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二百八十六章 窺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 窺探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你是說,躲過了絞肉機一般的大亂斗和最後的伏筆——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的收割的,才是我們要關注的焦點?」

貝利爾點點頭:「一定要儘快拿到咒印,這個才是最有價值的東西,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天才,才是最可怕的人。不論世界如何變幻,笑到最後的永遠是潛伏最深的智者。」

「多謝提醒,我會注意的。」水木本體由衷的說道。已經拿到咒印的水木,想了想,也沒有什麼必要告訴貝利爾最新的收穫了。

「不過,你為什麼不逃走,而且還透露這麼多?」

「我的名字是貝利爾,不是自負於第一個有想法的背叛者,也不是中二到自認為是謊言與欺騙的主宰、幕後黑手大BOSS,而是其本來的含義。」

「於偶然中出現,毫無價值的人生?」

「對正義的事情不感興趣,毫無意義的怠惰,我沒有未來,連一個完整的人都不算,又哪裡有什麼人生?」貝利爾給自己做了一個總結。

「這樣埃」貝利爾雖然不堪,但是確實是水木一部分本性的反應,自己的心思確實偶爾不夠光明,但是一直堅守著善良與道德底線。

想到這,水木腦海里浮現出妻子千繪椿的笑臉,不由得浮現出一絲暖意。

而對面的貝利爾,可能就是相同思緒下不同環境造就的偶然了。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不同的環境,哪怕是同樣的人,得出的結論也完全不一樣。

水木本體想了想說道:「在你身上,我看到了自己許多陰暗面的集合,但是,這也不是你做出這種事情的理由吧?」

貝利爾苦笑著答道:「所以,我才說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背叛,行動的開始,只是一次認清自我模擬的實驗,仙人模式的弊端,我們早就知道了,為了找到應對方法,甚至是探明自己的承受能力,所以才進行了一次觀察實驗。但是很可惜,從一開始實驗就被帶偏了。」

「怎麼回事?」

「先後總共有七個急速調製出來的壽命極短的克隆人身體驅殼,有四個用我的影分身做成了山寨人柱力,從一開始,就用幻術蒙蔽了他們的一些記憶,然後在不同的場景下,觀察「自我」的行動風格。但是很可惜,在不長的時間內,四個山寨人柱力分身全都處在了失控的邊緣,然後我不得不將他們封櫻」

「失控?」水木凝重的問道:「你這個自詡為貝利爾的傢伙都聲稱失控,到底發生了什麼?」

「第一個,在死亡的恐懼中,移植了白絕細胞,身體被侵蝕包裹,然後我出手封印了他。第二個試圖在幻術上有所建樹,開發了大量的針對自己的高級幻術,你要知道,當一個幻術高手變著法子找自己的思維漏洞來開發幻術的時候,這種效率就高得離譜了,不要普適性,只要針對特定的人有效就行了。」

「所以,外面那些幻術結界和陷阱就是成果,全都招呼到我身上了?」

「沒錯。」貝利爾接著說道:「想法很好,試圖開發出不依賴寫輪眼的伊耶那岐,可是哪有那麼簡單,結果,在自己編織的幻境中不能自拔,在耗盡查克拉之前,被我封櫻」

「第三個很現實,直接在宇智波佐助的克隆體上移植白絕細胞,然後注入全能藥劑,試圖獲取寫輪眼,結果,白絕細胞暴走吞噬了宇智波佐助的克隆體,然後木遁亂串,差點打穿整個基地,最後被我封印起來。」

「最後一個我覺得最可惜。」

「可惜什麼?」水木本體問道。

「最有希望的一個吧,沒有走偏,只是研究時間太短了。」

「他研究什麼?」

「封印術,他想要創造一個超大的結界,像三大通靈獸聖地那樣,和忍界和而不同,獨立性很高的小世界。」

「創世?」水木驚訝的問道,「還真是心大,這個難度,可是大多了,沒有時空間忍術,想做到很難埃他他備創造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靈魂的庇護所。」貝利爾輕輕的說道。

「你說什麼?」水木震驚的問道,「他瘋了嗎?」

「不,我覺得他沒瘋,只是有點自不量力。」

貝利爾有點感慨的說道。

水木本體用顫抖的聲音說道:「這可是在和世界直接作對了,和凈土搶東西,膽子真大。」

「不,穢土轉生和輪迴天生之術以及千代婆婆的己生轉生才是在搶劫凈土,而他做的,只是在偷。而且這又不是第一個,也不值得太過大驚小怪。」

「這還不值得驚訝?你說這不是第一個?」水木仔細想了想說問道:「你指的是屍鬼封盡?」

「還有大蛇丸的咒印術。」

屍鬼封儘是漩渦一族的最高成就,撇去使用條件和使用后的效果來看,這個術的核心就是死神的肚子,靈魂收納空間。不僅能收還能放,最後大蛇丸取回了被封印的雙手,整整四代火影的靈魂全被被放出。咒印術,更是大蛇丸復活的基矗

「目標很遠大,最後失敗也是必然的吧1

「沒錯,失敗了,在查克拉耗盡之前被我封櫻」

貝利爾接著說道:「第五個就在你身邊負責和你接頭,保持正常交流,免得來打擾我的觀察實驗。第六個我準備了一個很好的方法,可惜來不及了,還沒實施,你就來了,第七個就在你手上,被你當做替身使用了吧?」

「你還真是做了不少事情埃」

「所以說,我也不知道算算得上背叛,但是你要是不來,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就不一定讓你喜歡了。」

「第六個克隆體的實驗?」

「是的,功虧一簣埃」貝利爾遺憾的說道:「具體是什麼一言難盡,等你獲得我的記憶就全都知道了。」

面對貝利爾的坦白,水木本體遺憾的說道:「原本用不著這樣的。只是,誰又能保證下一次自作主張,會只是這樣看著?也許你剛開始沒有惡意,但是現在依然能夠保證沒有怨恨么?」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