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六十二章 決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決斷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擊破四紫炎陣雖然很重要,不過這麼快就出現一尾守鶴的話,局勢就徹底的亂了。不是說一尾守鶴厲害到無人能敵的程度,能夠尾獸正面較量一下的,也不是一個兩個,其中還包括水木。但是尾獸巨大的體型帶來的能夠擊破四紫炎陣的強大力量,卻是在場的忍者都做不到的。結界雖然因為戰場的原因被設得很大,但是尾獸的身軀就佔了很大的一部分,能夠保留守鶴一點有限的活動空間,已經相當不錯了。

在水木驚訝的視線中,只見守鶴揮舞重拳,重重的擊打在四紫炎陣的幕牆上,幕牆強力的火焰傷害,在守鶴砂子分身面前,很難造成太多的危害。而守鶴巨大的力量,卻將結界打得顫抖不已。

『並沒有胡亂殺人,我愛羅還在勉勵控制么?看來局勢還沒到最糟糕的地步……』

見四紫炎陣在攻擊之下還在勉勵支撐,守鶴巨大的身體微微後退,後腿微蹲,聚集了足夠的力量之後,猛然向前衝擊,巨大的身體直接裝在結界上。然後被折磨得快要支撐不住的四紫炎陣,終於崩潰了。隨著一陣刺耳的破碎聲音響起,結界幕牆開始向四周散發出陣陣紫黑色火焰飄散,進而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一地的狼藉顯示著其曾經存在過的痕。而支撐四紫炎陣的四名叛徒,也在結界破碎的反噬中倒地並人事不知。

在結界被徹底攻破之後,眾人也是感到極為驚訝。對於這次陷阱結界的作用,其目的主要就是困敵,什麼鏡面襲者之術,主要還是輔助作用,是為了配合角都和飛段收割人頭的手段。但是最基本的目的,不一會就被破壞了。

「我就說了,勝負未分吧?」和赤砂之蠍糾纏不清的水木剛剛一記鳳仙火之術,將咄咄逼人的赤砂之蠍給逼退。然後單膝跪地,右手撐地,默默的調集自然能量。而感覺到不對勁的蠍,急忙帶著三代目風影的人傀儡分別散開躲避。差之毫厘之間,赤砂之蠍剛剛站立的地面突然裂開,一道由自然能量組成的巨大手掌從下至上破土而出,差點就將赤砂之蠍抓個正著。

『真是可惜,一個連肉體都沒有的傀儡師,直覺居然這麼敏銳……』

遺憾的水木也放下了等赤砂之蠍失誤而偷襲得手的可能。只見巨大的手掌和水木之間的土地翻轉,一道鏈接能量手掌與水木本體只見的自然能量手臂顯露出來。在水木的操縱之下,巨手不斷揮舞,將赤砂之蠍趕得遠遠的。然後收回手臂,擋在一個正試圖接近自己的人影面前。

「我不太習慣有人不聲不響的來到我身邊,由良上忍,如果想要幫忙,敵人在那邊……」水木示意了一下赤砂之蠍的方向,「如果想要幫助你的同胞,也可以隨你的意了。」

「那我還真是失禮了,水木上忍……」由良似乎並沒有察覺到水木的不信任,依然腆著臉皮說道,「我就想問一問,下一步該怎麼做,這不是過來問一問盟友的意見么?」

水木看著這居心叵測的傢伙裝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實在提不起跟他敷衍的心思。

「原本呢,我是沒有指揮砂隱村上忍的資格的。」水木頓了頓,然後說道,「不過既然由良上忍這麼客氣,那就暫時拜託你來擋住那邊那個傀儡師吧。」

「您是在說笑嗎?」由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問道,「我根本就不是對手,一個人不可能擋得住的吧?」

「怎麼可能說笑?那個人是你們砂隱村的叛忍吧?你們應該很熟悉才對,應該好對付吧。」

說完,水木不在理會這個由良。有他在身邊,水木都不敢放心大膽的和蠍交手。對面的強敵,遠不及身邊的內鬼來得有威脅,水木暫時還不想背擅殺盟友的黑鍋,在沒找到機會幹掉這個被赤砂之蠍操縱的傀儡之前,和他並肩作戰實在是太危險了。

