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八十五章 壓迫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五章 壓迫感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大型通靈獸還是非常有用的,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有能力使用尾獸查克拉。

尾獸化是少數人才能使用的高等級戰鬥姿態,仙人模式對資質的要求更高。

沒有傳承的普通忍者,想要找到一個好用的通靈獸都比較困難。

水木本來也不把波太君當回事,只是那些分身可能會用到這股力量,小椿和弟子春野櫻說不定也有需要通靈獸幫忙的時候。

巨熊原本是打算抓來吃肉的,蒸熊掌也是不錯的美味,現在倒是不用這麼浪費了。

……

天氣開始轉暖,木葉各部門也漸漸走上正軌,眾忍者紛紛從休假中返回工作崗位,新一年的忙碌又要來臨了。

火之國的氣候算得上是風調雨順了,很少有極端的自然災害天氣,所以,佔據富饒之地的火之國才是忍界最強,也最受人覬覦。

嚴寒的冬天過去,又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木葉村回暖的速度很快,來到這裡的人們都搶著在這個充滿希望的地方佔個先手。

生機勃勃的氣息不斷地感染著村子里的每一個人,使得這個受世界眷顧的村子永遠都充滿了向上的活力。

在良好氛圍里,難得休養了將近一個月的宇智波佐助,身體總算恢復了正常,雖然還透著重傷初愈之後的虛弱之感,但已經不影響體內查克拉與戰力的發揮了。

自從宇智波被滅族之後,滿腦子都充斥著對宇智波鼬的仇恨的佐助,第一次如此認真地思考著一個嚴肅的問題。

獨自靜靜地思考生與死的抉擇的時候,與得知自己患上了不治之症、卻被告知可以用剩下的所有人生賭一次微不足道的活命機會,是苟延殘喘地度過餘生,還是冒險一搏,這是個讓人極為煎熬的心靈拷問。

有時候,佐助甚至冒出了是不是卡卡西和水木聯合起來欺騙自己的念頭,好在迅速地將這種雜念驅出腦海。

每次失眠到大半夜,都覺得自己已經下定了決心,早上見到外面的陽光,又會對昨晚的決定心存疑慮。

以前覺得自己已經完全看淡了生死,但真正直面死亡的抉擇,才會深刻地體會到那些所謂的覺悟是多麼的可笑。

每當心緒不寧的時候,佐助也會難得地去外面散散心。

以往都是在修行與休息中度過空餘時間的佐助,難得平靜下來的時候,看著其它人家其樂融融的日子,自己也會不自覺地回憶起過往的生活。

「氣量不夠,所以不夠強么?」

宇智波鼬的諷刺,就像一根針一樣,時刻刺在自己心中,讓仇恨的慾望一刻都不曾削減分毫,

「死亡是如此讓人難以忍受,所以,剝奪親人生命的傢伙,絕對不能夠放過1

這段時間的煎熬,比戰鬥中面對危險、甚至是死亡的威脅還要讓人印象深刻,電光火石之間的選擇,考驗的是自己的實力與戰鬥本能,這次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讓自己真正體會到自己內心的選擇到底是多麼的沉重。

最後一絲白雪融化乾淨的時候,已經猶豫的很多天的佐助總算是打定了注意,一大早就來到了警備部、推開了旗木卡卡西辦公室的大門。

這個時候,卡卡西和水木正在商量著中忍考試的一些安排,聽到動靜之後,雙雙扭頭看著面容有些憔悴的的佐助。

「還真是沒禮貌,進來之前先敲門都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礙…」

水木早就感知到了熟悉的查克拉到來,沒想到佐助會這麼著急,看其臉色,這段時間應該瞎琢磨費了不少心思。

「我失禮了。」

佐助說道,

「前些時的那個問題,我想清楚了,提高實力才是我需要的,我想冒險試試。」

「是么?」

水木微微一笑,轉頭對卡卡西說道,

「佐助暫且交給你了,到時候直接帶他去醫院找我。中忍考試的安保問題,就按先前的布置提交方案給綱手大人吧,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離中忍考試沒幾天了,自己的學生總要去安排一下,還有一個臨時隊員洛克李,身為帶隊老師,必須過去看看情況、適當提點一下。

慢慢走出去的水木和佐助擦肩而過的時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會見,到時候可千萬不要緊張啊1

佐助輕皺眉頭,看著水木推門走了出去,

「水木老師對我的選擇,好像不怎麼意外……」

「怎麼會?」

卡卡西有些尷尬地笑著,

「也許是他太忙了吧!不說這個,你先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晚飯之前去醫院等著。」

「已經準備好了?」

「當然,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反正水木出手之後,你都要在醫院在躺幾天,那裡正合適。」

……

夜幕漸漸降臨,木葉主要幹道和重要地點處的路燈陸陸續續亮了起來,街邊的小販也紛紛掛起漂亮的燈籠,在這個還比較寒冷的夜晚繼續營業。

佐助帶著有些凝重的心情,如約來到了木葉醫院,卡卡西和水木早就在這等著了。

出乎佐助的意料,原本以為將自己的性命操持於手上的水木會比較慎重,沒想到這個時候正和卡卡西一起在吃糰子。

「晚飯吃了么?」

「沒有1佐助搖搖頭。

「要不要來點?這些甜點不太合我的口味……」

「不用了1

「那你等一會,我肚子有點餓,吃飽了再說。」

在佐助複雜的眼神中,水木和卡卡西慢吞吞地邊吃邊聊,花了好久才優哉游哉地吃完。

「好了,走吧。」

水木走在前頭,佐助和卡卡西跟在後面,來到頂樓極少使用的特護病房,裡面的陳設已經清理了一遍、顯得極為空曠。

「廢話不多說了,少年,祝我好運吧1

「為什麼這麼說?」

水木露齒一笑,

「只有我運氣好,你的運氣才能好。我要是不小心手一抖,你運氣再好也沒什麼用……」

好吧,佐助第一次覺得將自己的性命交給水木是不是所託非人,可惜現在想回頭也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