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七十四章 避重就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避重就輕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志乃,用你的蟲子來試試吧。」對於體外的類似尾獸衣的能量護罩,水木實在是沒有辦法,僵持下去肯定不行,這個時候就要尋求外力了。

聽到水木的話,油女志乃一愣,疑惑的問道:「試試?試什麼?」

「用你的寄壞蟲,利用蟲子吞噬查克拉的特性,幫我壓制一下……」水木示意了一下體外那一層紅色的能量外衣,「這種鬼東西現在的我根本就收不起來。需要你們來幫忙壓制一下。」

聽到水木的話,油女志乃恍然大悟,怪不得水木剛才問了不少關於操蟲師和寄壞蟲的話題。

「我明白了。」

「那就趕緊開始吧,免得再生出什麼變故。」

不受控制的事情還是越少越好,尤其是關於自己的身體的。

隨後,油女志乃雙手一台,一群寄壞蟲組成一大片黑色蟲雲,向水木這邊飄了過來,轉眼就將水木包裹在其中。

期待中的水木只覺得眼前一黑,漫卷的寄壞蟲徹底遮蔽了水木的視線。不過哪怕如此,借著赤紅的幽光,加上水木眼睛的變異,勉強也能看的清楚最裡面的一層寄壞蟲,對能量護罩的啃噬才剛開始沒多久,就被霸道的自然能量和守鶴查克拉給殺死。好在寄壞蟲數量極大,在其前赴後繼的衝鋒陷陣之下,慢慢的,水木也看到了一絲希望。

「志乃,你還有更加適合這種狀況的蟲子么?」見到速度有些慢,心急的水木不由得問道。「吞噬能力更厲害,生存能力也更強的寄大蟲?」

「寄大蟲?沒想到水木隊長居然知道油女一族的不少操蟲秘術。」對水木情報如此的豐富,油女志乃也有點驚訝,寄大蟲這種非常有特點的操蟲術,油女一族使用的並不多,外界知道得極少,甚至有些油女一族的操蟲師都知道得不是很清楚。

「忍者嘛,只要想知道,這些沒有刻意隱瞞的東西,弄清楚並不難。」

心不在焉的水木隨意敷衍著說道。

「這樣埃」油女志乃點點頭,反正也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情,也沒有深究的意思,「寄大蟲不是很好培養,暫時我還沒有操縱這種強大蟲子的實力。」

「哦。」水木失望的搖搖頭,這種情況倒也在意料之中,寄大蟲的針對性實在是太強了,對大型能量聚合體生物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擺明了就是為了對付尾獸和巨大通靈獸之類的敵人,甚至連十尾都能夠造成巨大的傷害,可見其威力之恐怖。對尾獸查克拉的吞噬能力絕對不是普通的寄壞蟲能夠相比的。不過,用這種東西來對付普通的忍者,就不太好用了。油女一族將其學習的順序排得相當靠後也是理所當然,總不能指望實力不強的族人對著尾獸衝鋒陷陣,那太不現實了。

沒有了寄大蟲,水木也只能寄希望於數量龐大的寄壞蟲加把勁了。

……

另一邊,馬基安頓好我愛羅之後,身為哥哥和姐姐的勘九郎與手鞠趕忙過來代為照顧。

「感覺怎麼樣了?我愛羅?」

「全身像散了架一樣,使不出力氣,還有,頭非常疼,就像頂上被開了個洞一樣,完全無法集中精神……」

「其它的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嗎?」心急的手鞠遞過來水壺,讓我愛羅喝了幾口水,清澈的茶水進入身體,涼爽的感覺讓我愛羅暫時恢復了一點精神。

「還好,就是查克拉完全沒辦法提煉了,沒有戰鬥力。」

「安心吧,戰鬥差不多結束了、」見到我愛羅沒什麼大礙,馬基也放心了。

收斂心神的我愛羅看了看身邊圍繞的手鞠和勘九郎還有老師馬基,然後探頭四周看了看。

「由良上忍呢?怎麼沒看到?」

「很遺憾……」馬基搖搖頭說道,「這次我們損失很大。」

由良的意外死亡,眾人雖然感到極為奇怪,但是至少還沒有到懷疑由良是內奸的地步。知道內情的馬基,也暫時隱瞞著真相。這種重要的事情,還是等到回去后再慢慢計較。而且,人已經死了,作為多年的同伴,有些事情還是暫時不要公開比較好。