心中挂念著屬下的水木,匯合了日向寧次,然後向著破碎的結界后的戰場而去。

『千萬別死啊,要是真的在這裡損失一兩個,回去可是不好交代了……』

……

稍早些的時候,隨著砂隱村承受不住對抗角都和飛段的壓力,和木葉村以及岩隱村匯合之後,三個村子的聯合隊伍,因為人多,再也不復先前的秩序井然。雖然經過這幾天的行程,大家勉強也算是熟面孔了,但是互相之間的了解還是遠遠不夠的。如此情況下,發生一些意料之外的變故,卻讓人反應不及時就理所當然了。驚魂未定的砂忍到場的時候,趁著立足未穩的機會,早已等候多時的內奸就迫不及待的發動了四紫炎陣。

當絕大部分人被困住的時候,除了日向寧次因為因為需要偵察更遠的距離而暫時脫離隊伍躲了過去,再就是反應迅速的黑土,憑藉著過人的直覺,為了阻攔內奸的行動,反而在結界尚未完全封死的時候逃了出去,其它的,剛剛經過一場疲憊的戰鬥,略有點鬆懈的時候,連一貫謹慎的馬基都中招了,只有另有任務的由良,似乎「理所當然」的逃了出去。

當一切都發生之後,另一個陷阱鏡面襲者之術開始發動,和自己屬性相似的對手戰鬥的吃力程度,那是理所當然的大。雖然只要認真應對,一般不會有生命危險,畢竟只是一個拖延時間的小手段罷了。

「角都,你說這是哪個混蛋安排的這種莫名其妙的計劃?」等到結界和陷阱開始切實的發揮作用之後,飛段終於露出了其思想不靠譜的一面。

「你說要是一開始就讓握來取悅一下邪神大人,不是更好么?」

「讓你來?那要花多長時間?」角都冷冷的說道,「等你弄完,敵人都跑光了。」

「反正也沒差多少嘛?看看那邊?」飛段用三月鐮指了指正在陷阱中掙扎的眾人,然後說道,「還不是依然像一個屠宰場?一個個最後都要成為邪神大人的祭品。」

說完,似乎想到待會的儀式,飛段口中發出一陣不明所以的怪叫,來顯示心中的愉悅。

「不要浪費時間了,飛段,趕緊幹活吧……」

「知道了,我這就開始。」結束了一段不算長的時間的默契之後,不死二人組的兩人終於要發力了,「不過,你還沒有回答,到底是誰安排額這個鬼計劃?」

「是首領安排的,你有意見嗎?」掌控組織經濟大權的角都,知道的還是比飛段多得多。

「首領?我也知道,他不是自稱是命運選中的人么?無往而不利才是正常的吧,這麼久了,尾獸都沒抓到一隻,還玩弄這種鬼把戲,實在是狼得時間。而且,加入組織這段時間,我都不知道我們的目標到底是什麼?抓尾獸這種戰爭兵器,也不知道到底要幹什麼?」

對於飛段的抱怨,角都詭異的眼睛盯著飛段的說道:「你的想法很危險,如果不是不死之身的話,你早就死了……」

「角都大爺,我知道了,這不是對那個很少露面的首領感到好奇么?」

「希望如此……」角都收回視線,看了看對面的戰況,然後岔開話題說道,「那邊那個砂隱村的女上忍快堅持不住了,交給你處置。」

「知道了,就不能夠讓我多體會一點死亡的極致痛苦嗎?」

「除了人柱力你不能殺之外,其它的,等會隨你的意。」

「咦,角都大哥今天這麼好說話,哈哈。那可不能出爾反爾……」

似乎怕角都改主意的飛段,直接就向著卷沖了過去。

激戰一場,再和自己的鏡像打消耗戰的卷,所剩無幾的體力更是消耗乾淨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面對飛段投射過來的血腥三月鐮,卷一邊躲避著自己的鏡像的攻擊,一邊觀察者飛段攻擊的方向。

