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七十六章 李代桃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李代桃僵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西斜的陽光從參天巨樹的葉片縫隙中照了下來,形成一片斑駁的陰影。水木的心情,就好比那明暗相間的圖案,慶幸平安脫身的愉悅中,也潛藏著不少隨之而來的陰霾。

找對的應對方法之後,解決問題就是手到渠成的事情,雖然有所波折,但是大方向不錯,結果就不會太差。

在山城青葉和馬基兩個實力強大的上忍的幫助下,水木順利的解決了目前最大的危機。有著兩個強援的水木,總算是驅逐了體內異種能量,自然能量和尾獸查克拉的被驅除,山城青葉和馬基這兩個人輸入體內的普通查克拉,在離開本體之後,沒過多久,就自然消散得無影無蹤。

有驚無險躲過一劫的水木也相當為自己關鍵時刻的運氣感到欣慰。不過,看了看累得氣喘吁吁的山城青葉和滿臉疲憊的馬基,水木也是再一次感受到上忍級別的查克拉量的程度。由衷的感慨著,在忍界,資質的重要性果然是不言而喻的。除去旗木卡卡西那種查克拉量偏少的類型,一般也就馬基和山城青葉這個級別了。

但是,總有些天賦異稟的人物讓人感嘆這個世界的不公平。一個斂息術,就讓水木的查克拉儲備碾壓絕大部分上忍了。可是這種程度,和漩渦鳴人、我愛羅以及干柿鬼鮫這種天賦異稟的傢伙相比,也還差了不少。

還有,感受著體內人去樓空的狀況,以及經脈與穴道受損的現實,水木也知道,自己短時間內不再適合進行強度太大的戰鬥了。在經過調養之前,最好都不要太過頻繁的調用查克拉。

不過,這種狀況其實水木已經算是比較滿意了,幾乎沒有什麼難以挽救的**上的後遺症,也沒有透支身體細胞的生命力,在連場惡戰之後,已經是比較難得了。

至於有沒有什麼其他的隱藏的麻煩,要等以後再說了。這個時候,水木正抬頭看著天上盤旋的巨鷹,發出一陣陣有節奏的鳴叫,不由得一陣苦笑,

傳令鷹的到來,確認了鋤奸行動已經結束,村子的陰暗面發生的血雨腥風水木暫時管不著,不過,現在自己這邊也算是初步完結了,除了細枝末節的東西,和山城青葉一起把兩個下忍帶回木葉村,自己的任務就算完成。

過了一會之後,經過一段時間的修整,疲憊的眾人總算是恢復了不少力氣,除了感慨「曉」組織沒有殺個回馬槍,也沒有再派另外的強手來增援的慶幸,也有對同胞戰死的遺憾。

按理說,三個忍村的戰果其實也相當彪炳了。僅僅一個赤砂之蠍這種能獨立攻滅一個國家的強者被消滅,就已經是極為難得的勝利了,而且還擊退了角都和飛段這種擁有不死之身的怪物。不過對比戰損,其實也只能說是差強人意。

岩隱村帶隊的赤土和黑土雖然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隨行的人員就損失比較大了,尤其是在面對內奸的突然反叛和鏡面襲者之術的時候,資質普通而潛力不足,不能臨場突破的角色忍者,傷害就很大了。反而執行精英化的砂隱村,雖然隨行的也有幾個,但是除了個別受傷,基本沒有被複制體傷害到,只是可惜的是,面對飛段和角都的不利,損失兩個上忍讓人唏噓不已。相反到是人數稀少的木葉人員最為齊整。

不知不覺臨近傍晚,以現在的狀況,連夜趕路似乎也有點強人所難,不得以,三個忍村在三名帶隊上忍的簡短商議之後,正式決定集合隊伍統一行動。待修整一晚之後,直接快速走完剩下的路程。

