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兩百章 箭在弦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章 箭在弦上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不應該埃」水木驚訝的問道。「綱手大人應該不會做出這種選擇吧。從情理上講,這種命令很難執行的吧。阻力太大了。」

奈良鹿丸也頭疼的饒饒頭:「這個我也知道,原本其實已經有安排了,不過,似乎突然就發生了變故。」

「突然?」

鹿丸點頭確認道:「綱手大人今天才露出了這種意圖。至於水木老師說的阻力,其實說難也確實很難,但是這確實是直屬於火影的權責,綱手大人一意孤行的話,其實誰都沒有辦法攔下來的。」

「這倒是。」水木點點頭。「不過一點徵兆都沒有露出來嗎?」

奈良鹿丸搖搖頭:「我不知道。不過我覺得這件事既然牽涉到水木老師,那麼,原因可能和您也脫不了關係。」

「我?」

「嗯。」鹿丸肯定的答道,「事情已經了解,話也帶到了,我就先走了。最後,恭喜老師。」

「謝謝。」

看著忙碌的奈良鹿丸離開,水木也陷入沉思。綱手做出不合常理的舉動,從奈良鹿丸的說辭來看,變故很可能就發生在今天。如果和自己有關的話,那就只能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了。想了一會,水木也有了大致的猜測。

看來發生變故的原因還真的是在自己身上啊!

原本水木判斷自己基本不在考慮之列的原因就在於,暗部比自己可靠。只要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作為帶隊上忍的備選,這個範圍其實還是很多的。大部分人選,就集中在火影直屬力量——暗部裡面了。作為經過重重考驗甄選出來的精英,挑個把可以當帶隊上忍的人才,還是不難的。這種情況,讓水木來頂替夕日紅位置的可能性其實就微乎其微了。

但是今天早上,關於大蛇丸的那份報告,在被水木揭破其中的貓膩之後,綱手對暗部的觀感就直線下降了。這個時候可不是三年後,那個時候綱手接任火影近三年,對木葉的力量、尤其是暗部的掌控可是和現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這個時間點,剛接任火影之位沒多久的綱手,對暗部的內情幾乎還處在不怎麼熟悉的程度,原本繼承自三代的認可,讓綱手對這批人的信任還算不錯,但是發生今天早上的事情后,情況就急轉直下了。搞不清楚裡面哪些可信,哪些是志村團藏、甚至是其他人的後手,綱手根本就無法確信暗部名單中,哪一些才是完全聽命於火影的可靠人眩所以這個時候,原本沒有考慮過的非暗部上忍,包括水木進入視野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猜測到一些理由的水木也沒有想到,就是幾句話的工夫,居然還會有這種影響。當然,事情還沒有塵埃落定,一切還在兩可之間,不過,相比起其他人,水木的劣勢太明顯了,除了綱手的有限的信任之外,其他全是阻礙。而且,即使等到最後真的選中水木,也還來得及準備,除了自己的身體需要格外關注一下之外,其他的暫時不需要特別留意。

……

第二天,水木醒得非常早。昨晚躺著翻來覆去到很晚都睡不著,自從穿越以來,許多事情的點點滴滴都湧上心頭。快樂與憂傷,對這個世界的疏離與接納。在這個死了都不安寧的世界,對生命的渴望,拚命求存的算計,還有這些一連串的有別於原著的變化,都是自己存在於世的證據。在明白這個世界有幻術這個東西存在的時候,幻術的極致幾乎能夠弄假成真、甚至到創世的地步了,伊耶那岐、無限月讀甚至能將這個世界的真相都打擊得支離破碎。多了一些原本不存在忍界的一段思維,一個記憶,作為一個活生生的人,不產生迷茫是不可能的,在這個可能什麼都是虛假的世界,尋找自己的真實,有時候真的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前世的光景也漸漸遠去,作為此世之身的水木,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的開始認同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同時也漸漸的被朋友和同僚們接納。今天就是一個十分重要的里程碑,「穿越者水木」的觀感漸漸淡去,木葉上忍水木的存在感逐漸強化,更重要的是,今後還要為成為一個好丈夫,將來為成為一個好父親而努力。兩世為人的頭一遭,這種莫名的壓力,讓水木覺得比面對尾獸都要緊張。

