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四十章 滅世之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滅世之論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看樣子,須佐能乎的抵抗也到頭了,怎麼辦?」看到宇智波鼬處在了明顯的下風,絕開口問道WwW.КanShUge.La

自己這邊幾個人和自來也實力上的差距還是有的,況且還強壓下實力來對抗自來也,如此縮手縮腳的情況下,能夠奈何得了「三忍」之一的自來也這種等級的高手才是怪事。

「你這邊能不能再抵擋一會?」宇智波帶土對著干柿鬼鮫問道:「看樣子你的狀況似乎還不錯。」

「抵擋一會當然沒有問題,不過,我們還有必要和自來也在這裡糾纏?」作為曉組織中為數不多的幾個知道其「真正」身份是宇智波斑的干柿鬼鮫來說,對先前將自己和宇智波鼬當做誘餌的行為,也是相當不滿。不過,雖然脾氣暴躁性格殘忍,但是干柿鬼鮫卻和狡詐這個詞不沾邊,對任務一絲不苟的嚴謹是其難得的堅持了。在完成抓捕九尾人柱力任務之前,應該不會給「曉」組織拆台。

「九尾人柱力還沒有到手,我們不能半途而廢,還有機會,再堅持一會。」

現場的幾人,大家所認為的眼前這個宇智波帶土的身份都不一致,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明面上,都認可帶土的頭目地位和權威。既然帶土發話了,照做就是了。雖然干柿鬼鮫不太明白以「宇智波斑」的實力為什麼要這麼謹小慎微而不願意暴露自己的「真正」實力。不過想到組織裡面那龐大的內情和目標,干柿鬼鮫也沒有對這些疑問進行深究。

上前幫忙的干柿鬼鮫並沒有做出太多如爆水衝波這種改變環境的忍術。用水遁對付巨大的蛤蟆通靈獸,還創造一個多水的環境,到底是對自己有利,還是對對方有利,這個還真不好說。

不過,對付自來也,干柿鬼鮫最重要的手段,其實是配合宇智波鼬來使用鮫跡對拖延時間的戰鬥來說,實力無法壓過對手的時候。吸收對手的查克拉化為己用。在這種拉鋸戰中,是相當有效果的一種手段了。

看見干柿鬼鮫上前揮舞著鮫肌,在宇智波鼬的須佐能乎的掩護下勉強擋住了蛤蟆廣和自來也聯合攻擊。絕似乎鬆了一口,然後有點疑惑的對著宇智波帶土問道:「為什麼要讓干柿鬼鮫去對付自來也?他的戰鬥風格並不是應對這種狀況的最好選擇吧?」

以干柿鬼鮫的戰鬥方式,用大威力的忍術來清場才是最大的用處,特別是以一敵眾的時候,極為有效。可以充分發揮出自己查克拉量巨大的優勢。但是,和仙人模式下的自來也拼忍術,哪怕是「水遁發射台」的干柿鬼鮫,也有點力不從心。其它的能派上用場的就是鮫肌了,不過,按照宇智波帶土的要求,上前和蛤蟆廣和自來也近身,哪怕有宇智波鼬的須佐能乎的掩護,也是相當危險的一件事情。

「那怎麼辦?暴露我的木遁?要知道,我在他們眼中,可是宇智波斑……」

能夠創造出會木撓鈧遣擼自己會木遁並不是完全無法接受的事情。但是,這其中的隱秘,可是連首領佩恩都不是很了解的事情。絕和宇智波帶土假冒的宇智波斑之間的關係,雖然大家都知道兩人關係匪淺,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假如兩人都會木遁的話,這其中透露的情報就實在是太多了。露出太多的馬腳,不太有利於帶土利用宇智波斑的名義來影響「曉」組織的首領佩恩。

「帶土,你留在黑暗中太久了,習慣了各種陰謀詭計的算計,卻對堂堂正正的手段並不擅長。」絕對著宇智波帶土說道,「所以,佩恩來做首領,確實要比你做的好得多。」

「你不也是嗎?按照活在陽光下的人的話來說,我們也只是躲在陰暗角落裡面、被世界拋棄的可憐蟲罷了。」宇智波帶土難得的透露出了一些真心話:「從那一天開始,以前的我就已經死了。既然世界已經拋棄了我,那麼我也不必對這個世界有所留戀了。

