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八十五章 抉擇之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 抉擇之路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聽到旗木卡卡西的話,水木先是想了一會,然後說道:「論絕對的價值的話,這個術確實有難以估量的潛力,怎麼稱讚都不.網可是卡卡西,你想過沒有,每個忍術的價值,同時也是和他的學習難度掛鉤的。你認為,木葉村中,有幾個人能夠學得會?」

「應該沒幾個人吧。」卡卡西想了想不得不無奈的答道。「哪怕是我,要完成這個術可能都不容易。」

以卡卡西木葉技師的名頭,自己承認學習困難,其它人想入手就更難以入門了。

「而且,卡卡西,這個術,並不是沒有替代品,斂息術最大特長,巨量的查克拉儲備就是其最大的亮點。但是忍界補充查克拉的手段真的是太多了,想必你也能列舉出不少吧?」

和斂息術效果有些相似的陰封印,各種吸收查克拉的秘術和血繼限界,不談副作用驚人的刺激性秘術,各種補充體力、查克拉的藥丸都不是一種兩種。斂息術在春野櫻、旗木卡卡西和水木這類忍者手裡,發揮的作用簡直不可估量。但是換個人,不說學不學的會,哪怕學會了,那麼多的查克拉,拿來做什麼?多放幾個豪火球之術?有意義么?只有身上需要巨量的查克拉才能發揮特長的忍者,才會花費極大的精力去學這個斂息術。

水木的反問,讓旗木卡卡西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雖然暫時說不過你,不過,水木,你說的理由也站不住腳。」

旗木卡卡西可不是那麼好忽悠的人。其實水木也明白,剛才的話也只是轉移話題和強詞奪理罷了。水木很久以前就意識到了,這還是自己帶有前世的認知差異,還沒有完全適應忍界的價值觀造成的後果。不同的生長環境和教育的差別,讓水木一直沒有意識到,當自己也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成為別人仰望目標的自己,一身所學的價值是多麼的驚人。假如把這些成果全部實現,支撐起一個小型忍者村都足夠了。

但是,現在其中重要的一塊——斂息術,就這麼教給了春野櫻,在當時的水木看來,只是一項長期投資加上學術探討的範疇的動作,現在看來確實有點不妥。不是說做錯了,而是這種明顯不合忍界傳統的行為,事實上在挑戰這個世界的秩序。直到後來,水木才明白,這個世界有三樣,是永遠不變的主題:血脈、傳承和英雄。

忍界從古至今的脈絡,都逃不出這三樣的束縛。說這個世界複雜,是因為忍界確實有動亂之因。說簡單也很簡單。從大筒木家族傳下來的血脈就是忍界的主線,知識和力量的傳承就是忍界發展的推動力,英雄傳說,就是這個世界的歷史。

水木的行為,無關對錯,以及如何看待都無關緊要,不管有意無意,破壞規則的行為,都是不太合適的,哪怕水木自己覺得教了也無妨,也會讓人看不順眼。

『雖然現在知道了,不過哪怕在做一次選擇的話,結果也不會有太多改變吧。』

這種價值觀的差異,體現在每個人身上的表現也是不同的,水木就不會為了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來做出有違本心的選擇。何況即使是有人再看自己不順眼,兩三年過後,秩序崩壞,誰還管的了那麼多。只要自己的實力夠強,能夠承受得住別人看待自己的壓力。任性個一兩次,又有什麼關係?

見到水木依然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旗木卡卡西也沒有太過意外。

「水木,我們雖然交往時間不長,但是對你的作風也是比較了解的,你可能不放在心上,小櫻現在也可以懵懂無知,但是以後怎麼辦?」

既然卡卡西這麼說,水木也不能當做不相干的事情了。確實,水木不怕,但是不代表不會耽誤春野櫻,身負水木獨家秘術的春野櫻,還真的有機會獲得綱手的認同么?「帶藝投師」這種情況,其實和后媽的孩子也差不了多少。

「你要明白,卡卡西,我可以教導小櫻,這一點沒有問題,這點實力和自信我還是有的,不會耽誤小櫻的發展和前程。但是,這可就浪費了她一身的醫療忍術的才華了。我糊弄別人可以,難道你還不明白,對醫術,我就是個徹徹底底的外行。」

說著,水木停了一下,然後鄭重的說道:「何況,這一點,也是要考慮小櫻本人的意願的,你可以給出建議和方便,但是,我覺得最好不要將一切都安排好,忍者的道路,還是要自己去選擇。」

