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四十九章 變化的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 變化的世界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

千頭萬緒的事情等著綱手去處理,至少現在的水木,還沒那麼大的面子讓綱手另眼相看。不過到了需要派上用場的時候,使喚起來卻一點都不含糊。

現在,水木就站在綱手面前,靜靜地看著他看完手裡的文件,等綱手看完之後,抬起頭問道:「月光疾風和夕日紅的傷勢,你是十分清楚的吧,剛好你都是和他們做同一個任務的隊友,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沒有。」水木答道。情況很明顯了,水木也沒有什麼要補充的了。

聽到水木的回答,綱手放下手裡的一大疊文件,身體向後,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水木說道:「真沒想到,我不在的這些年,村子里居然冒出來你這麼一個天才的藥劑大師,嗯?還不止如此,精通封印術和擅長結界和陣地作戰。還真是了不得的人才埃說吧,這個被你稱為「全能藥劑」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這個應該不像表面上這麼簡單吧?」

「是一種副作用很大的藥劑。」雖然早知道在綱手這種對人體極為了解的醫療忍者面前,想不露出馬腳實在有些難,不過沒想到這麼幾天就被察覺到了端倪。

「副作用很大?不止如此吧……」綱手很強勢的說道:「不管是月光疾風還是夕日紅,這可不是一點點副作用就能說的過去的。夕日紅還算好,月光疾風就麻煩了,現在幾乎連常規的醫療忍術都不能隨便使用,只能用原始的方法維持著性命,「副作用很大」這種騙人的鬼話,也只有一幫外行的蠢貨才回相信。你要明白你現在面對的是誰,我可不是可以被隨便糊弄的角色……」

好吧,綱手確實不好糊弄,不過現在也只能根據月光疾風和夕日紅的傷勢做出一點推測,但是想要搞清楚全能藥劑的真正效果,沒有見過全能藥劑真正的作用,水木不說的話,想要猜出真相,以忍界的科技水平,還真不容易。

「那麼你想知道哪些方面的?」情況反正就這個樣子了,綱手猜出什麼,水木就乾脆利落的承認,至於猜不到的,水木就準備裝傻,反正自己現在也是一個清清白白的木葉忍者。不想說自己的研究成果,任何人也不好搶奪。至少,綱手應該比志村團藏好說話,要不然的話,也不會看不慣木葉村高層的一些所作所為而離開木葉出走這麼多年不回來。

見到水木雖然沒有拒不承認,但也沒有老實交代的意思,綱手不禁揉了揉太陽穴,然後頭疼的說道:「你們這幫成年忍者就是不如新人好說話,既然不願意多說,我也不強求,不過,夕日紅的狀況還算好,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但是月光疾風的身體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這種情況,哪怕是我也素手無策。精神上的傷害,我能夠勉力處理一下,應該能夠很快醒過來,但是,生命力的消耗,就像自然規律的一部分,猶如人的生老病死,這一點目前我是無能為力的。他的時間不多了,處在隨時可能死去的邊緣,現在也只能勉強維持住身體狀況不惡化罷了。」

「我暫時沒有什麼辦法,其實就是我目前自己的身體狀況也很不妙。」對生命力的消耗的問題,要是水木真的有什麼好辦法的話,也不會這麼努力的快速提高實力了,哪怕有點副作用也顧不得,實在是時間不夠了。

「咦?你這麼一說的話……」綱手仔細看了看了一下水木的模樣,才發現水木身體的異常,然後才確認道,「果然,你也是這個樣子,雖然看起來比月光疾風要好一點,不過,比夕日紅的情況可差多了。」

「沒有幫上忙,我很抱歉。」水木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是心知肚明,也是實在沒有太好的辦法來處理太多的麻煩。月光疾風的身體狀況,也只能讓綱手再想想辦法。水木目前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移植初代細胞,不過,團藏可以拿一堆寫輪眼來維持初代細胞和寫輪眼的平衡,月光疾風又能夠通過什麼手段來移植初代細胞后又不被吞噬呢?

……

和綱手的交談,並沒有取得什麼實質意義的上的成果,不過,通過這次接觸,也初步的明白了綱手的態度。雖然作為一個火影,綱手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是至少,有一個合格的領袖的氣度。不像志村團藏那樣只會玩弄他的權術和各種陰謀詭計,也不像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一樣,看似位高權重且穩重可靠,真的需要準確判斷和決斷的時候,其實並沒有什麼經驗與擔待,就像這一次土之國的問題,久拖不決不說,最後還是要綱手回來才能處理。

交談完畢的水木離開的時候,正好和一身中忍馬甲的奈良鹿丸碰到。

「中忍了啊,鹿丸,恭喜你,以後就是同事了。」

「謝謝水木老師,」鹿丸習慣性慵懶的打著招呼,「以後可有得忙了。」

「村子正需要你這樣的新人來補充力量啊,現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加油吧,鹿丸。」

和奈良鹿丸擦身而過的水木,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晉級任務,綱手回來幾天了,但是都沒有具體的消息傳達給自己。一度讓自己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遺忘了。不過今天的土之國岩隱村的來客讓水木知道,這件事情還沒完,只是沒有到正式開始的時候。

其實這些事情也有讓水木疑惑的地方,土之國來的人數出乎意料的少,其中實力強大的就更加的鳳毛麟角。按理說,霧隱村也是五大忍村之一,實力雖然算不上拔尖,但也絕對比環境惡劣的風之國和血霧之鄉霧隱村要好得多,不至於牽涉到迪達拉這種重要人物都如此的不重視,完全和先前的強硬態度和對迪達拉勢在必得的要求有所差別。

