劍的猙獰面孔,其巨大的威力與壓迫感,遠遠看著的水木都能感覺想要不自覺的移開雙眼來躲避。

『須佐能乎?還真是厲害啊,天照用過了,月讀不知道有沒有用,現在更是用上了須佐能乎這種需要消耗生命力的瞳術,就這麼隨便使用,還真是肆無忌憚,按這個節奏用下去,不用等到三年後,眼睛就要瞎了……』

哪怕現在宇智波鼬的身體要比三年後病入膏肓的時候要好得多,但是,如此短時間內大量的消耗萬花筒寫輪眼的瞳力甚至是生命力,身體所受到的壓力絕對不輕。

「那個是?」宇智波佐助疑惑的望著遠處橙紅色須佐能乎問道,「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這還是忍術么?」

聽了佐助的話,水木驚訝的問道:「你居然不知道?」

「我從來沒見過這種東西,外面的強者都是這麼厲害的傢伙么?」佐助羨慕的說道。

「好吧,佐助,現在我無法跟你解釋太多,這種東西你以後會知道的……」

已經開了寫輪眼的佐助居然對須佐能乎一無所知,實在是大出水木的預料,按理來說,宇智波家族雖然被滅族了,但是應該還是留了不少東西的,對萬花筒寫輪眼這種東西,自宇智波斑之後,不知道多少驚才絕艷的宇智波家族的天才在這一關折戟沉沙,對萬花筒寫輪眼的特有瞳術——須佐能乎應該不缺少記載才對。

不過不知道也好,現在也實在是無法告訴宇智波佐助太多的內情。要是讓他知道宇智波鼬回來了,還不知道被仇恨驅動的他會做出什麼行動來,暫且讓他安心的在這裡等著吧。

對水木敷衍的話,佐助雖然有心追問,不過,想了一下還是忍住了,想必也是知道問了水木也不會回答的。

醫院天台上的三人,就這麼看著遠處那明顯超出普通忍者想象的戰鬥,蛤蟆廣的力量確實強大,在加上自來也,明顯佔據了上風,而宇智波鼬的須佐能乎雖然也不是弱者,但是並非完全體的須佐能乎,還沒有強大到以一敵二的程度,要不是邊上虎視眈眈的宇智波帶土和絕讓自來也有所顧慮,估計也是撐不了多久的。

「水木老師,你覺得好色仙人會贏嗎?」鳴人擔憂的望著遠處的激戰。

「贏?」水木笑了笑,「這個世界不是沒有比自來也大人強的人,但是,至少對面的幾個人,暫時沒這個實力。」

自來也的本身的實力是一方面,通靈術也佔了很大一部分。在其還不算強大的時候,通靈術讓他順利的度過了瓶頸期,也保護了他不至於半路夭折。而現在,沒有通靈獸的自來也依然強大,但是想要成為絕頂的強者,仙人模式和通靈獸都是不可缺少的東西,有了這些,自來也才有底氣在以一敵三而的情況下而不落下風。

「好色仙人有這麼強?」須佐能乎那恐怖的持劍武士,要說不對自來也擔心也是不可能的。

「鳴人,你的通靈術還好用?擊敗我愛羅可真是了不起啊,難道不夠強?」能夠將現出本體的一尾人柱力擊敗,可不僅僅是運氣的結果。水木指著蛤蟆廣說道,「那邊那個雙劍蛤蟆,比蛤蟆老大文太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不用擔心。」

「是嗎?」鳴人略有點放心的說道,「不愧是水木老師,知道的這麼多。」

「我只知道該知道的。鳴人,有些事情到了時間點,自然就清楚了。」

「完全聽不懂水木老師的意思。」

一番話說的鳴人不太明白,佐助倒是若有所悟,只是不知道具體所指。

「有人來了,注意……」若有所覺的水木突然對觀察著遠處的戰況的鳴人和佐助說道。

話音未落,只見通往天台的門被推開,然後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眼中。

「伊魯卡老師?」看見是熟人,鳴人第一個就想上前去打招呼,不過,剛想動作的鳴人,被身邊的佐助一把按住了肩膀。

「不要亂走。」

「混蛋佐助,你要幹什麼?」

「你忘了水木老師的吩咐?」佐助提醒道。

「可是,那是伊魯卡老師埃」

佐助搖搖頭,依然沒有放開拽住鳴人的手。

「鳴人,佐助,原來你們在這裡啊,在病房沒看到那你們,還以為你們出了什麼事情。看到你們沒事,我就放心了……」說著的伊魯卡微笑著向這邊走了過來。

不過伊魯卡未能如願走近,而是被宇智波佐助擋住了去路。

「怎麼了?佐助?」伊魯卡一副不解的表情問道。

「就是,佐助,快讓開,那可是伊魯卡老師埃」

「伊魯卡?」一邊的水木嗤笑著說道:「你也是煞費苦心了?」

「水木,你什麼意思?」伊魯卡收起了笑容問道。

「連我都知道,看來你下了不少功夫吧?」水木伸手一揮,一道結界就將伊魯卡束縛在原地不能動彈。

「被發現了?還真是遺憾礙…」伊魯卡口中突然冒出了極不協調的嘶啞的聲音。「原本還以為將守衛調走,就可以不動聲色的得手,沒想到還有聰明人在這看著九尾人柱力,這種計劃外的變故還真是讓人厭煩埃」

「怎麼回事?居然是假的?」突然的變化,讓鳴人驚訝不已,而原本只是出於謹慎的懷疑而行動的佐助也鬆了一口氣。

「真是讓人嘆為觀止的偽裝術,不過變成誰不好,偏偏要是伊魯卡。醫院那麼多熟人陌生人,要我全部認清楚還真不容易,不過伊魯卡?這個時間能夠離開忍者學校才是怪事。」

另外水木沒有說的是,易物變化能夠從氣息和查克拉上面惟妙惟肖的模仿伊魯卡,哪怕是以水木這種查克拉感知極為驚人的忍者,在近距離之下都不一定能夠準備的判斷出其到底是不是白絕的分身,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只要是無緣無故接近鳴人的存在,都會被水木懷疑,在這種關鍵時刻,謹慎一點比較好,哪怕搞錯了,事後再解釋都行。所以在水木的壓迫之下,這個假貨沒經過多少抵抗就露陷了。

不過,雖然暴露了,這個假冒的伊魯卡也沒有緊張的意思:「既然這樣,也只好來強行帶走九尾人柱力了,幸好這裡沒什麼高手,甚至一個上忍都沒有,要不然還真是為難呢……」

話剛說完,只見天台四周迅速的出現了十幾個面孔各異的忍者,大部分都帶著木葉的護額,少數幾個甚至就是普通村民的打扮。而其中最讓水木關注的,無疑就是一個戴著獨眼旋渦面具的詭異人物。

『是宇智波帶土嗎?不對,是真正的阿飛。』

白絕分身中少見的幾個戰力極為強大的存在之一,沒想到會在這裡出現。

『沒想到會是這種強敵,不過,不如說不管「曉」組織的哪個,對我來說都是強敵埃』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