……

草草吃過晚飯之後,水木靜靜的坐在一條小河邊,舒緩的放鬆著自己的思緒。這種輕鬆的感覺,是水木最為習慣的狀態了。對水木這種類型的忍者來說,感知就像極為重要的第三隻眼,是觀察這個世界的重要手段。但是自從開啟仙人模式之後,這隻眼睛就像被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面紗,讓水木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徹底的模糊了不少,這種巨大的差異一度讓水木心中的焦躁感極為膨脹。習慣了用感知來預判的水木,幾乎要被這種茫然的狀態逼得手足無措,還好有油女志乃和日向寧次不時的代替自己來感知。

現在,就像蒙在眼前的陰霾被徹底驅除,這個世界再次明亮的展示在水木的眼前。天上的飛鳥,不遠處草叢中的昆蟲,游弋在水面之下的魚兒,都在水木的感知之中一覽無餘。

良久之後,水木伸手拿起了隨手丟在手邊的血腥三月鐮,曲起手指,彈了彈鋼鐵刀面,發出清脆的聲音,然後滿意的點點頭。這東西是山城青葉趁著水木騰不開身的時候,特意去收集起來的戰利品。除了這把血腥三月鐮,還有一小團破碎的飛段軀體,也被水木封印了起來,準備回去之後好好看看,這個誇張到像是玩笑一般的強大生命力的怪物,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那都是后話了,現在這把鐮刀的材質就極為優秀,能夠側面抵擋水木的全力一擊而幾乎毫髮無損,已經是相當難得的武器了,這個是自己直接用,還是把它熔了再造一把趁手的,等問問專業的武器大師再看。

正當水木在盤點自己這點差強人意的戰利品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個瘦小的身影在往這邊靠近。

感受著來人的查克拉和特徵,水木不禁皺了皺眉頭。

不一會,只見日向寧次從身後的叢林陰影中走了出來。

「出了什麼事?寧次?」

日向寧次徑直走近,然後沉聲說道:「我發現一個人相當可疑,很可能有問題?」

「嗯?」水木心中一緊,這個時候再有人來找麻煩,可就不好處理了,還好任務已經差不多了,水木可以直接選擇撤退,不淌這趟渾水了。

「你說的是誰?」

「岩隱村的俘虜,迪達拉。」日向寧次說出了一個大大出乎水木意料之外的名字。

「迪達拉?怎麼會是他?」

無論如何,水木都沒想過會事這個人有問題。

「你確定沒有搞錯?」

「絕對不會錯的。」日向南寧斬釘截鐵的說道,「任務開始之前,我就觀察過這個人,被封印層層封鎖的情況下,特徵還是相當明顯的,但是現在,那個人已經完全不受限制了,現在就是在偽裝被俘虜?」

「偽裝?」水木詫異的問道,「為什麼不跑?應該有不少逃跑的機會吧?剛才那種亂象……」

說著說著,水木自己就停了下來。

「原來是這樣嗎?」水木苦笑著搖搖頭,「已經太遲了埃」

說什麼不跑,實在是太想當然了,很可能早就跑掉了,現在只是個可有可無的替身在這裡。

忍界能夠躲過水木的感知且讓人毫無所覺的,白絕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出發之前水木也好好確認過迪達拉的狀態,能夠在水木的感知之下偷梁換柱的,除了能從查克拉層面惟妙惟肖的模擬的白絕分身,,水木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能幹出這種事。

水木剛剛的好心情,頓時讓日向寧次剛剛帶到的消息敗壞了不少。

「水木隊長,我們該怎麼辦?」

「這件事什麼時候發現的?還有誰知道?」首先,水木還是得確認具體的狀況。

「剛剛和岩隱村匯合后不久,習慣的觀察一番后就發現了。」日向寧次答道,「現在為止,除了告訴水木隊長,還沒有對其它人說過。」

「很好。」水木點點頭。

沒有其它人知道也好,反正可有可無的暗殺迪達拉的秘密任務,也正式宣告失敗了。

「接下來,我們裝作不知道就行了。迪達拉的事情,轉交給岩隱村后,就跟木葉沒有關係了,出了什麼問題,也是他們的事情。你也暫時將這件事情忘掉,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就行了。」

