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四十四章 妒忌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妒忌之心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時間充裕,再加上早上起得太早,也沒有什麼客人光顧,水木就不由自主的靠在櫃檯後面的椅子上打瞌睡。

睡的正香的時候,水木迷迷糊糊感覺到有什麼人進到店裡來了,過了一會,似乎還有人叫自己。

被打擾睡回籠覺的水木不悅的睜開眼一看,發現一臉謹慎的日向雛田在向自己打招呼,後面跟著犬冢牙和存在感稀薄的油女志乃。

「你們有什麼事?」對這三個下忍,水木打交道的不多,而且都是忍者家族子弟,自己和他們不是很熟,在忍者學校倒是經常有交流,不過能和他們打成一片的也就海野伊魯卡那個傢伙了。

「我們想去看望紅老師,所以想過來買花……」日向雛田怯生生的說道。

「買花?這裡好像不順路吧?井野家的花店不是更近么?怎麼跑這來了?」

「水木老師,你開門做生意怎麼有把客人往外趕的意思?」犬冢牙是個直性子,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們來得太早了,井野家貌似還沒有開門。」

「早?」水木望了望門外,天氣正好,視線充足,天已經大亮了,哪有開花店現在不開門的道理。不過隨即,水木反應過來,昨天山中亥一和阿飛戰鬥的時候受了點傷,現在要麼在醫院,要麼在家休養,家裡有事,打理店鋪什麼的自然得往後靠了。

「你們選好了哪些?我給你們包起來……」

「不用麻煩了,水木老師,我們都弄好了。」油女志乃難得的想顯示一下存在感,居然開口說話了,「錢我們已經放在桌子上了。」

「嗯?」水木揉了揉眼睛,這才發現面前的幾張錢幣。

『都弄好了還叫醒我幹嘛?』

「那你們還有什麼事?」水木盡量擠出一點笑容和藹的說道,身為老師的威嚴和氣量還是要維持的。

「聽說水木老師和紅老師是一起出村做任務,也受了重傷,不過看樣子水木老師狀況不錯,就是不知道紅老師要不要緊。」犬冢牙對水木問道,「我們問其他人,都說叫我們耐心等待,讓我們安心,也不告訴我們實情……」

「這個埃」這些下忍擔心也是必然的,「夕日紅上忍情況還可以,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以後會怎麼樣不好說,至少恢復期會很長……」

「那就是說,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由紅老師來指導我們、帶領我們完成任務委託了?」沉默寡言的油女志乃是三個人中最聰明認真的一個了,一下次就發現了水木話里的潛台詞。

「基本上就是這樣,你們要做好準備。不過……」話鋒一轉,水木接著說道,「如果說有更好的醫療忍者來治療,會不會儘快治好夕日紅上忍,還不好說。」

水木也不敢把話說的太死,等綱手回來,說不定會有更好的治療方法,沒有見識過,水木也無法判斷綱手的醫療忍術水平在什麼層次。

「情況我們了解了,謝謝水木老師,我們先走了。」既然了解到了實情,三個下忍道個謝就走了。

望著離開的三人,水木微微搖搖頭,除了這三個人,可能木葉村中都沒有人關心過誰來當下忍第八班帶隊老師這種問題。

油女志乃、日向雛田和犬冢牙這三個人,都是有家族傳承,特色明顯的下忍,忍術的教導,自然有家裡的強者來負責,不會比身為外人的帶隊上忍老師教的差。事實上,他們需要的不是帶隊上忍教他們威力巨大的忍術,而是教他們怎麼做一個合格的忍者,后一種要遠遠比前一種受到這三個下忍的長輩的關注。

而夕日紅作為一個晉陞不太久的幻術型忍者,在忍術方面沒有多少可以教給第八班的下忍的,但是作為衝勁十足的新晉上忍,而且是極難成為上忍的幻術型女忍者,其堅韌與超出常人的優秀品質自然會被人看中。在第八班對帶隊老師要求並不是十分嚴苛的客觀環境下,夕日紅其實相當適合這一角色。既不盛氣凌人,也不缺少耐心與素質,在這幾個月中,也確實幹得很不錯,作為上忍新人,已經相當難得了。

