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五十九章 熱身結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 熱身結束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局勢變化如此之快,如此順利,也大大的出乎水木的預料。在水木的預計中,雖然以仙人模式的強勢,在絕對的力量上是佔有優勢的,但是沒想到蠍的三代目風影人傀儡比想象中更弱勢,這也許是赤砂之蠍沒有如往常一樣近距離協同作戰,而且對水木的破壞力也預計不足,根本就沒想過砂鐵之術直接被正面擊破了。等到發現不對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仙人模式對忍者的全方位提升實在是太強大了……』

這種完完全全的本質上的提升,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忍術可以輕易對抗的。仙術查克拉,實質就是遠超普通查克拉的一種更加高等的能量。這是質的提高,而且是全方位的提高。對忍者來說,普通的查克拉就已經是忍者與普通人的分水嶺,那仙術查克拉,就是邁入強者門檻大門的鑰匙。不是說沒有就成不了高手,忍界厲害的血繼限界和秘術數不勝數,各種天賦異稟的能力和天才般的設想層出不窮。但是,仙術查克拉絕對是最頂尖的一種,直指本源的一種大殺器。

「還不出來么?如此小心,還真是你的風格啊,沒了緋流琥的保護,居然眼睜睜看著會砂鐵之術的人傀儡被拆成這個樣子,還真是冷漠無情礙…」

如此明顯的局勢,赤砂之蠍都沒有出面來力挽狂瀾,實在是難以想象這個人的謹慎程度。難怪會做出防禦力那麼恐怖的緋流琥,然後一直呆在裡面。只要面對局勢不利或者情況不明朗的時候,這個人基本不會讓自己身處險境之中。而原著中,為什麼會戰死?也許是千代這個老熟人還有「父」與「母」的傀儡,擾亂了赤砂之蠍冰冷的傀儡意志吧!

看著面前那個雖然看起來慘,但是實際上還有不少戰鬥力的三代目風影的人傀儡,水木也沒有輕敵的意思,只要主體部分還在,還能夠使用砂鐵之術,那就還是那個讓所有人都忌憚的強大武器,就憑砂鐵的特性及猛烈的毒性,就能讓人任何時刻都不敢輕視。

「就這麼放棄反擊了?」砂鐵之術,已經沒有在處於攻擊態勢了,內里一層砂鐵防禦組成的鐵壁,外圍一圈游移不定的砂鐵霧組成的屏障,看樣子是徹底不想讓自己近身了,忍術攻擊還有點防禦手段的話,近身毫無花巧的力量硬碰硬的對撞,人傀儡根本就不是對手。

「既然這樣,那就不等你本體了。」

說完水木就要再次使用忍術來攻擊。對這種完全放棄抵抗,而是被動挨打的活靶子,水木可不會客氣。對火遁來說,砂鐵之術的防禦效果並不好,尤其是經過自然能量大幅強化的火遁,砂鐵根本就起不到隔絕熱量的效果,最多將爆炸的威力阻攔,但是該有的灼燒效果,幾乎沒有減弱。

而這對赤砂之蠍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目前,蠍並沒有什麼有效遏制水木進攻的辦法。這種緊盯著人傀儡窮追不放的打法,一般傀儡師很少遇到,首先需要防範的幾乎都是本體的安危。像現在,這種唯一的強力傀儡陷入絕境的情況,對傀儡師不多見。大部分時候,遇到這種情況,傀儡師就會提前撤退了。不過,赤砂之蠍暫時沒有放棄的想法,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他還有幾個同伴,哪怕那些傢伙也依然不可靠,至少是一個可以期待的變數,讓其有了可以堅持並支撐下去的理由。

對著被動防禦的三代目風影的人傀儡,水木盡情的嘗試著忍術配合自然能量施法的效果。就目前來看,自然能量適應範圍極廣,不僅僅能夠作為增強忍術的催化劑,單獨的使用,也是極為厲害的。而這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就是仙法——蛙組手和仙法——蛙叩,都是仙人模式之下對自然能量的直接利用,分別是起到加強感知和攻擊的作用。這當然是要求對自然能量的感知極為優秀的情況下才能使用的仙術,但是刨去其中妙木山蛤蟆仙術的效果,以及其中細枝末節的東西,其實就是一個很簡單的能量利用顯化罷了,和漩渦鳴人在九尾查克拉溢出時候,使用尾獸查克拉形成的長長的手臂攻擊,是一個道理,沒有什麼困難的地方,只要控制能力達標,有足夠多的高質量查克拉來供自己揮霍,其實用出來並算太難。

