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零七章 背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七章 背影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輪迴眼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冒出來的東西,傳說中的仙人之眼,千年以來一次都沒有聽說過六道仙人之外的人擁有過,連神話傳說中都沒有,短短几十年出現兩人擁有輪迴眼的可能性實在是太低了。

「村子里有派人去偵查?」

「偵查?您是指雨忍村?」

水木遲疑了一下,

「卡卡西去過,但沒什麼收穫1

「看來我應該去一趟1

輪迴眼的消息被自來也知道,雨忍村必然會落入自來也眼中,以前認為長門、彌彥和小南已經死在雨之國,所以沒有多想,但現在輪迴眼再現,一些線索連起來的時候,有些事情就可以摸到頭緒了。

水木搖搖頭,

「輪迴眼的擁有者,我見過……」

「你見過長門?」

自來也酒後有些紅潤的臉頰透出一絲驚訝。

「土之國遭襲,當時我在那,和「曉」的首領打過一抄…」

「已經可以確定,是長門了?」

「我以前沒見過您的三個學生,但我聽說過,紅髮的長門、淺藍紫色頭髮、橘黃色瞳孔、使用摺紙忍術的小南……」

「彌彥呢,沒見到?」

「見是見過了,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彌彥已經變成了輪迴眼力量衍生的傀儡,應該是早就死了1

彌彥的死訊,讓自來也面色一黯。

「不僅如此,長門的狀況也不怎麼好,像是力量使用過度,透支了不少生命力的樣子1

雖然綱手不讓說,但這怎麼可能瞞得住,原著中毫無線索的自來也,最後都能找到雨之國頭上,現在這麼多的情報,自來也又不傻,很容易就猜到了雨之國的異常。

想要瞞過自來也,只是綱手一廂情願的想法!

「雨之國,現在不是山椒魚半藏在掌管?怎麼會誕生這麼強大的叛忍組織?」

「半藏已經死了,半神雖強,但畢竟只是人類的程度,在仙人之眼面前也是不夠看的1

「長門已經這麼強了1

讓三忍成名的山椒魚半藏也不是輪迴眼的對手。

自來也沒有再問雨之國的事情,該知道的自己其實早就知道了,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至於怎麼處理,自己心中早有定見,根本不需要別人多費口舌。

水木也知道,這些事情只有自來也自己才能做決定。目前,自來也關心的還是漩渦鳴人,其它的都可以暫時放一放。

接下來,自來也似乎心不在焉地說著一些瑣事,水木也是隨口附和,直到夜幕降臨,鳴人回來之後,才讓他將有些醉意的自來也扛回了投宿的旅館。

……

第二天,天氣還不錯,雖已入夏,但瀕海的湯之國氣候還算怡人,帶著海水鹹味的輕風從半空中往下吹拂,帶給人無限的愜意之感。

今天的自來也難得慎重地沒有喝酒,和水木看著不遠處正在練習查克拉控制的九尾人柱力。

「鳴人,已經到了可以控制尾獸的地步了?」

「差不多了。」

自來也有些欣慰,

「這傢伙和年輕時的我很像。一點也不像他父親那樣溫文爾雅,倒是繼承了他母親的急脾氣。」

「今天就開始么?」

揭開一部分封印不難,水木甚至可以直接將八卦封印去除,但這樣的風險很大。

將兩個四象封印組合成八卦封印,確實是一個天才般的創舉,但並不代表這個封印術十分適合人柱力。

四象封印本身就是十分穩固的封印術,單獨封印一隻尾獸都足夠了,比兩層四象封印還要可靠的八卦封印,水木也是實力得到很大的提升之後才能夠施展。

如果想要解除,最快捷的手段就是用解尾法印,但這是徹底除去封印,會要了人柱力的性命。

自來也需要的是部分揭開封印,這可就比較困難了。

八卦封印是很厲害,不僅封印滴水不漏,九尾逃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可以通過兩層封印,將九尾查克拉轉換為可以讓人柱力使用的普通查克拉。

但這種趨於完美的封印,卻導致了一個大問題——尾獸力量極難泄露。這也就意味著漩渦鳴人直接利用尾獸查克拉、形成尾獸化非常困難,除非自身精神波動極為劇烈,才勉強可以使用尾獸衣,露出一條妖狐之尾就是極限了。

現在自來也要做的,就是在穩固的八卦封印上打開一個小缺口,讓尾獸力量泄露得更多,使得鳴人能夠像正常的人柱力一樣借用尾獸的力量。

這是一次極為危險的嘗試,尾獸查克拉是一把雙刃劍,控制不好就容易暴走,在鳴人的實力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前,強行開啟九尾的力量是禍非福。

「目前這個樣子勉強足夠了,再不揭開就太遲了,必須留一定的時間讓鳴人適應一下,離三尾復生已經不遠了。」

好吧,自來也說得有道理,尾獸都不是善男信女,不讓鳴人體驗一下人柱力到底該怎麼戰鬥,以後碰到危險就糟了。

雖然八卦封印解封十分危險,但好在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已經準備好的相應的手段……

漩渦鳴人狐疑地看著面前奇形怪狀的捲軸蛤螵—蛤蟆寅,

「你真的能夠讓我變得更強?」

身體猶如一卷奇怪的捲軸,細長的身體,怎麼看都覺得怪異。

「鳴人,捲軸蛤蟆在通靈獸一族是十分寶貴的存在,在它身體裡面,藏著你身上的八卦封印的鑰匙,想要借用九尾的力量,就必須要蛤蟆寅幫忙1

「真的嗎?那就趕緊開始吧1

鳴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增強實力,自從宇智波佐助晉陞上忍的消息被他知道之後,完全不同於佐助成為中忍時的憤憤不平,反而異常的沉默。

知曉得越多,越是明白晉陞上忍是多麼困難,能夠在木葉村以十五歲的年紀成為上忍,那是很多年都難得一遇的天才,正是知道自己和上忍的差距,才更加明白,自己和佐助的差距越來越大了。

沉默不代表無動於衷,不服輸的鳴人反而更加緊迫地想要追上佐助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