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百九十一章 非常二三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 非常二三事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對忍界的風俗習慣,水木一直都覺得相當的奇怪,在這個科技樹點歪了的世界里,潮流與傳統的碰撞是非常多見的,但是在戰亂這個時代的大背景下,被實用主義的大旗完美的統合在一起。

科技水準雖然暫時沒有達到十多年後那種幾乎可以類比高科技的時代,但是,各種各樣的類似現代化的東西,很多已經出現了。就比如照相機,既有忍者登記時的那種還需要蒙住黑布來防止曝光的老式相機,也有一些攜帶型的相機出現了。這種相機小巧而輕便的造型,相當受人歡迎,雖然成像效果可能還比不上老式的正規相機,可已經能夠看到科技進步與技術爆發的先兆了。

但是對於禮儀與風俗的傳統,卻依然固執得可怕。兩世為人都沒有經歷過「結婚」這一事情的水木,其實內心也是相當的不安。

雖然早就期待這個時間點的到來,不過沒曾留意,沒想到轉瞬之間就到了近在眼前的時候,水木先前的從容不迫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水木,你在聽嗎?」見到水木再次走神,小椿不得不用手晃了晃水木的雙眼,吸引著他的注意力。

「啊,抱歉了,小椿。」回過神來的水木歉然的說道。

小椿搖搖頭表示不介意。

「你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好好休息一下?」

「不用了,我沒事……」要說休息,這幾天水木就沒有更清閑的時候了,要說累,那是不可能的。

「後天的的安排,你有什麼想說的?」

關於婚禮細節的安排,大部分都是小椿來做好的,遊刃有餘的布置著這一切的未婚妻,確實,幹練程度比自己強多了,自己雖然也幫了不少忙,但是,總是忙碌與其他事情,也讓水木無法分心太多,以至於很多本來該自己完成的事情,都讓小椿出面了,而這些也讓水木自己十分的慚愧。

好在不管是水木還是小椿,兩個人都不是什麼拖家帶口的家族子弟,全都是戰爭孤兒,小椿好歹還混了個姓氏,水木乾脆就頂著個名字混了二十多年。如此慘淡的背景,也只會叫上一些平時往來的朋友出席見證一下就夠了。其他的,就不需要安排太多了。

忍者的世界變化無常,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發生了重大的變故,所以很多事情,都是輕車從簡。一些從遠古流傳下來的禮儀還在,但是毫無意義的繁文縟節,是沒有存在的土壤的。一般的人們,也習慣不了太過繁複而又太浪費時間的過程。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就比如那個漩渦鳴人和日向雛田的婚禮,五大忍村甚至連影都過來送禮,專門搞幾個人收紅包什麼的,這種大排場,水木還沒那麼大的面子,哪怕是將規模縮小再縮小,水木也叫不到那麼多人。另外,水木也不太喜歡做成太過花哨的場面。婚禮主要的目的嘛,還是讓親朋好友們見證一個家庭的誕生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也只是提供一個接受祝福的場景平台吧,開心的事情,還是應該和朋友一起分享喜悅,這些是不可或缺的。

不過,看著小椿遞過來的安排計劃,水木皺了皺眉頭。

「小椿,你的朋友是不是來得太少了?」

對於沒什麼負擔,也沒什麼勢力的兩個人來說,能邀請來的,全都是平時打交道的同事和朋友,原本因為各種理由,能夠全部到來就不可能,一些各種各樣的理由和變故,也使得很多人不能來。但是小椿提供的賓客名單中,寥寥數人裡面,除了幾個水木只見過幾次面,甚至連名字都對不上號的封印班同事,其他的,全都是和水木有交集之後,才和小椿熟悉起來的人,比如御手洗紅豆和卯月夕顏。

對於水木的疑問,小椿也有點為難的說道:「最近封印班的任務很重,很多人脫不開身,而且,也只有這麼多人了。」

「是么?」水木心中默然。封印班任務?好吧,這些個任務,要說有多緊急,倒也不見得,如果真有棘手的事情,不找自己這個名聲在外的封印術大師,那還真是奇怪了。歸根到底,還是一個人脈的極限問題吧。

