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六十九章 尋覓無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九章 尋覓無蹤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時節,火之國早已經大雪紛飛,更靠南方的國度雖然也比較寒冷,但下雪的日子可能數年都難得一見。

寒風侵襲,讓佐助不由得緊了緊領口。

來到這個國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傳聞中的任務目標依然沒有任何發現。

這個並不是很大的地方,佐助已經來回檢查了好幾遍,除了一些杳無人煙的殘垣斷壁以及毫無根據的流言之外,根本就沒有看到過與妖怪、又或者殺人鬼沾邊的生物。

再這麼下去的話,這次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考核任務,極有可能就此失敗,至於晉陞上忍什麼的,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原本申請晉陞上忍的事情就惹人非議,如果任務失敗,估計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都不會再有這樣的好機會了。

每一個證明自己實力和氣量的挑戰,佐助都不會錯過,尤其是想到同期的宇智波鼬已經超過自己的時候,心中的緊迫感就更加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在那個男人曾經走過的路上,如果不能超過他,自己又怎麼有可能殺掉這個男人報仇?

「殺人鬼?現在不要說打不打得過,連個影子都看不到,該怎麼辦?」

如何才能夠妥善地完成任務?至少要獲得一個好評價,這是最基本的底線。否則,想要推他上去的人連好話都說不出口。

再次無功而返的佐助無可奈何地回到了暫時歇腳的小鎮,使用變身術隱瞞真實身份的他,想要騙過這些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平民實在是太容易了。

任務雖沒什麼進展,但經過這幾天的偵查,佐助也是有收穫的,沒有發現本身就是一個十分顯眼的異常。

要知道,驚動一個國家的殺戮事件必然不會是以訛傳訛的謠言,空穴來風的可能性很校既然能拿出真金白銀來木葉發布高級任務,就必然不會是開玩笑的小事。

可奇怪的是,能夠躲過自己的巡查,連寫輪眼都發現不了任何線索,很明顯是有人幫忙在遮掩痕,那麼就是說……

「不是簡單的沒有理智的殺人事件,至少得有一個或者一群精英忍者忍者在幫忙掩蓋事實真相。」

敵人的目的完全無法判斷,但原本預計中的清除怪物、或者剿滅強盜之類過程明晰的任務肯定是不可能了。

「強大的忍者么?正好是一個測試實力的好機會1

能夠有一個夠分量的敵人的頭顱作為自己晉陞上忍的祭品,那就再好不過了。

思忖良久之後,佐助拿出筆和紙,將任務最新的進展記錄好之後,用暗部特有的傳令鳥帶回村子。

雖然對自身的實力很自信,佐助也還沒有自大到愚蠢的地步。一個人做這種危險而詭異的任務,必須保持和村子必要的聯繫,哪怕最後出了意外,也可以期待村子的救援,怎麼利用一切自己能夠指望得上的戰力,就是這段時間自己最大的感受與收穫。

夜幕漸漸降臨,佐助推開房間的窗戶,有些聊賴地看著窗外還有些人氣的街道。

「咦1

原本有些走神的佐助,意外地看到了一些不協調的現象,

「天快黑了,按理說,鳥類都應該要歸巢了吧,為什麼還有一些在來回穿梭?」

入目所及,幾隻明顯不是夜梟之類的夜行動物的鴉雀正徘徊在這個小鎮上。

「難道說……」

佐助機警地關上窗戶,定了定神之後,偷偷撩開一條縫,開啟寫輪眼之後仔細地觀察著這些可疑的小鳥,

「果然有問題,難道是追蹤我過來的?」

鳥類的智商有限,不是專門培育的忍獸的話,對人類相貌的差異並不敏感,恰好自己使用變身術變裝過。

雖然自己可能進入的敵人的視線而被針對讓人有些不安,但至少確定了,敵人確實存在,且不是簡單貨色。

對忍者來說,最可怕的不是強敵,而是無所適從的未知。只要有所揣度,哪怕再強的忍者,得到充分的情報之後,都可以布置戰術應對,一切都有可以操作的餘地。

「水木老師說的果然沒錯,博學不是壞處,多學一點看似沒用的知識,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派上用場1

幾天的憋屈總算有所緩解的佐助乾脆滅掉屋子裡的燈火,放下所有心思開始補充體力,幾天不停歇地行動,身體也有些吃不消了。

……

自從離開那個自我束縛的牢籠,重吾已經不記得過了多久。

除了咒印爆發、化為殺人鬼的時候,自己就一直呆在暗無天日的地下洞穴裡面棲身,原本還跟在身邊的那個持劍少年早就離開了。

再好的脾氣,面對一個對自己不理不睬的人,也不會有耐性一直跟在身邊吧,更何況自己還一直有失控殺掉對方的可能。

看著那個自稱鬼燈水月的少年見到自己的畏懼眼神,重吾就知曉,對方和自己不是一路人,永遠也無法像早就死去的輝夜君麻呂那樣,成為鉗住失控的自己的一把枷鎖。所以,自己對這個一臉不懷好意的笑容的傢伙絲毫不感興趣、也不想搭理他。

重吾一直記得那天,一陣突如其來的大爆炸,將原本的基地掀了個底朝天的時候,心中震動不已的重吾沒能控制殺戮的慾望。

映入眼帘的最後印象是一襲古怪的黑底紅雲御神袍,那之後,重吾毫不猶豫地沖了上去,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就完全不清楚了。等自己再次醒來的時候,那個不懷好意的鬼燈水月已經陪伴在自己身邊了。

似乎那個少年在自己耳邊喋喋不休地說了很多,但自己沒怎麼在意,也記不清他到底說了什麼,只是順著生存的本能,一路從海上來到了這個地方。

直到不久之前水月還和自己在一起,最後還是忍受不住獨自離開了。

自己也只是利用和自然界小動物溝通的天賦,探查著外面的動向、盡量遠離人煙,至於今後要去哪裡,有心去找曾經給予承諾的大蛇丸,可是完全找不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