「好了,話題扯太遠了,夢想不要老是掛在嘴邊,會溜走的……」絕對宇智波帶土的偏執也是心知肚明的,「現在還是來談談什麼時候撤退吧。」

「怎麼了?」帶土有些詫異的望著絕,「出了什麼問題?」

「還不是你太過謹慎的緣故?要真的放手一搏,還有我們抓不到的尾獸?你就是太過看中你的族人了,鼬的實力雖強,但是也沒有到絕對無法替代的程度。」

「你說錯了,絕,假如九尾是最後一隻需要抓捕的尾獸,我是不會顧忌任何人的。」離夢想一步之遙的時候,其它的也就無關緊要了。「現在還不是時候,只是趁著木葉被大蛇丸打垮的機會過來試試,其實水之國那邊的要更好解決……」

已經被宇智波帶土控制住的矢倉,不出意外的話,確實沒有多少反抗的機會了。

聽到宇智波帶土如此絕情的話,絕似乎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你說的任何人,是不是也包括我?」

「當然。」對於曾經幫助自己度過剛剛移植初代細胞的那段不適應的困難時期的絕,宇智波帶土也沒有欺騙的意思,而是毫不猶豫的就承認了。

「雖然早就知道你說的是實話,不過還真是讓人傷心呢。」

「別廢話了,你想在這個時候跟我談人生談理想?」

「好吧,轉入正題。」絕看了看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還在勉勵支撐的戰局,然後說道,「阿飛那邊有消息了。現在遇到了大麻煩。想要不動聲色的得手,估計是沒戲了。」

「喔?」宇智波帶土有點意外的問道:「那邊應該已經沒有什麼人手了吧?以阿飛的實力居然會遇到麻煩?是不是人柱力爆發了?」

「人柱力爆發哪有這麼安靜的道理,用你的腦子好好想想吧。」絕搖了搖頭說道,「我早就告訴過你,不要玩這些小孩子一樣的鬼計劃,太麻煩了,隨便一個變故就前功盡棄了。計劃失敗不說,平白無故增添了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的惡感。」

這兩個人或因為束縛、或因為性格緣故,都是「曉」組織難得的好手,比起狡詐殘忍的角都,性格古怪難以揣度的飛段,以及完全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赤砂之蠍,都要可靠得多。如此可以利用的好手,要是因為惡感而像大蛇丸一樣脫離組織,那損失就大了。

宇智波帶土雖然已經墮入了黑暗,但是天生的性格,也是很難被磨滅的。其偶爾的奇思妙想和搞怪的性格,有時候也讓他的搭檔十分的無奈。

「怪我咯?你當時怎麼不反對?我們和鼬以及木葉之間,不是有默契么?只要不越界就行了吧?」

「默契?」白絕依然是那副毫無表情的臉和沒有起伏的聲調,「這只是你的一廂情願吧。」

這種涉及到多方的默契感,其實是源於自以為是的優越感與情報誤差。

在木葉高層看來,根據少量的「曉」組織的情報,可以判斷出這個組織的實力很強,但是他們絕對不會想到會強到他們難以想象的程度,不然也不會做出許多看似十分可笑的舉動了。太高估自己,也太低估敵人的實力了。而曉組織的問題就在於無法把握木葉能夠容忍的範圍,想要搶在突破木葉一方的底線之前,在對方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快速奪取九尾人柱力。

而夾雜在兩方之間的宇智波鼬,其實雙面間諜的工作並沒有做好。用加入條件束縛了「曉」組織的行動,本身實際也並沒有傳遞多少有效的情報給木葉。這其中的內情一言難盡,不過,不論是誰,都是在懷疑與審慎中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其他人的實力和底線。就好比這一次襲擊木葉,宇智波鼬雖然不滿,但是並沒有當場翻臉,那就說明還有迴旋的餘地。