『看來又發生了不少我沒有預料到的事情啊,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既然已經初步判明,這次的事件,自己是絕對會參與到其中,但是,會以什麼身份和角色來處理這件事,危險程度也是完全不一樣的。

……

一間還算幽靜的居酒屋之內,水木剛剛進入,就聽見一個聲音向自己打招呼。

「這邊,水木。」爽朗的向自己打招呼的,是已經喝得有點微醺的猿飛阿斯瑪,對面坐著的是旗木卡卡西和自來也,卡卡西的狀態還算好,悠閑的看著最新的《親熱天堂》系列小說。而阿斯瑪和自來也已經喝了不少,看樣子已經有點醉意了。

水木也沒有客氣,直接就在阿斯瑪的身邊坐了下來。

「怎麼回來這麼多天都沒見到人?土之國的事情這麼難處理?」

「這個嘛,確實挺麻煩的,不過危險性應該不是很大。具體情況,過一段時間你就應該知道了。」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雖然沒說到具體的消息,可能是比較隱秘的事情,不過阿斯瑪說危險性不大,那麼應該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欺騙自己,多半確實是沒有脫出自己能力之外的任務。

猿飛阿斯瑪說著掏出一包香煙,然後順手就點上,猛吸了一口,然後說道:「這幾天不在的時間,沒想到村子里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那個組織真的這麼厲害?才幾個人就敢直接進攻木葉,還真是厲害埃」

經歷了其中的經過的卡卡西附和著說道:「更加難以相信的是,他們居然差一點就成功了,要是自來也大人不在的話,不知道我們該用什麼方法來抵擋,又要犧牲多少同胞才能戰勝他們。」

「這一次我們也沒有贏啊,卡卡西。」自來也晃了一下裝著清酒的白瓷瓶,然後倒出了裡面剩餘的酒到酒杯裡面,端起來喝了一口,然後接著說道,「他們只是知難而退罷了。哪怕是我,其實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擊敗他們,他們根本就沒有動用全力,而我,已經沒有多少後手了。」

「沒想到木遁這種東西最近都接二連三的出現了,而且威力還這麼大。」卡卡西嘆了一口氣說道:「原本還以為這些都是木葉才有的東西,沒想到幾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人居然能使用威力這麼大的木遁。」中忍考試的時候,出現的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讓大家見識了一下只剩下傳說的木遁的威力,這也就算了,沒隔多久居然又出現了木遁不說,還出現了讓人覺得嘆為觀止的木人之術。雖然最終被豬鹿蝶擊退,但是很明顯,對面並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只是不想進行毫無意義的糾纏罷了。所以就十分干吹利落的撤退了。

「是不是覺得這個世界變化太快?自己都快不認識了?」水木笑著對卡卡西說道。

「說的不錯,以前的很多常識,短短的這兩個月的時間之內,都被顛覆了。」卡卡西答道:「空間忍術,木遁,這種東西就這麼簡單的出現在眼前,就像做夢一樣。」

「說到變化,唉,木葉已經到了五代目了埃」阿斯瑪感慨的說道。看來是想起了戰死的三代目猿飛日斬。「沒想到二次出山的老頭子也難逃戰死的下場,原本四代目接任之前,還笑稱自己是第一個能善始善終的火影,沒想到還是躲不過去……」

沉重的話題,讓眾人都不好接話。一時也沒人說話。

最後,還是自來也打破沉默的氣氛。

「水木,你剛剛見過綱手了吧,她有對你說過什麼嗎?」

「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問了一下月光疾風和夕日紅的治療問題。」水木的話也不算是說謊,不過只是選擇性的沒有說出一些細節罷了。

「嗯……」自來也沉吟了一會,然後接著說道,「將你的那個藥劑給我一份。你那應該還有吧。」

「呃?」水木一愣,隨即反應過來說道,「這個沒問題,雖然存量不多,分一點問題不大……」

一旁的旗木卡卡西聽到自來也的要求,也極為驚訝的問道:「自來也大人也需要這個?忍界現在能夠將自來也大人逼到使用這種藥劑的程度的人,應該是不存在了吧。」

自來也搖搖頭說道:「你太樂觀了,卡卡西。外面有不少我們都難以想象的存在……」

說道這,水木不禁想起了那個擁有輪迴眼的少年。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有著一些危機感,似乎有莫名的危險在接近。然後么,多做點準備,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我這邊沒有問題。」說著的水木掏出了三隻藥劑遞給自來也:「普通傷勢外塗,嚴重傷勢半管就能夠救命,至於使用更大的量,那就是拚命的招數了。」

「嗯。」自來也收起水木的藥劑,然後掏出一個捲軸遞給水木:「這個是我遊歷過程中收穫的一點小東西,收下吧。」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既然是謝禮與報酬,收下了也無妨。而且說不定會有意外的驚喜。

……

磨磨蹭蹭的一周之後,水木的晉級任務總算是來了。站在綱手的面前,水木仔細的看完手中任務的說明。

良久,水木抬起頭來說道:「任務的大致情況我已經了解了。那麼村子的立場是什麼呢?我又該做到什麼程度?」

見到水木看完,綱手說道:「這一次雖然是合作,我們和岩隱村的目的其實很相似。就是砂忍村的態度有些曖昧,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什麼。不過我們可以暫時不關心這些,做好我們自己的就夠了。」

「那就是說,只是形式上的合作,另一邊根本就不能信任么?」

「這麼說也不太準確,畢竟我們現在不是敵對狀態,有些面子上的事情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那麼,我們對迪達拉應該持什麼立場來處理?」

「如果有必要,秘密處理掉他。但是你的第一要務,是拖延時間,其它的如果不能完成也不要緊。等我們這邊處理完,你就可以視情況自由行動了。」

「我明白了,誘餌加偵察……」。

a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