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八十三章 尾獸的怨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尾獸的怨念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當守鶴那巨大的砂之化身出現的時候,巨大的壓迫感逼得眾人紛紛後退分散。哪怕有人能夠和尾獸戰鬥,但是能直接和尾獸角力的,除了開著仙人模式的水木說不定可以嘗試一下之外,哪怕是角都的怪力也是不夠看的。

在眾目睽睽之下,我愛羅控制著尾獸的巨大身軀,在經過數次嘗試之後,終於打破了四紫炎陣的封鎖。結界破碎的波動,伴隨著幕牆崩潰四處亂飛的紫黑色火焰,將困住眾人的陷阱徹底破壞。

『陷阱消失了么?』

原本岌岌可危的局勢,隨著一尾人柱力我愛羅的發力,情況終於有所好轉。眼看就要全軍覆沒的局勢,總算有了一點改善的跡象。

結界和陷阱被破壞之後,最大的好處即將顯現出來。不管角都和飛段有多強,也僅僅只是兩個人。在場能夠和他們兩個較量一下的也不是一個兩個。人數上的優勢發揮出來后,還是相當的有效的。至少,現在的角都和飛段,還沒有強大到能夠無視上忍人數的地步。

「我愛羅,你來暫時將他們兩個限制一下,不要讓他們靠近。」

對感覺到使用尾獸力量已經太晚的馬基,已經是相當後悔了,執行精英化政策的砂隱村,每損失一個,都不是一件小事,尤其還是一名上忍,而且這名上忍還擅長少見的封印術。

我愛羅沉默的點點頭,顯現出完整尾獸體型的他,抵禦守鶴意志的侵襲已經相當的困難了,但是現在實在是需要尾獸的力量來讓大家緩一口氣,所以我愛羅也只得強打精神,操縱著巨大的砂子分身,逼迫著飛段和角都後退離開,然後利用守鶴的天賦能力,操縱著砂之忍術,不斷的攻擊著敵人。使得角都和飛段根本就沒有閑暇再來攻擊其他的人。尤其是飛段,身體不如角都靈活的他,數次被上下翻飛的砂團擊中,還好自己的不死之身並不懼怕這種純粹的物理傷害。要是普通人,早就重傷倒地了。

不過,這也給砂忍的眾人提了個醒,不僅僅是封印術,其實有強力限制能力的忍術,對飛段其實都相當有效,哪怕是不死之身,但是也並不代表受到重創後會原地復活,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並不是如此。

『我愛羅要是能自由操控尾獸就好了,守鶴力量,除了風遁、控砂和磁遁,還有封印屬性啊,可惜讓我愛羅參與這種程度的死戰,還是太早了點埃』

不同於木葉崩潰計劃,那一次對我愛羅的使用,並不在意守鶴是否會失控,不如說守鶴完美覺醒會更好,敵陣中出現一個破壞力巨大的尾獸,是再好不過了。但是現在可沒有這樣的條件,周圍幾乎都是自己人和友軍,我愛羅能否有效的壓制守鶴的意志,還能發揮出戰鬥力,就相當重要了。

見到我愛羅逼退了敵人,馬基急忙上前,來到卷倒地的地方,來查看她的情況。側身撲倒在地的卷,手臂上的傷勢倒還是其次,關鍵是腹部的傷勢,鮮血已經徹底的染紅了身下的土地。即使是沒多大的傷口,流了這麼多血,要是普通人早就死乾淨了,忍者的生存能力雖然略強,但是這種情況,多半也是情況不妙了。

見到這種情況,馬基也是相當的懊惱。

「這次任務可是吃了大虧了。」馬基蹲下來將卷小心的翻轉,仰面朝天,然後查看了一下她的傷口。「難道就沒有任何辦法了嗎?醫療忍者現在也不在這裡,真是混蛋礙…」

「你說的混蛋醫療忍者,是說我嗎?」就在馬基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了過來,然後水木出現在馬基身邊。

