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三十七章 人心之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七章 人心之觸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content

天氣漸涼,原本熱火朝天的木葉也不復先前的喧鬧。

自旗木卡卡西從水之國回來之後,水木總算將警備部的一些麻煩事轉交了出去。

在這最後幾個月的平靜期,水木也在抓緊所剩不多的時間,為即將到來的一年多的時間裡發生的事情做著最後的準備。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兩位主角了,當然水木也做了該做了事情。

雖然佐助最後沒有追隨大蛇丸,但實力也未見得就差多少,這麼一點細小的差異,在萬花筒寫輪眼面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作為主要攻擊手段的雷遁大大加強,至於其它如劍術、體術之類,對佐助來說不會產生決定性的改變。

至於通靈獸這等身外之物,在最終之戰里也派不上多大用常

『就等著即將病入膏肓的宇智波鼬找上門,用自己的死成就佐助的萬花筒寫輪眼了;

水木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發生變化,如果佐助得不到萬花筒寫輪眼,最後承受不了六道仙人留下的力量就麻煩了。

至於知道真相之後的佐助會不會叛離木葉,這個問題,可以慢慢理論,有一個金髮小鬼比所有人都著急,暫時用不著其他人操心。

水木還沒有想著做點什麼,倒是佐助先找上了門。

這個時候和佐助接觸並不明智,身為上忍的佐助,人生觀已經基本成型,再想做些改變已經很困難了。

下面就不是水木和卡卡西能夠解決的了,讓他和鳴人去相愛相殺好了,年輕人的事,交給他們自己去處理。

「來找我有什麼事?」

佐助很少單獨來求助水木。

水木雖然在忍者學校和佐助有一段師生之誼,但那已經是成為忍者之前的事情了,並不是所有人都像伊魯卡那樣是個負責任的老好人。

啟蒙教育的老師,和忍者之間的紐帶並不緊密。

即使有事,佐助也多半是尋求旗木卡卡西的幫助,畢竟那才他的老師,水木的許多幫助,也基本是受卡卡西委託才做的。

「有些事情,卡卡西老師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就想來問問水木老師1

「這樣啊1

水木點點頭,已經是上忍的佐助,無法再向以前那樣敷衍了事,有些事卡卡西確實不知道,也不好解釋,

「你先坐下吧,我去給你倒杯茶1

「不用了,我馬上就要走了1

「暗部任務還真是忙碌1

水木將手上告一段落的工作放下,靠在椅子上,微微抬頭看著佐助,

「有什麼問題,說吧1

「關於咒印,總感覺似乎進入了一個瓶頸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任何提高了1

「咒印礙…」

水木笑著答道,

「你想要什麼樣的改變,或者說、你認為咒印應該對你有什麼好處?」

水木的問題讓佐助沉默了一會,然後有些遲疑地說道,

「我得到三勾玉寫輪眼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但即使再怎麼努力驅動咒印,也不能讓其威力有所提升了1

原來如此,說來說去,還是寫輪眼的困惑。

「想要靠咒印提升寫輪眼?」

水木失笑,

「想法很好,但這個方法只對三勾玉以下的寫輪眼有效,更強的查克拉確實對寫輪眼的提升有幫助,但一般三勾玉就到頭了。想必你也知道,宇智波族人絕大部分一輩子也就這樣了1

「可是,在那之上的萬花筒寫輪眼應該是存在的,宇智波鼬就擁有那種力量……」

「不要激動1

水木製止了情緒有些失控的佐助,一提到那個男人,佐助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抱歉1

「宇智波家族留下了不少資料,應該有怎麼開啟萬花筒寫輪眼的方法吧1

「宇智波鼬也提醒過我,但我不想按照那個男人的路走下去1

「所以,你就來問我?」

水木皺著眉頭,

「你已經是上忍了,像這種重大的事情,求助於我也不是不行,但我知道的,未必是你想要的,也不一定能幫上忙,而且……」

水木坐正了身體,

「身為宇智波族人,為家傳血繼限界求助於一個外人,我想你也做好了心理準備,能夠忍受這種羞恥感來到這裡,也算是難得了。但你要明白,這些幫助並不理所當然。接下來,我希望你用簡單的幾句話來說服我,否則,請下次再來1

水木雙手手指交叉,托著下巴,饒有興趣地看著佐助出神地思考著,似乎在組織重要的言辭。

一番詭異的沉默之後,佐助帶著有些沙啞的聲音說道:

「我認為水木老師會幫我1

「喔?」

這個說法倒讓水木十分意外,

「你怎麼會這麼想?」

「眼神與態度1

佐助慢條斯理地說道,

「自從忍者學校畢業之後,有人羨慕我的出身;有人感慨宇智波家族的遭遇、對我懷有讓人作嘔的同情;有艷羨我的忍者天賦的嫉妒者;也有執著於外表的傾慕者;甚至還有將寫輪眼當做貨物的貪婪之徒……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很多,譬如某些人一副保護者的嘴臉……」

似乎意識到說了什麼不好的話,佐助遲疑了一下,然後才接著說道,

「我知道他們是為了我好,但全家被殺,親人背叛的感受,他們真的像我一樣感同身受?」

「你這話,好像把我也囊括進去了啊1

「那不一樣1

佐助搖搖頭,

「我無法準確地描述這種感覺。水木老師從來就沒有為宇智波這個名號動容;對寫輪眼貌似也沒有多少興趣;甚至對我也沒有太多好感……就像我與其它忍者沒什麼不同,一樣不怎麼放在心上。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明顯不同於他人的差異感,但直覺讓我覺得,水木老師和他們對我的態度有很大的不同1

「哈哈哈……」

水木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

「自我意識過剩的傢伙,還真是敢說埃你這些話讓卡卡西和小櫻聽到了,還不知道會傷心成什麼樣子!哈哈哈……容我先笑一會再接著說……」/content

本書來自

,無彈窗閱讀請。