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六十三章 寵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三章 寵獸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content

木葉雖然名義上叫村子,但其實是一個相當繁華的小城鎮。佔地廣闊、人煙稠密、常住人口極多,每隔一段時間,總有一些年輕的戀人們結婚,紅白喜事都是常有的事情。

只不過,忍者是一個紀律相當嚴明的職業,哪怕是人生之中的大喜事,前來觀禮祝賀的人也不是很多。

月光疾風和卯月夕顏的大喜之日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兩人也是村子里小有名氣的忍者,不過一個身受重傷、接近退役,一個隸屬於暗部,都不是什麼拋頭露面的身份。所以也只有少數有空的友人和同學過來湊湊熱鬧。

旗木卡卡西和邁特凱沒有來,應該是抽不出時間,否則同班同學的大喜之日應該不會錯過。

來得最多的還是以往的熟人和月光疾風在忍者學校認識的新朋友。

水木放眼望去,惠比壽、山城青葉和不知火玄間等等因為有教導任務的忍者時間比較充裕都來了。老同學們來的並不是很多,除了忙碌之外,當上忍者的,有一部分已經戰死了。

如果沒有水木介入的話,月光疾風應該也是烈士中的一員。說到底,忍者是一個危險性很高的職業,戰損率並不低。

「卯月夕顏小姐很漂亮啊1

小椿抱著小美幸,看著盛裝的新婚夫婦異常感慨。

月光疾風經過大半年的休養,氣色好了很多,原本病態的黑眼圈也消失不見。自從退出一線忍者序列之後,臉上倒是圓潤了不少。

「發福了,沒想到長胖了點之後氣質變化這麼大1

惠比壽用手指託了托鼻樑上的墨鏡,毫不客氣地點評,一旁的賓客有些也不自覺地笑出聲來。

月光疾風其實並不是一個嚴肅的人,相反,其幽默細胞相當活躍,臉皮也很厚,要不然也不會追到美艷的卯月夕顏。

大家都知道,這個有些沉寂、經常一聲不吭、少有笑容的傢伙是個善於搞怪的傢伙,現在離開忍者一線隊伍,說不定更能發揮出他那隱藏的喜劇天賦。

現場最開心的,還是在小椿懷裡止不住興奮的小美幸。

第一次湊熱鬧這種事情感覺實在是新鮮,這麼多奇怪的人聚集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幹什麼。雖然不太懂,但也不能阻擋小孩子旺盛的好奇心,每一樣新鮮事物都能讓她開心半天。今天見到的新花樣比過去的人生加起來都要多,忍者們一個個殺馬特的造型,就夠小美幸樂上好一陣子了。

至於水木,扭頭看了看四周的陳設,心中滿意地點點頭。

這裡的大部分花卉都來自四季花店。

整個木葉村、不對,應該是整個火之國,就沒有比水木家花店裡稀有的名貴花卉要多的。至於販賣,一般家庭很少有消費得起這些奢侈品的。

就比如這次婚禮,除了少部分是購買之外,大部分都是租的,這些加起來也是一筆大開銷了。

自然,這也讓水木大賺一筆。指望那些達官貴人的購買總是不太穩定可靠。

現在看來,出租花卉倒是一個不錯的生意,隨著忍界表面的局勢開始穩定,大家的生活也開始恢復平靜。

正所謂飽暖思那啥,日子好過了,忍不住走進婚姻殿堂的年輕人就會越來越多,對相關市場的需求也會越來越旺盛。

『出租名貴花卉,進而衍生出一些相關的服務,說不定是個大生意。』

這些主意自然不是水木想出來的,和卯月夕顏相熟的小椿才是推動者,水木也只是後知後覺地隨便做一做發財的美夢。

忍者當然還是應該以提升實力為主,不過水木有這麼多分身,分出一個來打理一下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多賺點錢,讓自己的實驗也用不著這麼緊巴巴,說不定會加快一點進度。

「咦,水木,你女兒身上那是什麼東西?」

一旁的山城青葉突然用眼角的餘光看到小美幸肩頭一個亮晶晶的小東西。

水木扭頭看了一下,然後笑著說道:

「這是海坊主,是不是很神奇?」

「海坊主?這個我倒是聽說過,沒想到真的存在1

「名聲這麼大的怪物自然是有的,是個不錯的寵物,我家小美幸非常喜歡這個玩伴。」

超凡力量充斥之下的忍界,基本上不可能出現無中生有的事物。只要是廣為流傳的傳說,肯定都會有原型存在。沒有的話,時間足夠長,認同的人夠多,查克拉也會應人類認知的集合意志憑空創造一個,海坊主的存在就是這種現象的體現。

只不過,原型和傳說故事到底有多大的差距,那就很難說了,就比如翻江倒海的海坊主,現在也只是在小美幸手上賣萌的玩具而已。

「這麼神奇的通靈獸,你居然拿來做小孩子的玩具,真是奢侈1

山城青葉惋惜地搖搖頭,要是別的忍者得到這種好東西,一定會變著花樣發揮出其優勢出來,也只有手段眾多的水木,才不怎麼看得上這些小東西。

「通靈獸還是講究實用吧,就像你的通靈獸烏鴉,你會隨便更換么?」

好歹是一個通靈獸族群,和單個有特色的通靈獸不一樣,是可以作為一個家族傳承的東西。長遠來看,比水木的通靈獸水母和巨熊價值要大得多。

「各取所需吧,在我看來,你這個小東西培養得好的話,也不會比那些強大的通靈獸差。」

「反正現在它就是一個玩具1

海坊主在戰力上對水木的助力可有可無,但其生命形態倒是給了水木不少靈感。

出海漁民與水手的畏懼造就了海防主;大蛇丸一系列的執念形成八岐大蛇;從原理上來說,其兩者十分類似。不同的是支撐這兩個集合意志的主體不一樣而已。

同樣是根基不被完全消滅、理論上靈魂就能無限復生的奇,水木沒有想過完全照搬過來修行八岐之術,最後造就一個複數自我的集合體。像貪食蛇那樣不斷吞噬壯大,遲早會碰到承受不住的毒餌。/content

本書來自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