『完全躲避看來是不可能了,只能盡量減輕傷害了』

意識到體力即將耗盡的自己可能不再能夠遊刃有餘的和敵人糾纏的卷,只得拼著忍受鏡像幾枚手裡劍查過肩膀的輕微傷,努力的騰挪著身體,恰好避過了直接砍向胸腹的三月鐮。

還沒等卷鬆一口氣,不遠處的馬基的叫聲傳了過來。

「卷,注意後面。小心……」

話音剛落,才躲過攻擊的卷聽到提醒,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倒飛而回的鐮刀擊中。

『伸縮和操縱都這麼靈活?剛才還沒有出全力么,看來我們徹底的落入陷阱了盎

被擊中的卷在最後時刻,好歹發揮了身為一個上忍的覺悟與水平,至少有效的避免了太過嚴重的傷害。

「怎麼樣了?卷?還堅持得住嗎?」對僅次於自己的上忍戰力,要是真的出了問題,在這個情況下,可就麻煩了。

「暫時沒有大礙,不過馬基隊長,左臂受創,可能不能夠完全發揮實力了。」

「那就好。」聽到問題不是很大,馬基稍微放下了心,在場的有一個精通醫療忍術的水木,只要不是當場重傷死亡,那就還有補救的餘地。

接著,馬基轉頭對砂隱村下忍吩咐道:「我愛羅,你這邊比較輕鬆,好好幫一幫卷。」

「知道了。」我愛羅點點頭。鏡面襲者之術雖然神奇,但是到底有他的極限,血繼限界和尾獸這種東西還是複製不出來的。如果說有一個人最快解決鏡像的騷擾,那就非我愛羅莫屬了。完整實力的我愛羅,對陣只複製了基本屬性的鏡像,實在是太簡單了。

另一邊,收回血腥三月鐮的飛段怪笑著說道:「角都,看看,我這麼快就要開始了。」

「已經不是角都大爺了么?不過飛段,你快點,你那個術太浪費時間了。」

「馬上就好。」趁著說話的這會功夫,飛段取出自己的珍藏的漆黑長矛,刺穿自己的手掌,讓血液流淌,最後用腳畫了一個詭異的符號。然後自己站在中間。

『這個不死之身的怪物又要做什麼了嗎?』

對於剛剛佔到優勢,打傷砂隱上忍卷的飛段,一言不合就自殘的行為,實在是不能理解,哪怕是不死之身,也不是這樣用的吧?手掌的傷口,流了那麼多血,明顯疼痛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

不過飛段沒有讓大家的疑問停留太久,很快,飛段張嘴,用一種邪異的動作,將血腥三月鐮上沾染的血跡吞了下去,在血跡畫成的陣法上站定。然後開啟了死司憑血,整個面部和身體,都開始出現了詭異的變化。

見到這種動靜,大家似乎都意識到了情況不妙,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是對死亡的威脅的直覺,也能夠明白接下來絕對會發生很不好的事情。

明白事情不對的馬基,急忙撇下了自己的鏡像,朝著飛段這邊疾馳而來。雖然沒有鹿丸那麼高的智商,但是也有軍師屬性的他也明白,一定不能讓飛段得手。

不過,馬基的打算落空了,不死二人組中的另外一位,擋在了馬基前進的路線上。

『要遭了……』

心急如焚的馬基,想要短時間突破角都的阻截,看來是不可能的。

而飛段那邊,莫名興奮的他,依然發出那些毫無意義的怪叫之後,最後一句大家都聽懂了。

「邪神大人,今天的獻祭,要開始了,請收好祭品,讓我好好體會死亡的痛苦吧?」

「邪神,祭品、死亡?」雖然不明白具體的含義,但是沾染這幾個詞的,絕對不會有好下場,雖然知道事態很嚴重,但是依然只能眼睜睜看著飛段將漆黑長矛刺入了自己的腹部要害。

在一陣讓人絕望的死寂之後。呆立在一邊的卷,突然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腹部倒了下來,從手掌的縫隙中大量的鮮血開始滲了出來。

「卷?」同伴的倒下,讓馬基終於意識到了飛段的手段,「用自己的不死之身,還有那種特殊的方法共享傷害么?還真是讓人絕望的咒殺之術埃」

「既然知道了,要乖乖受死嗎?」

「怎麼可能?」馬基斬釘截鐵的說道,「我們砂隱村雖然和木葉差距很大,但也是五大忍村之一,我們的驕傲不允許我們就這麼毫無意義的被殺死。」

說完,馬基轉頭對我愛羅說到,「不要猶豫了,用守鶴的力量吧。」

馬基不僅僅是一個軍師,同時也是一個衝鋒陷陣的猛將,當需要展現勇敢和果決的時候,也毫不猶豫的翻開了最後的底牌。

我愛羅點點頭,情況我愛羅也都看在眼裡,哪怕自己還不能夠很好的控制守鶴,但是也沒有選擇了,用了可能會死,不用的話,大家都死定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