而現在在夕日紅重傷的情況下,暫時不能履行帶隊老師的職責了,那麼再找一個臨時的代替著就十分有必要了。以木葉的底蘊,找一個和夕日紅一樣合適的有點難,但是找個差不多的,或者差一點的還是比較容易的。不過這一切都不關水木的事,能夠來當下忍的帶隊老師的上忍,至少都是相當有耐心的。在這些人升到中忍之前,估計還要當一年的保姆。

……

經過第八班三個下忍的打擾,水木的睡意也去了不少,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會走上街頭。在這個時間點,再懶散的人也差不多該起床工作了。實際情況也確實如水木所料,光顧的客人越來越多,水木也沒有多少機會來偷懶了。

雖然水木和小椿開的四季花店時間不長,但是得益於有自己的花圃,用了水木自己調配的藥劑之後,生長的速度大大提高,而且,花朵的變異概率遠遠大於普通情況的幾率。其中大部分雖然都是沒什麼價值的失敗品,但是偶爾一些絕無僅有的稀有品種還是相當受歡迎的,著實為店裡拉來了不少喜愛花與插花愛好者。隨著生意的好轉,也為水木帶來了豐厚的收入,要是沒有這個,維持水木各方面的開銷都是個麻煩。現在雖然手頭也不寬裕,至少不再為幾個月之前的拮据發愁了。

有了這一段時間的熟悉,水木勉強也能夠應付這種忙碌的狀況,比以前的一竅不通,經常被顧客問得手忙腳亂要好多了,不過要適應這種生活看來還要相當一段時間。

一直到中午,炎熱的天氣才大大的打消了許多人外出的熱情,而水木也能夠稍微休息一下,等著小椿過來送午餐了。

不過,還沒有等到小椿到來,到是宇智波佐助先來拜訪。

看著宇智波佐助面色複雜的望著自己,水木也是明白,昨天的事,佐助多半是知道了點什麼。

「為什麼這麼看著我?」水木若無其事的問道,「有什麼事情嗎?這個時間你應該去吃午飯了吧?」

「昨天為什麼不告訴我?」佐助似乎有些不甘又有些不滿水木沒有及時告訴他真相。

「告訴你什麼?你是指宇智波鼬回來的事情嗎?你又是以什麼理由要求我來為你的事情來多管閑事呢?」

「是我失禮了,抱歉。」佐助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十分不友好,對幫助過自己的人用類似質問的口氣,實在不應該是一個下忍對中忍老師說的話。

「沒有關係,佐助。」水木擺擺手,表示不介意,「我昨天說的話,你還記得多少?」

「那個男人的實力,真的有那麼強?」

「你就記得這一點么?」水木對佐助的回答非常失望。「那個持劍武神,就是宇智波鼬用出的術,而那還不是他的全部……」至少昨天的須佐能乎,宇智波鼬並沒有動用神器。是不想還是暫時不能,都不重要,只需要明白宇智波鼬還可以更強就夠了。

「所以,我現在連報仇的資格都沒有么?」佐助有些絕望的說道,「是不是我的堅持,就像一個笑話?」

「好了,佐助,我不是問過你,我昨天說的話還記得么?」佐助的負面情緒,實際上是個大麻煩,而這一點可以被很多人利用,志村團藏,宇智波帶土,甚至宇智波鼬也在欺騙他,哪怕是為了他好也一樣。「作為一個忍者老師,我是不會對曾經的學生說謊的。你的未來不會比你的哥哥差,不過現在嘛,你甚至都無法準確判斷你和別人的實力對比。尤其是宇智波鼬,你根本就不明白你們之間的差距。」

「那該怎麼辦?這麼久的努力,我和那個男人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甚至越拉越大。」

「你如果抱著這種態度和想法,會很危險的,佐助。」在水木看來,以絕對力量來說,這幾年,宇智波鼬確實越來越強,遠遠超過了宇智波佐助所能想象的程度。而佐助才十二歲,剛剛踏上忍者快速成長的黃金期,宇智波鼬快十八歲了吧,剛過去的這幾年,忍界又有幾個人能夠比宇智波鼬實力增長得更快?

