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二百零六章 一丘之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一丘之貉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對這些意外發生的狀況,水木也是有些無奈:「具體是指什麼?現在應該沒什麼需要下忍參加戰鬥的任務了吧,怎麼還會發生不能出發做任務的情況?」

「第八班的犬冢牙的忍犬生病,需要調養,我這邊,是佐助出了一些問題,前天訓練太過拚命,私自加練太多,身體有些狀況……」

「這樣礙…」水木嘆了一口氣說道,「說起佐助,你是怎麼想的?」

「怎麼說呢,進展不大,雖然佐助的戰鬥風格和我很相似,但是畢竟有點差別。而且我的戰鬥風格,佐助現在沒法學習太多,身體的限制實在是太大了。」

才十二歲出頭的半大小子,太過逞強,就會發生現在的受傷事故。

這個問題,雖然老早就預計到了,但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卻遲遲找不到。未成年的身體的限制,同時也是一種保護,超限太多的透支,遲早會付出代價。可惜,現在對宇智波佐助說這些能有什麼用?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找到一個讓佐助立竿見影的感受到實力提高的方法。不僅如此……

「卡卡西,能回答我一個問題么?」水木嚴肅的對旗木卡卡西問道,「保護佐助的安全,你可以做到么?」

不等旗木卡卡西回答,水木接著追問道:「不是要你說什麼拚死保護之類的保證,而是需要一個肯定的回答,能還是不能?」

宇智波佐助的價值,**裸的就擺在明面上,或明或暗的對寫輪眼的覬覦,是絕對不會停止的。宇智波鼬為了保證佐助的安全,做了多少事情?多年前的滅族之夜裡的任務中,和木葉高層的交易就已經煞費苦心。三代剛剛戰死,比較可靠的約定的執行人之一不在了,馬上就帶著干柿鬼鮫出現在木葉,天照和月讀亂丟,最後開著須佐能乎和自來也對戰,從根本上說,無一不是為了展示力量,讓不可靠的約定執行者志村團藏對宇智波佐助下手的時候有所顧忌。

嚴格意義上來講,除非宇智波佐助至少成為旗木卡卡西這個程度,有很大自保能力的忍者,然後名聲和貢獻都不差,說不定會沒事,但是這要多少時間?

呆在木葉的宇智波佐助,說不定會更加的危險,而保護的責任,上面有綱手來撐腰,實際的護衛之責,毫無疑問就要落到旗木卡卡西身上了,但是,這真的容易做到么?

水木的問題出口,旗木卡卡西又不蠢,當然知道要問的到底是什麼?思考了良久,旗木卡卡西抬頭看著水木說道:「能。但是我分身乏術,需要幫助……」

「你有覺悟和信心最好……」水木也點點頭,看來自己也需要幫點忙,既然插過手,那麼將麻煩丟給別人,自己袖手旁觀,好像也有點不合適,而且,抱團對抗「根」的壓力,也符合水木的利益,綱手畢竟是火影,高屋建瓴的確定方向,對細節不可能面面俱到,自保,還是靠自己比較重要。

見到水木點頭,卡卡西也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宇智波家族的真實內情,但是到了這個級別,適當的見解還是有的,疑問大家都藏在心裡,就憑宇智波鼬一個人,就能滅了宇智波家族?這實在時候太詭異了,不是說這樣的人忍界不存在,但是絕對不可能是宇智波鼬,他還沒那麼強。對宇智波佐助可能遭遇的危險來自何方,在暗部任職多年的旗木卡卡西也是有所猜測的。

「老實說,水木,你的消息靈通程度,實在讓我驚訝,我也是這麼多年的積累才有所察覺,沒想到你似乎比我知道的還多。」

「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想知道更多秘密嗎?」

隱藏得完美無缺的人,當然不用擔心,但是,就像是表皮破裂的水果,哪怕只是一個小口,也會很快的變質腐壞,秘密也是這樣,不管有多少,只要泄露出一件,就會落在有心關注的人眼中,然後露出越來越多的破綻。自從因為生命威脅而泄露出了一些東西之後,水木就覺得不受控制的東西越來越多了。

對於水木的調侃,旗木卡卡西也是敬謝不敏:「算了吧,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對於水木所戲謔的話語,卡卡西也知道,必然都是些燙手的山芋,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知道太多,徒亂人心。

「唉。你也太精明了,卡卡西。我就是看起來秘密太多了,所以感覺壓力很大埃」

除了有所訴求之外,忍者都在致力於提高生存能力,忍者的資質有高有低,但是聰明的忍者都在做兩件事,隱藏自身的秘密,然後讓自己看起來沒有秘密。水木后一點就沒有做好,時勢所逼,也有自己性格的緣故。看起來秘密太多,城府太深的人,總是被人忌憚的。

