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四十三章 因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三章 因循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排除木葉村太過貪婪的因素,既然對岩隱村提供的輪迴眼情報興趣不大,那麼就證明了木葉必然有了更為詳盡的資料,不再需要岩隱村這些半真半假、摻雜了部分猜測的半成品。這就會使得岩隱村交換籌碼的價值大打折扣。

同時,還有另外一個讓人不安的猜測,既然木葉有了輪迴眼進一步的資料,必然對其戰力有所預計,這就從側面證明了木葉村的情報能力遠超岩隱村。

『所以,才能順利地找打迪達拉和大蛇丸,然後幹掉預想之中的威脅么?』

先前木葉村主動尋求合作,村子草率地拒絕,似乎真的做錯了,否則的話,也不會有這麼慘重的損失。

萬般無奈之下,再想取得必要的情報與合作,付出的代價就要遠遠超出預計了。

「這是貴村綱手大人的意思么?」

奈良鹿久沒有正面回答,有些敷衍地說道:

「合作對我們都有好處,但需要雙方拿出足夠的誠意才行,畢竟岩隱村和木葉村並不是很好。」

「明白了,我會將貴村的意思反應給土影大人1

都是經驗豐富的中年忍者,有些潛台詞還是聽得懂的,

「如此,可能要在貴村多嘮叨一段時間了1

「歡迎之至1

最快的傳令鷹遞一來一回至少也要三四天的時間,要是碰上天氣惡劣或者什麼意外,浪費的時間就更多了。

這段滯留的時間,正好可以打探一下對方的虛實,木葉雖然很強,但未必是鐵板一塊,前幾天中忍考試上的事情雖然沒有鬧得沸沸揚揚,但也有一些隻言片語傳到了文牙的耳朵里。

……

突如其來的名聲也在預料之中,要是沒有大筒木輝夜復活這檔子事情,水木說不定就巴結好日向家族,在第八班自己幾個學生身上下點功夫,再吹吹牛,壯壯聲勢,過個幾年等綱手退休,再競爭一下火影的位置,也許把握還不小,不過現在嘛,水木也只能對這些可有可無的名氣淡然處之了。

以水木的實力,現在看起來,已經到了普通忍者一輩子都難以達到的程度了。但是等萬花筒寫輪眼層出不窮,是個宇智波族人都能用須佐能乎,還有將尾獸當做寵物耍弄的輪迴眼出現,水木也只有跪的份。

天手力這玩意還能理解一下,空間互換嘛,沒什麼了不起。沒有陰遁和陽遁,連感知都做不到的輪墓——邊獄就實在是讓人抓瞎。水木也不想被宇智波斑的完全體須佐能乎砍成兩半。

與其操心這些如過眼雲煙一般的名聲,還不如想想該怎麼才能獲得這種可以決定命運的戰力來得實在。

萬丈高樓平地起,沒有投胎到宇智波家族,也沒有白眼,還是先老老實實練習一下基礎比較好。

就比如至少先把五種查克拉屬性的性質變化練習好,正好精神恢復期間,適當的鍛煉,不僅有益於修行,也有助於對自身控制能力的提升。

現在進行中的風屬性查克拉性質變化,因為有記憶中現成的練習方法,比修行陌生的雷屬性要快很多。

當然,不同的人對查克拉性質變化的理解也未必完全一樣,就像土屬性,岩隱村大部分忍者理解為重力,但傾向戰鬥的忍者很多也理解為厚重。水木理解的火屬性為高溫,但精通火遁的宇智波卻喜歡解釋為燃燒。雖然這些都大同小異,但是表現出來的忍術效果卻略有差別。歸結到血繼限界的時候更加有差異,就像熔遁,有的表現為毀滅一切的極高溫熔岩,有的表現為具有快速凝結功能的高溫火山灰,都是這樣造成的。

「有現成的鍛煉方法,效果確實不一樣啊1

水木扔下手中已經斷成兩截的細長樹葉,拍了拍手,然後站了起來,其它數名盤坐在地上的影分身突然消失,留下一地破碎的樹葉。

「完成了,出乎意料的快。」

轉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弟子春野櫻,正在賣力地練習土遁。

水木慢慢地走了過去,看著小櫻吃力地維持著一個中空小土包。然後隨手一揮,淺藍色風屬性查克拉刃砍在上面,一道深深的划痕出現。

「強度還不行,注意查克拉的凝練,否則的話困不住人,沒有多大用處1

小櫻正在練習的忍術,是水木隨手丟給小櫻的一個土遁結界——土牢堂無。這個術,就是音忍四人眾中的大胖子次郎坊困住木葉數名下忍、並且可以吸收被困忍者的查克拉的陰險忍術,一個由土遁和結界術糅合而成的複合忍術,難度不大,但是控制起來有點麻煩,次郎坊那個蠢貨,根本就不擅長這個還算有點特色的忍術,只是由蠻力來施展,最後被犬冢牙和秋道丁次打破,實在是丟人現眼。

似乎有心實驗一下強度,水木再次揮手,一個閃電球按了下去,土遁結界頓時破了一個大洞。

「果然沒什麼大用。」

要是沒有更好的結界與封印術的話,土牢堂無倒也是不錯的選擇,只是眼光已經變高了的水木,也懶得使用這種並不算是特彆強力的土遁結界了,也就吸收查克拉這個特性有點價值,其它的水木已經完全看不上眼了。

「師傅,你已經休息好了?」

土遁結界破碎,正在勉力控制的小櫻也累得脫力停了下來,練習土遁結界,也只是水木讓其在做控制尾獸查克拉的練習之餘,充分利用中間的調節時間,太過長時間的接觸尾獸查克拉,總要休息一下,不然會傷到身體。

在小櫻眼中,這個師傅說是在督促自己修行,卻任由自己施為,自己卻躲到一旁閉目養神,半依在樹榦陰涼處的水木悠然自得地夾起一片樹葉,翻來覆去地也不知道在幹什麼,偶爾還將樹葉放在嘴裡,吹出一些難聽的曲調,最後還弄出一大堆影分身一起偷懶。

心有疑惑的小櫻被打發去練習,也不好明目張地詢問質疑。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