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七十九章 能說會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九章 能說會道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佐助表面的傷勢並不嚴重,恢復起來很快,虛弱的身體多花了近一周的時間才恢復過來、勉強能自由行動了。

本應該再住院幾天,心急的佐助早就等不及了。躺在病床上無所事事的日子,對心急的他來說實在太難熬。

經過細緻的檢查,沒什麼問題之後,在旗木卡卡西的保證之下,佐助總算走出了病房。

「急著出院,你想做什麼?」

「修行1

佐助毫不遲疑地答道,

「已經耽誤了好多天,不能再這麼躺著了1

並不出人意料的回答,卡卡西也只是隨口一問。

「修行先停一下,有些事情需要你知道……」

「停止修行?」

佐助不自覺地皺了皺眉頭,但也沒有反駁,等著卡卡西接著說下去。

「你的眼睛,現在還疼嗎?」

「還有一點,比前幾天好多了。」

這麼多天還沒有徹底恢復,看來情況真如水木所料,有些事情,看來是避不過去了。

「身體的不適徹底消失之前,不要頻繁動用查克拉,尤其不要用寫輪眼。」

「寫輪眼有問題?」

卡卡西的話讓佐助有些不安,宇智波家族的驕傲,充分發揮自身實力的保證,如果有什麼意外,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綱手大人不是已經檢查過了么?」

兩天前,綱手抽出時間來仔細看了一下佐助的情況,當時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勉勵了幾句就離開了。

「該怎麼說呢?」

卡卡西饒了饒後腦勺,

「畢竟我不是醫療忍者,有些事還是專業的人說得清楚。」

至於更麻煩的咒印,除了找到大蛇丸之外,村子里也只有水木能夠知道一點眉目。

「今天還有點時間,跟我出去走走吧1

「好1

冬天裡陽光普照的天氣還是不多見的。

「我的任務,結果怎麼樣了?」

「勉強算你完成。任務的委託是處理殺人鬼事件,委託人根本就不知道殺人鬼的真實身份,只是想要屠殺事件停止,並不一定要拿到任務目標的人頭才算數,現在目標人物已經從熊之國消失1

「是么1

結果不算太壞,但這次任務的評價應該不會太高。

「大體來說,你沒有犯什麼錯誤,及時傳訊回來做得很對,讓村子發覺異常之後,立刻前去支援,所以才能第一時間把重傷的你帶回來。但明知道有問題還前扔財矗這種輕率的行為有些莽撞。」

自信是好事,但表現欲太強的話,會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一個人面對一群人,孤軍深入可不是明智的行為。

「任務的後續已經由其他人接手完成了。當你察覺到有組織地敵人在干擾你的任務的時候,就應該固守待援……」

提醒了幾句的卡卡西就不在嘮叨太多了,佐助是個聰明人,用不著教訓太多。

「任務考核,我算是勉強通過,晉陞上忍成功了么?」

「還沒有最後下定論,希望還是不小的,安心等待就行了。」

上忍哪有這麼簡單就當上的?哪怕以卡卡西的影響力,也不可能決定這種大事,最終還是要綱手來確定最後的結果。

幾分鐘之後,卡卡西領著佐助來到了一個布滿兒童遊戲設施的小公園,這裡是絕大部分木葉村民小時候玩鬧的場所,佐助偶爾也會來這裡,只不過極少和同齡人玩耍,佐助更喜歡粘著哥哥一起修行。

現在這裡卻沒有多少人,天晴晴好的日子,有人將前幾天下的大雪鏟到一邊,但整個地方還是顯得濕漉漉的,沒有多少小孩子願意在這個時候來玩,但偏偏有一個抱著孩子的大人霸佔了小孩子的鞦韆,真玩得不亦樂乎。

「喂,水木,又抓到你在偷懶1

卡卡西沖著毫無形象的水木叫道。

水木瞟了不遠處的卡卡西與佐助一眼,鞦韆高高地盪起,然後一個飛躍,落到兩人前面。

「你不偷懶怎麼會發現我在偷懶?」

「還真是恬不知恥的發言1

卡卡西也不為已甚,看了看水木懷裡被冷空氣凍得小臉通紅的小美幸,奇怪地問道,

「半歲不到的小孩子,大冬天的抱出來,也不怕凍著?」

「沒事,你看,她不是還在笑么?身體健壯得很1

「好吧,隨你喜歡1

忍者身體素質強大,忍者的孩子也都不會嬌生慣養,一點寒風還是承受得住的。

「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別告訴我是恰好路過?」

「今天佐助出院,有些事情,我解釋不清楚,還是由你來說比較好。」

「出院?已經好了?」

水木打量了一下佐助的臉色,

「看起來還很虛弱啊,怎麼樣,已經做出決定了?」

「什麼決定?」

佐助有些不解地問道。

水木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旗木卡卡西,

「你什麼都沒說?」

卡卡西笑了笑算是默認了。

「火影大人同意了?」

「嗯,說服綱手大人很不容易1

「口才真不錯,以前沒發覺你這麼能說會道。」

「我是靠真誠打動人,和你不一樣1

真誠?水木嗤笑一聲,沒有在細問,而是轉頭對佐助說道:

「有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你身體狀況很不好,咒印帶來的傷害越來越大,不早做打算,你可能活不了太久。」

隨著咒印的侵蝕的程度越來越深,這個問題總要面對,除非佐助就此不再使用咒印的力量,像御手洗紅豆那樣,徹底擺脫對咒印的依賴。

不過苦大仇深的佐助的未來可不會這麼老老實實。隨著時間的流逝,遲早會出大問題。

「還有一個好消息就是,有辦法能夠救你,不過你要是不頂用的話,可馬上就要死了。」

「還真是讓人震驚的消息。」

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情況居然這麼糟糕,佐助也有些驚訝,

「要麼等死,要麼找死,不過後者還有一線生機?」

「說的不錯,你怎麼選?」

「等死的話,我有多久壽命?」

水木搖搖頭,

「難說,你要是像前幾天那樣,咒印爆發再來幾次,也沒多久可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