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二十九章 殺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九章 殺氣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離戰鬥地點有些遠的小山上,絕和帶土正觀察著事態的發展。

「我什麼都看不到1

絕用詭異的腔調抱怨,

「地下脈絡都被岩漿破壞了,分身沒法過去偵查,還真是驚人的忍術1

全力爆發的尾獸可以改變地形,完全體須佐能乎一劍削平山峰也不是難事。

水木沒有萬花筒寫輪眼,也不是人柱力,有種力量就太可怕了。

沒有理會絕的喋喋不休,宇智波帶土用寫輪眼觀察著天上的激戰。

「節奏很快,水木有意速戰速決,這種程度的忍術不可能堅持太久。」

「佩恩六道被幹掉了三個,你不去幫忙?」

「沒有必要,反正殺不死水木,看著就行了1

忍了這麼多年的帶土,不會為別人的生死去冒險,要是再次陷入風之國那樣的危局,長門估計也不會消耗自己的生命力來救人。

只要人活著,隨他們怎麼折騰,看住輪迴眼,就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是你怕了吧,帶土?」

「隨你怎麼想,達成目標之前,我是不會死的1

上一次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走上戰場,還是十幾年前九尾襲村、獨自挑戰整個木葉村、以及面對自己的老師波風水門的時候,

「快結束了,走吧1

佩恩六道單個的實力,除了天道之外,對上五大忍村的影級別的強者並沒有優勢,但有最強的天道統領,就能發揮出輪迴眼完整的力量。

只要不被各個擊破,在長門身死之前,忍界目前還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當然,損失慘重的佩恩不出意外也留不住水木。

「角都和飛段都活下來了,真是可喜可賀。」

帶土沒有前去支援,就說明兩人沒有被幹掉,只要知道這一點就夠了。

……

水木的查克拉手臂牢牢抓住飛段的腰腹,且在快速靠近。

「喂,這是開玩笑的吧,我招誰惹誰了,怎麼老盯著我?」

看著接近的水木,飛段十分慎重。

只要水木一靠近,就可以使用時空間忍術將自己抓走,那時候可就變成別人砧板上的肉了。

意識到抓不住水木的天道迅速將引力變換成斥力,同時讓地獄道和畜生道抓住了飛段的胳膊。

神羅天征的力量是如此巨大,水木用自然能量形成的大手也牢不可破,夾在中間的飛段就像拔河用的繩索。

這種對峙,對飛段來說,是難以忍受的煎熬。

知道不能善了的飛段用血腥三月鐮朝著自己的腹部一揮,裂帛之聲中,飛段被攔腰分成兩半!

凄厲的慘叫中,飛段被拉了回來,另一半身體則隨著水木使用飛雷神之術消失得無影無蹤。

「離開這裡1

一想到下面就是滾滾岩漿,危機感就揮之不去。

紙鳥上被水木的熔遁燒毀的部分被小南清除,然後用紙張補充完整,最後扇動翅膀離開了這裡。

至於被重創的飛段,反正死不掉,找機會再慢慢恢復身體。

「以後讓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多參與聯合行動。」

角都和飛段的長處在不死之身,對付普通忍者相當有效,只要不能絕殺他們,遲早會被他們的不死性給拖死。

但面對水木這種不講道理的爆發力、直接殺死然後毀屍滅跡的手段,實在是太弱勢了,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反而比較擅長對付這類敵人。

兩人組成一隊行動,是為了互相監視,如果外部威脅過大,也不能再因循守舊了。

……

數里之外的熔岩湖邊,來到這裡不久的水木正在處理身上的傷勢。

「吃一塹長一智!擁有不死之珊芸贍蓯褂猛歸於盡的招數,用以往的經驗對敵可能會出現差錯。」

大範圍無差別攻擊、透過身體的遮蔽視線的突襲等等,都是以後需要重點關注的問題,如果碰上穢土轉生的敵人,遲早會再次遇到這種情況。

水木低頭清理身上的污穢,從容地與身邊的另一個身影閑聊,

「說起來,你給自己取名希望,還真是恰如其分,要不是最後你還在,可能真會吃大虧。」

沒有那幾秒鐘的時間緩衝,後果還真的難以預料,死是不可能的,水木還有另外的後手,不過重傷是難免的。

在各方都蠢蠢欲動的時候,自己的身體出了大問題可就不好了。

現在情況尚好,貫穿傷看起來嚇人,但對水木來說並不難處理。

「嗯?」

說了一會,沒有得到回應的水木抬起頭,

「半片身體有什麼好研究的?」

飛段的血肉,水木很早以前就弄到手了,脫離了身體的細胞樣本沒有任何價值,研究這種東西沒有意義!

「我知道!只是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具體我也說不上來……」

水木笑了笑站起身,一腳將這團殘肢踢飛、落入不遠處正在緩緩降溫凝固的熔岩之中,然後迅速被燒成灰燼,

「讓敵人去考慮怎麼讓飛段補完吧1

希望毫不在意地聳聳肩,

「可能是我以前被死司憑血詛咒過……」

曾經擊穿了自己心臟的傢伙,現在像一片破布一樣被隨意丟棄,也難怪會感到有些微妙。

就在這時,遠方毫無動靜的外道魔像突然消失。

「應該是回到霜之國的地下基地了,我們也該走了。」

這次水木先下手為強,將絕和木遁的影響隔絕在外。

宇智波帶土沒有露面,反而是讓水木有些憂心,躲在暗處不擇手段的傢伙最讓人忌憚!

……

水木回到村子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將身上的血腥徹底清除,水木才放心地走進警備部,坐下閉目養神。

每次使用千徵令,都會消耗大半斂息術收集的查克拉。

哪怕查克拉還能支撐,但支配這麼強大力量的慎重感帶來的心理壓力還是很大的。

手裡握著可以將周圍的普通人瞬間殺光的力量,剛從激烈的戰鬥中歸於和平的差異感,水木已經體會過幾次了。

殺氣、或者說煞氣,要經過一段時間平復思緒才能消散,否則,不自覺散發的壓迫感可不僅僅只會嚇哭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