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六十八章 對「神」的好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對「神」的好奇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現在是關心這個的時候么?」

對於飛段的問題,水木懶得回答,對這種人解釋什麼,都是對牛彈琴,還是將他五馬分屍后最讓人放心。

和飛段以及角都兩個人交鋒,雖然是對局勢判斷的選擇,但是那種巨大的壓力,是無論如何也避免不了的。死司憑血這種鬼東西,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的話,作為對手就實在是太糟糕了,要想打贏飛段,就要追求無傷的獲勝。這種級別的高手,完全避免受傷實在是太難了,哪怕是水木,都有那麼一兩手壓箱底的絕活。能夠在精英上忍的保命絕活之下完全無傷的,做得到的都不是一般人。

「我說,你是不是太過小瞧我了?」一直在被水木刻意針對的飛段,被糾纏不清的水木激起了怒火,「不要以為力氣大就可以隨隨便便的欺負本大爺……」

「欺負?你確實比你那個陰沉的搭檔好對付多了。」對情報就是生命的忍者來說,尤其是飛段這種,秘術在其實力中佔據絕大部分的人,一旦特長和弱點徹底的泄露之後,總能夠被刻意針對,能發揮出來的實力也會大打折扣。

「噢?是嗎?」被水木的言辭氣得發笑的飛段揮舞著手裡的血腥三月鐮,然後說道,「不要以為殺死了蠍那個傢伙就能夠把我怎麼樣,等會我就會讓你見識見識邪神大人的怒火。」

「邪神啊,我確實很感興趣呢……」對於忍界一切帶有「神」的名字,或者和「神」相關的東西,水木都相當感興趣。

「不過,我的興趣可能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樣,我還是想親自去看看,這個邪神,到底是何方神聖……」

「你這個試圖褻瀆神靈的傢伙。」被水木這種大言不慚的話氣得夠嗆的飛段,用血腥三月鐮指著水木憤怒的說道,「你死後一定去不了凈土……」

「一個邪神教徒跟我談凈土,真是可笑。」水木可不準備停下攻擊的步伐,再次運用自然能量形成的巨手,伸縮自如的向著飛段抓了過去。

「不過,你說的沒錯,過不了多久,我這種傢伙,死後可能真的沒有機會去什麼凈土了,這一點倒不用你來操心。」

說完,水木也覺得非常遺憾,雖然如此,但是水木對自己的選擇也不曾後悔過,選擇了為了生前而拋棄死後的命運,是自己選擇的道路。在這個死後都不得安寧的世界,活著的時候能夠不留遺憾,死後還管那麼多幹什麼。

靈活的躲過水木攻擊的飛段氣喘吁吁的說道;「完全搞不清楚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不過,聽起來,你這傢伙好像也不是什麼好人……」

「好人?我用得著你這種連人都算不上的怪物來評價?」

控制著巨手追擊者飛段的水木,也澆有點吃力了。這種肆無忌憚的調用自然能量的手段,必然不是能夠經常使用的常規力量,每一次運用,都會給自己帶來不小的壓力,查克拉消耗是一方面,精神上的疲憊更讓人難以忍受。

近身直接肉搏的話,可能消耗要小得多,但是自己除了一身蠻力和還不錯的反應速度之外,其他都乏善可陳,想靠體術壓倒飛段這種S級的叛忍,還是讓邁特凱開著八門遁甲來靠譜。而且,萬一自己一個疏漏,被飛彈的血腥三月鐮給割到可就糟糕了。剛乾掉一個非殺不可的赤砂之蠍,再來一個不得不死戰的飛段,水木可沒這種連番苦戰的打算。

而目前對戰局陷入僵持的局面,水木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考慮不周了,雖然利用尾獸的注意力這一點是不錯,不過如此混亂的局面,讓本方和盟友的人數優勢無法發揮出來,陷入持久戰這一點,卻是對角都和飛段有利的,不死之身的飛段,時時刻刻都能保持對本方每個人的絕殺能力,讓自己這邊壓力劇增,一刻都不能放鬆警惕,另一個難纏的角都,雖然還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傢伙還沒有把他的屬性遁術面具怪放出來,那樣的話,至少能夠在人數上不處於劣勢,但是不死之身的弱點,也將徹底暴露在別人眼中,水木猜測角都這種活了這麼久的老怪物,可能真的是出於謹慎,不願意主動暴露吧。

『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必須要儘快將他們擊退了,等會還有守鶴這個大麻煩要最終解決的。』

正當水木一籌莫展的時候,另一個不死的怪物——角都也再次找上了水木,正在猶如拍蒼蠅一般攆著飛段的水木,再次被兩人強勢的圍了上來。面對角都的重拳,水木也不敢等閑視之,雖然對其被吹噓的可以和綱手的怪力比肩的說法嗤之以鼻,水木親自試過之後,可以很負責任的說,比綱手的力量差多了,連水木都比他強上一截。但是,並不可否認,其重拳確實擁有難以抵擋的威力。

趁著角都的襲擊,飛段也抓住機會,甩出了手中的武器,靠著手中連接武器的可伸縮的結繩,不斷的調整著武器的方向,直接瞄準水木。

面對兩面夾擊,水木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豎起查克拉盾頂著飛段的血腥三月鐮,然後揮拳準備再次和角都硬拼力量的時候。角都的手臂突然斷裂並脫離了身體,在黝黑猶如觸手一般的地怨虞的操控下,靈活的躲過了水木的直拳,重重的轟擊在水木的胸口。

受此重擊,水木的身體悶哼一聲,直接被擊飛數米遠。

『忘了還有這一招,這傢伙玩觸手也非常的擅長。』

吃了點小虧了水木,迅速的翻身爬起,然後快速的後退,躲過角都的觸手重拳的追擊,以及閃身避開飛段甩過來的血腥三月鐮。

如此遭遇,也算是讓水木明白了,對付這種級別的忍者,還是人多圍攻,然後各個擊破比較好。以一敵二,甚至是單挑,這種事現在還是應該交給自來也比較有把握,自己到底還是差了不少。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