「這樣埃」我愛羅低下了頭,「最後還是損失慘重么?是不是我失控后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怎麼會?」馬基安慰著說道,「沒有你的話,我們還被困在結界裡面,而且後來你也幫上了不少的忙。」

雖然經過略有點偏差,但是馬基的話大致沒有說錯。

「是嘛,那就好。」略有點沮喪的我愛羅稍微舒緩了緊鎖的眉頭。

「不要想太多,現在多休息一下,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了。」說著,馬基轉頭對著手鞠和勘九郎說到,「你們兩個多照顧一下我愛羅和其他人,我去看看其他村子怎麼樣了。」

好歹也是並肩作戰的盟友,剛才的失禮之處,也需要緩和一下緊張的關係。

最讓馬基欣慰的,是我愛羅最近的變化。明顯的少了不少陰鬱,多了一些積極的跡象。和手鞠。勘九郎還有其他人的關係也漸漸的開始有所緩和。

『總算還留給我們一線希望,只要有我愛羅,就還有翻身的希望。』

以我愛羅的天賦和一尾守鶴人柱力的身份,只要培養得當,遲早會成為支撐砂隱村的擎天之柱。而性格和精神上的轉變,讓馬基尤為欣喜。

……

早在出村之前,水木就對自己搗鼓出來的這種原理似乎不差,但是實現方式卻似是而非的仙人模式,一直都心有疑慮。藉助油女志乃的蟲子吞噬查克拉的特性,給自己做一個保險,來預防意外失控的情況發生,是早就計劃好的事情。而現實也正如水木預料的那樣,體內的隱患太多,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自然能量失控,洶湧彭拜的自然能量立刻就點燃了水木體內的火藥桶,爆發的出來的力量讓水木體會了一把絕對的力量壓制是什麼感覺,卻也讓水木處在了玩火自焚的邊緣。

好在寄壞蟲的效果似乎不錯,在水木附近的地面上,堆積了一層厚厚的死掉的寄壞蟲的屍體之後,總算是有效的遏制住了水木再次爆發的風險。

「志乃,感覺怎樣?要不要休息一會?」隱患仍在,但是至少沒有先前那般緊急了。喘口氣的功夫,現在還是能夠騰出來的。

「沒事,我還能堅持篆…」

召喚了大量的寄壞蟲,已經消耗了體內大量的查克拉。死了這麼多的蟲子,以油女志乃的狀況,也是相當的吃力。

死掉的蟲子,已經佔了油女志乃日常供養與操縱寄壞蟲的一大部分。眼看就要不夠用的情況下,不得已油女志乃再次消耗極大量的查克拉,用出了秘術——蟲繭,但時間內,用消耗極大的方式,大量的製造寄壞蟲,再次的被油女志乃操縱著來加入啃噬自然能量和尾獸查克拉的大軍中。

在油女志乃幾乎不計消耗的情況下,總算是加快了不少速度。

就在水木焦急的等待中,終於,體外的能量稀少到一定的量級,再也維持不住實體的狀態,肉眼的可見的赤紅色能量開始崩解,然後化為團團小碎塊,最後消失在空氣中。

見到問題解決,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油女志乃一鬆勁,就再也堅持不住了。圍繞在水木周圍的蟲群開始消散,油女志乃自己也因為巨大的消耗,差點疲憊的軟倒在地,好在一邊的山城青葉眼疾手快,一把扶起都快站不穩的油女志乃。

見到最大的麻煩終於被解決掉了,水木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志乃,辛苦你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內心火熱卻不善表達的油女志乃點點頭。

