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七十三章 還可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三章 還可一戰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攻防一體的水遁忍術非常少見,像干柿鬼鮫使用的水遁——水牢鮫舞,極為恐怖的查克拉消耗就將大威力水遁的門檻拔得極高。

楯鳥帽子,就是鬼燈水月配合水化秘術特意開發的防禦性水遁。

雖以防禦為主,其實也有著不錯的攻擊能力。

這個術的原理是在水化之身外面附著極厚的水。

鬼燈水月用楯鳥帽子幾乎零距離硬抗了八尾的尾獸炮活了下來,可想而知,這個術還真是不是浪得虛名。

防禦能力極其強大,其附加價值也並非無足輕重。

水化之術外表的那一層水,由鬼燈水月的忍術造就,自然會受到施術者的操控。

連海坊主那種廢物都知道變換形態、將漩渦鳴人包裹起來「悶殺」,鬼燈水月這個頗有戰鬥天分的忍者會不知道?

化身超大水怪的鬼燈水月將宇智波佐助限制在體內,千鳥流威力再大,鬼燈水月拼著受傷的身體,像水牢一樣將佐助封鎖起來還是可以做到的。

不僅如此,巨大水怪的力量也相當強大,短時間內和尾獸角力、當個殿後的替死鬼都勉強夠了。對水木這種程度的忍者沒什麼意義,但對佐助來說就極為難纏了。

就如此刻,佐助拚命使用雷遁破開水牢,但轉眼又被水怪大手緊緊握住,然後再次被吞沒。

「雖然我堅持不了多久,不過你的樣子看起來更糟糕1

千鳥流不斷通過水傳遞到鬼燈水月本體上,直到現在水化秘術還沒崩潰,楯鳥帽子有一點緩衝的作用,更主要的還是鬼燈水月查克拉充足。

情況對佐助十分不利,本來身體就不佔優勢,先前還和重吾打了很久,現在更要以一敵二,幾乎完全無損的鬼燈水月,再加一個可以暫時無限復生的重吾,怎麼看都不會有勝利的機會。

不過……

「忍者是不能以常理來衡量的,化不可能為現實,這才是忍者的奇1

和鬼燈水月比拼體力和查克拉,對佐助實在太不利了。

更為麻煩的是,隨著戰鬥的持續,查克拉消耗過大,對咒印的壓制必然會被削弱。

從心理上來講,佐助對能夠給自己帶來力量的東西並不抗拒,只是暫時沒找到緩解咒印副作用的辦法,才不得不將其排除在常規戰力之中。

此時此刻,到了需要不顧一切拚命的時候了。

下定決心的佐助還沒來得及放開封邪法印的束縛,天之咒印已經先人一步,從佐助脖頸處向外蔓延。

紅黑色跳動的雲紋迅速在佐助身上擴張地盤,將其左半邊身體布滿之後,一股紫黑色查克拉從佐助體內冒了出來。

「咦1

第一時間察覺到不對的鬼燈水月一驚,

「原來你也有這種古怪的東西,先前為什麼不用?」

雖然多次見過咒印,但完全不明白這種東西代表什麼意義的鬼燈水月十分不理解佐助的選擇。

咒印爆發,意志已經開始被仙人化的查克拉侵染的佐助,渾身散發著冰冷且邪惡的氣息。

心境發生了變化的佐助根本就不想搭理鬼燈水月,更不會解答敵人的疑問。

嘴角微微翹起,佐助默默感受了一下體內充沛的查克拉。

自從年初的中忍考試中,咒印爆發過後,佐助再也沒有碰到過需要藉助這種危險力量的時刻。

這次孤立無援的險惡處境,讓佐助清晰地感受到了目前自身的局限性。

「怎麼能死在這種莫名其妙的地方?」

被放大了許多的負面情緒不斷地湧入佐助的腦海,越發極端的情緒,讓佐助體內的力量更加的強大。

原本佐助身體周圍有些萎靡的千鳥流再次開始膨脹,只不過,這一次和先前銀亮的電光不同,泛出淡淡紫黑色的雷電明顯比剛才千鳥流的威力要大得多。

察覺到局面有些變化的鬼燈水月加強了對水流的控制。

就在兩人糾纏得難解難分的時候,帶著瘋狂之意的怒吼再次從不遠處傳來,感知中,一團暴虐的查克拉急速地向兩人沖了過來。

「這個時候?」

危急關頭出現的重吾讓有些堅持不住的鬼燈水月不禁大喜,而佐助則是心中一沉。

「人數優勢果然相當有用1

回想起水木老師那種戰力強大、數量眾多而且配合默契的分身,佐助心中就艷羨不已。

電光火石之間,重吾帶著強大衝擊力、在鬼燈水月有意放縱之下沖入楯鳥帽子之中,一把抓住了佐助的肩膀。

「斧斬爆碎擊1

先是用咒印化的手臂猛烈地擊打佐助的腹部,沉悶的撞擊聲就像威力巨大的攻城錘砸在身上一樣。

「多蓮不自連炮1

接下來,手臂上的細胞迅速異化,變成藤壺模樣的粗大炮管,在幾乎零距離的情況下,多枚經過極致壓縮的查克拉炮彈毫無保留地命中了佐助。

不斷的重擊,不只是重創了佐助,接二連三的巨大力量鑿穿了鬼燈水月的水遁——楯鳥帽子。

吐了幾口鮮血的佐助遠遠地被擊飛,然後落在水面上,像打水漂的小石子,劃過湖面飛到了對岸、重重地撞擊在岩壁上,最後渾身是血地倒在地上。

「蠢貨,用力太大了。」

鬼燈水月頭疼地叫罵著重吾。

讓佐助待在水牢中悶死要保險得多,雖然對方估計也已經重傷瀕死了。但就怕萬一有變數,讓佐助脫困,再想抓住就難了。

「你說得對,想要以一敵二的我確實太自大了。」

危急關頭,要不是全力使用不成熟的雷遁鎧甲,自己早就死了。

拿出一瓶綠色藥劑灌入口裡的佐助掙扎著站了起來,雙手結印,一個影分身出現在身邊,以極快的速度接近再次沖了過來的重吾,然後折了一個彎,朝著不遠處的海岸線跑去。

完全辨認不出本體和影分身區別的重吾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

「是我想得太複雜。」

再次拔出血色長劍,千鳥刃指著不遠處的鬼燈水月。

全能藥劑帶來了顯而易見的恢復效果,讓佐助有了扭轉局勢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