「水木上忍……」馬基站起來客氣的說道,「你真會說笑。不知道能否看看卷的傷勢?」

水木也沒有浪費時間,徑直走過去,看了下卷的狀況。

很快,水木搖搖頭,遺憾的說道:「我很抱歉……」

「怎麼會?」雖然心裡早有預感,但是真的眼睜睜看著同胞死去,還是讓人難以接受。「沒有傷到要害,應該還可以搶救一下的吧?」

「唉……」水木嘆了一口說道,「要害可不僅僅只有大腦和心臟的,馬基上忍,我明白你的心情,不過,實在是太晚了。」

人的重要器官那麼多,頭部和心臟雖然最直接,但是其它重要的臟器受傷,稍微拖延一下,也是一樣的致命。而且流了這麼多血,身體早就垮了。現在可沒有什麼輸血等醫療條件。綱手在的話,能不能救命不知道,至少水木做不到,加上全能藥劑都做不到,稍早一點,馬上止血,然後使用全能藥劑配合醫療忍術說不定能撿回一條性命,現在用的話,就會變成一道催命符,把所剩無多的生命力榨取得一乾二淨。

「嗯,抱歉,是我失態了。」剛剛有些激動的馬基,意識到自己的言辭有點不妥。

「沒有關係,馬基上忍,敵人還沒有被擊退,待會還請繼續努力。希望不會再有下一個犧牲者了。」

「嗯,麻煩你了。」

雖然死的不是木葉的忍者,但是,友軍的陣亡,還是讓水木非常的不開心。不過本來過來就是想看一看是什麼原因導致砂隱村孤注一擲放出尾獸。既然搞清楚了狀態,也就不必要和尾獸挨得太近了,雖然是戰鬥中,但是水木這種級別的擅長封印術的忍者,和別村的人柱力及尾獸太近,總會讓人忌憚。

轉身準備離開的水木和馬基錯身而過的時候,突然想起什麼,然後不動聲色的對馬基說道,「小心由良……」

「由良?」聽到水木的話,馬基心中一震,似乎有點不敢相信水木話里的意思,待到想問問水木具體所指的時候,水木已經走遠了。

「小心么?」馬基並不相信參與砂隱村要害部門眾多事務多年的由良會有問題,但是並不妨礙馬基多上點心。有些事情只是一層窗戶紙,當刻意去想的時候,一些事情就能夠找到答案了。

暫時將水木的提醒放在心底的馬基,需要在我愛羅堅持不住之前,儘快的將敵人擊退,不然的話,尾獸失控,就難以收場了。至於原本的計劃,現在想來,還真是一個笑話。

『捕捉蠍么?我們還真是有點自不量力了埃』

砂隱付出的力量,老實說,圍殺蠍一個人,說不定能夠成功,捕捉的話,估計沒戲。但是現實就是這麼無奈,計劃遠遠趕不上變化,還沒和蠍接觸,本方就損失了一個上忍,這可不僅僅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戰力,也是一個並肩作戰的同胞埃

另一邊,水木也算是搞清楚了離開后的一些情況,除了砂隱村損失一個上忍外,總的來說,還算平穩,結界和陷阱直接殺傷力不強,還沒等角都和飛段發揮出最大的實力的時候,守鶴的出現將一切都打亂了。局勢目前看來回到了均勢,三大忍村方面憑藉人數優勢,情況還好。

『角都和飛段暫時由砂隱村牽制,而且守鶴的活動範圍太大。不適合發揮人數優勢,那麼首要的就是我們這邊要儘快結束戰鬥么?不能在赤砂之蠍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隨著戰鬥強度不斷升高,戰鬥波及的範圍也越來越大了。到最後,大範圍攻擊的忍術遲早會登常而一般只能應付普通戰鬥的忍者,就再也插不上手了,沒有一點特長的話,是沒資格參與這種程度的戰鬥的。

「你回來了?水木?砂忍那邊是怎麼回事?」山城青葉見到水木離開一會就趕回來,不由得問道,「就這麼放出守鶴,等會怎麼收場?讓那個捲來收拾殘局?」

水木搖搖頭說道:「那個卷已經快要死了。」

「不會吧?」對一個上忍,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被殺死,連水木的醫療忍術都趕不及,實在是有點不可思議。

「不說這個了,那個砂隱村的由良呢?」

「不久前說要回去支援尾獸,剛回去,你沒看見么?」

「支援?」水木笑了笑,轉頭對日向寧次說道,「你找找看他在哪?」

日向寧次打開白眼,仔細搜索了一遍之後說道:「確實是回到砂隱村那一邊了,正在和敵人交戰。」

「呃?」這種狀況倒是出乎水木意料,原本還以為這個內奸會隱藏在身邊幫一幫近況不佳的蠍,沒想到,居然被安排去守鶴那一邊,「既然這樣,那就算了,你看看他有什麼異常嗎?」

