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五十三章 咄咄逼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咄咄逼人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朦朧的夜色之中,水木感覺到一個身影正在接近。方向正是自己來的路。

對查克拉控制與感知的練習的枯燥程度,水木早就有過體會。尤其是感知自然能量這種東西,那就更加的需要良好的環境來修習了。避人耳目倒不是因為在一起的時候不能練習,而是動靜太大了。對日向寧次和山城青葉來說,感知到水木的動靜並不難,還有油女志乃的寄壞蟲,對查克拉的動靜也極為敏感。來到這荒郊野嶺的地方,首先就是為了布置陷阱,其次也是水木抓緊一切時間,盡量的練習一下感知自然能量。這種野外幽靜的環境,沒有人打擾的時候,修鍊效果水木感覺確實不錯。

見到有人來了,水木也意識到不早了,該回去了。果然,沒過多久,山城青葉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怎麼這麼久還不回去?」

「抱歉,讓你擔心了。」水木答道,「這地方感覺很舒服,不知不覺就坐了這麼久……」

「身為隊長,就這麼丟下自己的下屬,跑到這來賞月?」山城青葉笑著打趣道:「哪怕當了上忍,你也沒怎麼變……」

「這樣不好么?」水木也知道山城青葉沒有責怪自己,只是熟人之間的玩笑罷了。

「還行吧。我是知道你的行事風格的。那兩個下忍不知道啊,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都沒有好好休息了。」

「S級任務啊,能不緊張?」

「這就像初次帶上護額成為忍者一樣吧,激動也有點不安。」山城青葉也走了過來,並排和水木坐在樹榦上賞月,「話說,水木,你還記得你的第一次S級任務么?」

「這個時間有點久了,記不得了。」

「我也不記得了,所以我們也算是百戰餘生的忍者了。不知道能不能善始善終……」

「看你平時也不像有太多想法的人,也會考慮這個?」

「原本不想的,最近一段時間開始想了。」山城青葉平靜的說道。

確實,最近死了太多的人,熟悉的,不熟悉的,都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失去了生命。

「我算是明白了,你今天這麼多愁善感,就是為了那兩個下忍吧?你是擔心他們太過緊張?還是說受不了這個壓力?」

「都有吧,那兩個人都是難得的人才啊,村子損失這麼大,正是需要補充新鮮血液的時候。不能讓他們白白的夭折在這種地方……」

「你呀,還是對我這個新隊長不太信任礙…」水木倒是很大度的說破了。

「也不算是信不過,只是覺得村子的決定有點太草率了。」山城青葉繞了繞頭,有點尷尬的說道。

「你想多了,青葉。」這樣的話,水木也不得不透露一點具體的消息給山城青葉,讓他安心,最大的幫手憂心忡忡總不是好事。

「老實說,這次的人手安排,是我親自要求的。具體名單由我來提出建議,而綱手大人最後也同意了……」

「是你?怎麼會?」原本還以為是五代目火影具體的安排,沒想到居然會是水木一力主張的結果。

「有一點你說的很對,青葉,他們都是難得的人才,未來會撐起村子的脊樑……」水木沒有直接回答,「但是,你還是大大的低估了他們的實力,現在已經是難得的幫手了。」

「你真的是這麼認為的?」山城青葉狐疑的說道。

「當然,雖然村子里現在上忍不好找,但是找幾個小有戰力的中忍,雖然不容易,但是還是能湊出幾個的,你認為為什麼我提出借調兩個下忍的要求,村子為什麼還同意了?他們需要的不是鼓勵和安慰,而是我們的信任1

「嗯……」山城青葉沉吟了一會,然後抬起頭說道,「好吧,你說的有道理,溫室里的花朵,長不成支撐木葉的棟樑。現在也確實是一個很好得鍛煉機會。不過,我們兩個可要多費點心了……」

「放心吧,你認為為什麼村子為什麼會提拔我當上忍?」水木信心滿滿的說道,「這一次,他們小心一點就不會有事……」

幾個下忍,是不會成為襲擊的目標的,相反,到是水木要格外注意,很可能被當做目標的自己,遠比其他人危險。

「也只好相信你了……」反正在現在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半途而廢了,硬著頭皮也要將任務進行下去。

