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九十章 憂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章 憂患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熊孩子一個不注意會出事,水木也早有所料,只是沒想到會是這種讓人哭笑不得的尷尬事情。

當水木從實體分身和彥那裡知曉事情由來的時候,實在是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設想一下,十六七歲的佐助板著一張撲克臉,瞪得猩紅的寫輪眼,一動不動地看著女澡堂,臉上還不時露出思考哲學的凝重神色,這種反差帶來啼笑皆非的感覺,實在讓人無法形容。

意外誕生的幸村越來越像一個正常人了。

隨著其思維的成熟,水木心裡就有一種莫名的微妙感。

這傢伙很幸運,誕生之初就自帶寫輪眼這種全忍界都艷羨不已的血繼限界,身上帶著咒印和籠中鳥這兩種擁有諸多可能性的大殺器,還有水木這樣的資深忍者老師手把手的啟蒙,忍界有幾個忍者有這種待遇?

如果不是傻了一點,也沒有太多時間教導其成長,說不定會成為一個強大的忍者。

只可惜,大筒木輝夜復活在即,水木不可能像大蛇丸花費十多年時間培育巳月那樣教導幸村。

『反正也只是一時心軟造就的生命,忍界的恩怨與幸村無關,只希望他能夠活過這幾年的大風波吧;

心裡再怎麼沒底,水木也還沒落魄到需要指望一個宇智波佐助克隆人的地步。知曉這麼多秘密的自己都沒法破局,幸村又能夠有什麼作為?

暫且將這些小事放到一邊,水木拿起了綱手送過來的情報,我愛羅將要當上五代目風影的傳言確實不是空穴來風,這也在水木的預料之中,半年後在砂隱村舉辦的中忍考試,就是我愛羅第一次以風影的身份亮相。

水木離開風之國后,砂隱村的變故也時有耳聞,不過都和水木關係不大,也就沒怎麼關心。

只是這件事發生的時間點讓水木有點印象,砂隱村舉辦的中忍考試結束之後不久,七尾人柱力芙就被角都和飛段擄走了。

離三尾的復活還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但比較好捕捉的人柱力和尾獸,已經在佩恩的關注之下,開始有條不紊地展開獵殺了。

『半年後,「曉」組織就會開始試探與隱秘行動,明年年中,漩渦鳴人重回木葉村,時間不等人盎

早些時候,六尾人柱力羽高被霧隱村回收的消息,水木已經知道了。

細節無關緊要,霧隱村底氣大增,羽高處於保護之中,水木也鬆了一口氣。

直接深入五大忍村之一捕捉人柱力,也只有運氣衰到極點的砂隱村才會中招。霧隱村可不是獨木難支的砂隱村,只要內部不出問題,想要抓住羽高可不容易。

最危險的是瀧忍村的七尾,這個水木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只能被動地等著「曉」組織找上門,然後再去救援,希望能趕得及。

最讓水木擔憂的是雲隱村,二尾由木人實力不強,尾獸控制能力也不出眾,再加上雲隱村不與其他村子交流,四代目雷影太過霸道,根本就不屑於與其他村子合作,目前完全處在孤立無援的狀態。

有時候,水木會有一種莫名力量正在撫平自己造成的蝴蝶效應的感悟。

實力越強,尤其是精神上的感悟越發高深,更加深層次的問題理解得越透徹,越是能夠體會到,赤砂之蠍曾經找上門來尋求合作之時、擺脫命運束縛之類的言辭並非全是虛言。

水木收集尾獸查克拉,但從來沒想過自己成為人柱力、也沒有讓關心的人成為人柱力的意思,哪怕這麼做能夠省去水木大把的時間。

力量不受控制倒是其次,尾獸只要入了自己掌心,遲早能夠找到有效的方法炮製。

最根本的原因還是畏懼,十尾人柱力的復活,似乎是無可阻擋的命運。

人柱力都要死,至少要死一次!

水木沒有奇拉比那樣觸手代死的絕招,也不會有漩渦鳴人陰九尾續命的奇。

每一處水木覺得已經做好準備的地方,現在仔細想想,其實到處都是漏洞。

砂隱村被「曉」組織滲透得極深,除掉了一個由良,但誰知道裡面到底還有多少姦細。

霧隱村的問題就更嚴重了,宇智波帶土在那裡當了好多年的水影,不知道在那裡布置了多少後手,也許神不知鬼不覺地就將羽高給抓走了。那個看起來儒雅的年輕人,本來就不是一個精明的傢伙,被偷襲都不知道是什麼人下的手。

至於其它尾獸與人柱力,基本還是維持在原著的態勢上,除了讓長門費了一番手腳,也沒什麼太多不同,一個快要死了的人傷得更重,似乎也沒太大區別。

唯一的收穫就是殺死了赤砂之蠍和迪達拉,總算讓水木有些欣慰,將近兩年的時間,自己的所作所為也不是一無是處。

辦完正事的水木再次靠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打瞌睡,百無聊賴之間,慢慢地翻看體會分身的記憶與感受。

尾獸查克拉實驗的進展依然不大,生物研究倒是進展神速,基礎的技術補齊之後,量變產生質變,水木也勉強算是一個合格的科研人員了。

就在水木覺得今天也是一無所獲的時候,負責監視的信貞那裡倒是有了一個讓人意外的消息。

「寫輪眼?」

水木驚訝得坐起身,沒想到團藏還有這樣的氣魄,寫輪眼因為使用禁術相繼損失,右臂的平衡已經被打破,再剝離兩枚,加上右眼宇智波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只剩下五條命了,一次高強度的戰鬥可能就全部消耗乾淨了。

「另外兩個人,是佐井和信?」

原本應該早就死了的灰發少年,沒想到還活著,居然和佐井一起成為了擁有寫輪眼的青年忍者的同伴。

「根」忍者的教導原則自然不可能隨意破壞,所以只可能是團藏下令的結果。至於其中的緣由,那就十分值得玩味了。

「越來越有意思了。」

剛才還在感嘆世事難以改變,沒想到轉眼就發現了讓人側目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