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八十六章 居安思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居安思危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雖然這雙詭異的手套有點奇怪,不過戴在手上試了幾次之後,發現確實WwΔW.『kge『ge.La除了透氣性略差,戴得太久可能有點不舒服之外,其它的倒是沒有發現什麼不好。這點微不足道的不足,對忍者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麼。

「感覺怎麼樣?」小椿看著水木測試著手套的效果,滿臉希冀的問道。

「不錯,沒什麼毛玻」對偏向體術忍者來說,半指拳套可能更合適,不過水木並不是那種類型,擁有優良的查克拉傳導特性的忍具才是最適合的。

「你還沒說呢?這個到底是用什麼做的?材料不錯,造價不低吧?」

「你滿意就好,這個東西,花費倒不是很多,因為主要的材料,基本是自籌的。」

「自籌?」水木疑惑的問道:「我們家什麼時候有這種奇怪的材料了?你上哪弄到的這種奇怪的東西。」

小椿笑而不語,然後拿出了一把巨大的兵刃。

「咦?這不是我的戰利品嗎?」

小椿拿出的就是飛段的血腥三月鐮。這把武器相當的優秀,能承受水木那一擊都能把尾獸揍趴下的拳頭還沒有太多損壞,這可不是一般武器能夠做到的。

而且這種特殊材質的兵刃很不好弄到手。除了花大價錢請名匠製作外,其他獲取的方式相當狹窄。就好比在波之國,旗木卡卡西殺死了桃地再不斬,但是並沒有把她的斬首大刀帶回來。究其原因,除了避免霧隱村的非議等政治上的考量之外,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別人很難使用。

這種威力巨大、而且帶有特殊的意義的武器,一般都會在上面做不少手腳。拿在手上不安全不說,甚至還可能被通靈術、封印術等契約限制。一旦武器的繼承者確認,有些甚至可以直接使用通靈術或者封印術強制召回。所以有時候,一些威力巨大的武器,只能作為戰利品炫耀一下,基本沒什麼意義。

因此,水木拿到這把血腥三月鐮根本就沒有上交,也沒人說什麼閑話、。這個確實是水木獨立搶到的東西。其次,也確實沒多少人要打這把武器的主義。至於說血腥三月鐮上做的手腳,什麼通靈術、封印術,這種東西,難得倒水木?

「小椿,你這是怎麼做到的?」

水木臉色怪異的看著這把飛段的趁手武器,血腥三月鐮,現在變成血腥兩月鐮了,最下的面的鐮刀刀刃,齊根不見了。

這把武器,堅韌的特性不言而喻,水木開著仙人模式,掰斷都要花一番功夫。沒想到,就這麼缺了一大塊。

「這個嘛?」小椿倒是有點尷尬的說道:「你不是說這武器不錯,就是不好用,而且還不好改么?所以我就試了試……」

「試?怎麼試?」

「就是這個。」

說著,小椿雙手合拾,然後緩緩張開,兩手之間,一團快速流動的淡藍色查克拉團,隨著小椿的控制,裡面漸漸的出現的一些細碎的電唬

「哦,是這個埃」

看到這個水木頓時明白了。風與雷屬性的查克拉性質變化的衍變,威力大的驚人,兩種攻擊力強大的查克拉屬性結合在一起,產生的威力實在太恐怖。要是僅僅說起力量,水木開啟仙人模式后無疑更強,不過對小椿這種根本就不能碰的強大忍術,實用性要更強一點。

「這個武器我也只是想試試是不是真的那麼不好處理,所以……」似乎對還沒過幾天就把水木的收藏品給弄成殘次品有點不好意思。

「所以,你就去做了這雙手套?」

「嗯,就一點廢鐵殘渣,然後我拿去加了點東西找人做了這個。」

「一點?」好吧,小椿說是一點,水木也就不計較了,一整片刀刃都不見了。

「這廢物利用也算不錯,不過這個樣子,裡面還加了什麼?一點點查克拉金屬還不至於變成這個樣子吧?」

「還有的也是你的戰利品,上次帶回來的破碎的傀儡殘片。」

「傀儡?」水木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小椿說的是那些被打壞了的傀儡,赤砂之蠍作為最頂尖的傀儡師,毫無疑問也是一名出色的製作武器的大師,在自己寶貴的傀儡身上使用的材料,也是萬金難求的寶貝,在激烈的戰鬥中,能夠躲過水木仙人模式的火遁還能殘留下來的,都是難得一見的好素材。所以,水木閑暇之餘,也帶會來不少,想著以後說不定能夠派上用場,沒想到這次被小椿先給用了。