「可是,哪怕是鳴人,現在都比我要強……」

「危機感嗎?覺得自己成長速度太慢?」

宇智波佐助沒有說話,默認了水木的猜測。

水木輕笑了一下說道:「一個月之前,你被洛克李打得還手之力都沒有,一個月之後,擊敗了小李的我愛羅,在眾目睽睽的中忍考試中,被你徹底壓制,我沒說錯吧?」

「可是,最後還是鳴人打敗了他?」

「鳴人就不可以打敗我愛羅嗎?」水木反問道,「你的隊友漩渦鳴人在你心中是這種印象?一輩子的廢物?一輩子都不如你?貪婪與妒忌,你犯了兩個錯誤。難道你認為鳴人就僅僅是一個獲得力量的幸運兒?」

水木的一番話說的佐助啞口無言,如果說天賦,佐助自認是超過鳴人的,但是在努力上,也不得不佩服鳴人那股不服輸的努力與信心。

「回去好好想想吧,多去問問你的老師卡卡西,他才是你的帶隊老師……」

「實在是抱歉,打擾您了。」

……

看著佐助轉身離開的背影,水木也不由得為這個大男孩的遭遇感到惋惜。目前的佐助還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說服的時候,沒有太多的閱歷,是不會懂得太多的道理的。活在謊言交織而成的世界中,在加上不幸的遭遇,到現在還沒有被壓力逼得崩潰,已經很難得了。不過,對這一切,水木也是實在無能為力,只能在合適的時候幫一把,其他的,也只能自求多福了。如今的狀況和原著相差已經很大了。未來的佐助到底會做出什麼選擇,就要看卡卡西的引導了。

其中,水木感覺這段時間涉及到佐助的最大的變故和隱患,恰恰是昨天,宇智波鼬沒有做原著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轉寫封營—別天神沒有對漩渦鳴人使用。原本宇智波鼬將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封印到鳴人身上,是為了讓鳴人打敗並永遠改變佐助意志實行「守護木葉」而使用的忍術。最終這一目標沒有達成,反而是在第四次忍界大戰中,鼬依靠別天神擺脫了穢土轉生操縱,最終和宇智波佐助合力打敗了單挑整個忍界、練成了蛇仙術的藥師兜。

現在這一切,在水木的行動的影響下,一切都成為了泡影。沒有別天神,假如將來佐助真的徹底和木葉敵對,就喪失了最後一個逆轉的機會。至於第四次忍戰,水木也只能愛莫能助了,三個月的變化都已經夠大了,三年後,那實在是太遠了。

「你們還不出來?人都走了……」今天的不速之客實在太多了,來了也不像是要買花的。

隨著水木的話,旗木卡卡西和山城青葉出現在水木面前。

「佐助的事,讓你費心了。」因為這種事,三番兩次給水木天麻煩,卡卡西也覺得不太好意思,原本這些都是自己的工作。

「沒事,反正也只是動動嘴皮子。」水木接著轉頭對山城青葉問道,「你為什麼也跟著?」

「這個嘛。」山城青葉訕笑道,「不小心說漏了嘴,讓佐助知道了宇智波鼬回來過的事情,然後就看見佐助匆匆忙忙跑了,有點擔心就跟過來了。」

「搞了半天,原來是你的錯埃」水木印象中原著里好像也是這個人大嘴巴說漏了嘴。「難怪他會跑我這來發泄情緒。」

「咦,水木,有客人?」這個時候小椿終於是來了。

「我肚子也餓了,你們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點?」小椿最近做的飯菜都很多,很多時候都吃不完。

「不了,既然佐助沒事,那我們就先走了。」

……

和小椿兩人吃過了午飯,東西都收拾好之後,小椿看到周圍沒什麼人,然後拿了一個捲軸遞給水木,低聲說道,「三天後,最好去當面談一談?」

「什麼事這麼嚴重?」水木接過捲軸,然後小心的打開來一看,「尾獸查克拉?這麼快就有發現了?」

隨著時間推移,慢慢看著資料的水木臉色越來越嚴肅。

『二代目火影、穢土轉生、影分身,都不是毫無關聯的啊,原來我想做的事情,很多年前就有人在嘗試。果然都是一群聰明人礙…』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