就好比現在,水木右手虛握,控制著長長的自然能量形成的手臂加拳頭,不斷的砸在砂鐵防禦形成的護盾上。雖然效果不比拳拳到肉的威力來得大,消耗也略有點吃緊,不過一時半會堅持下去還不是問題。

『攻防一體的砂鐵之術,攻不出來,防禦都快防不住了。那麼你要放棄了么?天才的傀儡師?』

雖然打贏一個不在狀態的赤砂之蠍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也只是在互相之間的試探中,水木率先發力打了赤砂之蠍一個措手不及,不過,忍者其實就是這麼一種存在,輸贏其實就在一念之間。估計赤砂之蠍只是想趁著另一隻隊伍的襲擊帶來的機會,碰碰運氣,不行也就打成消耗戰,等著「曉」組織的其它成員過來幫忙在圍攻就好了。沒想到,水木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就開始發大招,追身攻擊不給喘息的機會,直接就讓赤砂之蠍的打算落空了。

眼看砂鐵防禦的鐵壁被捶打得出現了一道道額裂紋,就要支撐不住的時候,終於,躲在暗處的赤砂之蠍本體忍不住了,只見一道炙熱的火焰流向著水木的方向飛射過來,帶著巨大的破壞力,將掃過的一切都擊得粉碎,不得已,水木只得放下手頭的事情,飛身後退,躲過恐怖的火遁攻擊。

『這應該就是捲軸忍術了吧?似乎是叫炎獄憮陣,還真是不錯的威力,火遁忍術高度集中的效果還真是厲害埃』

捲軸忍術,方便之處在於,平時積累的忍術威力,戰時可以消耗較少的查克拉,就可以快速的釋放出強大的忍術。這種雖然並不是主流的忍術應用方式,但是對赤砂之蠍這樣一個並不以五行遁術見長的傀儡師來說,還真是難得的實用技巧了。

逼退水木時候的赤砂之蠍,趕緊將火遁的大小控制住,將三代目風影的人傀儡前方都點燃成一片火海,遮擋水木前進的方向,然後迅速解除了砂鐵防禦,趕緊將三代目風影的人傀儡收回到身邊,用手撫摸著被水木的火遁燒得遍體鱗傷的人傀儡。

「總算是捨得出來了,砂隱村的S級叛忍赤砂之蠍,你的名氣和你謹慎得過分的性格,還真是不相符埃」

蠍的面孔,還是如往常一樣,一副慵懶而冷漠的淺笑,永遠也不會改變的紅髮清秀少年的面孔,不僅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帶來歲月的痕,反而在面容中透著一股青澀的靦腆。

「叛忍?」蠍轉頭對著水木說道,「我記得我好想不是叛忍吧?只是失蹤了,和三代目風影一起……」

「我可以認為你在說冷笑話?」雖然和這種已經幾乎完全喪失了人類心智的怪物,說得再多也沒什麼好處,不過還在敵對交戰中,但是簡的時間還是有的。

「笑話?然道千代老太婆已經決定要把我抓回去了?」

「上一次暴露了那麼多東西?你以為你曾經的同胞會視而不見?我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不過,以砂隱村的底蘊,抽調這麼多上忍來完成這個莫名其妙的任務,目標除了你,估計也不會有其他人了。」

「他們還是那麼蠢,總是想著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你這幅鬼樣子,追求到底是什麼……」水木看了看赤砂之蠍那副傀儡身軀,「不過你拋棄了身為人類的一切之後,這個世界難道還有你感興趣的東西?按理說,你應該連這種好奇心也不會存在吧?就為了你那所謂的永恆的藝術?」

