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三十三章 存在之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三章 存在之鄉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萬花筒寫輪眼有各種各樣的特色瞳術,其中最讓水木艷羨的,不是最強的幻術——別天神,天照與加具土命什麼的也得靠邊站,月讀就更加不合水木的心意了。

只有神威,才是水木求之不得的神技。

所有與寫輪眼相關的禁術或者萬花筒寫輪眼秘術,已知具體名稱的忍術,全都是神靈的名諱,這些都是有象徵意義。

唯以一個不是這一命名類型的,就是神威。

神威不是神靈的名字,也不是神靈威能之類的象徵,而是一個傳說中的地名。

在神話傳說中,神威岳這個地方有一個非常著名的神話故事,刨去細枝末節、不知真假的傳言,其核心就是「彌補過錯與救贖之地」。

這個宇智波帶土的萬花筒寫輪眼特有的瞳術,和其它有很大不同。

萬花筒寫輪眼,是心靈力量寫照的詛咒之眼,根據不同的資質,開啟的特有瞳術基本沒有完全一樣的,所以才被冠上萬花筒之名。

但決定萬花筒寫輪眼瞳術類型的,還是其擁有者心裡的願望。

瞳術即所想所望。

月讀與天照,是物理攻擊和精神攻擊的至高境界,宇智波鼬所擅長的正是火遁和幻術,再加上其搖擺於村子和家族的煎熬之苦,擁有這兩種瞳術再正常不過了。

因為對宇智波鼬的憎恨與逆反之心,宇智波佐助擁有完全克制天照的加具土命也是實至名歸。

宇智波止水的願望,就是消弭家族的叛亂行動,彌合村子與家族的裂隙,這種天真到不可思議的妄想,也造就了改變人心的別天神。

但神威又是怎麼回事?

時空間忍術,和宇智波帶土的所思所想完全不沾邊。

因為野原琳的死,背叛了整個世界,想要將沒有野原琳的毫無意義的忍界當做祭品,創造一個和暗戀之人幸福生活的世界,似乎和來去自如的神威毫無聯繫。

水木也是經過很久的思慮之後才明白,萬花筒寫輪眼,是心靈最深處的祈盼,絕對不可能給錯瞳術,那麼神威必定有其意義。

神威是地名,然後這個時空間忍術有一個看起來十分多餘的神威空間。

對比飛雷神之術,不管是水木、千手扉間還是波風水門,沒有所謂的時空間,基本也能夠實現神威所有的功能,就算是儲物,也有封印術配合時空間倉庫,天天的忍具操控之法就是這麼來的。

那麼結果就很明顯了,神威這個萬花筒寫輪眼的秘術,神威空間不僅是必要的,甚至可以說,這個略顯多餘的空間,才是神威的主體。

神威,本來就不是什麼時空間忍術,而是極為貼切地呼應了宇智波帶土的願望——創造擁有野原琳的幸福世界。

神威是一個創世神術,所謂的時空間忍術、吸入、放出、攻擊等等,全都是神威空間與忍界交匯時力量溢出的副產物。

所以,神威空間才能夠讓人類在裡面生存,而普通的時空間倉庫只能儲存死物。

以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當然做不到創世這種壯舉,連擁有輪迴眼的六道仙人都做不到。

忠實再現宇智波帶土願望的萬花筒寫輪眼,只能造就一個半成品——沒有任何生命的的神威空間。

唯一和神威有些類似的,就是宇智波鼬的月讀,時間和空間可以被自由操控的幻術空間,但即使月讀能夠將虛假的傷害反饋到受術者的精神上,但這依然不是像神威空間那樣真實不虛的存在,只是曇花一現的偽物。

這件事,水木很早以前就考慮過了,尤其是在幻術——戲睡鄉被創造出來之後,更是仔細研究過這方面的問題。

戲睡鄉,也能創造一個幻術空間,同時也包含了水木的一些願望!

……

「載體!你是說……」

水木不自覺地皺著眉頭,這可不是說笑的,萬一出了問題,麻煩可就大了。

「神樹在上古時代,本就是受人祭拜的神物,除了吸收查克拉,同時也是極好的精神力量的載體,否則,怎麼會有象徵人類意志集合體的九大尾獸誕生?」

這一點水木倒是無法反駁,神樹本身就是自然能量的化身,精通陰陽五行遁術,不止有充沛的查克拉和生命力,承載精神能量的能力也是極為優秀的。

其本身就有吸收人類的信仰加速神樹果實成熟的功能,水木也只是想適當利用一下而已。

戲睡鄉,從來就不是一個用於戰鬥的忍術,雖然有幻術功能,但這其實是一個封印術,利用其幻術特性來攻擊,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副產物。

但這個封印術只是個半成品。

尾獸被封印,需要人柱力作為祭品;屍鬼封盡有漩渦家族創造的死神承載;一般的封印術,也有各種各樣的捲軸等等。

所以,這個封印特性的幻術——戲睡鄉需要一個載體,但虛無縹緲的夢境集合體很難找到承載物。

讓毫無存在意義的夢境變得有意義,水木正試圖這麼做。

「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

忍界的危機從來就不曾停止過,像三大通靈獸聖地那樣,裂土一方當土霸王,其實就是在挖忍界牆角,所謂滅世之時的避難所,也不過如此。

漩渦家族和二代目千手扉間那樣竊取靈魂更是自尋死路;學大蛇丸那樣玩弄生命也是九死一生的下常

但有一樣東西,取了也不打緊。

人類的祭祀造就了尾獸,更加沒有意義的夢境與妄想之念,反正沒人要,水木拿過來用一用也無妨。

一個個反派都要創造新世界,水木拿一點沒人要的邊邊角角做一個現實世界的夢境複寫,也沒什麼奇怪的,只是,處置不當的話,可能會變成一個夢魘。

既然存在將不可能的幻想變成現實的禁術——伊邪納岐,「戲睡鄉」是不是永遠毫無意義還很難說。

如果忍界徹底完蛋了,就讓夢境侵蝕現實,甚至全面取而代之,這就是水木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