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三十五章 秉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五章 秉性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content

賺點小錢也不無小補,讓幸村和漁火打工,也只是找個理由給他們零用錢。

少年少女總是要長大的,依靠監護人一路保護安排是不行的,只是現在他們還沒有能夠自食其力的能力。

找個機會將日常的開銷改為工錢結算給他們,也算是自力更生的第一步。

以上理由,雖然也是水木的初衷之一,但主要的目的還不是這個……

水木等了片刻之後,幸村和漁火的忙碌才告一段落。

直到這時,他們才發現了站在街角看著這邊的水木。

「感覺怎麼樣?」

水木走近看了看,充當倉庫的貨棧已經被堆滿,大多是一些日常交易的貨物。

波之國確實是個好地方,哪怕一兩個年輕的生手,也能在這裡過得還算不錯,如果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養活一大家子人綽綽有餘。

「累了點,但是很有趣1

幸村興奮地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每天這麼多人,給我講了很多其它地方的名人軼事……」

「哦1

水木隨意應了一聲,

「好奇心還挺重1

水木和實體分身已經帶著幸村基本上走遍了整個忍界,稍微有名一點的地方都去過了。

冰天雪地的北國呆的時間較少,但在南方臨海的繁華所在,基本都留下過足跡。

「最近沒有做什麼讓我不開心的事情吧?」

「沒有沒有……」

幸村連忙擺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要是水木不滿意,到手的工錢就會縮水一大截。

「那就好1

水木拿出錢包,掏出幾章鈔票遞給幸村,

「去買點食材,回來弄點好吃的1

「哇,這麼多錢,我想買什麼都行?」

「隨你的意,好好乾活,會有獎賞的1

「那太好了1

幸村給水木道了一聲謝,然後就跑出去了,難得水木大方一回……

只剩下水木的漁火之後,氣氛一時沉寂下來,水木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斂去。

「最近,幸村還是那個樣子么?」

漁火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

沒有外人在的時候,漁火還是相當畏懼水木這個掌控她命運的成年人。

身居高位日久,加上殺戮日甚,不是經常接觸的人,基本都會被水木身上的氣勢所壓制。

所謂居移氣、養移體,地位和環境的不同,一個人的氣質會潛移默化地發生改變。

猛虎山林,哪怕沒有虎嘯四海,豺狼之屬也不敢掠其鋒芒。

即使水木刻意收斂,身上的氣息也不是那麼容易讓人視而不見的,感知越敏銳的人,就越能體會到水木掩藏很深的危險。

但幸村卻完全不一樣。

從誕生之日起,幸村就表現出一種很異常的特質,說是天真無邪也不是很合適。

這個自水木手上因為意外誕生的少年十分聰明,學習什麼東西都很快,到現在為止,因為身體比佐助更成熟,加上從零開始的精神培養,導致其精神波動反而比佐助要略大一點,甚至比佐助還要更早一點開啟三勾玉寫輪眼。

但隨著幸村常識的完備,靈魂與精神逐漸穩固,原本突飛猛進的實力也漸漸停滯,除了常規的忍術修行,水木已經不給他安排什麼教育計劃了。

但有一個一以貫之的問題,在幸村身上始終都存在。

對水木這個掌控其生死的締造者,沒有一絲畏懼之心。

更具體點說,是對自身所處的危險沒有自覺。

天真的幸村有一般人的喜怒哀樂,因為水木減少零用錢而導致的不滿是有的,但這是對自身處境的一種逆反之心,而不是對危險的直覺。

一開始,水木以為是幸村的常識不夠,對生命、對人性沒有足夠的了解,因為一點好奇心與虛榮感就偷窺女澡堂,一度讓水木確信這一點。

但水木發現自己還是錯得離譜。

為了讓幸村建立足夠的防範之心,對這個世界擁有起碼的戒懼,水木才讓他呆在波之國,讓他更加深入地接觸世人,而不是像以往遊歷那樣淺嘗輒止。

地處交通要道的販貨商人,無異是最好的對象,天南地北各色人等,都是很好的接觸目標。

當然,水木也留下了漁火來協助。

人生喜怒哀樂之情,幸村已經十分明了了,但唯有一點讓人擔憂……

「幸村完全察覺不到他人能夠自然而然就能察覺的禁區……」

「漆黑的夜晚,詭異莫測的小巷,他也許會覺得不妥與害怕,但從不會想到要回頭1

「能夠毫不在意地與各種危險人物坐下吃飯而察覺不到氣氛的變化與可能的危險1

……

通過漁火與自己的觀察,幸村一個絕大的缺陷暴露在水木面前。

幸村無疑是個好孩子,他的善良讓人欽佩,對生命的的熱枕也讓人感動,誕生並不高尚,但活得並不卑微。

「每天經手的錢都很多,但從來沒有佔為己有,每天都妥善地收起來,等人來取,自己只是動用許給他支配的零花錢和工錢1

一個讓水木都自愧弗如的少年,卻有一個讓人十分擔憂的危險習性——

幸村察覺不到正常人應該察覺到的那道邊界,因此,他總是在不經意之間涉足應該避開的區域。

每一個人都應該要深刻意識到這一點。

如果某個地方被隔離了起來,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

漩渦鳴人也會借用九尾的力量,但只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動用,因為他明白,那不是好事。

宇智波佐助也是在仇恨的驅動下,試圖在大蛇丸身上尋找力量。如果旗木卡卡西能夠滿足他的願望,佐助肯定不會做出這樣危險的選擇。

而幸村則不同,他察覺不到到那一條線,也沒有刻意避開的本能。

『沒有自覺的肆無忌憚,才更加殘酷啊!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水木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這不是正常人該有的秉性!無所畏懼地行走於世,身懷赤子之心,卻有可能抱著慈悲之念,做出最危險的舉動,對自己、對他人……

『這是一個比佐助還要麻煩的問題少年啊;/content

本書來自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