「這樣可以么?會不會有危險?」

「放心吧,交給我處理。」水木自信滿滿的說道。既然不是戰力強大的阿飛,那麼殺死一兩個白絕分身實在是無關緊要。救走了迪達拉還留下一個替身,明顯就是來偵察的,而且針對水木來探查輪迴眼情報的可能性相當大。索性繼續裝作不知道讓他看個夠好了,反正危險性不大,最後總會被岩隱村發覺然後殺死的,也不需要水木多管閑事。

「那我們還要和他們同行?這樣的話,會不會不太合適?」

「先早點回去休息吧。」水木笑而不答,然後右手一揮,一隻停在樹梢陰影中的夜梟飛出,然後穩穩的停在水木的手臂上,「明天早上,你就知道了。」

聽到水木的話,日向寧次有心再問,卻也明白,現在服從才是下忍們應該做的。

看著日向寧次離開的背影,水木看了看手臂滴溜溜旋轉著腦袋咕咕叫的夜梟,思索著該怎麼寫任務報告。

……

一處隱蔽的據點中,角都正在幫助飛段縫合支離破碎的身體。一邊干著這種精細活,一邊還要忍受著從一開始就罵罵咧咧、喋喋不休的飛段的碎嘴。

「閉嘴,飛段,再說話就殺了你。」

「你要是能做到你就試試看啊,混蛋,剛剛明明叫你等等,那個少白頭的傢伙突然爆發那麼強大的力量,明顯不能持久,再堅持一會不就行了?多好的祭品,浪費礙…」

「嗯?」聽到飛段狂妄的話,角都停下了縫合飛段的地怨虞,「狼狽的躺在地上的傢伙,說著大言不慚的話,還真是讓人感到厭煩。而且你說的堅持一會,是讓我一個人堅持吧,都被打扁了的傢伙,口氣還真是大埃」

「角都大爺,好好說話,只要幫我縫好,一切都好說嘛!而且你看,我的身體是不是少了一些……不對,是真的少了不少肉啊,你是這個混蛋,都不把我的身體完整的帶回來的?還有,我的武器哪去了?那個是我最鍾愛的武器啊,趕緊去給我找回來……」

而角都,卻好似沒有聽到飛段的咒罵一樣,臉色嚴肅的轉向門口。

「誰在外面?」

隨著角都的話,室內的空氣都冷了一大截。

沒人回答,但是門被立刻推開,在吱呀的聲響中,兩個人影出現在角都眼中。當前一人一頭囂張的金髮,青藍色瞳孔,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的少年,滿臉疲憊的神色,也不能掩蓋其瘋狂的氣質。身後跟著一名面容十分陌生,皮膚蒼白的詭異男子。

「這不是迪達拉么?居然能夠逃出來,還真是幸運埃」說著看看了身後的男子,「這是?絕的分身?原來是你?難怪能將迪達拉救回來。」

身處木葉核心,絕是沒有什麼辦法救人,但是在野外,只要能攪亂戰場,這種環境對絕來說簡直如魚得水,混進去救個把人質,只要不被刻意針對,成功率還是相當大的。

「這一次還真是感謝兩位,要不然還真的要糟糕了,不過,一起追求終極藝術的同伴——蠍大哥戰死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雖然說著可惜,但是迪達拉臉上依然掛著不知道對誰的殘忍微笑。

……

木葉,夜已深,火影辦公樓依然燈火通明,五代目火影綱手,正在頭疼的看著剛剛傳回來的情報,伸手習慣性端起茶杯,卻發現裡面的茶水早就喝光了。

「唉,真是一群麻煩的傢伙。」

「老是愁眉苦臉,可是會老的快的?」

伴隨著玩世不恭的話語,一頭白髮的自來也突然出現,坐在綱手身後的窗台上。

「這種話,你有資格說么?」綱手強壓住怒火說道。

「這些都不重要。」自來也趕緊岔開話題,「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

「你先看看這個。」說著,綱手抽出兩個人的情報,遞給自來也。。

a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