『也許,這才是一個正常的普通中忍所能夠經營的人脈環境吧,看來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看看自己身邊來往的忍者,日向日足那屬於存在交易關係而進行的交際行為,其他的,旗木卡卡西,猿飛阿斯瑪,很可能回來的夕日紅,不知道能不能趕回來的邁特凱,還有老一輩的豬鹿蝶,山城青葉,並足雷同等數名特別上忍,還有海野伊魯卡以及一些忍者學校的熟人。假如說沒有水木是穿越者這個變數的話,也許,也只有伊魯卡和幾名以前相熟的同事,才會過來吧。

哪怕小椿有著令水木自己都感到羨慕的查克拉屬性變化控制天賦,但是不為人知的她,也只是作為一名不同的忍者,默默的貢獻者自己的一份心力罷了。

面對這些甚至算不上是麻煩的問題,水木轉眼就拋諸腦後,名聲?人氣?尊重?出風頭?這些水木都不怎麼放在心上,只要綱手代表的木葉高層接納自己,然後志村團藏承認自己的實力和影響力,不再隨便對付自己,其它的,要不是這次是自己的婚禮,場合實在是太特殊,換個環境,水木都不一定有機會跟這些人打交道。

看著水木有些悶悶不樂,小椿問道:「怎麼了?有點不滿意?」

「怎麼會?」隨著實力的增長,心已經大到有些膨脹的水木,說事自信或者自負都行,其實已經可以不在意許多事情了,「我是不在意,怕你不高興。」

小椿笑了笑,然後搖搖頭。

「沒關係,只要你在身邊,那些不重要。」

好吧,這話說得水木都有些慚愧了,確實,有些事情,考慮得太多其實沒有必要,功利性太重,有時候不一定是好事。

『不過,也不能就這麼受頓委屈,說不得要耍一點損招了……』

打定主意的水木合上計劃書,然後對小椿說道:「就這樣吧,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吧,有些事情,我來做比較好。」

既然水木大包大攬的說了,小椿也點點頭說道:「嗯,那就這樣吧,明天過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是啊,雖然有些波折,不過,結果也不差。」

……

第二天,水木一大早就去看望了一下安頓下來的香燐,對這個小女孩來說,現在有個安身之所,也算是不錯了,雖然只是個臨時居所,不過,也算是個難得的好地方了。

住在店鋪裡面,其實也覺得不是很憋屈,本身就是一個空間不算小的地方,當時本來就有一個兼用臨時倉庫和休息室的小房間,改成室也沒什麼。而且,給她一份打工的活,說不定是件好事,一想到一個三年後的強氣暴力女現在還是一個弱氣軟妹子,水木就覺得有點不真實。一個能勉強自給自足的活計,也算是在木葉紮下了根了。花匠兼賣花女,其實也還算符合這個年齡段的小女孩的定位。

對於另外一個問題,為什麼香燐會就這麼傻了吧唧的找上門來,水木也仔細問過,然而真相簡直讓水木苦笑不得。這個一無所有的小姑娘,根本就沒能保住水木交給她的捲軸,在被趕出來的時候,身上唯一看起來有點價值的東西,就是那個捲軸了,根本沒來得及使用,就被一幫看都看不懂的蠢貨給沒收了。不得已才一個人來到木葉村,找到這個可能收留她的地方了。

果然,這個世界不是打單機的劇情遊戲,沒到等級,連儲物袋和背包都沒有,什麼好東西,哪有這種小女孩能夠保有的資格?計劃得好好的,一個微小的變故,就讓水木自以為精妙的布局化為流水,還帶來不可預知的變故,簡直讓人頭疼不已。

「水木老師?謝謝你。」

雪中送炭這種事情,不是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都會被碰到的。如此找上門來,給水木添了多少麻煩,香燐也是看在眼裡。

水木擺擺手說道:「就這樣吧,在你找到新的住處之前。就呆在這裡吧。安排你也知道了,不要進入一些陌生的地方,也不要有什麼可疑的舉動,畢竟,你還是剛來,不可能受到信任。」

「我明白,我會注意的。」

「那就到這裡吧,我不在的時候就聽小椿的吩咐,他會告訴你該做什麼。」

……

交代好一些事情之後,水木就離開了。走了沒多遠,水木突然停步說道:「找我有事嗎?」

話音剛落,不遠處的轉角處,一個身影走了過來,正是好多天沒有見到的宇智波佐助。

「水木老師,有空嗎?有些事,我想跟你談談。」

雖然請求有點唐突,但是說幾句話的時間還是有的,看在卡卡西的面子上,能夠幫上忙就盡量幫一點。

如果您發現章節內容錯誤請舉報,我們會第一時間修復。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大書包小說網新域名dashubao.net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