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同小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同小異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要是早點把金剛封鎖弄到手的話,前兩天就不會被守鶴的查克拉共鳴搞得那麼慘。靠蠻力來控制尾獸查克拉,畢竟只是沒法發揮出自己在封印術上的特長的無奈之舉。

有了這個封印術,就可以看看這個世界的前輩是用什麼方法來限制並利用尾獸的了。到現在為止,水木自己的研究成果也有不少了,但是大多都是凌亂不堪,並不成系統。比如這水木七拼八湊的仙人模式,就險些捅了大簍子。

不過,這也讓水木認清了自己的弱點和局限性,起點太低,導致很多其實已經有現成成果的東西,水木也不得不自己重新開始研究。而且以個人的眼光,難免會陷入偏狹的謬誤中。知識積累的緩慢,讓水木的研究也不得不放慢腳步。這時候,就無比的需要一些忍界原有的成品和半成品來讓自己看看。甚至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個志同道合的智者好好探討一下。

以「前中忍」水木,當然接觸不到這些太過高端的東西,晉陞為上忍之後,才勉強有了一些改善。這一次的金剛封鎖,對絕大部分人來說,都只能作為好看的珍藏品,但是對水木這種精通封印術的忍者就不一樣了。

金剛封鎖,水木雖然還沒有細看,但是從現有的情報來看,以旋渦家族那由強大的生命力衍生出來的龐大查克拉量,以及數種相當厲害的傳承秘術,實在是讓人想忽略都難。

不過這裡面可能的難處,水木也有所預計,首先,使用金剛封鎖就需要爆發查克拉,「爆發」這個詞,絕對不是什麼地方都能用的,而且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咒印的爆發,綱手的陰封印和百豪之印的爆發,水木不久之前的遭遇,無一不說明其危險性。身為千手家族的遠親,同樣作為六道仙人傳承的一支,漩渦家族的身體素質和承受能力遠遠的超過了一般忍者。就憑旋渦家族的人基本上都是人柱力的優良載體就可見一斑。

旋渦鳴人多少次受了重傷,體內還不時受到九尾查克拉的侵襲,帶給其強大的自愈力的同時,也是透支其身體的催化劑。要不是漩渦鳴人體力驚人,早就堅持不住了,普通人根本就承受不起這種可怕的負擔。

所以,漩渦家族的金剛封鎖,其本身作為封印術的一種,艱澀難懂的理論就讓人退避三舍,而且學習的難度和對身體的極高要求,更是讓知情者對其望而生畏。這種家族秘術,有時候就是讓人覺得特別雞肋,不是說外人就一定學不會,但是學會了,多半沒什麼大用。就像柔拳,沒有白眼,練得再好,看不清查克拉、經脈和穴道,就是個擺設。旗木卡卡西的千鳥,在升華到千鳥流之前,更是一個看似華麗,實際是個陷阱的強大忍術。沒有寫輪眼這種優良的動態視力來糾正衝刺軌跡,這種直來直往的突刺,沒傷到別人,可能就在敵人的反擊中飲恨當常

……

水木回家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心情有些激動的水木,依然沒有多少睡意,迫不及待的打開了記載著金剛封鎖的捲軸。

『果然,和想象中的差不多,家族獨有風格的痕實在是太重了。』

良久之後,水木總算是將其大致瀏覽了一遍。雖然暫時還搞不懂其中的細節,但是大致的原理,和水木預計的差不多。其中激發生命力,瞬間爆發出巨量查克拉的手段,還有使用金剛封鎖的時候,如何最大限度的減輕對身體的負荷,這種對身體的細微控制,實在是讓人大開眼界。

這種程度,以開發出斂息術的水木的水準,其實也能夠做到。對其他人難如登天的細胞層面的精準控制,對水木來說,也算不得什麼太過高深的東西。就像捅破一層窗戶紙一般,有一種讓人豁然開朗的感覺。

『這種感覺,陰封印?百豪之印?表現的效果和使用方式如此的相似。果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得更遠,也省了不少功夫。』

身為醫療忍者的綱手,對封印術算不得精通,但是也有不少自己獨立的見解,以她的查克拉操作水準、高明的醫療忍術和對人體的了解,有了這個金剛封鎖做參考,陰封印,百豪之術,甚至是創造再生,只要有時間,弄出來真的不是太難。

就水木目前的發現來看,現有的對生命力的利用上,沒有一個能夠直接增加身體細胞的生命力的,全都是對剩下的生命力提高使用效率。不管是陰封英金剛封鎖、甚至是仙人模式,至少目前水木沒有發現一個能夠直接增加生命力的例子存在。其中仙人模式倒是有例外、仙術——無機轉生之術倒是能夠通過自然能量賦予無機物生命並操縱。但是水木根本就沒有見過,不知道怎麼實現,而且,直接使用自然能量也太危險了。沒有成熟的仙術供自己來研究,老是用自己千瘡百孔的身體來親身驗證,這種九死一生的事情,做一兩次也就夠了,現在已經過了需要不顧一切提升實力的時候了。

……

木葉豪族日向的大宅院內,依然是那棟獨難偶淅錈媯水木端起做工精緻的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水溫正好的香茶入口,頓時讓水木精神一震。

『真是好東西,這種高檔貨,外面都快絕跡了吧。』

水木心滿意足的放下茶杯,靜靜的看著對面的日向日足輕皺著眉頭,看著水木提供的一份階段性研究報告。

良久之後,認真的翻看了兩遍的日向日足合上文件,鄭重的放在一邊,然後對著水木說道:「水木上忍,果然驚才絕艷,這種成果,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家主大人太客氣了,能讓您滿意就好。」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有這種程度,已經讓我喜出望外了。」

