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六十五章 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五章 為人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靈魂不能憑空創造,不論是八岐之術、不屍轉生還是幻術——戲睡鄉都一樣。

空空如也的驅殼,除非解開精神上的壓制,讓其自由成長,進而成長出完整的靈魂。

雖不能創造,但可以吞噬、轉移與融合,就好比不屍轉生。

水木利用原水木的殘魂塑造一個全新的人,就是參考不屍轉生的成果。

按這樣的節奏,水木應該直接激活咒印發動不屍轉生,將克隆體變成受咒印控制的分身。這樣做雖不完美,但足夠安全,可從根本上保持本體和分身的一致。

但水木最終還是放棄了!

「並不是不信任實體分身、或者其它什麼顧慮,純粹是自我權衡后的選擇。」

水木停下施展幻術的雙手,

「我無法接受自己的靈魂化作一個迥異於常人的存在,不論是一體雙魂,還是分魂控制複數的軀體,這都與我關於一個「人」的定義有差距。哪怕掌握著遠超常規的超凡力量,我依然想要保持靈魂的純粹與精神上的安寧,不管生老病死,我都不想成為一個「非人」的存在。」

實體分身的勸告是有道理的,但是水木本體的選擇也無可厚非,能夠做一個正常人,沒人願意當「怪物」。

為人而生,就是水木的執念之一,水木無法強迫自己接受不符合自己人生觀與世界觀的改變。

「這是我深思熟慮后的結果。」

「也就是說,我們被放棄了么?」

「不,你們被解放了。」

水木本體誠摯地說道,

「我會將你們身上的咒印稍加調整,布置蘊含心相執念的天之咒印,然後,你們自由了。我不敢確定你們是不是能夠被稱作一個人,但你們將會成為有尊嚴的新個體,前提是不做出讓我決定毀滅你們的行為。」

「從得力的臂膀與手足,變成了合伙人與下屬,這樣也好1

音忍五人眾作為大蛇丸的下屬,甚至願意犧牲自我成為大蛇丸的靈魂容易,這是受到多方面的控制與影響的死忠。不可否認,他們全都是擁有獨立意志的個體。

「我們很好奇,你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難道你發現了我們身上有不為人知的隱患?」

水木本體無奈地苦笑:「你們的勸告我聽進去了。正因為如此,才會讓我更加明晰自己的主張。」

「莊周夢蝶,夢耶?非耶?我是水木、林水木,前世的我是不是死了?還是說,只是夢中化作一隻蝴蝶,來到忍界和水木融合形成現在的我?」

「這怎麼可能搞得清楚?一個正常的人沒有任何參照,就不可能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是真實還是虛幻。除非有更高層面的偉力,才能夠有可靠的判斷。你該不會是陷入這種沒什麼結果的哲學邏輯陷阱里了吧?」

「怎麼會?」

水木笑著搖搖頭,

「只是有感而發,我無法接受變成非人的自我。身體因為自救變成理論上的長生種已經是極限了,如果靈魂和精神認知再脫離人類的範疇,我作為一個人的道德觀還不知道能不能維持得祝」

「但我又無法徹底放棄實體分身帶來的便利,不過,適當的放手,說不定能夠獲得更多的好處。」

不再執著於徹底控制的話,增加幫手並不一定非要用自己的克隆體,比如那個放置了好久的「沙暴之鳴人」,其實可以考慮喚醒,只要有足夠的錢和資源,創造克隆人大軍也是可行的。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人還活得好好的,錢不夠用了。

「所以才採用這麼保守的手段?」

戲睡鄉激活的咒印不會像不屍轉生那樣強佔身體,因為克隆體本來就沒有靈魂,自然也不會發生碾碎原本靈魂發生死亡的事故。

融合而成的夢境,並不會造成精神傷害,反而會激發空白的靈魂,發生記憶交融的現象,形成一個精神執念的記憶投影,可以省去常識培養所需的大量時間,相當於一個記憶與情感灌輸的過程。

「意識是喚醒了,你準備怎麼監視與同步,總不會就此不管不顧吧?」

這樣的話,可就是魚入大海,再也收不回來了。

「後手當然有?」

水木運轉查克拉,額頭虛空封印陣紋浮現擴張,封印中央,一個虛幻近乎透明的小蝴蝶在翩翩起舞,隨著查克拉波動,可以感知到若有若無的信息在與克隆體之間傳導。

「戲睡鄉,已經進行到這一步了么?」

配合戲睡鄉使用的這個封印陣,是參考通靈契約和聚魂法陣,以執念核心為紐帶製作的血契連接。

「你是莊周,我們就是那一個個小蝴蝶,和而不同。難怪你會說我們解放了,人生如夢,夢醒是你。」

「八岐之術為什麼重要,一個唯一性的靈魂紐帶的建立,才是我所需要的,八岐大蛇、白磷大蛇什麼的,那些具有象徵意義的神秘我搞不懂。」

水木本體有些感慨地說道,

「每個實體分身都是本體分化的獨立意識,雖然可靠性很高,但依然有風險。咒印加執念心相,就相當於在實體分身體內加裝了一個有存儲功能的攝像頭,本體通過這個終端連接,需要的時候,可以知曉實體分身的記憶和經歷。」

「事情不對,還可以直接發動咒印,徹底佔據身體,驅除有問題的意識投影,以「我」的謹慎,想必還有自我毀滅的功能吧?」

「算是吧1

實體分身嘆了一口氣,也沒有否認,

「以後你們可以享受更加自由的生活,雖然還有不少限制,但我不會再隨意打攪你們了。實體分身的每一個意念,對我都是有好處的,豐富多彩的夢境人生,也是充實自我的一部分。」

「知道了,還不沾染任何實體分身的因果,哪怕我們有什麼隱患存在,也不會波及本體。」

以往水木總是試圖讓本體和分身直接建立聯繫,這次就相當於在中間設置了一道隔離屏障,雖仍為一個整體,但適當的拉開距離對雙方都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