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二百一十四章 類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四章 類神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好吧,你覺得可以就行,讓他們多接觸一些現實,也是任務中的重要歷練,不過也不用說太多,反正他們也聽不懂。」

「也許你說的有道理。」卡卡西表示同意,「但是讓他們知道村子裡面的情況,不能代表忍界其它國家的狀況,還是很重要的。至少要讓他們不會因為天真而犯錯」

水木笑了笑說道:「這也算咱們關於教學上的第一個重大分歧吧,有自己的看法是好事,卡卡西,不過注意分寸,他們雖然比不上鹿丸的智商,但是也是才智敏捷之輩,有些事情,一知半解,反而會讓他們想得太多」

水木不再試圖爭辯,卡卡西也不在糾纏這個話題了。

「剛剛說的,其實也是我們兩個任務中要了解清楚的一部分,水之國的狀況,我們需要儘快和自來也大人聯繫上,不久之前,我來過水之國,但是僅僅只是探查了霧隱村可能存在叛亂的可能性,其他的只是走馬觀花的看了一遍,這一次,需要詳細的情報來評估這個試圖重新融入忍界秩序的五大忍村之一。」

「你的意思是這一方面主要由我來負責?」水木皺著眉頭說道,「這可是個精細活。」

「你的觀察能力,和透過現象看本質的思考方式,比我適合干這個」

「好吧,這個我同意了,那麼應付其他的事情,你就多上點心,我就不出頭了,旁觀者清嘛」

「給了你一個偷懶的借口。」卡卡西無奈的笑著說道。

「怎麼會?我可是愛崗敬業的典範,現在可是帶傷工作。」

「傷?說起來,你的身體還沒完全恢復?」

「月光疾風還床不起,夕日紅的帶隊老師位置都被我頂替了。我用的藥劑可是比他們兩個人都多,你怎麼會認為我沒事?」

水木輕鬆的說著,語氣完全不像在說自己命不久矣。

「綱手大人都沒有解決你的問題?」

水木遺憾的搖搖頭:「要是有辦法,月光疾風就有救了。」

「是嘛。」卡卡西也覺得頗為遺憾。「不過看樣子,你似乎氣色還不錯埃」

「放心吧,我比較怕死,短期肯定是沒事的,你還要忍受我好久。」

夜幕已深,除了窗外傳來的客船排開波浪的濤聲,以及海風吹拂的動靜,已經沒有其它的聲音了,水木躺在房間的木質床榻上,翻來覆去的想著卡卡西說的事情。

交代的任務,也算不得什麼,霧隱村目前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探查的,四代水影矢倉已經死了,失去了三尾,六尾人柱力羽高也在叛逃狀態,換句話說,現在的霧隱村是前所未有的虛弱,擺在檯面上的戰力,就有一個照美冥,其他的么,霧隱七忍刀死得差不多了,沒死的也都叛逃了,實在是沒什麼像樣的戰力,就那個青,可是是難得的能夠拿得出手的人物了,至於六代水影長十郎,現在有沒有取得七忍刀之一的「鰈」都是個問題。所以對霧隱村的戰力評估不難,難的是其他方面。

忍村畢竟不是流浪忍者集團這樣的雜牌軍,而是國家的正式軍事力量,考慮的事情,可不僅僅是能不能打。在締結盟約的過程中,除了戰力,還有戰爭動員,首領的領導力,內部矛盾,以及和大名的關係等等一系列需要考量的東西。尤其是內部矛盾,將作為這一次評估中最重要的觀察方向。作為靠叛亂和政變上位的五代目水影,能否自如的處理內部的各種關係,並且掌控霧隱村,整頓水之國秩序,將會是木葉最想知道的。

這裡面,有一點水木以前一直刻意不去關注的問題,就是卡卡西所說的忍者是否「守規矩」。

隨著穿越的時間越來越長,水木就越發覺得這個世界的詭異。土生土長的忍界原住民可能習慣了就不覺得。但是擁有前世記憶的水木,可就不會有「燈下黑」這種錯覺了。

忍界,是擁有查克拉這種超凡力量存在的世界。「超凡」這個詞,可不是隨便用用的。

對比前世,想想各種古往今來的神靈教派,在沒有超凡力量的世界,被知識爆炸所充斥的現代還好。但是在愚昧的古代,僅僅是一個會點草藥知識,會治療一點小病的僧人,可能就能欺騙一堆的善男信女,然後虛構一個所謂的神靈,就可以讓無知的山野村夫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但是在忍界,和前世一對比就知道這其中的巨大差異,一個會點醫術,裝神弄鬼的傢伙就能虛構一個神靈。忍者所能做到的事情,比神靈能夠給予的幫助,也不差了吧,治療傷勢?這都是小問題,醫療忍術的極致,起死回生都能做到。祈福,驅禍,這個貌似有點難,但是裝神弄鬼的預言也不是不能做,其他的普通人的幻想:飛天、下海,控制並利用自然現象無數傳說中神靈才能夠做到的事情,有幾樣忍者做不到?

但是千年以來,除了一個六道仙人被「神化」,誕生過無數和神靈相比也差不了多少的忍者,沒有一個被供奉為神靈,這可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近千年的時間裡,忍者,這個事實上和普通人在本質上已經產生的重大差異的群體,依然沒有被普通人所排擠和「神化」,不得不說,絕大部分忍者都在「遵守規則」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相對與忍界巨大的人口基數,忍者的數量,還是相當的稀少的,在忍村還好,哪怕不是忍者,多半也是忍者的後裔,或者後代有成為忍者的可能,他們雖然不是忍者,但是依然自認為是有才能的人,只是「才能不夠」罷了。

出了忍者村,情況就完全變了。這些人,除了接觸一些非主流的流浪忍者,基本不可能有成為忍者的機會了。那麼,他們是怎麼看待忍者這個職業呢?羨慕、崇拜、憎恨,還是根本就把他們當做另一種不同的生物、神仙甚至是妖怪?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