不過不管怎麼樣,走到這一步,就這麼半途而廢也不好。

「如果能夠確認活捉人柱力的話,不要猶豫,出手吧。」宇智波帶土做出了最後的決斷。和自來也打生打死沒有意思,但是如果是為了抓住九尾的話,可以放手一搏。

「我們要過去看看嗎?」絕建議道,「以你的神威的能力,很方便就能過去幫忙了。」

「看看再說,等會要是阿飛用出了木人之術,叫鼬和鬼鮫撤退……」

拖延時間的任務完成,也就沒有必要在木葉村久留了。不管九尾人柱力抓不抓得到,等到自來也趕過去,一切都塵埃落定了。

……

對有大量查克拉揮霍的水木來說,玩這種低端的人海戰術,在主場作戰,白絕分身這種戰力還是不放在眼裡。

「水木老師,小心1

「嗯?」憋屈了好久的水木,正沉浸在碾壓白絕分身的優越感中。總算是感覺出了一口憋了好久的惡氣。絕可不是什麼路人龍套角色,好歹也是有名有姓的幕後黑手之一。而這個時候,突然聽到宇智波佐助的示警聲,水木不由得一驚,下意識的偏開了身體,然後就見到一根木質長刺著臉頰飛了過去。

『偷襲?是扦插之術?還真是驚險埃難道阿飛撐不住氣了么?還是說戰鬥風格要換了?』

木遁這種東西,不管什麼時候露出來,都是一件大事,如果說木葉的天藏的木遁是生命的神跡的話,那今天白絕和分身阿飛露出來的木遁就將這種神跡打落塵埃。木遁這種初代獨有的術被不明身份的人接二連三的用出來,這裡面能夠讓人聯想的東西就太多了。

既然已經放下顧慮開始用木遁了,那麼,離最後時刻的決戰就不遠了。

『木人之術,會有第四次忍戰那樣大的威力?』

阿飛毫無疑問是會用木人之術的,但是,在原著中阿飛用出的那個木人之術,更像是類似真數千手模樣的忍術,雖然威力差了不少,但是可以使用五屬性的忍術。而其威力甚至要穢土轉生的三代目火影使用五遁——大連彈之術才能夠抵擋。可見其威力的恐怖。但是那個時候的木人之術,是由白絕包裹著大和,然後用出的這種強大威力的木人之術。老實說,作為一個白絕的分身,哪怕是戰鬥力強大的分身,在沒有經過外道魔像捕獲大和之後強化過的分身,阿飛到底能不能用出這種幾乎可以媲美完全體須佐能乎的強大忍術,水木其實也不太能夠確定,在水木看來,多半會是什麼劣化版本,威力不如千手柱間的原版木人之術,也和利用大和釋放出的那種木人之術相差甚遠。

不過饒是如此,想必也是難得的忍術了,木遁的特性就註定了,只要用得出來的基本就沒有什麼沒用的忍術,好歹理論上也是水遁和土遁兩種屬性查克拉性質變化后才得到的血繼限界。

「鳴人,可以了。」水木開始對漩渦鳴人吩咐道,「查克拉消耗得怎麼樣了,還支撐得住吧?」

「還行,我這邊早就準備好戰鬥了。」說著鳴人還掄了掄胳膊,示意自己沒有問題。「不過水木老師,你這個是什麼東西,怎麼查克拉消耗這麼大?」

「嗯?你不知道?」雖然早就知道經過自來也三年的親自教導之前,漩渦鳴人的基礎很差,但是沒想到真的會差到這個地步。

「大笨蛋,忍者學校不是學過么?」佐助對鳴人的行為也覺得十分丟臉,作為隊友,鳴人實在是太笨了。

「好了。」制止了還要說話的鳴人,「現在不是說教的時候,趕緊召喚蛤蟆文太……」

「好,水木老師,看我的。」說著鳴人咬破手指施展通靈術,然後一個還拖著尾巴的小癩蛤蟆出現在地上。

剛想叫鳴人等一等換個地方施展通靈術,免得壓垮了醫院的水木,目瞪口呆的看著活蹦亂跳的癩蛤螅。

『將希望放在漩渦鳴人身上,我簡直就是個大笨蛋……』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