展開合作的時間也就一兩個月左右,能夠在處理自己的事情之外,還能夠有所發現,已經是不錯的成果了。對於和水木合作如此重大的事情,以日向日足的氣量還不至於如此沉不住氣,這根本就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千年家族的夙願,這點時間,還是等得起的。

「那就好,受了不少家主大人的照顧,能夠有所回報,那真是太好了。」

這段時間以來,能夠讓水木和未婚妻千繪椿度過這段最危險的時間,一直到綱手回來,順利接掌火影位置,水木也能夠有這麼多練習仙人模式的時間,沒有日向家族的照拂,絕對不會如此的輕易並波瀾不驚。

合作這件事,說的好聽,其實就是一場互惠互利的交易罷了。能夠互相提供幫助,才是平等合作的基礎,所以,回來的這兩天里,水木也不得不拿出一點乾貨,讓日向日足過過眼,讓他對自己有信心,至少在不太重要選擇的時候,能夠盡量站在自己這邊。

「關於白眼,水木上忍說的簡直是一針見血。只不過是轉生眼因為實力不足,而顯露出來的半成品,這種猜測,歷代日向家主也不乏有人提出,但是,情報太少,根本就無法證實。還因為宗家和分家的分治,連許多可行的研究都進行不下去……」

「這也是大家族的煩惱。」水木笑了笑說道。

「沒錯,這個就連我這個家主都不能有所作為,實在是讓人煩悶,好在現在有水木上忍幫助。」

「還是家主大人魄力驚人。」

對於和水木合作,日向日足也是頂著巨大的壓力的。在水木露出了明顯的封印術、醫療,生物及克隆方面的才能之後,尤其是那種極為引人注目的實體分身以及精通封印,讓日向分家對與水木合作極為忌憚。日向日足提供了不少家族的絕密資料不說,甚至還準備將日向族人的細胞樣本大量的提供給水木做必要的測試與實驗。

這種行為,頓時惹得分家的長老極為不滿。在他們看來,和水木這種人物合作,存在著白眼血脈泄露的危險,水木這種精通封印術和生物技術的傢伙,破解日向家族的籠中鳥並竊取白眼都有極大的可能,所以堅決不肯授權日向日足做這種事情。

對這種情況,水木心中一陣哂笑,偷取血脈這種事,還用的著如此麻煩?機會實在是太多了。手裡一大堆的事情做不完,要不是需要日向家族來做自己的擋箭牌,水木都不想和這種腐朽的傢伙打交道,

最後,還是在日向日足的強硬堅持之下,最終提供了少量的分家遠支血脈的細胞樣本給了水木,這些傢伙,一個開啟白眼的都沒有,絕大部分都是經過家族內部評定,基本沒有覺醒白眼的可能性的邊緣人物。

不過哪怕是這樣,合作總算是達成了。日向家族的長老們,一個個都是想著怎麼維護傳統的腐朽之人,也只有見識過輪迴眼的恐怖的日向日足和日向科,對水木還有著不少信心。無法透露太多的日向日足,也無法給出讓人信服的理由,這才造成這樣的後果。

和日向日足的交談進行的很久,一直等到太陽西斜的時候,才差不多要結束了。

「說到底,水木上忍認為根源是在查克拉量上面?」

「根源肯定是在查克拉量,但是怎麼實現,還需要好好的考量。」

方法其實水木已經知道了,作為轉生眼實力不足的情況下的劣化產物,本身沒有足夠的查克拉量強行推動升級的話,吸收同類型的白眼就可以做到了,換句話說,以其他族人的白眼為祭品,只要人數足夠多,轉生眼其實比輪迴眼要稍微好達成一點。

不過,這種考驗日向日足底線的情報,暫時還不是泄露的時候,現在只能先給出一點似是而非的情報,堅定日向日足的信心,讓他有足夠的耐心來等待水木的最終研究結論就行了。

日向日足也認為,短時間水木能夠拿出太多的成果也是不現實的,要是水木真的做到了,說不定還會懷疑其真實性,並認為水木別有用心。而現在的情況,恰好還在其認知範圍之內。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日向日足似乎也意識到已經聊了很久,想了想,然後說起了一些另外的事情。

「水木上忍,前幾天的任務中,指名要日向寧次參與,不知道其表現如何?」

「寧次啊,那可真是了不得的人才。」雖然和自己不是一個類型的忍者,但水木也不吝與溢美之詞。「日向家族還真是人才濟濟,過不了兩三年,寧次可能就會達到我現在的程度了,後生可畏埃」

「喔?評價這麼高嗎?雖然寧次資質不錯,但是說和水木上忍相提並論,還是有點過譽了。」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要不了兩年就會見分曉吧。」

「也是,日向有如此逸才,也是家族幸事。」

最近一段時間,日向寧次都在和花火和雛田一起接受系統的家族訓練,雖然靠著才華能夠自行補完欠缺的柔拳,甚至是回天都能領悟,但是畢竟缺少了一些基矗在補上這些課程之後,日向寧次的天賦才完美的展現在眾人眼前。

「日向家族不愧是木葉第一家族,優秀的後輩人才層出不窮,而且家主大人後繼有人,真是教育有方。」

剛才經過前院的時候,看見日向寧次帶著雛田和花火正在修行,水木還和他們打過招呼。

「還是水木上忍眼光犀利。」日向日足感慨道。

上次和日向日向說起的時候,日向日足就有意提到過花火和雛田。當時的日向家主對日向雛田十分的不以為意,水木也是隨口多稱讚了兩句,說日向雛田也是難度的人才,只不過沒有找到合適方法,而且時機未到罷了。

「過去一直小瞧的長女雛田,沒有想到倒是一個外柔內剛的性格,以前還是我關心太少埃」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