小櫻最後選著跟水木學習,成為一名精通封印術的戰鬥忍者,還是拜師綱手,成為一名暴力醫療忍者,首先要等到小櫻抉擇好,再安排下一步比較合適。

看到旗木卡卡西聽了水木的話之後沉默良久,水木就知道,自己暫時是說服他了。

「唉,你的口才,當忍者委屈了埃」許久之後,旗木卡卡西才苦笑道,「這件事確實是我心急了。」

「最近發生了什麼?讓你這麼著急?」

「是佐助。」卡卡西頭疼的說道:「最近離開村子做任務太多了,第七班管束的太少,連組隊做任務都很少,不過鳴人有自來也大人安排,不用操心太多,我現在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佐助身上了,那麼,小櫻自然就得有所安排,不然的話不是顯得太偏心了?」

「都兩個多月之前的話了,你還記著呢?」中忍考試之前,水木對卡卡西抱怨過類似的話,沒想到卻被卡卡西記住了。

「你說的有道理嘛,還是我欠考慮了,都沒有考慮過小櫻自己的意志。」

「你是關心則亂,可不要小瞧了你的學生啊,他們會找到自己要走的路的。」

「做了這麼久的帶隊老師,沒想到還不如你看得透徹。」

「你教了小櫻多久?我教了多久?加上忍者學校的經歷,你差遠了,卡卡西。」

「也對。當時要不是三代大人強烈要求,我才不會接手這種麻煩事。」

「現在抱怨,還有用嗎?」在水木看來,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才是旗木卡卡西決定教導第七班的最重要理由。曾經同伴兼朋友的宇智波帶土的最後族人,老師四代目火影的兒子,這個理由,足夠了。

「吶,水木,你覺得佐助,我該怎麼處理?」卡卡西似乎有點迷茫的問道。

「處理?卡卡西,你大包大攬太過了。他自然會找到自己的路,我們現在只要儘力去引導就好了。」

「我就是有點擔心,仇恨這種東西,實在是啃噬心靈的猛獸啊,一不小心,就會變成被仇恨迷失了心靈的可憐蟲。」

這個問題,水木可沒法回答,水木可不想和卡卡西談論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

「嗯,我快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同路的一段已經走完了,水木也想早點回去休息。

「嗯,今天多謝你的忠告了。」

「不客氣,畢竟我也是老師啊1

……

被夏夜微涼的風一吹,喝了點酒的水木其實已經清醒了不少,當回到家的時候,發現房間裡面的燈還亮著。

『小椿來了么?』

水木推門進去,果然,看見未婚妻在屋子裡等著自己。

「回來了?」小椿迎上來,準備扶住水木,「怎麼喝酒了?不是不喜歡嗎,還喝了這麼多?」

「別擔心,沒多少。」水木示意了不用攙扶,然後脫下了外套,遞給小椿掛起來,在家裡,又沒有外人,隨意一點沒關係。

「小椿,你晚飯吃了嗎?」

走進洗漱間,洗了把臉清醒一下的水木問道。

「已經吃過了。」

「那就好,要是你今天跟我一起去就最好了,正好熟悉一下我的朋友們。

「那些我已經認識了,而且那個不是慶祝你晉陞上忍的聚會么?你去就好了。」

「那真是可惜了。我可是向他們發出了參加婚禮的邀請的,你在的話最好不過了。」

「嗯,沒關係的。」小椿善意的笑了笑,「我和他們可是不同,為了慶祝你的晉陞,我可是準備了禮物的。」

「在家裡就是在忙這個?快讓我看看是什麼?」

「稍等。」說著的小椿拿出了一雙閃著紅黑色金屬光澤的全指手套來。

「這個就是禮物?咦?這種感覺……」

手套的材質極為奇怪,看樣子似乎是金屬,而且有種似曾相識相識的感覺,但是卻又似是而非。

緊接著,水木戴上后試了試,查克拉的傳導相當優秀,柔韌性也相當不錯,沒有影響手部活動。

「這個是用什麼做的?」對此頗為好奇的水木問道,「相當不錯的東西埃」

要說水木這幾個月,哪個部位受傷最多、最頻繁,毫無疑問,就是手。

「玩火*」這種事,是每個火遁忍者都相當深刻的感悟。不管是練習還是戰鬥,手是最接近火源的,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燙傷,曾經的水木也是深受其苦。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