「我們回去吧,不早了……」水木看了看不遠處飛過的幾隻寄壞蟲,還有不久之前感受到的兩次被窺視的感覺。就知道油女志乃和日向寧次不放心,特地過來查探了一番。

「嗯。」山城青葉尾隨著水木開始往回走。「感覺你當上了上忍,越來越能說了……」

「不,是你太弱了,你從來就沒有說過我。」

……

第二天一大早,整支隊伍還是慢吞吞的按照計劃中的路線前進,如此行動,對一個由忍者形成的隊伍來說,簡直是慢的令人髮指,就像在對暗中虎視眈明目張的示威:「我們就在這裡,有膽量就過來吧……」

如此景象,在忍者任務中是相當罕見的一幕,對於由暗中行動的刺客與暗殺者以及潛伏者發展起來的一種職業,隱秘與快速機動,成為忍者的一大標籤,雖然不缺乏個別特色的忍者實在不符合一般主流忍者的標註,但是忍者發展方向從來就沒有變過。哪怕是因為查克拉的誕生,使得忍者的作用大大提高,逐漸由幕後走向台前,甚至是直接取代了武士這種主流戰鬥職業之後,其基本的風格也從來沒有變過。

「水木,這樣不要緊么?」山城青葉看著隊伍亂糟糟的情況也是擔憂不已,「我們是不是要做點什麼?」

「不用。」水木搖搖頭,「讓志乃的蟲子保持一定範圍的偵察,其它的什麼都不要做。」

這種狀況其實水木也預料到了。本質上,這次行動,就是三個忍村和「曉」組織互相比蠢的遊戲。而且偏偏每一邊都認為對方比自己更蠢,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奇怪的一幕。

『情報不對等的差錯造成的這一詭異的情況,那麼唯一的變數,其實就在自己……』

唯一有情報優勢的水木,可能是這次任務中,真正能主導節奏的存在了,尤其是自己本身的硬實力上升到可以參與這種程度的角逐的時候,就更加的明顯了。

木葉村認為自己有內應宇智波鼬,有自來也的情報,有兩次戰鬥接觸的情報。岩隱村會認為敵人愚蠢的發動內應救援迪達拉所以想將計就計。砂隱村更是愚蠢的想火中取栗來撈好處。

「曉」組織對自己的情報能力就更自信了,有無孔不入的絕,還有無數的外圍組織和許多年發展起來的內應。而很可能會參與其中赤砂之蠍有混入行動隊伍中的由良。這些人,全都不會認為自己一邊會掉入敵人的陷阱,而只會利用手頭的情報來布置自己的行動。

三大忍村和「曉」組織都認為自己有情報優勢的後果已經明白無誤的體現出來了。那麼原本預計中有很大可能的遭遇戰,就會變成絕對會發生的事故。一場惡戰不可避免。

雖然對水木的安排有點不解,不過山城青葉還是按照水木的要求安排好兩個下忍的任務。

「情況已經很嚴重了么?水木?」山城青葉壓低聲音問道。

「做好準備。」水木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但是一定會來,而且時間不會太遠了。」

按照這種情況,只等對方搞清楚這邊具體的情報,就一定會動手。就是不知道會有幾個人,會是誰來。

……

就在這種磨磨蹭蹭的氣氛中,這個隊伍走了兩天,但是行走的距離,比上一次日向日足帶領的隊伍走過的距離,也沒有多上多少。水木甚至還有心情去看過了當時被地爆天星給夷為平地的地方。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地底下的土層相當的鬆軟,而且其中還可以明顯的看到一些傀儡樣的東西的殘破碎片。哪怕是地面這幾天已經長了一層草木也沒有完全掩蓋起來。

