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四百七十四章 抽絲剝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四章 抽絲剝繭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為佐助說好話,並不是水木認為佐助有多麼值得信任。佐助的事情自有安排,水木也只是表達自己的觀點。

因為還沒有做的事情備受猜忌,而不是考慮其實力、資質與心性,實在是讓人看不慣;當然這也和水木有一些感同身受的體悟有關。

上一個和水木一樣肆無忌憚的大蛇丸叛逃了,就因為有先例,而且水木有不好的前科,那些惡意中傷水木的人無疑將這些當做攻擊的標靶,聽信謠言的人也還大有人在,完全忘記了水木多少次任務險死還生;半年前中忍考試,水木本體和分身的醫療忍術救活了多少人,還有從水木手上流出的全能藥劑,間接地挽救了多少忍者的性命!

水木可以將這些恩惠視若浮雲,自己也從來沒有狹恩圖報的意思,但不代表別人可以將恩義視而不見!

信任是相互的,村子既然可以沒有緣由地懷疑佐助,又怎麼能指望其為村子賣命?埋下了猜忌的種子,自然會長出名為背叛的果實。

原本只是隨口一問的綱手,不意水木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頗有深意看了水木一眼之後,匆匆結束了這次談話。

待水木離開之後,綱手拿起另一份任務報告書。

派猿飛阿斯瑪前往岩隱村交涉的任務失敗了,土影大野木並不認為有必要和木葉村進一步地合作。中忍考試上的潰敗,似乎也刺激了岩忍的虛榮心,並不想和耀武揚威的木葉忍者走得太近。

從水木提交的情報來看,角都和飛段途徑瀧之國,應該是要去土之國,只可惜無法和岩隱村一同對付這些居心叵測的傢伙。

「靜音,給岩隱村傳遞情報示警……」

「他們不是不想和我們打交道么,有必要提醒他們?」

「不能感情用事!盡人事,聽天命吧1

岩隱村雖然固執得讓人討厭,但「曉」的行動總不能置之不理,沒有達成協議,木葉忍者無法大規模進入土之國協助,也只能傳遞一點情報了。

……

仔細地將身上殘留的些許異味清除之後,水木才放心地回到家。

中忍考試過後這段平和的日子,讓水木也稍微有些鬆懈,忘記了危險依然在一旁窺視。

當然,外面的麻煩還是不要帶到家裡來,一個安寧地休息與思考的地方是多麼的難得,只有體會過朝不保夕的日子的人才會深刻地明白。

吃過晚飯之後,小椿照例在為即將出生的女兒做準備,玩具、衣服、鞋子等等,應有盡有,有許多空閑時間的小椿除了休息和看書,其它大部分精力都花在這上面了。

「小椿,有些東西,可以去買,不用什麼都自己做1

雖然不是不能理解小椿的心情,不過,心靈手巧也要有個限度,連搖籃也自己編、嬰兒車都自己做,這也太費事了。

小椿頭也不抬,繼續編織著圍巾還是被套什麼的。

「反正有時間,慢慢做吧1

水木撫了撫額頭,蹲下身體,掏出苦無切削著一地的木料和竹片,這玩意可不能馬虎,全是嬰兒床的材料。

「孩子出生在夏季,你做的這些都不怎麼用得上吧……」

「沒事,可以留著冬天用。」

「好吧1

水木放棄了說服的想法,剛出生的小孩子一月三變、不知道長得有多快。看來準備好的衣物大部分都用不上了。

幫著將這些收拾妥當,等小椿睡下之後,水木才來到書房,拿出了一些以前束之高閣的資料。

最讓水木在意的,就是幾個月前帶領第八班外出做任務時,繳獲的一些關於邪神教派的資料。

這些東西對大部分忍者來說都沒什麼價值,既沒有秘術,也不是有價值的情報。最多的還是一些日常活動的記錄,以及零零散散的教義典籍。

哪怕這些林林總總的教派信仰的是同一個邪神,也會對教義進行不同的解讀。

以前水木沒怎麼關注這方面的問題,但再次遭遇飛段之後,讓水木有了一探究竟的興趣。

除了卯之女神大筒木輝夜和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之外,只有兩個神在原著中出現過名號,那就是死神和邪神。

如果說死神還算有來源和脈絡的話,邪神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除了飛段之外,沒有出現任何一個有名有姓的邪神教徒,虛無縹緲的邪神教似乎就此淹沒在這個風起雲湧的大變局時代。

究其原因,還是邪神教的宗旨實在是太過極端。

透過邪神教血淋淋的宗教活動紀要,可以知道其最終目的就是殺死身邊所有人類,不難看出,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反人類組織。

人類信仰的對象千奇百怪,有這種陷入自我毀滅趨勢的宗教組織並不奇怪。其實驗的第一個成功案例——飛段遵循邪神的指引,首先殺光的就是周圍所有的教徒。群龍無首的邪神教陷入崩潰毀滅的境地也不意外。

這些所謂的「神」雖然暫時搞不清到底是什麼來歷,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它們都打破了死亡的界限,將生命玩弄於鼓掌之間。死神是通過控制靈魂來散播死亡,而邪神是通過操縱身體來泯滅生機。

不管是死司憑血還是屍鬼封盡,有一點都是一樣的,發動禁術都需要祭品。

召喚死神獻祭的是自己的靈魂、收割敵人的靈魂;使用死司憑血,飛段獻祭的是敵人的生命,那麼邪神收割了什麼?

從原著第四次忍界大戰可以知道,被死司憑血殺死的人可以被穢土轉生召喚,那麼邪神收穫的肯定不是靈魂。

從水木手裡的教義來看,飛段非常虔誠地貫徹著殺戮生命的使命,以此來換取邪神的歡心,獲得不死之身與死司憑血的能力。

殺戮只是手段,人類死亡的屍體對邪神毫無意義,靈魂也沒有被拿走,那麼還有什麼是一個以「神」為名的存在在意的?

『不遺餘力地散播死亡的痛苦與絕望,似乎有點熟悉啊;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