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五百九十一章 蓄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一章 蓄力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忍界戰力上限迅速拔高之後,萬花筒寫輪眼的擁有者們才紛紛現世。須佐能乎是個有寫輪眼的都能用,除了志村團藏,不過這老傢伙有更厲害的別天神。

後來,乞丐版須佐能乎不夠用了,完全體須佐能乎才是標配,能夠使用神器的才能稱得上是厲害的須佐能乎。

志村團藏分出一對寫輪眼,自然不是為了再造就一個拷貝忍者,肯定還是希望能有另一對強大的萬花筒寫輪眼成為自己的助力。

以「根」忍者的選拔方法,讓三勾玉寫輪眼升華為萬花筒寫輪眼基本不可能。

磨滅了自我、只知道服從的任務機器沒有足夠的精神波動來激活萬花筒寫輪眼。

展現心靈力量的寫輪眼,沒有感情的怪物是無法支配的。

寫輪眼很難掌控,旗木卡卡西已經做到了非宇智波族人的極限,想要再找一個合適的寫輪眼載體,這麼短的時間,團藏肯定做不到。

『初代克隆體么?想必是偷偷收集了一些全能藥劑製作的吧!為了保持體內陰陽平衡,不得不將佐助和信拉過來,玩起了同伴遊戲。』

不同的培養策略,自然需要不一般的控制手段,

『希望這個老傢伙最後不要玩脫了。』

萬花筒寫輪眼雖然麻煩,但也還在控制範圍之內。

水木可不認為萬花筒寫輪眼加上初代細胞就能夠開啟輪迴眼,如果真有這麼簡單,團藏和宇智波帶土早就成功了。

如果多了一對萬花筒寫輪眼,選擇的餘地就多了。

無限月讀是滅世的大招,沒人能躲過,除了宇智波佐助和在其須佐能乎庇護下了少數人。

是不是只有佐助的須佐能乎才有庇護作用,還是只要是須佐能乎就行,水木更加傾向於後者。

無限月讀是屬於血繼網羅的幻術,再怎麼厲害也脫離不了本質。須佐能乎作為精神力量透過萬花筒寫輪眼顯化的極致,理論上應該能夠抵抗同一性質的無限月讀。

不過現在說這些還太遠,這個誕生比幸村還要晚的克隆人,正處在危險中,到底能不能最終平衡寫輪眼和初代細胞,還需要觀察。

『聊勝於無吧,和幸村一樣,不能做指望,但說不定會有意外發生。』

原本水木思路是用白眼、仙人模式、籠中鳥和斂息術收集的超大量查克拉,以絕強的力量強行開啟轉生眼。

如果鳴人和佐助出了變故、最後不頂用的話,也只能走這一步了。可是這種手段還沒經過驗證,是不是真的能成還不得而知,只能作為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搏命底牌。

還有一件事水木比較在意,既然團藏有足夠的全能藥劑製造一個克隆人,那麼手上必然還有足夠分量的藥劑來保命,這才是讓水木擔憂的。

已經暴露的底牌不足為慮,就怕志村團藏用這些藥劑做些水木不知道的事情。

『團藏那邊也要加強監視。』

這個人與大局無損,但也要防止意外攪局。

……

足足過了五天,中忍考試第二場才徹底完結,這也是近幾年時間最長的一屆,第八班和第十班都順利地通過了。

拖延時間太久,原因在於參加的人數眾多,實力太過平均。除了有數的幾個出類拔萃之外,大多數都沒有壓倒其他隊伍的力量。

傳言這次中忍考試會加大選拔力度,導致木葉參加考試的下忍意外的多。

以綱手為首的木葉高層也沒有出來闢謠,使得很多人都信以為真。

事實與謠言也差不太遠。

提拔合格的中忍,大部分都不會擔任一線戰鬥職位,而是補充到如警備部、暗號部等,這樣可以將戰鬥力強大的忍者解放出來。

雖沒有明說,但村子確實在默默地擴充武力,用以應對即將到來的變故。

至於犬冢牙和日向雛田的教導,一個月的時間,水木也不知道該教什麼了,早就定好發展方向的學生不需要太多操心。

水木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熟練使用熔遁、以及補齊自身水屬性上的弱勢。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尾獸查克拉的研究。

這種很難掌控的力量,水木也試圖從源頭上找到安全利用的方法,很可惜,直到現在為止還沒什麼頭緒。

如此狀況,讓水木也有點焦躁,像人柱力那樣奪取尾獸查克拉使用尾獸化,在水木看來,就像拿著機關槍當燒火棍使用,實在太沒效率了。

像水木這樣,當做感知與引導自然能量的媒介,其實也沒高明到哪裡去。

漩渦鳴人在九尾模式的時候,可以直接將尾獸查克拉分到每一個忍者身上、以此來保護忍者聯軍不受木遁——花樹界降誕的傷害。

既然這種事都能夠實現,說明尾獸和人類之間絕對有直接的聯繫,可以精準地將尾獸查克拉投射到人類身上。

但這其中的契機,實在難以找到,只能寄希望於小櫻那邊能有什麼發現了。

……

中忍考試第三場前的間歇,給自己取名為勇介的水木實體分身,來到了積雪覆蓋的霜之國。

上次來這麼遠的地方還是為了捕捉四尾人柱力老紫。

這次來並不是勇介的本意,原本目的地在瀧之國,只是順著瀧之國的水系一路探尋來到了霜之國。

靠近北海冰原的霜之國,地勢要比西南方的鄰國——瀧之國要高很多,冰原雪水融化之後,形成許多河流,向南方地勢較低的國家流去。

尤其是瀧之國,匯聚大量的水、造就了無數的瀑布,這就是瀧之國奇特地貌的緣由。

一年多以前,水木來到瀧之國,發現了一條沒有任何生物生存的瀑布水潭。

當時出於好奇,取了一點水樣回去,一直都沒怎麼放在心上,幾次實驗也沒有任何發現。

直到最近,有些在意的水木再次關注這個奇怪水樣的時候,突發奇想地覺得,從瀑布的源頭上尋找說不定會有收穫。

於是,勇介就去了瀧之國,順著那條瀑布一路溯源而上、來到了還處在冰天雪地的霜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