「這就是當時你們戰鬥的地方?這種痕也太嚇人了吧,你們當時是怎麼逃出來的?」如此景象,讓山城青葉對當初能夠不損一人的逃出來的日向日足一行人,也是驚訝不已。

「說來話長,不過你只要知道,我們可能會遇上這種等級的對手就夠了。」

「那還真是要人老命埃」山城青葉苦笑道:按你說的,這樣的人可能還不是一個,我們怎麼才能贏他們?」

「你急什麼?這一次,我們可是有盟友的。而且,你也要對我有信心。我可是馬上就要升職加薪然後娶妻的人生贏家,是絕對不會死在這種鬼地方的。」

「水木,你不用總是炫耀你的未婚妻的,我們都知道了」

「我是在提醒你。」水木瞥了一眼山城青葉說道,「這次回去了趕緊請客,我這邊連客人都聯繫好了。還有,你要開始準備賀禮了。」

趁著悠閑的時光,水木和山城青葉正在說笑。突然,遠遠的就看見馬基帶著由良,赤土也帶著黑土走了過來,似乎有什麼事情要商量。

待幾人走進,水木清晰的看著幾人臉上帶著不豫之色。

「幾位,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水木率先開口問道。

「關於這次的行動,我們想退出聯合隊伍,率先回到砂隱村。」馬基認真的說出了讓水木都大吃一驚的話。

「怎麼回事?」水木問道。

「我們認為,這裡離村子已經不是很遠了,全力趕路的話,只需要不到一天就能夠回家,所以不再需要如此慢吞吞的行動了。」一旁的上忍由良答道。

「這目前是砂忍的共識。」馬基也確認的點點頭。

「你們當初死皮耐臉的要加進來,現在卻什麼解釋都不給,就這麼退出?砂隱村都是這麼沒有禮貌的人了嗎?」年輕的黑土最是看不慣砂忍的反覆無常,直接就開口譏諷。

「世事變化,我們也不需要這麼死板,忍者也不是什麼一成不變的東西。何況對你們不也是一件好事么,可以快點到達岩隱村,不用在繞路了。」

水木深深的看了一眼貌似一本正經的由良,心中憤怒不已,極有可能就是這個傢伙傳遞了什麼虛假的情報,讓馬基做出了極為錯誤的判斷。

接著,水木正色的說道:「馬基上忍,關於貴村突然想退出的問題,我不知道是什麼理由,也不想知道,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我就只想問一句。砂隱村已經找到了比成為木葉的盟友更有價值的東西了嗎?」

水木的話,已經完全不是商量的口氣了,而是**裸的威脅。情勢逼人,再加上水木搞不清楚赤砂之蠍命令由良在其中做了什麼手腳。在這種情況下,什麼勸勉和說服產生效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倒不如直接威脅來得有效。而水木這麼做的底氣就在於,比起木葉需要砂隱村這個盟友來暫時喘一口氣來說,砂隱村更需要木葉盟友這一層虎皮來虛張聲勢,真的交惡木葉,第一個對砂隱村下手的,絕對就是一旁虎視眈眈的岩隱村。

「水木上忍,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聽了水木的話,馬基皺著眉頭問道。

「就如字面上的意思,馬基上忍,請您好好考慮一下我說的話。」

「我想再次確認,您剛才說的話,能代表木葉,代表五代目火影么?」

「這次任務,想必砂隱村也不會對內情一無所知,在這個時候,無論出於什麼理由,我想木葉都只會發出和我一樣的聲音。」水木無比慶幸的是木葉村好歹也是名義上的忍界霸主,而自己也是一個說話頗有分量的上忍了,不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中忍,在這種情況下,代表木葉說出的話,哪怕是最後有所偏差,只要大方向不錯,村子也一定會為自己說的話背書的。

「如此的話,我們再考慮考慮。」說完馬基面色更加陰沉的領著由良走了。

看到馬基走了,水木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考慮考慮只是面子上的客氣話,實際上就是退讓了。要是砂隱村的三個上忍,尤其是實力最強的馬基離開,那可是損失大了。

「如此,我們也先走了,水木上忍,還是木葉的話管用。」體型壯碩的赤土說出的話到是很客氣。

看著兩隊人相繼離開,一旁的山城青葉長舒一口氣說道:「剛才差點就談崩了,水木,你膽子真大。」

「和這幫滿是心眼的砂忍講不通道理的,只能這麼做。」水木接著說道,「你注意那個由良,如果他有什麼特別的行動,馬上告訴我。」。

a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