聽到水木的自嘲,卡卡西答道:「你已經清楚了,那就再好不過了。我一直想跟你說這件事,但是一直沒什麼好機會。這樣下去的話,你會麻煩不斷的。」

「多謝了,卡卡西。」水木由衷的表示感謝。

「你客氣了,有空的話,幫我操心一下佐助吧。」

「嗯。」

答應的痛快,水木的心裡可是犯難了,真沒什麼好考慮的,立竿見影的效果,還是遁術最為直接,但是,五行遁術,水木只精通火遁,這個佐助有家傳火遁忍術,積累不一定比自己查,水木的優勢在仙人模式加成,這個沒法教。成長潛力巨大的千鳥流,水木都不會,口說無憑,沒法給太多意見。

『實力的提升不是一蹴而就的埃』

就看水木達到現在的程度,吃了多少苦,冒了多少險,把生命力透支得都七七八八了,才到現在的程度。

如果說身體上的限制,讓佐助的修行受到限制的話,刺激身體的藥物也是有的,但是很難撫平副作用,水木也沒什麼好辦法……

『咦,不對,我有辦法……』

水木突然想到,自己當監護人的香燐,現在不正在木葉么?說不定有用。不過,這麼做好么?

水木有點猶豫,傷害一個小女孩來幫助佐助,似乎有違水木的本性。千里迢迢前來木葉尋求水木的幫助,結果和以前傷害她的那幫人沒什麼區別,也許香燐也會像原著一樣提供幫助,但是至少現在,她還沒有說願意。

『什麼時候,我也變成了這種功利的小人了。』

「怎麼了,水木。」見到身邊的同伴說著說著就陷入沉默,旗木卡卡西不由得問道。

「沒什麼,想起了一些事情。」

「關於佐助的?」

「有點關係吧……」

「有眉目了?」卡卡西好奇的問道。

水木搖搖頭,沒有多說。

拍了怕水木的肩膀,卡卡西嘆了一口氣:「儘力就好。」

卡卡西也知道,這種難題,想要解決,沒有極為深厚的造詣,根本就找不到門路。

……

和旗木卡卡西分別之後,水木看了看天色,覺得時間還早。想了想,認準了方向,然後來到了日向家族的大門口,經過通報后,從大門走了進去。

走到一直作為訓練場的前院,日向日足正坐在一邊,看著不遠處的日向雛田和日向寧次正在對練。水木也沒有過多打擾。安靜的走了過去,來到日向日足的身邊,略一欠身,示意了一下,然後坐在日向日足的身邊,靜靜的看著場下兩人的戰鬥。

柔拳的戰鬥,並不華麗,沒有忍術的絢麗,也缺少鋼拳那速度與力量的爆發力,除了節奏感十足,且非常有韻味的架勢之外,只有身在局中的人,才會深刻的體會到柔拳的威力。

許久之後,筋疲力盡的日向雛田還是敵不過略有點放水的日向寧次,最終敗下陣來。氣喘吁吁的兩個人拿過侍者遞過來的毛巾和水杯,開始略作休息。

「感覺怎麼樣?水木老師?」

「今天這聲老師,我就多謝族長大人了。」

能帶領下忍小隊的上忍,這也算是一種難得的資歷,一般來說也只有十分被看好,而且相當優秀的忍者才會被考慮,另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一定要是火影的嫡系,水木說到底,還是差了點火候,崛起和成名太晚,風評一般,按理說,這種事情,應該機會不大,現在也算是撿了個不大不小的便宜。最主要的是,三個下忍,其實都不需要自己太過操心。第八班的帶隊老師,其實是個美差,磨練資歷,同時也和日向,犬冢和油女家族扯上關係,對一般上忍來說,要是得到的話,已經要偷笑了。不過對水木來說嘛,也還算可以,反正作為上忍,很長一段時間,不可能有清閑的時候了,帶領第八班,說不定還真的是個不錯的選擇。

日向日足笑了笑:「水木老師擔得起這個責任,我比較放心。」

「誠惶誠恐,必不負所托。」

「過謙了。」日向日足說道,「水木老師的眼光,果然相當厲害,寧次這段時間實力突飛猛進,中忍考試的失敗,說不定是件好事。關鍵是長女雛田的變化,也讓人驚喜。」

「日向家族,人才輩出,確實讓人驚嘆。」

沒了宇智波,一家獨大的日向,確實不容小覷,哪怕習慣了低調,其底蘊也讓人畏懼。

聽到水木的恭維,日向家主搖搖頭:「長女雛田,果然如水木老師所說,資質隱而不顯,是性格的問題。只要解決這一點,確實是難得的逸才。水木老師是相當有天賦的教導者,指導雛田正合適,所以給火影大人提了點建議……」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