「沒有。」日向寧次搖搖頭。

「那就奇怪了,為什麼一次正常的活動會刻意的避開我?不應該埃難道還有什麼我不清楚的理由嗎?」

若有所感的水木回頭看了看砂忍那邊,那正猶如拍蟲子一般不斷鼓砂子化身。

『盯上尾獸了?想趁著立足未穩的機會,快速解決掉影響大局的尾獸么?』

雙方都有想要擊破的對象,那麼就看誰動作快了。

「水木,我們這邊差不多了,該上了。」山城青葉看了看不遠處赤土加上黑土的輔助,和赤砂之蠍糾纏在一起的戰局。

「岩隱村的風格根本就不適合對付砂鐵之術。準確的說,沒了你,這裡沒一個人適合對付赤砂之蠍的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水木也頗為無奈的說道。砂鐵之術克制的效果太強大了,而查克拉盾,這玩意水木練習了幾個月,加上仙人模式的加成才能稍微克制一下。而且蠍和水木也很類似,不被限制住的話,就不怎麼懼怕圍攻。

「那麼就要上了,岩隱村的忍者耐力都不錯,正好當半個肉盾,你小心點,躲在他們後面牽制一下,正面還是我來。」

接著,水木壓低聲音對日向寧次和油女志乃說道,「你們注意隨時查看有沒有隱身的其它敵人,還有,注意由良的動作,有事情通知我,最後,如果守鶴暴走,不要猶豫,有多遠跑多遠。」

「明白,那已經不是我們目前能應付的戰鬥了。」油女志乃和日向寧次點點頭。

「很好。」水木接著示意了一下不遠處緊張的望著我愛羅的手鞠和勘九郎,「等會也可以嘗試和他們一起行動,他們更加熟悉守鶴的一舉一動……」

……

安排好屬下的任務,水木隨即帶著山城青葉加入了圍殺赤砂之蠍的戰局。

這一次,水木就不想在拖泥帶水了,一個人面對蠍的時候,可能難以把握機會,可是現在是四對一,也就黑土的實力實在是弱了一點,但是強大的遁術卻在其他人的掩護下,能夠在不暴露綜合實在過低的弱點的情況下,最大限度的發揮自己的實力,尤其是其血繼限界特殊忍術,「溶遁·石灰凝之術」,更是一種沾染了就極為麻煩的可怕忍術。對赤砂之蠍這種本體受到行動限制之後的就極為危險的傀儡師,是極大的威脅。

激烈的戰鬥中,因為心裡有所追求的蠍,沒有及時退走,很快就陷入包圍中難以脫身了。

擁有最堅強的身體的赤土,就算砂鐵之術——砂鐵時雨,都不一定能將他怎麼樣,要不是砂鐵帶毒的特性實在是太麻煩,赤土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肉盾。不過哪怕這樣,利用土遁製造出的堅硬的岩分身,也已經幫了大忙了,不怕痛苦,不畏劇毒的岩分身,不斷的逼迫蠍的行動空間。在加上黑土的遁術,還有山城青葉的火遁的攻擊,不斷的給水木創造者最好的機會。

「就是現在。大家散開……」

圍攻之勢已成,水木迅速的結印,一記龍火之術,一散花一般的態勢將赤砂之蠍周圍一大片區域包圍,經過自然能量強化的火遁,在蠍面前輪番爆炸開來。而蠍也只能將三代目風影的人傀儡豎在身前,外加一層砂鐵勉勵阻擋一下了。

『這一次,你可沒機會逃跑了』

一隻巨大的手掌,不等火焰熄滅就破土而出,將人傀儡抓在手中,用力一捏,將其碾成碎片。

就在水木準備一鼓作氣將蠍的本體如法炮製的時候,後面傳來了日向寧次的驚呼:「水木隊長,快躲開……」

聽到寧次的示警,雖然還沒反應過來,但水木還是下意識的盡最大的努力在身後布置了一層查克拉盾。毫釐之間,一大團風遁查克拉球就將水木正面擊中。

『是尾獸嗎?我愛羅堅持不住了?還真是不省心盎

對於守鶴的襲擊,水木倒不意外,在場的除了我愛羅,沒一個比得過水木在守鶴心中的仇恨值,直接偷了一部分查克拉加意識的水木,就好比割了守鶴一塊肉一樣,不被記恨才怪。

b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