「水木,你的問題解決了嗎?」見到水木周身那一圈詭異的能量護罩不見了,山城青葉不由得問道。

「還沒。只能說最危險的一個暫時解決了。」水木搖搖頭說道。

「那該怎麼辦?還需要我們幫忙嗎?」

山城青葉看了看累的都快動不了的油女志乃說道,「可惜我不會什麼控制查克拉的秘術,也不會什麼醫療忍術。派不上多大的用常」

「怎麼會?等會說不定還真需要你來幫忙。」

雖然確實如山城青葉所說,上面那些麻煩的東西都不是山城青葉所擅長的。但是,他也有自己極為鮮明的特點的。

「好吧,有需要的話跟我說。下面我們該做什麼?」

「你們先休息一會,我看看再說。」說著,水木轉頭對日向寧次說道,「尤其是你,儘快回復一下。」

「明白了。」雖然不明白水木要自己做什麼,不過日向寧次還是慎重的點點頭。

山城青葉帶著兩個下忍開始休息,水木卻感受著體內複雜到難以處置的情況糾結不已。

『真是讓人頭疼的東西,以後絕對不會輕易的往體內再加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了。』

忍界的一切,歸根結底,總要紮根於查克拉和自然能量身上。所以,可以推斷,其實大部分東西都是相互關聯的。尤其是水木搗鼓出來的仙人模式和咒印的仙人化,其實都是一脈相承的東西。區別只是咒印是一個半成品,而水木身上的更是一個半成品的試驗品,還被水木一番折騰發生了變異。仙人模式就不用說了,其核心仙術查克拉,可以直接看成是咒印的完成品,雖然樣子差了不少,但是原理都查看不多。

原本,仙術查克拉和咒印井水不犯河水,互相之間沒什麼關聯,甚至咒印還在封印的控制之下,根本就沒什麼興風作浪的機會,一直保持著穩定。

而這一次,兩者在守鶴力量的重壓之下,發生了一些變化。而這些也是水木極其不願意看到的。

兩者之間,開始以自然能量為核心,有了一些奇怪的關聯。原本水木的體內存在的為了平衡陰陽失衡而特意導入的通靈獸集合意志,居然和導致陰陽失衡的罪魁禍首——咒印,開始糾纏在一起而不能輕易分割。

兩者要是沒有太深的關聯的話,水木分別解決就好了,這點麻煩還是不在話下的。可是現在,卻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局面,體內這麼龐大的力量,一個不慎,仙人模式崩解,讓自然能量肆無忌憚的在體內爆發,那種後果水木都不願意去想。

『怎麼辦?有自然能量為中樞而不可自然分割。有偏向陽屬性的咒印和陰屬性的精神體相互糾纏,這個樣子根本就沒法解決埃』

這種十分考驗水木手段的難題,也是相當的傷腦筋,處濫話,說不定能夠因禍得福,解決得不好,留下什麼後遺症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就好比陰陽失衡的問題,就已經糾纏了水木兩個多月了。

最終,水木還是下定決心暴力分解,解決了尾獸查克拉的威脅,下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就是,水木的查克拉不多了,哪怕是斂息術,也開始有點力不從心,畢竟這麼連場大戰,能夠堅持下來,已經算是極為難得了。反正仙人模式也不能長久的持續了,想不出什麼好辦法的話,不如主動一點,說不定能夠什麼轉機。

「寧次,感覺怎麼樣?」

「很好,沒有任何問題。」被叫到的日向寧次答道。

「那麼,下一步,你來幫忙……」

「我該怎麼做?」

「不需要考慮太多,你的柔拳能夠用到百二十八掌了嗎?」

「可以。」

「不錯。」水木點點頭,不虧是天才。

「你的點穴也應該相當精通了,那麼……」水木鄭重的吩咐道。

「等會,你用白眼仔細觀察我體內的查克拉流向。假如有什麼地方不合常理,甚至有不受控制的大量爆發,直接截斷外放和流動。」

聽到水木的話,日向寧次驚訝的說道:「這就需要我用點穴了,可是按照水木隊長的說法,可能會傷害到經脈和穴道。後果相當的嚴重。」

「我自有分寸,照我吩咐的做就行了。」先把這種詭異的狀態停下來再說。受了傷不要緊,自己就是醫療忍者,實在不行,還有綱手,這點傷肯定不是大問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