對著盥洗室的鏡子,水木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面容,並沒有產生黑眼圈,臉上的氣色也沒有因為昨夜沒有休息好而顯得頹廢,不禁放下了心。名聲不好也就算了,要是在自己結婚的日子鬧了笑話就尷尬了。

收拾好之後,穿上那套小椿特地挑選的禮服,水木看了看,沒什麼疏漏之後,推開門走出去,卻意外的發現,一個人早就在外面等著自己了,正是約好的伊魯卡。

「怎麼不敲門進去,伊魯卡,等了很久?」

「沒事,我也沒來多久。」伊魯卡笑了笑,習慣性的用手指擦了擦鼻樑,「怎麼出來這麼晚,昨晚睡不著?」

「有點,不過影響不大。」水木整了整身上的禮服然後答道:「主要是這套衣服不好穿。」

外表看似清爽整潔的端莊禮服,其實穿戴起來極為麻煩。穿戴的規矩繁多不說,從裡到外的組成就有好幾個部分,稍有差池就影響外在的觀感。平時習慣了穿著制式馬甲和一些舒適風格打扮的水木,對這些東西實在是不熟悉,偏偏今天的場合又無法敷衍。

「這個嗎,習慣就好。」看到水木的抱怨,伊魯卡隨口應道。

「習慣?伊魯卡,你這張嘴還是不會說話。」水木有些好笑的說道,「這種事,一輩子一次就夠了。」

「是嘛,哈哈。」伊魯卡有些尷尬的繞著頭訕笑道,似乎也意識到說錯話了。

「算了,今天就不計較了。很多事情,麻煩你了。」

「你太客氣了,水木。」對水木今天居然沒有展現那張利嘴,伊魯卡倒是有點不適應,「這些也只是舉手之勞。」

「總之,多謝了。」對這個一直把水木當做好朋友的傢伙,水木一直忙碌著,也沒有多少時間來和他打交道。只是有麻煩事情倒是想起他來了。對這一點,確實讓水木感到有點慚愧。不過,水木也只認識這些人,幫得上忙的,也就這麼幾個了。

「不用了,水木,前兩天給你添麻煩了。」伊魯卡說的大概是前兩天擅自給水木增加忍者學校帶小孩的課程,不過,水木不久前也算是學校教師中的一員,雖然這麼久了,因為一些變故,一直沒有履行什麼責任,而是任務奔波在外,但是也從來沒有命令說剝脫自己作為老師的資格,所以,教授學生也算不上什麼額外工作。

「那不算什麼。伊魯卡,現在有人過來嗎?」

「沒,現在還早吧,你太心急了。」

「也是埃」

雖然有些畏懼從今天開始不太一樣的陌生未來,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倒是覺得時間過得太慢,反而十分的期待著。

閑聊著的兩個人,沒過多久,就來到了忍者學校的大門之外。沒錯,就是忍者學校。安排的場地就在這裡。

水木可沒有什麼忍者家族的大宅院和私人領地,也沒有鳴人舉村之力、不對,應該是整個忍界的力量來隨便揮霍。在鱗次櫛比的木葉村中,找個合適的地方真不容易,不想太寒酸的水木,就看中了忍者學校這個好地方,只要等到學生們休假的時候,挪一個一兩天來布置好后借用一下就行了。花了些功夫說服以前的同僚,最後綱手看著也沒什麼影響,沒做多想就同意了。

而這裡面,伊魯卡幫了多少忙,只有水木這個當事人才清楚,這個老好人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學生身上,聯誼和社交嘛,說句老實話,比水木自己都差得遠。為數不多的幾個熟人中,就水木這個老友算是聯繫比較多的,這次難得幫上水木的忙,伊魯卡可是相當樂意的。從小到大,說句不客氣的話,伊魯卡一直都是受人照顧的對象,也算是小有理想的他也是希望被人需要的。