「這樣也好,廢物利用吧,不過小椿,你找的是誰做的?這手藝不錯,下次有什麼事也可以去試試。」

「木葉有名的武器店鋪就那麼幾家吧。」小椿說道,「這次找還是你認識的,你忍者學校的女學生——天天家裡的武器店,裡面的匠人水平相當不錯。」

「是那裡埃」水木點點頭,這個倒事不很陌生。雖然水木不是很需要大量忍具格鬥的類型,損耗其實相當小,所以也就沒有多少機會去光顧,不過偶爾還是去看看的,也碰見過幾次看店的天天在常

「這個你滿意就好。」小椿欣慰的點點頭,一時手快,將武器給拆了,好在材質不錯,能夠用殘渣里的查克拉金屬做點其他的,最後也沒有浪費,算是不錯的結果了。

水木看著缺了一塊的鐮刀,感受了下貼合手掌的手套。

『也不錯吧,不過可惜了一把拉風的武器,這麼丑的鬼樣子,看來也拿不出手了,以後將它全改了,做點什麼好呢?』

暫時將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放在一邊,水木朝小椿說道:「這個禮物我很滿意,不錯,不過,下次可不要為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操心太多了。」

「嗯。」小椿高興的點點頭。

「那就這樣吧。」水木說道,「現在讓我看看你剛剛的那個術,聯繫到什麼程度了?」

對這種聞所未聞的兩種查克拉性質變化融合后的產物,水木也搞不清楚頭緒,沒有參考,水木也不敢隨便試驗,尤其是拿小椿的身體來測試這種新遁術,實在是太危險了,看看一般的忍具都在裡面堅持不了多久,就知道有多麼的危險。漩渦鳴人使用螺旋手裡劍都差點讓手臂殘廢,這種意料之外的產物,怎麼看也不像是那麼平和的東西。

而接下來,小椿再次攤開雙手,在水木面前演示著這種奇怪的遁術。

和兩個月多之前不同,這一次,不在像以前那樣煙火氣十足,而是控制得更加的遊刃有餘。

「斂息術的練習,還是沒有多大的進展嗎?按理說,你也對封印術不陌生啊,怎麼會這麼艱難?」

「嗯,進展不大,細胞層面的精細化操作實在是太難了。」

「可是,為什麼你的這個術用得這麼好?」

看著在小椿雙手之間急速旋轉的淡藍色查克拉球,從球心中間,不斷的往外部流動著細如髮絲、卻異常亮眼的電弧,卻在小椿的控制之下,電弧在查克拉球的表面不斷的游弋,形成一圈閃電狀的飛濺的電火花刀刃。

「總感覺這樣控制很簡單,但是在體內流動的查克拉,總是不聽使喚。」

好吧,術業有專攻,樹木也算是明白了這句話的深刻含義。有著水木都艷羨的查克拉性質變化技巧,卻對身體內部的查克拉流動及控制不太擅長,在經過各種各樣的嘗試之後,連最近本的斂息術狀態,離實用性上也還差了點。

「感覺到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沒有,就是覺得這個使用得時間太長的話,就會覺得很疲憊。」

如果按照正常理解,小椿現在也算是擁有不知名的血繼限界的人了。但是其中是不是有什麼危害還真的不得而知。

「和你的分身的對比結果出來了沒?」

「嗯,暫時沒有任何發現。」

未婚妻千繪椿的山寨人柱力,是在風與雷混合遁術完成之前的樣本,如果真的有血脈上的變化,應該被發現才對。

「只是。」小椿似乎想起了什麼,欲言又止。

「怎麼了?」

「說起這個,最近有一個實驗體的狀況,讓我很不安。水木,不會出什麼事吧?」

「不安?具體是指哪一個?」

「就是前幾天有人襲擊木葉的時候,被你帶回來的一具身體。」小椿憂慮的說道:「你確定那個人真的死了?」

「當然,那個人絕對死了,怎麼了?」聽到是白絕分身,水木不由得關切的問道,「你按照我的方法處理過了吧,要用分裂藥劑……」

「用了,水木。可是,一個死去多時的身體里的細胞,還能夠保持那麼強大的生命力,水木,你老實告訴我。你要對福倒是是什麼人?不對,應該說到底是什麼的東西?」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小椿,這裡有我們的家,我會保護村子的。」

……

昨晚和未婚妻說了很多,短時間水木的實力已經提升了很多很多了,一個普通忍者,也許一輩子都達不到水木幾個月之內走過的高度,可是哪怕如此,依然孜孜不倦的拚命努力的水木,似乎在為莫大的危險在做準備,這種情況,讓小椿很不安。無法將未來說得太透徹的水木,也只能盡量安慰,打消小椿的擔心。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