「你連這個都知道?是迪達拉告訴你的?不應該啊,看來我果然沒有找錯人,你確實不簡單,看看你那戰鬥姿態,還真是讓人驚訝,居然讓你提高那麼多?這次確實是我失算了……」

「你這次失算可是致命的喔?還有,話說的差不多了吧,試探也結束了,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你沒想過嗎?其實我們可以合作的……」赤砂之蠍還是那副優雅的表情,說的確實一些陰謀詭計的伎倆。

「合作?」水木笑了笑,再次伸出右手,自然能量還是在在手臂集結,形成一個巨大的手掌,閃著深邃的光芒,做勢就要再次攻擊,「對於和一個人類都算不上的傢伙合作,我實在放心不下,你這種非人的怪物,忍界上還是少一點讓人安心呢……」

「那真是太遺憾了,原本我以為可以找到另一個可以支配命運的力量,沒想到還是不能得償所願么?」

「支配命運?你現在的命運就是死在這裡……」水木右手猛然向前揮擊,巨大的自然能量形成的手臂,向著赤砂之蠍的方位猛然攻擊過去,「你原本要是就此退走,也許能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不過,現在嘛,你還是祈求會有奇發生吧。」

以水木仙人模式的力量與速度,在查克拉耗盡之前,以赤砂之蠍傀儡師的素質,怎麼可能奪得過水木的追逐?只要赤砂之蠍落敗,就死定了。

「雖然你為了一個傀儡不惜以身犯險,讓我驚訝佩服,不過,對你這種沒有人情味的傢伙,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這麼小看我,不好吧?既然這樣,那就看看你我誰先堅持不住吧……」

『大話狠話都已經說了,現在該到了兌現的時候,就看看誰能笑到最後了。』

……

馬基滿臉嚴峻的望著面前裝束古怪的角都,對剛剛的一番試探的效果也讓自己嚇了一跳。

『土屬性忍者的防禦與堅韌,外加不俗的速度和強大的力量,這種類型的忍者,還真是讓人頭疼埃』

並不是那種攻強守弱的脆皮忍者,而是攻守兼備的類型,在水與土屬性中相當常見,查克拉的性質變化,就決定了其偏向。不像雷、火和風一樣,擁有各種各樣的攻擊忍術和手段,但是在防禦方面一直乏善可陳,也只有宇智波佐助開發出來的千鳥流,勉強算得上是攻防俱佳的絕技,其它的真的在防守上極為虛弱。

這也就造成了實際上的土屬性忍者,一般都是短板非常少的類型,如果沒有可靠的一擊必殺的手段,多半會打成持久戰。

『這下子可就麻煩了啊,要不要去求援?』

砂忍這邊的戰局,其實原本沒有那麼差,但是,雖然本方三名上忍開始肆無忌憚的攻擊飛段,硬實力有所欠缺的飛段根本就應付不過來,在被卷抓住一次一會,使用布縛術給抓到后,不能再自如操縱三月鐮的他,其實也就沒什麼戰力了。不得已,飛段不得不低聲下氣的找角都幫忙,最終才在角都的幫助下,脫離了困境。

原本的三對一,變成現在的三對二,絕不僅僅只是敵人人數上的變化,而是很可能兩邊的強弱發生了逆轉。就比如現在,馬基被角都擋住,不能支援,也不能隨心所欲的指揮兩名下屬卷和由良的他,再也無法向先前一樣自如的掌控局勢了。

「如此,要各自為戰了,卷,由良,你們小心。」

雖然飛段已經暴露了不死之身的特性,但是其體術與忍術的素質,其實相當一般,而能夠和赤砂之蠍做同伴的傢伙,絕對都是實力相差不大的高明忍者。這種情況下,推測飛段還有其他殺手就是大概率事件了,對忍者來說,情報有時候就是生命,對未知的恐懼,遠遠超過了對強敵的忌憚。

還有對面的角都也一樣,這種實力雖然強大,但是,還沒脫離普通忍者的範疇,對傳說中「怪物」雲集的「曉」組織,現在露出的這一點,還真是不夠看。所以,明顯應該有更厲害的手段還沒有暴露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