走進忍者學校的大門,裡面的空間確實是夠大了。只是顯得空曠了一點。幸好,自己家裡就有花店,布置一點特色的東西,花費也不算很大。

「水木,說實話,你這些漂亮的花是怎麼培養出來的?」

對美好事物的欣賞,是人類永恆不變的主題。水木和小椿拿出來的這些作為道具的鮮花、盆栽等等,琳琅滿目,確實非常的賞心悅目,裡面不少的品種都是非常罕見的,相當的珍貴。

「怎麼,你對這個也有研究?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怎麼會?」伊魯卡擺擺手。「不過就是感到好奇罷了,小椿真有本事啊,居然能培養出這麼漂亮的花,聽說你的「四季花店」現在也是名聲在外了,不少大人物都經常派人來求取珍稀品種呢。」

「嗯。」水木點點頭。

確實,現在「四季花店」的生意越來越好,除了品種齊全之外,裡面的不少都是絕無僅有的珍貴品種。

要說小椿也算是對這一行非常有興趣的,特別是有了水木提供的藥劑,不管是從產量還是植株的培養,都相當的便利,在分裂藥劑和全能藥劑的配合下,各種被激活了許多稀奇古怪特性的品種層出不窮,而植物又不同於動物,哪怕是發生相當不利的變異,在細心地照料下,存活率也相當高,所以,越來越多漂亮到讓人驚訝花朵就擺上了貨架。名聲漸漸響亮之後,水木和小椿曾經囊中羞澀的過往也漸漸的改善了不少。小椿甚至揭壞忝聲,不過居然不是因為忍者身份,而是因為「園侗這個兼職,真是出乎水木意料之外。

「要我說,水木,你就算不當忍者了,就此退役,說不定能成為一個大富翁,成為綱手大人的座上賓呢?」

「有道理,我就此向綱手大人申請退役,說是受了伊魯卡老師的點撥,決定當一個資本家,你說這樣可以嗎?」

「你還真會說笑,你要是退役,綱手大人打斷你的骨頭倒要把你拉回去。」

伊魯卡大笑道,

「知道的人可是很清楚的,你這傢伙的實力可是和你的名聲一樣,相當的有特點。」

「不提我的名聲,我們還能做朋友,伊魯卡……」

伊魯卡笑了一下,轉頭朝四周看了看然後問道:「這個樣子的布局,你看著還滿意嗎?」

「可以了,這個花了你不少功夫吧?」

「還好,你都安排好了,我們照著做就行了,不過……」伊魯卡遲疑了一下問道,「總覺得這個布局有點奇怪,似乎另有玄機」

「你感覺到了?」水木對伊魯卡居然能有所察覺到還是有點驚訝,「看來你最近長進不小埃」

「水木,被你取笑了這麼多年,我就這麼被瞧不上。」伊魯卡略有不滿的說道,「看來我懷疑得沒錯,你這傢伙原來真的準備了什麼不好的東西,這個是結界吧?」

水木對著伊魯卡豎起大拇指,小聲說道:「別聲張1

「水木。」伊魯卡不由得為難的說道,「你的實力越來越強,但是也越來越膽大妄為了。是不是不太好?」

水木拍了拍伊魯卡肩膀說道:「你只要裝作不知道不就好了么?反正也可以推脫,說是按照我的吩咐行事。沒事的,我有分寸。」

「有分寸?」伊魯卡苦笑著說道,「聽到你說個詞我都覺得膽戰心驚埃不會被處罰吧?」

「放心,有我在。」

水木拍著胸脯保證不會牽連伊魯卡。

這事已經箭在弦上了,昨天準備了那麼久,可不能全做了無用功,水木也不想搞出太大的動靜,搞事不是初衷,不過,這次就任性一次了,說什麼也不能讓婚禮太冷清。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